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三尺青气

《青帝》 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三尺青气

    八月二十一日’凌晨

    “这不是叶兄么?”背后突有人说:“一起同去考院?”

    叶青回头看时,这人三十岁,团团的脸,留着髭须,叶青才想起来这是附近院子的秀才项铎,因笑着:“项兄,原来是你,一起同去”

    项铎一笑,有些感慨说着:“又是考场了,说起这真是一言难尽不怕你笑,这是我第三次进州试了,这场要是再不中,真的死心回去,到县里任个吏职了。”

    叶青笑了笑,自己只穿件丝绸衣杉,虽不侈华,却是纤尘不染,很是精神,当下也不好多说,就一起而去。

    这时街道上是车水马龙,冠盖如云,一乘乘牛排出老远,叶青和项铎远远乘着牛车,也不着急。

    这时,叶青看了一眼一家当铺,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不言声继续缓慢前进。

    半路上本能觉着有异,有几个人是明显在盯梢,除了盯梢,背后一股若有若无的冰凉杀气。

    “俞家会派有刺客?”

    州城考院座落在城西南,是历代朝廷大典最要之地,迭经修茸,牛车沿正道而入,是个大空地,可容上千辆牛车,当下牛车在此稳稳落下。

    叶青出来看时,只见朝阳初出,这样气寒凛凛,还带着一层雾气,过了门口,就见甬道两面各设小厅,就排成二队过去,抵达了,就听有人说着:“应试秀才出示金牌”

    叶青不紧不慢拿出,被一个官员检查,这才放了进去。

    这时大批秀才涌向二厅,叶青回望一笑,再上前鱼贯而入,就听着有公差举旗:“金牌区号排队入场

    顿时就分流成十个考区,叶青也就进入,入了考棚。

    只见这和郡试差不多,一个考区分二排考间,每人一间,每间都是一榻一桌一个矮凳。

    并且每个房间都有编号,和金牌号一模一样。

    这时秀才都是进入,鸦雀无声,一派紧张肃穆,叶青找到自己的一间,就见着每一间都有一个甲士看守,心里暗叹:“又严格了啊”

    和上次考试一样,有一个篮子,叶青过去翻看了下,还是是一罐茶,一叠六张肉煎饼。

    叶青检视桌子上笔砚宣纸,都是统一发放,早就摆好到这里,只等时刻一到,供考生取用。

    这时处于最安全的场地,又没有封禁,叶青毫不迟疑,自视望气。

    只见自身赤红,外有金黄云气,一丝丝灰气已消灭了大半,只是远处射出一道灰黑光,临着近时,甚至化成了毒蛇,隐隐克制自身气运,叶青不由眸子冰寒,顿时有一种觉悟:“这次要是不中,立刻就有杀身之祸,甚至引祸患至千里之外的亲人”

    正寻思着,日渐渐高升,殿门口,有人看了看日晷上的时间,大声喝着:“时辰到,正式开考,诸考生勿要急躁,等候发放考卷。”

    随着监考官的呼喝,大门落锁,殿前牌匾挂上了金印,只是片刻,浓郁的气机就弥漫而出,笼罩全场

    同时听着考官声音:“你们都已经老于考场,规矩不再多说,现在卷子发下,预祝……”

