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节 大世界军议

《临高启明》 第一节 大世界军议

    公元1635年(d+8年,崇祯八年),3月3o日。

    席亚洲背着手,一个人站在广州大世界办公区的顶楼,面色凝重地望着窗外正在繁忙工作中的大世界码头,颇有“一副把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萧索。

    大世界码头上,突击安装的蒸汽吊车正出巨大的噪音,从驳船上卸下成板的货物。这些都是从香港的联勤中心运来的“军需物资”。华南军这头怪兽要吞噬广东,窥视广西,不吃饱是不成的。

    早上八点,席亚洲传令召开华南军进入广州后的第一次高级军官会议,之后他就一直站在这里沉默不语。

    所谓“高级军官”眼下就是元老军官的代名词。凡混成旅一级的指挥官,无一例外都是元老,至于下面的营长,那是元老和归化民兼而有之。但是技术性兵种和主力营的指挥官,依然是元老担任的。

    同平时表现出来的不拘小节不同,自从广州无血开城,华南军军部、直属队和第一混成旅的举办了入城式之后,席亚洲脸上的笑模样,是一天比一天少。

    “军长,都到齐了。”女勤务兵走到近前,低声报告道。席亚洲嗯了一声,戴上军帽,转身向会议室走去。

    有资格参会的元老军官,名单如下:

    第一旅旅长朱鸣夏,第三营营长朱全兴

    第二旅旅长游老虎,参谋长应愈、第四营营长余志潜

    第三旅旅长付三思,参谋长张柏林

    加上席亚洲自己,一共八人。

    联勤总部的洪部长原来也在参加名单上,但是他人已经跑到三水县去“开设兵站”,请假缺席。

    席亚洲走进会议室,付三思带头起立:“立正!敬礼!”诸人行礼如仪,席亚洲还礼,入座。

    沉吟了大约半分钟,席亚洲开口说道:“同志们对于目前的形势,有什么看法?”

    游老虎霍然站起:“报告军长同志!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我6军将士正好宜将剩勇追穷寇,一举粉碎明朝政府在两广的残余势力,为我元老院大业奠定基础!”

    席亚洲揉了揉太阳穴:“好,真是太好了,老游你坐下,”他肚子里暗暗腹诽:你个老粗!

    游老虎在伏波军里是特殊的存在,他既不是p的科班出身,又不是军武宅,要说起来就是个好勇斗狠,敢拿刀砍人的主。据说当初也是参与聚众斗殴,把人给捅了,这才带着老娘逃上了圣船的。

    即无学历,也无资历,管p5叫b32,看到ak47叫b41……游老虎在军事上完全是白板,就靠着为了自己荣华富贵什么都敢干得狠劲,每次战斗身先士卒,不要命的白刃冲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靠着搏命出在军队中步步高升,如今竟然成了伏波军中的主要指挥官之一。广东战役打完,头一批晋升少将是妥妥的。

    这么一个高级军官,席亚洲自然知道他说不出什么条条框框来。

    “老付还有鸣夏,你们也这么看?”然后又指着张柏林说道:“张柏林你坐老实点!”

    刚摆出要鼓掌造型的张柏林闻言懵住了――这是什么节奏?

    付三思和朱鸣夏对视了一眼,朱鸣夏主动说道:“还是请付总监先说吧。”

    付三思的训练总监的职务还兼着,他是老p军官出身,念过步校,在伏波军系统里算是正牌的科班出身了,而且年龄比在座的人都要大,众人自然要尊重些。

    他耸耸肩,先吟了一句诗:“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按照前委的办法,恐怕我们这次只剩下走队列的事情了。”

    朱鸣夏摇了摇头:“从目前情况判断,到了肇庆才能放几枪,如果一路上都是起义投诚,我们走到了地方,后方还要指望国民军稳定地方,这样一来,一是部队紧张不起来,容易麻痹大意,而且遇到硬仗也会显得“软”;二是乐昌也好梧州也好,我们一路和平进出,孤军深入,补给只能依靠水运,但是海军搞了这个珠江特遣舰队……”

    席亚洲点了点头:“海军的蒙副司令还在香港,两天后到任,我今天召集会议,就是要大家坐在一起,好好议一议,两广这场大战,到底要怎么打。”

