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王侯之位

《青帝》 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王侯之位

    俞府阴云连绵,雨水渐渐落下,不过这是春雨了,感受不出寒气,一处厅室内,两人端坐,却在说着帐本。

    “我核了一下,遗珠馆已完全建成,有精舍三十套间,有左右厢房百间,总计有二百三十间。”

    “花去银子五万七千两!”寇先生吐了一口气,叹着:“现在已有五十三人核实入内,预料开支每月就要五千两。

    俞帆放下帐本,略一沉吟,说着:“开销很大呐,难怪别人不搞这个,族里虽给了我十三万两银子,但再想要却没可能,别看我俞家是大族,但开销也大,还需要自己筹办才是。”

    寇先生顿时了然。

    俞帆是南沧郡的郡望,家有良田八百顷,族人千数,奴婢三千,死士百计,太守都要避让三分,但分到个人身上,哪怕是嫡子,也不可能有多少。

    寇先生沉吟了片刻,问着:“据说主公想打通一条铜路,是否?”

    俞帆中了秀才后,寇先生就不再称三公子,而称是主公,这意味不言而喻,俞帆听了,颌首:“滇国产铜,年入二千万斤,不过本朝每年所需的三成,前些日子,朝廷终于允许各郡开矿,我家可能获得一个。”

    “但这是全族的生意,不是我的,况且几千铜工管理,也是大事,一个不留神容易出乱子,这可全是我们俞家的责任。”

    “短时间内,怕是不但不能获得收益,还要填上去。”

    寇先生此刻明了主公的心思,顺着话意就说着:“主公虑的是,看来这项生意还是不能指望,那水路呢?”

    俞帆听着,笑着:“水路还可以指望一二,但这时却不能多说,快到时辰了,这阵子雨小,下去吧!”

    寇先生才想离开,俞帆又说着:“慢,你说遗珠馆里,花了这样多银子,有没有什么大才?”

    “这我正想向主公禀告。”寇先生抚着额深深吐了口气:“要说没有人才还是假着,各人都有些本事,一技之长。

    “可要是脱颖而出的英才,似乎也没有见得,也许是时日太短,还没有显出的缘故。”说着寇先生有些苦恼。

    俞帆听了一笑:“据我看,开这遗龙馆,肯定是鱼龙混杂——你别担心,总能找出人才来!”

    寇先生摇头说着:“我不担这个心,但担心的是主公,您建这个遗珠馆,就是为了收拢人才,却得罪了不少人,真的办成了还罢,要是迟迟不见效,我就无颜面对主公了……

    俞帆表面平静,心里翻滚,他的确有这个担忧,但这时自不能表现出来,摆了摆手,说着:“你主持遗珠馆,每个进来的士子都一一勘察,问寒问暖,每天只睡三个时辰,这已是尽职尽守。”

    “能找出人才,第一大功就是你,要是没有英才,这就不是你的责任,是我气运德行不够!”俞帆侃侃而言,说到此处也觉得伤感,但这感情只是一闪,就迅即恢复了平静,端茶呷了一口。

    原本被叔父开解后,吕尚静的事也就罢了(调查出了),原本空落落的情绪就渐渐抵消了。

    可最近几天,特别是今天,总有着更多的空落落的情绪在心中蔓延,格外空洞和压抑,喘不过气来。

    想到这里,霍立起身来,躁急来回踱着步子,良久才站住了脚,回身说着:“气数都是自己争取,你慢慢来,只要我们诚以待人,总有英才愿意过来。”

    “公子,公子!”就在这时,俞帆贴身丫鬟进来。

    俞帆一怔,不快的说着:“怎么,我不是说过,我和先生讨论事,就别闯进来么?”

    “公子,我岂敢违命,只是七老爷突有命,唤你过去。

    七老爷就是俞平之,俞帆顿时一惊,一阵不祥的预感,当下起身而去,见着主公远去,寇先生木然片刻,叹了口气

    温泉之处离得此处不过四百米,形成大片园林,奔驰过去只用了半刻时间,就直到大道前,早见了一个仆人在等候,就问着:“七叔现在哪里?”

