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七十九会见

《青帝》 第一卷 第七十九会见

    竹林小道,建着凉亭,广植乔木花卉

    此时正是中午,虽是四月天,但万里晴空,已热了起来,园子却清凉,沿着长满苔藓的卵石甬道悠闲散步。

    俞帆和寇先生都自有一份深沉,俞帆儒雅雍容,只是随意散步,寇先生靠坐在漆柱上静静养神,片刻起身提壶给俞帆上了茶,微笑说着:“主公,天热了,你喝些茶。”

    说着就想引些话题,说着:“最近有段案子,您听听。

    俞帆知道是寻着开心,笑着:“是什么案子,说来听听

    “是,本郡有块湾前的风水地,说是望过气,见气如叠嶂,赤白兼备,中吐微红,得之能中举,结果为了争这地,一门死了七条命,但这样的大案,还是拖了一年!”

    “这是什么缘故?”言者无意,话者有心,俞帆心里一格,问着。

    “其实这人人都知道,是郡内大户苏家,夜半劫杀了安家,但是不知花了多少银子,上下买通县郡衙门,故现在还是没有证据。”

    “不过终究是死的人太多,就算能压下,也享受不了,前段时间,郡里把这块风水地,卖给了郡内的大族孔家,便宜了孔家了。’

    俞帆目中火花一闪,说:“这也是孔家福泽深厚,才得了这便宜。”

    才转了几下身,就见得捕长过来,过来就带着愧色。

    “唔?情况怎么样?”

    “俞公子恕罪,下官动员了上百公差,还有着五六百街坊眼线,所有的算命人都记录了,没有发觉您要的算命先生!”

    俞帆心里针刺了一下,似是问话又似喃喃自语:“没有,找不到,那去了哪里了呢?”

    怔了良久,才笑着:“就算找不到,你们也辛苦了,这样罢,晚上我请宴,好好用一顿。”

    看着这捕长去了,整个凉亭只剩下俞帆和寇先生,俞帆只是一次次踱着步子,寇先生站着目不转睛盯着,片刻才说着:“主公,您也不要太急,今天才是四月十五,整个郡城这样大,有疏突也是难免,但现在算命人都登记在岸,都是天天出来找生意的普通人,下个月十五就有针对性,定可寻着。”

    俞帆听着寇先生的话,良久才说着:“你说的是,我是太心焦了,才只有一个月呢!”

    说完,就是一笑,二人正说着,听远处乐声渐渐近来,知道戏班子来了,也就不说话,对望一笑,转身出来。

    四月二十二·清晨

    牛车起程,随行只有江子楠。

    “这次就是去郡内报备下文案,芊芊此时渐渐蜕化,还是放在家里安全。”叶青放下车帘,想了一会,看向对面少女,瞧出她精神不太好:“子楠姐,你有些紧俞?”

    “公子,说过不可再这样叫,现在我们是主仆身份。”江子楠小声抗辩着,却自己都觉着无力。

    果就见叶青露齿一笑:“可我喜欢,且从小就是习惯,私下里叫叫又有何妨呢?”

    江子楠脸上红了红,感觉到一些不好意味,聪明再不吭声,只是手捂着饱满胸口,压着阵阵不适。

    叶青心中有数,不再恶意调戏,递过一包晕车药:“上次太平湖回来,特意叫人调配,芊芊用着很好,子楠姐姐也没走过远路?”

    江子楠默默用了药,精神好转些许,这才斟酌开口:“只有小时随家母走过一回,当年家父追随老爷来平寿县,以书召我们母女自临县过来,就离了原籍,后来就待在叶府,只偶尔随老夫人去过县城,家父继老爷之后去了,子楠要照顾着生病的母亲,也就再没出过叶府一步。”

    叶青听了就沉默,注视面前聪敏美人,十岁前算青梅竹马,这都已过去,后来就是名义姑侄,就是渐渐远去的疏离

    少年固执叫着姐姐旧称,回想着难免没有怨气。

    只是穿越者选择性接受身体遗产,只取价值,对这些无所谓,现在叫姐姐就是恶意的调戏了。

    “前生叶家毁过一次,到我建重建时,大多旧人都在战火中离散,包括此女在内,至于母族方的资源,根本就直接消失。”

    “现在想来,是我起步太晚,空白浪费太多资源,以至于根基不实,难以突破大劫对凡人的时限。”

    就算这时单以旧情美色都不算什么,但人都能发挥价值,此女敏锐果决,在府中就有合适她的位置。

    想到这里,叶青当下就是一笑,正容说着:“过去,就让它过去了,区区称呼也是随意,没有别的意思……以后自有我照拂!”

