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四十九节 除旧布新(十二)

《临高启明》 二百四十九节 除旧布新(十二)

    时间是晚上六点半,八月里这会天色尚明。金花庙外已经被澳洲人新编练的官差,新话叫做警察的,围得里外三层,水泄不通。西关外几个各个保甲的保长、牌甲亦带着“治安积极分子”在外面放哨,维持秩序。

    附近的几个街口,都被拒马封锁起来,进出的人都要盘问,有些可疑的,便临时扣留,叫本保本甲的保长牌甲来具结领回。

    老百姓只能远远的围着望。有那消息灵通的,跟周围人嚼着舌根,信誓旦旦的这巫蛊案已经破了,关帝庙人马便是元凶。这回的全城大搜捕就是为了捉着那正主,以正典刑。

    搜缴关帝庙的行动比预计多费了些时间,聚集在前面的花子们没有抵抗,看到警察上来便一哄而散,在各个街口被逐一捕拿,有上房翻墙跳河要跑的,少不了吃了枪子,沦为庙墙根的芦席覆盖着的一排尸体。倒是后宅费了一番手脚,警察动用了催泪弹才把里面哭哭啼啼的女眷仆役们都赶了出来。

    总得来,行动并没遇到多少阻力,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在专政铁拳面前,乞丐们还是很识时务的。

    金花庙的大门敞开着,台阶上的血迹斑斑――那是一个不识时务的被刺刀戳穿之后留下的。

    庙里的关帝庙人马上上下下都已经被清理出来押走了,从庙门口进进出出的都是警察和国民军,他们正在企划院特别搜索队的指挥下进行全面搜检。

    街口的一棵木棉树下,支着一张折叠桌子。这是元老们的指挥席。打击地方恶势力,关键在于“首恶必办”,高天士已经死了,不能享受“恶贯满盈”被公审公判的待遇,但是他儿子既然还是广州总团头,这个“首恶”的帽子自然要给他戴了。

    崔汉唐穿着一身道袍,身上披挂着不少降妖伏魔的法宝,边扇着风边看着搜检过程。作为金花庙这边带队的两位元老,除了分别担任着正副组长,崔道长还有一项特别的使命,根据巫蛊案的调查,关帝庙人马牵扯很深,很可能在他们的老巢里还藏着什么秘密。要他负责“掌掌眼”。

    还有个不能出来的原因关帝庙人马牵扯进巫蛊案很深,所以还要崔道长到场给年轻的警察队伍壮壮胆色――广州府这里的归化民不比临高,封建迷信那一套还是很有市场。

    坐在他旁边喝茶的,却是新来的“检察官”沈睿明。他还是头一回参加这种搜捕活动,觉得样样都新鲜。

    是“指挥”,实际崔、沈二人只负责下个命令,拿捏个大方向。具体的执行还是由资深的归化民警官负责。

    这会工作渐渐进入尾声,随着最新的一次报告传来,崔沈二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来――这次对关帝庙老巢的突袭,堪称失败!

    不但高令项没有拿获,连他的妻儿也全未抓获。只丢下几个妾。

    高天士存活有三子二女。女儿已经出嫁。在高宅内被抓到的,只有高天士的四儿子高令全,本地出名的纨绔恶少,警察冲进的时候他正和高天士的一个妾鬼混,被吓得软成一滩泥,几乎没法从女人身上爬下来。

    高令全虽然在本地的纨绔恶少中很有知名度,却不是关键人物。

    至于尚未被捕的高令达,其存在感就更虚弱了。他的老婆提起男人神情冷漠,似乎完全不在意男人的生死。

    高家几个经管重要事务的亲信师爷,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睿明因为刚来不久,对关帝庙人马尚无直观认识,对这个结果多少有些懵懂。但是直接参与过巫蛊案的崔汉唐来,这结果可就令人失望了。

    临时讯问被捕的人员,都这些人是在前两天刚刚离开的。高令项的妻儿是“回娘家”了、走掉的,至于高令项,昨天白天他还在金花庙里发号施令,今天一早才发现人房空。

    由此看来,高达令跑得很仓促,而且行动隐蔽,以至于在庙外监视他们的暗桩都没有发现。应该是得到了相当准确的消息才跑得。

    崔汉唐喃喃道“我看这回刘市长要发飙呀……”

    一个要紧的人物都没抓到,即使沈睿明这样对当地情况再不了解也知道其中是出了大问题“我看是有人泄密。”

    “有奸细!”崔汉唐咬牙切齿。

    “那是肯定的了!”沈睿明点点头,他已经看了不少巫蛊案的卷宗,对韩月的叛变记忆犹新,看来,市政府里的叛徒可不止韩月一个。

    这会,从庙里又押解着十几个服孝的女子蹒跚走过,个个面色晦暗,神情悲戚。崔汉唐叫住带队的警察

    “这些是什么人?”