    “在温泉竹馆。”这仆人答应一声,只是带路疾步前行,却不再言语,俞帆又升起一种大祸已临的不祥之感,直直跟了过去。

    到了一个静室前,俞帆知道到了,说着:“侄儿帆求见

    “进来罢!”里面传来了声气,很是清晰,俞帆略放心,就进去,这是一间静室,不过数丈见方,极是清幽雅致。

    木榻南首,竖有书橱,插着一管玉箫,西首~桌几临着窗,上面一个花瓶,插着一株不知名的花,而俞平之手拿一卷书正看得入神。

    俞帆再行礼,见着俞平之脸色红润,更是放心了些,只见俞平之略有些忧郁,片刻放下了书,问了几句遗珠馆的情形,片刻没有说话,只是背着手慢慢踱着,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遗珠馆的事,我还是觉得不错,不过有没有银子是关键,没有银子,都是空话。”

    “铜矿你不必打主意了,这是族内大政,除非你当了家主,不然轮不到你来说话!”说着,转过脸来盯着俞帆说着:“水路却更符合实际些……”

    话说到这里,俞平之目光炯炯看着俞帆,心里暗叹。

    俞帆这样世家嫡子,不仅有着让人仰望的背景,并且一生下来就有随着血脉流传的气运,虽只是一点,却是金黄,随着成长,就可吸取白气和红气,迅速成了气候,这种实不是暴发户可比。

    可是现在,却已有不祥之兆,沉吟许久才说着:“我先前和你说过,我们牺牲不少,夺了一颗龙珠,今日就索性说给你知道。”

    “龙珠就有着龙气,就有一系列的因缘,龙君宴就是其中一项,虽失了魁首,但还是有一半。”

    “现在你考了秀才,本想着再等等,稳固了一些再去,却怕着时不待我,别错失了良机。”

    “你去卢华郡吧,寻找到一个算命人,他只在每月十五凌晨,太阳初出的一刻时间出现。”

    “本月十五已过了,你就找四月十五,此人关系你成败甚大,具体内情你就不必细问,无论此人怎么样恶言以对,你都要恭谨礼敬。”

    俞帆听了眼一亮,今天俞平之说的话,和刚才自己想的太远了,不由暗笑自己庸人自扰,遂说着:“叔父,这里有何机缘?”

    “这你到时就知道了,反正此人再怎么样辱骂你,你都得恭谨礼敬,只要有着这一条,最后他还是不得不把一项机缘给你!”俞平之说到这里,眼波一闪:“你只要谨慎办事,不但可还得龙珠部分因果,还可以凭着这些缘分,打通一条水路。”

    “你要明白,万事都在后勤粮草,有了这条水路,你就能获得大量财富,遗珠馆的开销不值一提,还可以自人才下手,请用贤人,再训练甲兵……这气运就来了。”

    “如果你这条不能办到,别的还谈什么?以后虽不至于全数断绝,只怕后路将是艰难坎坷。”

    俞帆咀嚼着俞平之的话,心中又热又酸,这些秘密,自己全数不知,这时才知道,族里还有什么秘密,自己不知道呢?

    正想着,俞平之又说着:“就这些话,事不宜迟,你这就过去卢华郡罢!”

    “是,侄子告退了。”

    见着俞帆远去,俞平之突脸色苍白,咳嗽起来,用着手帕,就见着里面一片嫣红,他的心不由一沉。

    “看来,我真的是时日不多了,真想还能陪着帆儿一段时间,帮助他站稳住根基啊!”

    “三十年前,天机就有变动,各地龙气渐起,但族内术师潜入帝都,藏身三年,才得以有一次机会窥探大蔡龙气,却见大蔡龙气未衰,还有增强之意,真是千古难有的变局。

    “应州龙气也有崛起,为了这场变故,族里才不惜代价,宁冒着结仇龙族,夺了一颗龙珠,以应天机。”

    “我十年前观测过,这应州龙气虽细如发丝,根基孱弱,但终是龙气,得之有王侯之位,本想应在了帆儿身上,但却出了变故。”

    “难道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是天道反噬?”

    “不管怎么样,龙君宴只是伊始,这打通水路才是关键,帆儿得之可大涨气运,但是要是不成,虽怀有龙珠,也难和应州龙气相应。”

    “偏偏我现在已难算测,再算怕是要立刻暴亡,可这不祥的预感,却是怎么回事呢?”

    “不,我们付出了这样多代价,族里积蓄几乎一空,才有这机会,这肯定能行!”俞平之喘息着,又激烈咳嗽起来

    龙珠给一人,就有中进士的资格,但只是一人有机会。

    争龙天下,在获知大蔡龙气的情况后,是想也不想,但只要贵为王侯,那就可庇荫许多人,相比一人成就是胜出很多。

    别说是俞平之,许多族人都指望着这个呢!

    “希望这次能成功,只要这次成功,我就还有一次算测的机会,把帆儿最后一个机缘算出来。”

    “上苍啊,请答应我这个要求吧!”

    在这时,心里徘徊,就算一辈子怨恨命运的俞平之,都默默祈祷上天,希望能达成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