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十三节 羚羊峡上

《临高启明》 第十三节 羚羊峡上

    熊文灿最担心的,是军中“畏髡如虎”。他自到肇庆接印便有这样的感觉,尤其是从琼州逃归和赎回的残兵败将们,都听不得“髡贼”二字。若说个“打”字,个个都是摇头。说起髡贼,不外乎老生常谈的“船坚炮利”、“悍不畏死”、“器械精良”……这些,熊文灿自上任以来耳朵里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一开始他以为这不过是败军之将讳败的借口――自古皆然。然而久而久之,特别是常青云到他幕中之后,他才知道所言不虚。特别是髡贼奇袭中左所,一举击溃了朝廷多年来奈何不得,水6军容东南最盛的郑芝龙集团,不但将中左所夷为平地,还阵斩了郑芝龙。熊文灿这才对澳洲人的实力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

    所以他从未真正考虑过如何在军事上对抗髡贼,更多是考虑“招抚”。

    熊文灿以招抚郑芝龙迹,又因为招抚张献忠而毁身。招抚一直是对待各路反贼的“灵丹妙药”。因而他重整广东明军之后不久,便开始着手招抚髡贼。

    然而几个月前,常清云与潜入肇庆当地的真髡谈判招抚,却被对方一口回绝

    不仅如此,对方还很明确的提醒他,元老院即将兵进广州,如果他想保住自己的官位性命,还是早早的某调职远去。

    熊文灿自然不会因为髡贼的一句话就远遁而去。他知道澳洲人绝非虚言恐吓之辈,然而按照官军打仗的度,如果要他调集两广大军会剿琼州,起码也得用八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来筹备;换成髡贼要从海南出征,靠几千精兵断然是不成的,少不得在琼州“扫地为兵”,裹挟百姓,再加编练成军,绝不会少于半年。

    因而他多少做了些准备:在佛山铸造了不少大炮;新造了许多火器――有许多都是按照兵书和各地文人、将领们进献给朝廷的图册新造的;扩充了各地营兵的员额。又在疍户中额外雇勇五千人补充珠江口内外各处的水师。

    包括肇庆本身的安危他也没忘记:第一批用上新式磨盘炮座的红夷大炮便是装在羚羊峡峡口的。不仅在东口设了炮台,还按当年在虎门吃了败仗的一个将领的建议,在炮台旁常驻一哨人马守卫。

    羚羊峡不但东口有炮台,在靠近肇庆府城的西口他也设置了炮台和一哨营兵,原来他还打算在峡谷中段夹江再设两处炮台,然而派人去看了都说工程浩大。羚羊峡两侧的山虽不是悬崖峭壁,但是要将重达几千斤的红夷大炮运上没有道路可言的山顶,再修成炮台,没有数年功夫定然难成。

    为了防备髡贼可能不走水路改走旱路,他在肇庆城西北面的北岭山上新设了营寨,派驻了一哨人马驻守,控遏峡谷山路。

    没想到,他们来得居然这么快!而他投入不少钱粮重建起来的珠江口的武备完全的无用:守军一路望风而降,不但虎门炮台一炮未放,连广州城也是无血开城。他辛辛苦苦重建起来的练兵游击属下的一千多人马,竟然直接投了髡。练兵游击只带了十几个亲兵家丁脱身。

    熊文灿心中暗暗懊悔。自己的所谓“从容布置,节节抵抗”谋略,竟成了画饼!

    此刻悔亦无用。广州既已丢失,肇庆便等了必守之地。

    然而此刻已经不容他从容准备。事实证明:他对伏波军的进军度估计同样有误。伏波军进入广州之后几乎未做任何停歇,即未“休整数天”,也没有“大掠三日”,几乎是马不停蹄穿城而过,直奔肇庆而来。从广州逃奔来的官吏缙绅的口中,他得知伏波军马不停蹄,乘船沿江而上,才不过三天功夫,伏波军便已兵临羚羊峡。

    然而肇庆兵力并不多,仓猝之间也无法调罗定的东西两山参将来协防。成建制的只有肇庆水师营。连他自己和从广州等地逃来的军将官员们的亲兵家丁,本地堪用的卫所操军……全加起来也只有二千多人。另有疍家水勇一千人。

    根据塘报,在羚羊峡聚集的髡军亦不过三千人上下,水师大小船只数百。其中几艘大船都有“巨炮”,显然,在江面上让水师去迎战必败无疑。于是“火攻船”这个主意便再一次的成为明军将帅的共识。

