>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四十三节 除旧布新(六)

《临高启明》 二百四十三节 除旧布新(六)

    “什么礼数,”高令项一挥扇子,“我这里就是乞丐窝子,没那么讲究。”

    莫管家赶紧道:“高老爷折杀小人了,小的怎么能您老人家相提并论,莫要拿小的玩笑。”说罢,他赶紧呈上礼单和信。

    高令项并不拆开信,先看了看礼单,不住的点头。“莫老爷这礼未免忒破费了。”

    管家忙说:“高老爷这是哪的话,来时我们家老爷嘱咐了,这是恭贺您继承广州府总团头之位,这是天大的喜事,咱们老爷跟着沾光,这点东西不过是添个喜气。”

    说着拿起一个精致的贴着花纹纸签的盒子呈上去

    “这是澳洲名产,唤作‘南海雪茄’,这了是个稀罕物,这里面包的烟叶原是南海紫竹林中所产,澳洲人开着大铁船披波斩浪求来,一年也不过百十来支,我家老爷偶尔得了几支,听说亲家老爷最喜澳洲珍货,一支没留全包起来送到府上”

    “亲家公太客气了,太客气了。”高令项毕竟年轻,习惯追捧各色澳洲物件。抽雪茄是早就染上的习惯。每日总要切只雪茄。自然知道这雪茄中最高级的便是这元老特供的南海雪茄。礼物中还有其他几件澳洲货。件件都是价值不菲。莫容新也是下够了本。

    高天士拿起一件玻璃樽,玻璃樽上蚀刻着各色妍丽花卉,杯边上由金丝勾勒――一看就是紫珍斋的手艺。价格不菲。

    他透着杯面向上看着天,不经意的问道:“亲家爹太破费了,听说最近外面的田租收起来也不容易,还花这许多钱!”

    这份礼物至少价值五百两,堪称厚礼。看来亲家爹的事还不小。不然他不会拿出这么一大笔财香,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广州市政府开展的“清理田赋”运动已经在广州周边的若干州县展开,而广州城里的缙绅们,名下的田产土地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一带,这一清理,查出大量的隐田、田赋不符、投献等等问题,原本要收的租子已然是大打折扣了。

    偏远一些的,虽说澳洲人还没开始“清理”,可是地方不靖,庄头们要么收不到租子,要么收到了也谎称道路不宁,扣在手里不缴。田租的问题已然成了缙绅地主们最担心的事情了。

    澜院名下的田产有三千亩之多,这三千亩等于是院董和管事们的私产,收入的三分之二都为他们所侵吞。莫容新作为掌院,侵吞最多。莫家能锦衣玉食,澜院的院产功不可没。

    管家连忙说到:“只能小心经营。老爷说了,莫家和高家是连理共枝,如今天下动荡时局不稳。更得同声共气,相互扶持。”

    高令项微微点头,不管他对莫荣新有多少旧怨,这话说得却是在点子上。莫家需要高家,高家又何尝不需要莫家呢?莫家名气再差,也算是个绅士。在许多城里的缙绅面前说得上话。比自家这种虽富却贱的情况要有周旋余地的多。

    他拆开了莫荣新的信,跳过前面的客套话,直接进入到后面的部分。

    原来新容求他的事情是一桩旧事。

    十多年前,一个在澜院念的生不满莫家等人长期把持院产,侵吞经费。联络了一帮同窗闹了起来,这生有个长辈在京中为官,自己又是秀才,更兼占了理字。不依不饶要莫容新等人“告退”,辞退原先的院内使用的一帮莫家、钟家的私人,归还侵吞的院产,不然就联合同窗联名上状,将官司打到广州府。

    被欺压良久的学生也被鼓动起来大闹。此事在民间议论纷纷,连广州知府度叫人过问此事,要莫容新“好生处置”。

    这个生读读死了自觉为民请命,无论莫容新怎么劝解,许下多大的好处,这酸子软硬不吃,认了死理。更加上身后有许多看不惯莫家的缙绅之家煽风点火,拼死也要伸张正义与劣绅斗争到底。

    莫容新一时犯了难。来的,这生用银子收买不了,来武的,这生有功名,还有同族的为官的长辈,真要出了点什么事,自己也得闹个破家不可。

    为难之下,他便去找高天士商量――他和关帝庙人马早有勾结,莫容新能长期把持院掌事的位置,和关帝庙人马的支持有关:每次院重选的时候,高天士都会派出大批乞丐到场给他助威。