    “都是高天士的姨太太。”警察。

    “这花子头居然有十几个老婆!”沈睿明吃惊道。

    “这算什么,高天士可是‘立地知府’,多娶几个老婆算什么?”崔汉唐大大咧咧的审视着这些女人,从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到十几岁的少女,各个年龄层次都有。环肥燕瘦,各有不同,相同的便是都有一双脚。

    “这高天士真是浪费!”崔汉唐目送着渐渐走远的女俘队伍,觉得可惜,拍着肚子道,“新道教正好需要女性的道生……”

    沈睿明劈口将他的话拦了下来“我们司法口不少干部还没有老婆呢!”

    “妈蛋,我就是而已,你不要这么猴急嘛。”

    两个人正在闲扯,有警察来报告,里面的人员已经清理干净了,请两位首长进视察。

    一进山门,只见这庙宇面积甚大,只是房屋坍塌颓败,墙倒屋斜,按照元老院的标准来都算是危房。山门以内,甬道两侧的廊房、偏殿住得都是乞丐。据调查,在这里常住的乞丐有数百人之多,环境的脏乱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里的乞丐刚刚被全部收容,房内房外还到处残留着他们丢下的破衣烂衫、芦席、各种破烂的盆盆罐罐……一股恶臭弥漫在空气中,崔汉唐想到刘三已经几次向市政府过,乞丐们聚集的一些庙宇祠堂很可能成为夏季传染病的重要发源地。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穿过前面的二进院落,第三进便好得多,这里的正殿便是团头们“办公”的地方,公案、刑具一应俱全。那根象征着团头权威的“御赐杆子”正被几个警察心翼翼的从底座上卸下来。

    这“杆子”引起了他们很大的兴趣,看模样,杆子外面的黄布套子已经糟朽了,触手即破,不少地方又用黄布缠绕包裹着。杆子顶端开口的地方的贴着封条,还盖着印。封条倒是很新,看落款时间还是新年时候换过的。两人不识篆文,也懒得知道上面写什么,关照士兵将布套打开,见识见识这“御赐龙头杆”的模样。

    关于这“御赐杆子”,元老们都听过它的传,什么这杆子是朱元璋御赐,什么从南京派专差运来的,用得是紫檀硬木,上面遍体雕龙……而且此杆子素有灵性,广州凡有危难,都会有显灵……得神乎其神,因而崔汉唐很想见一见这东西的真面目。

    没想到这布套刚拉开一点,就露出木头的白茬来,虽然年深日久,颜色黯淡,但没有打磨上漆的粗糙纹理依旧十分清晰。

    从这木纹看,显然不是什么紫檀,甚至硬木都不是,应该就是松柏之类的普通木料。

    再把布套往上拉,却见上面还是白茬,别雕龙,连道油漆都没见到。拉到顶端,传中有龙头的地方,却没什么龙头,只是一个胡乱劈砍而成的木块而已,用钉子固定在上面。

    “这就是御赐杆子?!”沈睿明看着眼前的“杆子”,着实有些意外。

    元老们并不太相信有关“御赐杆子”的传,就算当年确有此事,这杆子保存到现在的可能性也不大,很可能是后来再做出来的。

    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如此粗糙,要按照崔汉唐的话来,那就是“造假都造得一点诚意也没有”,难怪从来就没有人看到过包裹杆子的黄布被打开过。

    “妈蛋!这就是根粗棍子么!”崔汉唐大声道,“这就是高家的传家宝?!”

    高家在广州把持团头之位逾二百多年,靠得就是这“御赐杆子”的无上权威,且不这东西历史上到底有没有,以他家的财力做一根“真得一样的杆子”并不为难。

    就这么糊弄着,一根不知道哪来的木杆子,连漆都没上,用黄布一包就成了高家权威的象征――还一用就是几百年。一种强烈的荒谬感涌上了沈睿明的心头。

    “首长,现在怎么办?”几个警察士兵也觉得难以置信,在一阵沉默之后,有个警察心翼翼的问道。

    “这东西吧,当棍子用太粗太长,”崔汉唐摸着下巴,“造房子又太细太短,我看出了当劈柴也没什么用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