    熊文灿眼看着火攻船队浩浩荡荡的出了,不由得吐出了一口气。肇庆能否守住,成败便在此一举了。

    水师的船队,按照他的命令,一部分尾随火攻船,一旦火攻船将髡贼水师冲乱,就趁机顺流掩杀下去,另一部分在府城前的江面上列阵,作为一旦火攻船不能破敌最后的江面防线。

    “制台大人,这些师船留在江面亦是无用,”常青云低声进谏道,“若是火攻船不能破敌,这些师船便如土鸡瓦犬一般,不堪一击。何不全军压上,趁着火攻船的势头,顺流一搏,或有几分胜机……”

    熊文灿只捻须微笑,并不言语。常青云弄不明白。只好呐呐退到一旁。

    只有熊文灿的中军副将知道其中的奥妙,这些船是为了给熊总督逃命争取时间的。一旦髡贼兵临城下,他立刻弃城而走,上船往梧州而去。然而备下的划子虽然预备了三班精壮的桨手轮流替换,到底是溯流上行,行动不免缓慢,若无水师战船阻挡这么一阻挡,怕是出不了大鼎峡便要被髡贼活捉了去。

    “现敌舰!方位265,距离4o链,航向75,度7节!”瞭望哨大声报告。

    其实就是他不报告,施奈德也已经在望远镜中看到了露出的桅杆。

    “还真出来打了!”他喃喃自语,如同每次要进入战斗前那样,身子顿时紧张起来。他举起望远镜,调节着焦距:目镜里出现了第一艘船,是一艘西江上常见的小号米艇,船头装上了竹束捆,上面还糊满了泥巴。吃水线压得低低的。

    接着,它的旁边又出现了第二艘、第三艘、第四艘……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船只涌了过来,瞬间江面上到处都是大小船。挂着帆,划着桨,顺流而下,直撞向舰队。

    施奈德头皮微微有些麻。这里江面狭窄,他又在逆流中,回旋余地甚小。只有抓住距离差,在远距离尽可能摧毁敌船。

    施奈德命令:“编队航向27o。航5节,准备战斗。”

    阮小五出射击命令:“榴弹,装弹!”炮手们用推弹杆将炮弹和丝绸药包装分别装填入膛。炮手们摇动手轮,蒸汽从管路的缝隙中喷射出来,巨大的酒瓶形身管扬起。

    “装填完毕!”

    测距兵不断报告着敌船距离:“35链!3o链!”

    敌我距离缩减到3o链,施奈德下令:“射击!”

    珠江号的战斗旗升到桅顶,珠江号上的主炮猛地一震,炮口喷射出一团火焰,由于珠江号的吨位极小,火炮的后坐力和震得炮舰猛得往后一退,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炮弹在空中呼啸着划出一个弧形,阮小五手握秒表,用望远镜观察着落点。

    几乎无需瞄准,榴弹准确的落在了江面上密密麻麻的火攻船中间,只见红光一闪,一根染成黄色的水柱夹腾空而起,

    阮小五立刻修正了弹着点数据。

    “以珠江号基准、绥江开火。葡萄弹!”

    在编队尾的1艘621改装武装明轮船上的13o主炮以大仰角状态跨射,炮弹掠过舰队,13o葡萄弹带着呼啸声凌空而至。随后在半空中爆裂开,将每个1磅总计27个铁制弹丸向江面无差别的喷射出去。

    顷刻之间,一枚枚铁弹丸便横扫过船体,弹丸所过之处,碎裂的船板、桅杆、篷帆和和水手的脑袋躯体四处横飞,灼热的炮弹引燃沾满桐油和火药的稻草,船舱燃起大火,随后由于江水的涌入迅的倾斜沉没……

    “这是什么鬼东西……”站在最后面船只甲板上的曹灞蛟看得真切,不由得暗暗心惊。他不由的把脖子缩了缩。然而第二声炮响紧跟着又传来了,这次炮弹的落点更近,呼啸的弹丸再一次的横扫江面。呼啸的弹丸从空中激射而下,再一次收割着江面上的船只。曹灞蛟此时心胆俱裂,再也无心“居中指挥”,带着人下到船尾的小艇上,砍断了缆绳,便朝着江岸边逃去――他不敢往肇庆方向去,被拿获了是要砍头的。

    “距离2o链!”随着观察哨的声音传来,施奈德下令:“所有舰艇自由射击!”

    4oo米的距离,无论对37射炮还是13打字机都已是有效射程,何况打击的是面目标,大仰角射击弹丸散布再大也无所谓。

    密集的铅弹瞬间雨点般向火攻船抛洒着,瞬间撕裂了船头布置的竹把盾,将舱内的稻草引燃,火攻船上大火熊熊,船上的水手们死得死逃得逃,失控的火船互相碰撞着顺着江水一路往舰队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