    这在江子楠听来是别有一种意味,不由恭顺垂首,下意识逃避,砰然心跳,又是彷徨委屈,直听上面声音凑近:“坐过来些,这次顺利回来,我顺路带你去山竹县,记得江叔父原是那里人氏?应还有着江氏亲族,你可以祭下祖。”

    叶青说着这里,目光幽暗……山竹江氏,虽是个县域小族,记忆却有点印象,前世是出过谁来着?

    “是……”江子楠却不知这些,只低着头,紧紧捂住了嘴。

    “还有哪里不舒服?”叶青手伸到一半,就觉冰凉几颗落着手指上,就是晶莹泪水,以及哽咽:“对不起,公子,我听着就想落泪……”

    叶青闻着悯然,心肠被这泪水稍稍软化,却有着一种明悟——重生如果单纯要挽回几个遗憾,就困顿在了前生内。

    “在龙宫宴前,步步迎难而上,步步算计得手,自己难免生出骄傲,自信一切尽在盘算中,结果鲤鱼之相几使我懵懵。”

    “现在回想这些,人生不是游戏,世界总不复原来,一切都在不停变化,新局面带来困难更多,值得惜取的也有更多。”

    “相比刚刚穿越来这仙道世界,又或相比在地球上平凡生活,重生者本质不在于高高俯视肆意挥霍,而在于更好把握与珍惜。”

    “我应是趁这时提高自己把握机会能力,珍惜手上资源,扎实根基,将来有幸活过身陨之日,才能够攀向更高山峰

    这时醒悟,就不再怀有挑剔,叶青拥了拥这哭泣中少女,安慰起来:“没事,私下里不用讲究这些,见你终于真实流露,我倒很满意……别哭了,我们来随便聊聊,比如子楠老家都还有哪些亲人啊?慢慢说,我来听听有没有认识的……”

    这声淡淡消散在空气中,牛车辙迹远远西去,

    一路青山绿水,几日后经过郡城,不得不停车受检查。

    有厢兵上来审视,多看江子楠两眼,叶青就冷冷出示铜印:“秀才行走天下,汝还不放行!”

    厢兵脸上变色,退下。

    车夫把牛车进入,停到一处临着河水的安静角落,才出言对说着:“叶公子,郡城到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叶青说着:“知道俞府么?俞同知的府邸。””知道,公子!”车夫忙出言回应。

    “这就好,去转一圈。”叶青说出这话,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江子楠也知道现在是正事,顿时不再说话。

    这车夫本是叶家家生子,自祖父那一辈就买了过来,到他已是第三代了,族里放心,才让他出来服侍叶青,此刻听了二话没说,立刻就去了。

    郡城中来来往往,车夫转过几条街道,就到了一处宽阔长街,来来往往突少了不少,这条路青石铺就,连讨饭的人都没有,一切井然有序

    再行了些,前面一个门庭显在了眼前,高门前,有一人高的一对石狮子,穿着黑衣的门卫.匾额上写着俞府二字。

    车夫当下按着叶青吩咐,小心翼翼,不快不慢的驶过去

    这路终还是公家,人人可行,来往的车子也不少,毫不显眼。

    叶青看着这五楹大门,听着自府内隐隐传来的笙萧琴瑟之声,虽早有准备,还是不禁暗自惊讶。

    花墙有着墙洞,远远望去,只见里面有着花卉树木,还有着园子,中间修了一座水榭,石桥曲曲折折,一排垂柳下摆着石桌竹椅,这真是大家气相。

    叶青仔细看过,就见着丝丝红气弥漫,又隐隐有着黄气,真是郡望之家的气相在内。

    “去岚崇文岚大人家。”

    “是!公子。”车夫又驶着牛车,往一处赶去。

    不过片刻,就到了一处宅院,叶青下了车,上了台阶,就被一人拦住。

    不过门卫眼尖,看着叶青一身锦服,说话很客气:“请问公子从何而来,有什么事?”

    叶青说着:“你就说平寿县叶青前来拜访大人,报上我名谓便可。”

    门卫听了一怔,想了想,连忙应是:“原来是叶秀才,怪我有眼不识泰山,这就去通报。”

    叶青被龙君亲自钦点同进士,十六岁就中得秀才,就是这小小门卫也是知道,当下就回去禀报了。

    秀才在郡县里都有地位,而且是十六岁的秀才,又有着龙君钦点,岚崇文深深知道这潜力,故只是片刻,就亲自出了府邸迎接,显示重视。

    岚崇文此时一身便衣,远远就对着叶青拱手:“不想是叶秀才,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