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十四节

《临高启明》 第十四节

    “停止射击!关闭弹药库!各舰注意观察!做好碰撞和灭火准备!”施奈德出命令。珠江号上,炮手们将枪炮的弹药收入了防火弹箱内,以防火星火种飘落引燃。

    几个身穿救生衣,系上保险绳的水兵手持带钩的竹篙分站船头两侧,做好了将火船推开的准备。

    枪炮声完全停歇下来,前导的炮艇开始穿过第一波火攻船,在炮击和燃烧的双重摧残下,火攻船的密度已经稀疏了许多,但是炮艇上的水手还是不得不经常用竹篙推开靠近的火攻船。有的火攻船甚至已经碰到了炮艇。不过水手们快的推杆使得火势来不及曼延过来――蒸汽机动力的炮艇上没有篷帆之类的易燃物品。迸到些火星,飘落几个火种也很快被严阵以待的水手扑灭了。

    更多密集的火攻船漂了下来,随着水手们竹篙的推动,一艘一艘的从船旁漂了过去,散出的浓烟和火焰的高温灼烤着舰队。水手们纷纷戴上了活性炭口罩。

    虽然烟雾缭绕,但是他从望远镜里,还是能看到纤道上有些便装的土著在奔走,很显然,他们是明军派来观察火攻效果的探子。

    大约也就是这点伎俩了。施奈德心想。

    火攻船一艘接一艘的从珠江号船舷边漂过,水手们吆喝着,奋力推动竹篙,不时的,拿着扑火拍和水桶的士兵们跑上跑下,扑打熄灭着飘过来的火种。虽然有些乱哄哄的,却没什么损害。

    有几艘炮艇因为避让不及,被火攻船结结实实的给撞上了,一时分不开。旁边的炮艇很快过来帮忙将火攻船拖离。

    熊文灿倾听着远处的炮声,十里外的炮声有些模糊,他却听得十分经心,竭力想从炮声中判断出战势情况来。

    塘报不断的送来:水师把总曹灞蛟的火攻船已经动;髡贼炮击火攻船队;江面上满是浓烟,髡贼水师的船只已经看不清了……

    这些模糊的塘报每次送来,幕府的师爷们都会在熊文灿看过之后迫不及待的拿过来,几个人凑在一起议论着,似乎想从这只言片语中看到髡贼不利的消息。

    有几个人,还会专门踱到木图旁,沉吟着,似乎胸中尚有韬略。

    只有熊文灿本人很清楚,这些师爷和自己一样毫无办法。除了指望火攻船能大获全胜之外,对付髡贼并无任何奇谋妙计可言。

    他想起常青云曾经建议自己制造“混江龙”之类的水雷,不但可以用做江面封锁,还可以顺流漂下。然而在常清云主持下按照《武备志》的图样试制的若干水雷,不是香头引火的时候卡不准――要么早要么晚;便是水雷的密封成问题,密封的不好直接进水,密封的太好了,又把里面的引火的火种给焖熄了。不管是悬以重金,还是笞杖交加,工匠们总是做不出如意的东西,偶然做出一个可用的,二三斤火药连厚一点的船板都炸不开。若是多加火药,要让水雷漂在水面上便又成了另一个问题。

    总说澳洲人不外乎“奇技淫巧”,可是此刻他多希望那帮工匠里能有几个“奇技淫巧”的!

    这帮废物!只知道开支领钱,做坏了便会磕头求饶!熊文灿一度很想砍几个工匠的脑袋来杀鸡儆猴,最后还是在常青云的解劝下才算了,不过每人都狠打了八十军棍,着高要县令追还工价。

    废物归废物,能做火器的工匠还真不多,因此他已经下令将这些匠役连家眷都押了上船,先期运往梧州去了。

    常青云同样默默的听着炮声,沉闷如打雷的,是澳洲人的水师大炮,细碎连续的,是他们的快炮快铳。不用说,这是髡贼的水师在打火攻船。

    他比一般的师爷见识要多些,知道火攻船在开阔的水域上毫无作用,但是羚羊峡江面狭窄,又有顺利的优势,他觉得多少还有希望。

    只要能烧毁几艘髡贼的船只,多少能叫他们知道大明的厉害,以后交涉起来不至于那么目中无人!常青云此时,连“打败髡贼”这四个字都没想到过。在他看来这是不可能的,,只有叫他们每次打胜仗都得付出相当的代价,髡贼才有可能和大明议和。

    “制台,铳炮声停歇了。”一个幕僚道。

    熊文灿微微点头,表示他知道了。从魁星阁上,可以看到羚羊峡方向黑烟弥漫,显然火势很大,莫非是敌船已经被引燃了?幕僚们都怀着这样的心思,紧张的注视着。

    又一道塘报送来:江面上黑烟弥漫,火光冲天,髡贼船只全陷入烟火之中……

    “好!”谢世明第一个叫好,“恭喜制台大人!这髡贼的船只必是都起火了!”