    高天士脑筋一转,便拍胸脯应承下来。一面叫莫容新暂时服软,将院中的师爷、管事之类学生们民愤最大的开革了几个,原本出列不堪的伙食、被装也稍加改善……先来了个缓兵之计,先把事情拖下来再说。

    没过多久这个秀才被人引诱染上了赌瘾,不过十多天便输了个精光,原本小康的家境禁不住糟蹋,连祖居都输掉了不说,欠下大笔赌债。屋漏偏逢漏雨,不几日便传出生的老婆与和尚**被抓的消息。闹得身败名裂,穷困潦倒,最后含冤饮恨,一绳子吊死在院里。头羊一倒,“倒莫派”的锐气去了七七八八,莫容新打蛇随棍,一顿连削带打,将声势浩大的“倒莫运动”压了下去。

    自然,这诱人赌博做局,引诱良家妇女,都是关帝庙人马中的专业的骗子手所为。不但顷刻解了莫容新的围,又彻底的败了对方全家的名誉,逼得只能自杀。这一手即狠又毒,外人抓不住莫家的把柄不说,对院里有心要与莫家作对的人来说又是“杀鸡儆猴”,堪称一举多得。莫容新对高天士的能量刮目相看,这才结为儿女亲家。

    没想到这桩过去多年的旧案,随着广州城的变天又被人翻了出来!那生过去的几个同窗,据说是联名向澳洲人的广州市政府举发了此事,虽说暂时还没有下,但是澳洲人到了广州之后一直做得是“革故鼎新”之事,这事再被掀出来,澳洲人保不定就要借此生事,把院的院产夺走……

    莫容新在信里,卑辞求教,请他想想办法把此事压下去。他在信里还提醒高令项,高家每年也能从院分润五百两银子。

    高令项哼了一声,这事太难办了!

    要在过去,这自然不算什么,然而现在是什么时候?澳洲人刚破了巫蛊案,要不是爹及时的死了,自家搞不好这会已经一家子捆着上法场去“满门抄斩”了。眼下高令项装孙子还来不及,哪里还愿意去淌这混水。

    高令项缓缓直起身,道:“亲家老爷说得是!世道不靖,一家人原是该同舟互济。不过呢,你家老爷家大业大,纵然院上漏掉一些也不碍事;我这里才是无本之木呢。平日里都要靠着老爷们指缝里漏些才过的下去。如今大兵进城,四处抓流民,你上街上看看,这时节还有几个人敢上街讨生活,别说交分子,他们还要吃我的,喝我的。这可是好几千张嘴――朝廷的兵爷没饷就敢绑钦差,杀主官――这几千人,一个顾不上,就敢上门把我也吃了。”

    这话原是他的真心话,却被莫管家当作是拿乔,要敲几下莫府的竹杠。赶紧赔笑道:“亲家老爷说哪里的话!我家老爷说了,这事,除了您,谁也平不了!他忘不了您的好处。再说了,您那三弟如今也在院里,听说他和那帮酸子走得很近……”

    这下可戳中了高令项的要害,莫管家口中的“五弟”名叫高令达。今年才十九岁。是高天士最小的一个儿子。他打小聪明好学,读得不错,当了个童。开笔之后,又走莫荣新的路子,到澜院里就读。

    高令达天资聪慧气度涵养都比几个兄长强。虽说庶出幼子,在关帝庙人马的上层中却颇有人望。关键是他的母亲七娘是高天士生前最受宠的姨娘。因而在他身旁汇集了一批关帝庙人马中的实力派,成为挑战高令项最强有力的对手。

    眼下兄弟们虽被压了下去,却不见得服气。尤其是高令达,可以说是功亏一篑。难保他还抱着什么希望。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微微紧张起来。

    他沉吟片刻,道:“你且去回复你家老爷,这事我知道了。不过,此事事体兹大,且容我考虑几日。”

    莫管家听到这话,忙起身告辞。

    高令项盘算着,事倒不难,关帝庙人马有的是套路,院的读人多是些呆子,“雏儿”,要哄骗他们上当并不难。

    唯一要忌惮的便是澳洲人会怎么看待自己插手澜院。澳洲人可不是好相与的!

    河南地的大骨刘石佛儿号称铁皮骨,滚刀肉,出了名的“杀打不怕”,在乞丐中名号大的很。不合收了牙行的银子去找潮汕帮的晦气,被那帮潮汕仔后面的澳洲人拿个正着。一家老少迟了一步,一个也未走脱,被澳洲人抄了去。自此就没了消息。据说被澳洲人抓去海南,男的贬去作苦力,女的被澳洲兵将收了房。殷鉴未远,自己也莫要触怒了这群魔头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