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六十九节 瓜蔓抄

《临高启明》 二百六十九节 瓜蔓抄

    没人注意到,附近一个僻静的巷子里有两个民工打扮的人正在冷眼看着他们。

    “看来石翁的法术没兑现啊。”一个看上去在码头扛大包的民工看着对面的人说道,“这才多久,瘟疫没闹死多少人就完蛋了。你们这所谓的邪术一点用也没有。”

    “你也不看这瘟疫给髡贼闹出多大麻烦。”对面那个挑夫模样的人抬眼一瞪,“光这铺面关停这么多,一关就几个月,髡贼得少赚多少银子?难不成贵上还认为我们只会说空话?”

    “这话你留着到石翁面前去请功吧。”扛大包的轻蔑地一笑,“要说空话,还真是空话。你以为这瘟疫是你们弄来得道士在六脉渠里放点邪祟之物闹得?我就老实告诉你吧,这是鼠疫!髡贼不知死活,从辽东进口毛皮,瘟疫是从毛皮里带进来的――和你们弄得那些乱七八糟刨坟掘墓的事有屁关系。”

    “若没有石翁请来的法师……”

    “你就别扯那个法师了――我看他能活的日子不太久了,澳洲人要把他拉出来示众,公审公判。恐怕这广州城要人头滚滚。”

    民工说着慢悠悠地从怀里掏出一盒“大生产”,一边摸火柴一边说着:“髡贼关防一日胜似一日地严密,再搞这些阴的手段怕是不会有戏了。只能在髡贼的银钱上多动些脑筋了……”

    “你是说造假币的事?”

    民工“噗嗤”一笑,吐出个烟圈来,说:“我真是不知道该说石翁什么好。搞什么不好非要造假币――我替保罗先生先再劝告你们一句,假币,你们造不来……”

    挑夫一脸不服,冷笑道:“既如此,还要请先生指点一二了,这髡贼的银钱上有什么脑筋可动?”

    “这事,保罗先生也不在行,可是你们大明有人在行,请石翁多去向山西屋子的老西儿多多请教吧。”

    他还想说什么,抬头一看,几个巡警正拖着警棍向巷子这个方向走来,便摇摇头,迅速把手里的一个蜡丸递给了挑夫的,低着头走了。挑夫望着他的背影一哂,低头点起一根“大生产”,抽了几口之后,也捡起杠棒向巷子外面走去。

    戒严解除之后,整个市政府立刻全速运转起来:积累下来的事情太多了。光摆在刘翔面前的重要事情就有好几桩:巫蛊案的审判结案;因为瘟疫被迫延期的公务员考试;第二次治安整肃运动……

    因为巫蛊案本身就和关帝庙人马有着很深的牵扯,而关帝庙人马作为广州城内盘踞多年的黑恶势力,实际又和许多其他刑事和治安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说,它实际扮演着广州各种刑事犯罪分子的总后台的角色。

    在沈睿明等人整理案卷的时候,发现其中交错的部分非常之多。许多审讯记录中都牵扯到关帝庙人马。

    “这可不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了,简直就是拔花生……”沈睿明翻着案卷,用红蓝铅笔不时的做着标记。

    “拔花生?”正帮他整理案卷的张允幂歪着头问道。

    “你见过在地里拔花生吗?没见过吧,那东西一拔出来,上面牵着许多花生,有时候藤蔓还会延伸的很深很远。”沈睿明指着案卷,“这么牵一发动全身的案子,真是罕见。”

    “你以前不是当律师的吗?应该见多识广啊。”

    沈睿明心想我当得是律师,又不在检察院工作。这种“窝案”还真没机会见识到。

    一个名字会牵扯到多桩案件,而一桩案件又会牵扯到许多名字,犹如无数个蜘蛛网被重重叠叠的交织在一起。有些案子,甚至牵扯到许多年前的往事,牵扯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广州的元老们经过讨论,决定从巫蛊案入手,通过对关帝庙人马的深挖,通过这个案子,彻底的对广州进行一次社会层面上的“大扫除”。

    广州是元老院进入的第一个大城市。进城之前,元老院的名声无非是一伙讲信誉的海商/海盗,举起反旗之后更是成为乱臣贼子。巫蛊案是元老院彻底争取广东民心的大好机会。

    采生折割案、拐卖妇女儿童案,主要危害对象是城市中下阶层平民。民愤大,危害面广。严重影响社会安定。彻底查办此案不但为民除害,更是争取市井阶层支持的大好切入点。元老院争取了民心,想在广州城搞事的任何团团伙伙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树。

