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五十五节 瘟疫战争(一)

《临高启明》 二百五十五节 瘟疫战争(一)

    鼠疫这种烈性传染病,虽然在21世纪已经有了多种救治手段,但是最有效的手段依旧是严格的检疫和隔离。2o世纪初期的东北鼠疫大流行靠得就是隔离措施。在没有任何特效药物的前提下扑灭了鼠疫的传播。

    他们现在的医疗条件,其实和2o世纪初的满清政府没多少区别。所以林默天能做得依然是这些。

    好在眼下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爆。只要及时从源头上进行隔离,就有可能在爆前予以阻断。

    有一件事倒是做得恰逢其时,那就是对乞丐流民的全面收容。这个群体中跳蚤等寄生虫的感染率近乎百分之百,生活环境藏污纳垢,简直是天然的病原体的聚集地。乞丐又有流动性接触面广的特点,很容易将疾病扩散出去。

    全面收容等于是断绝了这个巨大的传染源头。从这点来说,刘市长的决心下得恰到好处。当然,也多亏这大半年来先期建起了警察系统――很多基本行政事务,现在完全是靠警务系统在运转。

    不过,接触到的病人的人群,必须有地方予以隔离。不仅是鼠疫接触者,还包括未来他们未来要收容的麻风病人。

    林默天拉开挂在墙壁上的大比例广州-香港地图,仔细的浏览起来。

    珠江口一带的岛屿星罗棋布,岛屿可以有效的隔绝行人往来,岛屿上的环境也相对比较健康。因为他决定将这个烈性传染病的隔离区设在岛上。乍一看选择很多,即有珠江中的内河岛屿,也有在内外伶仃洋的海岛。但是要满足隔离需求,第一不能距离广州太远,否则每次运送病人都要花太多时间;又不能距离6地太近,否则起不到隔离病人的作用。岛上必须有淡水。

    内外伶仃洋的各个岛屿尽管从各方面来看都很合适,但是距离广州都过于偏远。即使选择内伶仃洋中最近的龙穴岛,到广州也要86公里。即使使用大艇之类的机动船,从广州去龙穴岛也得十个小时以上。运送病人的航渡时间过长不说,也难以安排警戒。

    如果选择在珠江的内河岛屿,距离广州倒是近了,但是对隔绝病人却又成了问题。珠江虽说宽阔,但是江面上渔船众多,逃跑的可能性大增,而且不少江中岛已被开为农田和村落。设立检疫区,势必会影响到岛上百姓的正常生产生活。

    在两难中,林默天圈了几个备选的岛屿――反正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广州市政府手里。

    当天晚上,林默天就被叫到了市政府和刘翔等人开了一个“防疫工作会议”。面对有可能爆鼠疫这个可怕的前景,刘翔简单的表示:“一切按照你的要求办”。

    至于这个岛屿隔离区,林默天提了几个备选方,即有江心岛,也有海岛。最终刘翔批准了在珠江里的长洲岛设立隔离区。

    “长洲岛上虽然有几个村落,但是人口很少,我们也不能把村民从村子里赶走。”刘翔签了委任书和授权书,面带忧色,“这一万多号人要马上盖营地也来不及……怕是得露宿了。”

    “营地问题不大,现在是夏天,搭个茅草棚子就可以了。冻不死人的。”林默天说,“建造营地由谁负责?我还有些事情要和他具体沟通。”

    “这事你就找林佰光吧。”刘翔冲着林佰光点点头,“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联系具体负责人――我会一个会议纪要,市政府的各级干部都会听你指挥。”

    林佰光点头:“你说吧,有什么具体要求。我马上就安排下去。”

    他说着话,已经从公务包里拿出便签本,掏出万宝龙钢笔刷刷的写了起来,林默天还没开口说话,他已经写好了一张,从兜里掏出章盖了上去,折好交给机要秘书。

    “立刻送国民军指挥部去,快!”

    “我已经下令白马队的一个连立刻移防长洲岛,现在海警在上面有个警戒哨,应该不碍事吧?”

