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铁桶的江山

《青帝》 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铁桶的江山

    第七年

    叶青见着雨下大了,苍苍茫茫的雨幕中,缓缓踱步到了侧殿,身上雨水点滴都不沾,而才上了丹墀,侍卫都一起跪下。

    “都起来吧。”叶青一摆手,吩咐:“再给我设个宴,我要赏雨夜观景色!”

    “是!”侍卫应着,立刻有人去传达,七年来,随着对东郡风雨的掌控,风调雨顺,龙祠满布东郡,香火日盛。

    随之,就是这处道观不断扩建,人手增加,叶青的权威也日重,这时号令已经完全统一,就算是十六也不得不变成真正的管家。

    叶青才跨步进殿,没有令着点灯,殿里光线很暗,只有几颗明珠发着幽幽的光,叶青也没有坐,在殿里徐徐踱步。

    “七年了,我已把三千华篇都颂读如流,可以说,我本身文业已达到举人颠峰,或有着同进士的水平了。”

    “进士就不是文才水平的问题,而是对道的认识了。”

    “同时,小武经、六阳图解、三元真箓、蛟龙道法,都在这七年内反复探索,融会贯通,可以说,只要我回到躯体内,修行的速度可以增加一倍!”

    “前世我最多是举人,管的最多是千人,而这七年,却对三十万人隐隐管辖,自觉得养移气,居移体,增长的阅历是一笔无法估计的财富。”

    “但是就算是这样,还是没有触发这方空间天庭降旨,到处有什么弊端,是我没有想到呢?”

    才想着,就见接引人过来,它还是一样,七年内没有别人能看见。

    不过现在似乎有着心事,脸上似笑不笑,进了殿坐了就斟酒自饮的说着:“少君,你还在考虑这个问题?心事重重着!”

    “是啊,想不通!”叶青摇头说着,这七年来,自信在这方面已经炉火纯青,得心应手,怎么还不触发最后的关键。

    “天意难测,我和你都反复讨论过几十遍了,实是无能为力了!”接引人一脸疲倦,说着。

    “怎么,你似是很累?别的差事不顺利?”

    “你也知道,我不单你一个人,时间流淌也是各是各,因此还有不少差事,最近遇到了个朽木不可雕的人,仗着有着硬后台,被贬落到这里还一副衙内样,一到里面就作威作福,却不思怎么样学习,怎么样进步,以求出去。”

    叶青原也有些打不起精神,听了这话一笑:“这种人多的是,所以要在外面乞讨来活命,以折磨其精神。”

    说着,就吟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接引人听了怔怔,良久才叹着:“我到这个空间已多年了,遇到的人也无数,但是和你一样的却真正少见,这话真是精辟,要是都是你这样的人,我就能完成三千差事,积功返回天庭了。”

    这天庭当然不是这空间的天庭,现在相交七年,渐渐都熟悉了。

    接引人说完,又愤恨的说着:“可是偏偏蠢才多,有的受不了苦,就白天睡觉,晚上进了这里享福,只把这里当成了避难空间,丝毫不想进取——遇到这样的人,真想一雷砸死它们!”

    “天威不测,真当这里是避难所么?百年内不能赎罪,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进得这里,就彻底陨落了,真是一群蠢才!”

    这本是牢骚,叶青却全身一震,一点灵光在心里若有若无,一时寻不着。

    接引人说得正高兴,见叶青突沉郁下来,也住了口,审量着他的脸色,问着:“少君,怎么,是我牢骚话说多了?”

    “不是,是你刚才有话动了我灵感!”叶青脸色苍白,定着心思想着。

    “是那些蠢才百年陨落么?”

    “不是,更前些。”

    “天威不测?”

    “对了,就是天威不测,一雷打死它们!”叶青突仰天大笑,笑声震动着整个殿堂:“哈哈,我明白了,真是最差一点点,想不到就不能达成。”

    相识七年,这接引人非常熟悉叶青了,这人肯定不是原来龙孙,初入手的生疏是看得见,但区区七年,就运转风雨到现在这个程度,让人不由目瞪口呆。

    果是,只要有舞台,就有人能惊得天下。

    这种男人自不会浮夸,说是悟了就是悟了,接引人自己都揣摩了无数遍,找不出原因,这时就凑了上去:“说来听听。”

    “当初此方空间设定,是为了使罪神在此学习并且赎罪,是不是?”