    这下,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满屋子的幕僚们和将领纷纷起身,随身附和。

    “制台大人高明远识,谈笑间,髡贼灰飞烟灭!”

    “周瑜、孔明复生,也不过如此!”

    “此言差矣!曹兵可有快炮巨舰?周瑜孔明远不如矣!”

    “髡贼号称自起兵起,百战不败,今日终败于制军之手!”

    ……

    魁星阁的气氛也从凝重变得颇为轻松,只有常青云并不言语。他很清楚:“烟火满江”未必是澳洲人的船只在燃烧。因为澳洲人的战船都有枪炮,船上火药不少,现在塘报只云“烟火满江”,这里却未听到火药殉爆之声,说明髡贼的战船尚未有毁损。

    熊文灿也面露喜色,然而他贵为封疆大吏,讲究喜怒不形于色,只捻须不语,吩咐派人再去探听虚实。

    “nnd,”施奈德骂了一句,燃烧的火攻船的烟雾熏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能见度变得很差,燃烧的稻草被风吹起来,变成满天的火星,要不是事先已经下令关闭了弹药箱,搞不好真会被火星引燃了射药。

    火星引燃了不少船上的布制品,帆布帆虽然在进入战斗前已经被收起来,但是珠江号上的信号旗还是被烧了不少洞。

    施奈德在舰桥上踱着步,努力观察着着四周。他很担心,浓烟使得视野受阻,不但让避让火攻船的反应时间变短,还让他无法看清各船的情况。

    “注意灭火!”阮小五一面出命令,一面注意着江面,现在江面上到处是燃烧的船只,珠江号虽然有水手在前面推开火攻船,还是会被火攻船碰撞,每一次碰撞都会使得火攻船上的大量燃烧的稻草被颠下船,有时候飞散下来的稻草火甚至能落满一甲板。

    幸而稻草火虽然很旺,持久力却不强,只要水兵拍打及时,很快就变成了黑色的飞灰。

    然而这已经是险象环生了,阮小五的脸上也开始出现汗珠,不断的大声令。

    烟雾中传来了舰船遇险的紧急汽笛声,施奈德一阵心焦,从汽笛声判断,大概有2~3艘炮艇已经起火,然而他只能根据声音知道遇险的舰船的大概方位,完全看不清是哪几艘遇险,情况又是怎么样。

    忽然,一阵风吹来,将笼罩在峡谷间的黑烟吹散,施奈德这才看清周遭的情势,四面到处是横七竖八的燃烧着漂浮的火攻船,它们有得已经在岸边搁浅,有的却在漂流中互相碰撞纠结在一起,成为一个个燃烧的火堆。顺着江流缓缓的打着转,往下游漂去。

    施奈德的心忽然一沉,先导队有一艘67号大炮艇陷入了好几艘火攻船的包围之中,大火已经吞噬了前甲板,水兵们站在还没有被火焰吞噬的驾驶台和炮塔上拼命的扑打着火焰。然而火焰越来越猛烈,几乎就要逼近到中间的驾驶室了。

    “信号,叫67号弃船!”

    虽然不情愿,但是事已至此,再拼命抢救只是白白搭上水兵的性命而已。他暗暗愤恨,要是这些小艇也有大军舰上的无线电就好了,这样他就能随时掌握各艘船的情况,而不是仅仅靠旗语和灯光信号。

    “浑蛋!”施奈德骂道,他看到41号艇也起了大火,却还在扑救,赶紧下令,“命令41号弃船!快!”

    41号已经被附近的炮艇从乱七八糟的火攻船堆里拖了出来,然而它从头到脚都陷入了大火之中,它的艇长和水兵们企图拯救这条小艇,他们在尚未燃烧的一小块后甲板上拼命的扑打着火焰。旁边的几艘炮艇也靠了上去,有水兵放下抽水唧筒,用水龙灭火。

    突然,41号炮艇的中部闪过一道白色的光芒,随后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江面――弹药殉爆了!剧烈的爆炸将船壳撕得粉碎,顷刻之间这艘炮艇水线以上的部分全部消失了。一块炸裂的船壳猛得砸在珠江号的甲板上,还冒着袅袅的白烟。

    艇长和水兵瞬间便消失在爆炸的火焰中,一只胳膊从施奈德的眼前掉进了江水中。

    “信号给后面的船只:注意打捞烈士遗体!”施奈德攥紧了舰桥上的扶手,大声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