    “不碍事,不碍事。”林默天赶紧道,他这位本家还真算得上“心思缜密”,不但立刻做了准备工作,还专门调动了言语不通的朝鲜连队上岛警戒。

    “现在说说你的要求吧。”

    林默天说,其实这个隔离区并不需要太完备的基础设施,也不需要满足上万人的长期居住。因为鼠疫的潜伏期很短,医学界一般认为是六天。

    “……只要送到岛上,隔离九天后没有病的,就可以认为无感染。然后便可以转移到香港的难民营去安置了。所以居住设施用不着考究。”

    林默天设定的隔离营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净化设施,上岛的检疫人员按照“净化”标准,洗澡消毒,剃去全身毛,随身衣物全部焚毁。

    “……要建专门的垃圾焚化炉,用来焚烧检疫人员的随身衣物,另外再建一座焚尸炉,用来火化在检疫期间死亡的人员。污水和粪便需要有专门的消毒池,不能直接排入江水……”林默天一一道来,按照他的设想,营地要分为三个区,第一区是观察区,经过净化的人员先在抵达区内留置24小时,然后再转入留置区进行为期九天的检疫隔离。最后一个只是治疗区,安置在检疫期间病的人员,每个区域只见都必须完全隔离。

    说是治疗,实际上他们即没有庆大霉素也没有链霉素、四环素或者氯霉素,惟一能起效的抗生素是磺胺,但是产品纯度不佳,疗效打折不说,仅药物过敏就造成了不少死亡病例。重要的治疗支撑手段静脉滴注的设备材料亦紧缺,说是治疗其实就是“等死”。目的其实就是不让病人在死亡前将病菌传染给他人。

    “……隔离营用不着占据全岛,其实只要一小块地方就可以。地方太大难以警戒,但是各个分区之间必须有足够的间隔。彼此的位置不能有上下风。”

    他说一点,林佰光在笔记本上记一点,他说完,林佰光也写完了:

    “还有没有了?”

    “暂时就这么多。”林默天说,“大图书馆肯定有更完备的图纸资料,可惜得回临高才能查得到。”

    “马上派人回去查就是,”林佰光说,“你来写个申请,我这就安排人去调资料。”

    “好。”林默天对这位本家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的节奏暗暗佩服。

    “两个炉子要花点时间,不过因陋就简的话也能凑合。”林佰光翻着笔记本,“建筑材料和工人我来安排,主要就是木料芦席和铁丝;伙食供应我们向香港的联勤总部申请应急口粮。餐具和锅子从企划院的广州仓库里找――那里应该有不少抄家货。衣服的话,从香港的企划院仓库调――那里有难民营地,仓库里应该有储备。”

    他一边说,一边在便签本上写,写完了马上让刘翔和林默天过目签字,不一会,好几份“申请”就弄好了。

    “我们赶紧分头行动起来吧。”刘翔的脸色苍白,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广州的市长还真不好当咧。

    林默天自然也不得空,他立刻又和慕敏讨论起警务系统的工作。

    元老院在广州城里还没有街道办事处之类的正式基层机构,许多基层行政工作是通过警察局-派出所-保甲这样三级贯彻下去的。因而防疫这件事同样需要警务系统的大力支持。

    此前,广州市政府已经印了“公共卫生手册”。这本手册面向所有基层干部和警察,每个保甲的保长也了一本。内容除了一些基本的“保持清洁卫生”、“除四害”、“良好的生活习惯”之外,还有许多常见或者不常见的传染病的病症描述,目的就是让这些基层人员能够及时的识别并且上报。

    为了让文化程度很低的基层工作人员和保甲长们在报告的时候不至于弄错各种专有名词,卫生口在编撰这部分的时候,干脆就用一号病、二号病这样的名词来取代。

    现在他要求警务系统和保甲系统,都要按照本手册提到的症状情况,密切注意本片人员的健康情况,巡警必须每日对管区进行巡视,听取保甲长对本片所有住户和临时流动人员的健康汇报。逐日向市警察局的卫生科报告。卫生警察另外安排抽检和巡视。

    除了这些,每个保另外再增设专职的检疫员,检疫员同样像片警一样按时巡逻,把握本保全部住户确切健康情况,采集他们与鼠疫患者的接触信息,如有疑似或确诊的鼠疫病例必须立即隔离并上报。

    为了保证病例能够被及时上报,他不敢把明确诊断这样的事交给广州本地的中医;郎中们――且不说专业问题,就数量来说也远远不够。,林默天原本想全部使用归化民干部或者伏波军战士,但是事实证明根本不可能抽调如此多的人手给他专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