    通过案件侦破,集中力量,发动群众彻底解决关帝庙人马的影响。特别是通过对关帝庙人马的侦讯,对过去许多陈年积案进行一次涤荡。进一步的争取百姓民心。

    通过对巫蛊案和关帝庙人马的侦讯,深挖背景。名正言顺处理一帮非暴力不合作缙绅。

    最后,利用该案的轰动性效果,祸水北引,将采生折割的受益对象指向藩王,太监,明国皇帝。反正明朝历代皇帝酷爱炼丹是史实,加上嘉靖差点被宫女勒死,红丸案这些黑材料,彻底把明国正统拉下马,将其彻底放至民众的对立面。

    刘翔指示宣传部门要对此案大书特书,相关报道写的越恐怖越好,加上物证,配合照片这一金手指手段,举办巡回展览。民众越恐惧,就可以通过宣传将对案件本身的恐惧和仇恨转移到对明国政权上。造成这些血案的根本原因就是腐朽落后的社会,并趁机加快社会改造进度。元老院以此为契机,彻底在广东站稳脚跟。

    警务部门开始了日以继夜的工作。因为要审讯的犯人实在太多了,审讯场所从市内被转移到东校场的明军营房内。戴着镣铐的囚犯们被成批的押解到这里。

    原本广州一府两县的皂班衙役们,不管是留用的,还是退职的,都按名册被征调来了。由警察局预审科的干部指挥,分十三处日夜审讯。晚间,便在门前燃起篝火。

    在各种案件中被捕的囚徒,关帝庙人马里的大骨和骨干分子,先剥光衣服押上拷问架受鞭刑,然后他们被吊起来拷问。过去皂班的衙役们,一个个卖弄精神,严刑逼供,拶指和夹棍吱嘎作响,惨叫、呻吟和怒吼随着风声传递中回荡着,犹如大锤一般,重重的敲打大东门东皋大道到元运街一带的缙绅大户们的心头。

    在严刑拷打下晕过去的人被拖到校场上,用稻草火熏醒,然后给他们灌下烈酒或者让他们恢复神智。当他们的身子再也承受不住拷打的时候,就会有医疗人员给他们治疗,免得他们一命呜呼。

    审讯的内容,是根据目前已经掌握的线索展开的。进城以来,各部门在处理各种事务中掌握了不少类似的线索,特别是在风俗业整顿案和采生折割案中都有大量的线索出现,但是要么缺少证据,要么没有实质性的内容,都无法进行详细的查证。这次经过沈睿明的梳理之后全部拿出来讯问。

    侦讯是按照“瓜蔓抄”的原则,在审讯中获取的口供中只要牵涉到其他案件线索,立刻就会整理出来交给相关人员继续审问。刘翔下达的指示是“有一条线索查一条线索,直到没有口供为止!”

    经过几天几夜的审讯,被牵扯出来的人愈来愈多。记录口供的案卷已经堆积起来。侦察员们一刻不停的梳理着这些口供线索,整理出具体的头绪来。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第一个有用的陈年旧案的线索。

    这个案子,便是几个月前贺熙亲自到慕敏面前来告状的案子。文澜书院的院董给王秀才下套的往事。

    此事是莫容新指示,这是贺熙亲口指认的,但是单凭她的一面之词,显然不能定罪。这次审讯,却意外的从关帝庙人马的一个大骨口中得知了来龙去脉。

    原来此事是莫荣新托到高天士那边,花了五百两银子。高天士便叫手下找来几个专门弄腥赌的骗子去勾搭王秀才赌博,又弄了个贴嫖的浮浪子弟勾引贺熙。

    即牵扯到具体的人名,当下发出传唤令,将几个赌棍和浮浪子弟都拘来,每人四十大板便什么都“想起来了”。

    “慕局,要不要将莫容新拘起来?”有人来请示。

    “暂时不用,先监控着。如果发现他有离开广州的迹象就立刻抓捕。”慕敏看着墙边的一排架子。架子被分为一格一格,每一格下面都有写着人名的小木牌,这些格子里或多或少的插着纸片,每张纸片都一个卷宗索引号――都是与其相关的案件

    莫荣新的格子里,纸片已经堆积起来,少说也有三四十张了。另外一个钟艾教老爷的格子里也不少――这两个广州城内缙绅大户们的白手套果然已经染得发黑了。

    慕敏知道,莫荣新跑不掉了。然而,有那么一些人的格子却还空着。特别是刘翔希望抓到关键性的证据,或者至少是可以打开缺口的线索――梁家大公子的格子里,却始终没有一张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