    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席亚洲毕竟是军长兼参谋长,从决心到策划得一个人自导自演,站起身来拉开了身后作战地图的幕布,拿着教鞭指点到:“本次我军北上作战,本来就是先天不足,先有澄迈会战,后有珠江讨伐,两战之后,我元老院军威凛然,两广明军无人敢称兵杖。所以原本的计划,何老总和我一致认为,三路人马,也就打一些驱逐战,唯有梧州和韶关的攻坚值得重视。但是,既然外情局的工作这么……出色,对,是出色,那就必须考虑到,北路和西路,在途径地域未曾遭受军事打击的情况下,于攻坚战期间,是否会有敌对势力阻断6地交通。所以,总军认为,三路大军,在可以确保补给的情况下,应当尽可能快的抵达预定战略要点,尽快实施攻击,以便尽快为前委建立稳固的战略支撑点。为此目的,命令!”

    全员起立。

    “第1混成旅,限七天之内击破肇庆,同样在十五天内,抵达梧州!”

    “是!”

    “第2混成旅,必须在十五天之内攻克韶关!”

    “是!”

    “第3混成旅旅,限十五天内控制汕头,截断南澳退路,配合海军起南澳战役!”

    “是!”

    布完了命令,席亚洲并未宣布散会,而是挥手让将领们坐下,自己开始逐条解说各个方向的作战计划。

    华南军的重点作战区域是左路军,即指向肇庆、梧州的一路。

    肇庆是两广总督的驻地,广东明军的要集结地。广州光复之后,各路残兵败将和官僚缙绅们如丧家之犬,纷纷逃亡肇庆。

    从军事形势来看,两广一体,广西军队长期依赖广东的协饷,而广东遇有大的战争,也往往需要调用广西的军队,尤其是号称善战的狼兵,肯定会成为明廷反攻广东的救命稻草。

    广东周边诸省,福建、江西都无重兵集团,且广东的地形特点,控制乐昌、仙霞关等隘口地区之后,周边军队就难以进入。唯独广西不但有明军的重兵集团,而且一旦从梧州顺西江而下,便可直抵肇庆城下。

    尽快摧毁肇庆这个两广明军的大本营,便可在数年内消除明军反攻的隐患。再下梧州,则攻略广西的主动权便全操之于手。

    左路军交给科班出身的朱鸣夏指挥的第1旅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要面对的敌人最为强大。需要实施的作战行动也最复杂。

    右路军的作战则以稳为主。按照作战计划,第3混成旅实际是个架子旅。付三思的麾下其实只有一个步兵营,即使有海兵队第一远征队的配合,在粤西地区展开攻略依旧有兵力不足的问题。

    复杂的社会环境,作战行动海6军协同,这得由付三思这样的老军人才能掌控好部队的作战节奏。

    席亚洲一一交待完毕,这才坐下,向朱鸣夏问:“鸣夏,一旅的行动计划尽快上报总军,有什么困难没有?”

    “报告军长同志,打仗容易,就是进军度加快,粤西那地方你也是知道的,山区多。指挥协调层级增加,需要加强通讯器材的配备,至少要的再配二三个通讯班。”

    席亚洲摸了摸下巴,很有些为难:“老总的意思,不能自产的装备设备,能少用就少用,回头我打报告申请,尽快给你答复。”

    然后他又看了看游老虎那边:“应愈,二旅的事儿你多操心,看着点老游,别让他一激动就上前沿。韶关作战的计划要做相应修改,不能再慢吞吞四面合围了,要打快,把明军给打懵掉,回不过神来,地主宗族都是墙头草,只要尽快把官府和官兵给灭了,他们不会主动跳出来和我们作对的。对了!”席亚洲一拍脑门:“老游和小余,澄迈的时候就是你俩打先锋吧?这次又赶上了,运气真不错。注意吸取经验,再立新功。”言罢又转头去看付三思。

    “军长放心,我这边不会出什么岔子。”付三思眼看席亚洲要变婆婆嘴儿,赶紧堵话头。

    “潮汕地区,驻军倒不是什么问题。就是民风不好对付。”席亚洲说,“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千万别给闹出个治安战来……”

    “你放心好了。”付三思说,“这事讲究个双管其下。咱会把握好分寸的。”

    “哎,”席亚洲点了根金圣船,把烟盒甩在桌子上示意圈。“老付,我在广州跟蒙德协调,你在汕头要注意和李迪石志奇协调,我们华南军打的是好是坏,要看跟海军协调的怎么样,你那边压力更大,注意技巧啊,人在矮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