    “是,就是这用意,这还是青帝的德政,有过错不要紧,但不能一味清肃纲纪、严峻刑律,还得留给它们一条生路,一条坦途,一个机会!”接引人似是知道不少内情,循着记忆款款陈说着。

    “因为它们不但都具有神力,还具备气运,杀了黜了,也有伤道廷元气。”

    “但要改进,单是学习并无多少作用,纸上谈兵罢了,所以青帝英明,创了此间空间,虽是虚幻,却和真实无异,因此在这里学习,改进,治理,出去后也能达到。”

    “能在这里合格出去,自返回后效率大增,水平大是提高,有所罪孽也可很快消除,这就是大政——咦,你怎么了?”

    叶青摇了摇头,眼中已迸出泪花,说着:“我只是觉得此举大是英雄。”

    他想起的是地球的往事,随着虚拟技术的发展,就有一个大圣贤,提出了一项著名的改革,叫:“虚拟监狱!”

    罪犯不但可以在里面学习,劳动,实践,还可以在拟真的过程中提出建议,建议被采取后,就可折抵罪业。

    并且这个很快就传播到全社会,当时这位圣贤公开在网络发表着“无限选择论”,当时迅速传播,有几十亿人聆听。

    “决定人类社会在历史长河中,决定人类个体在社会大海中的地位,根本法则就是选择权。”

    “一切权利的本质就是能够自己选择人生。”

    “这是先贤的话,但是就算是现在,能达成选择论的人并不多,无数人埋没在民间,归根到底,是因为他们没有舞台,没有磨砺和选择的机会。”

    “物质世界的位置是有限的,无法满足每个公民的成长需要,但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虚拟世界的存在,绝不是为了游戏,而是使每个人,都可以获得最大的舞台。”

    “科学家可以无尽的科研条件,艺术家可观赏和聆听时间长河里所有艺术家的教诲。”

    “艺术家,文学家,音乐家,科学家、军事家、政治家……”

    “对每个公民来说,真实的虚拟世界的诞生,使每个人都获得无限选择权,无尽的舞台任凭挑选,来增长阅历,获得才干,不再受到贫富贵贱的影响!”

    “在一刻,人人平等,让我们欢呼,选择论在此扩大到无限,人类的黄金时代必真正来临。”

    可惜自己还没有见着,就身死转世,落在此处。

    叶青想到这里,泪水就落下,擦了擦,定了定神,哽着声音:“你不要在意,我只是回忆到某事,有些感慨罢了。”

    “把话转回来,此方空间设定,是为了使罪神在此学习并且赎罪,目的还是要罪神体会道廷赋予的职司和权柄,更好的治理运转。”

    接引人一叹,喃喃说着:“说的极是,就是这理!”

    叶青这时心情平静,自失一笑,说着:“那归根到底,还是治理,而不是单纯的善行!”

    叶青说到这里,眸子幽幽:“你别看我这七年炉火纯青,风调雨顺,算无遗策,但是要接着这样运转权柄,继续下去,只怕不但不能符合天意,有朝一日还大祸临头也不可知。”

    接引人若有所领悟,大感兴趣,倾了倾身,说着:“你继续说!”

    “天意何在?不在仁也不再恶,这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道君在三经五典里明说着。”

    叶青见接引人听得专注,又说着:“生死存亡本是一体,所谓的治理,不但有恩泽雨露,还有着雷霆闪电。”

    “我运转权柄,风调雨顺,击杀蝗虫,施恩人间可谓极大,但这反而妨碍了天道运转,也不利人道兴衰……”

    叶青的话还没有说完,接引人已醍醐灌顶,直直怔得呆呆,良久,回过神来,向叶青深深一揖,说着:“真正受教了,不想我还要你教导所谓的天意!”

    “所以才要依着天意,循着气数,不但要降恩,也要降灾,使得天地和铁桶一样,这就是道廷的江山!”叶青说到这里,不由叹息。

    接引人也是叹息,才想说说话,却猛听到“轰”的一声,整个天地一声滚滚雷霆而过。

    下一瞬间,一个声音垂垂而下:“少元接旨!”

    苍穹上出现了一道缝隙,道道金光自中投射下来,隐隐可见的青色国度,那里是天庭,看见瞬间,叶青就心中明白了,连忙出去跪拜,只见一个天使手持紫金如意,降临宣读着天帝旨意。

    “卿行云布雨,不仅能繁衍人道,更能宣威布武,甚合天道之意,特免罪赐封,钦此!”

    天使宣读着,一道道蓝色符箓降落下来,代表天庭威严,下一刻,仿佛是锁链破裂声音,同时,这个世界变得朦胧起来。

    一阵光过后,感觉到熟悉的水浪声音,终于在一块石上,叶青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