    叶青完全听不入耳,回想这一路行来,白手崛起何其不易,只是一次反击,就引得这样局面。

    心中愤懑,又清楚知道,这就现实。

    平息了下,愤懑平息下来,到帷幕内净盆里洗了手,洁布擦干,回来后已平心静气,待得发下考卷,只是一看,叶青就笑了,不再是秀才试的“耕牛试”。

    帖经只有一张了,内容极少,就是一个形式,能一路从童生试、秀才试中杀上来,无不是记忆超群、刻苦无漏之辈,经典倒背如流。

    这种帖经已分辨不了才学,而太过偏僻又不可能,这样纯粹是考运气,失了卷面测量本意。

    因此大大简化了,能上州试的秀才,只怕都只要半个时辰就了填完。

    第二张还是对圣贤之道的论述,内容也大大减少了,不似秀才“耕牛试”工作夸张的七题,只有一题,无需仓促,可以慢慢雕琢成自己最佳水平,使得文华明珠照夜,不被淹没。

    叶青继续看第三卷,第三卷就完全不一样,总共三题,都是自真实衙门内抽调出的真实公务。

    让考生根据三经五典,做出选择、决断,并且论述道理这是中篇,才是大文章。

    想想也是,中举了就可当官,就要考究政治才干,不过实际上字数不多,真的论断有理,描述清晰,一篇五百字就可。

    第四卷,就是让考生根据中篇三题,论述政治之道,但又不能是脱离三经五典,而是在道经范围内论述政治。

    总体而言,这些考题比郡试难上许多,可以说,这几篇考出水平,就说明当官至少在理论上,毫无问题了,考的就是秀才的政治水平。

    只是对叶青而言,这甚至比郡试还要手到擒来,因此看完掩卷,思路渐渐沉凝,沉思片刻,取来一张宣纸,就静静落笔。

    先把第一卷完成,这却是极容易,甚至不用草稿,直接写上去。

    才半个时辰,叶青就写完第一卷,自己审视,很是满意。

    无一错漏,三经五典都已引用,无懈可击了。

    心中计定,接着展开第二卷。

    “这是对道理的论述,在郡试有七题,现在只有一题,大可从容思考、拟文、修饰。”

    沉思片刻,再度睁开眼睛,提笔开始作文。

    此时事关生死,还能顾得什么?

    当下就决意抄袭一篇同进士的成名大作。

    “以我现在举人颠峰的文业,不是不可以亲作,但怕是精力不济,使四卷不能首尾合一,既到了这地步,就要展现实力,在论述题中就一鸣惊人,进而烘托出第三卷处理公职,第四卷总结政治之道,潮水一层层铺叠而上,形成压倒性的整体优势”

    想到这里,叶青含着冷笑:“只有你俞帆敢冒险拼命么?我,也是敢啊”

    当下,同进士的精辟文章就自心里流淌而过。

    公允的说,现在叶青的水准和同进士相差无几,这些名篇是在考场写就,虽理真文精,但终是时间短暂,大有修改余地,叶青含着冷笑,就在草稿上奋笔写就,他背诵如流,这一千字左右,只是半个时辰,就录在纸上。

    仔细看了,就一个字一个字细细考虑,对句整齐,结构平衡,词语增删,使得最后全片文字朴实,道理纯净,甚至到一字几乎不能删增的程度。

    叶青大梦七年,都已经揣摩完全,这修改同不消半个时辰,第二卷就完成了,当下不再迟疑,抄录到正式考纸。

    随着一字字写上去,笔下,渐渐起了云气。

    清晨日出,方圆二里都是金纹法砖铺地,连绵屋宇沐浴在金光中,一枚金印远远高悬在高台青殿上。

    按察使范善招待过监考真人,这时亲自监察,看得甲卫巡逻,神灵半空监察,道法森严镇压下,还可以感觉到文华气息,生机勃勃,只是潮水一样潜伏着。

    当下由衷赞叹着:“这样文事盛况,每每使人醉心。”

    后面监考官没有敏锐的洞察力,就只是笑着附和:“全州秀才历年积累可有三千,今年一千应考,想必都是杰出自信士子。”

    范善点点头,正要解说一句。

    哗泉涌声响着,这异声瞬间引得一队甲卫奔过去,一个神灵半空而下。

    这监考官大是尴尬,刚说杰出自信士子,这就被打了脸,不由怒斥左右:“去看看谁人作弊”

    “是”有官就心里大喊倒霉,转身跑去,后悔不该凑得这样近。

    “等等”范善出声,看清楚骚动方向,不由若有所思问着:“记得这片考区的是最后几号考生?”

    监考官啄米似点头:“大人所记半分不差……”

    这样大动静,监考官脸上就是欲哭无泪表情,这显是因金印也无法彻底掩盖,可以预见是惊天舞弊大案,自家下场是流徙沙门岛?

    还是菜市场斩首?

    “我怎会这么倒霉……”正是悲痛时,范善却一笑:“我下去看看。”

    “范大人这是傻了么?”几个正副考官面面相觑,陡一个机灵活了过来,赶紧小跑追过去。

    穿越纵横棋布的考区,见着甲士奔跑的声响,以及考官群而赶去,考生虽不知道何事,都是停笔,要不是甲兵压制,几乎要议论起来。

    “坐回去,坐回去,不干你们的事,再有喧哗立刻逐出考场”众考官一路大声呵斥着,维持住了秩序。

    到了地点,只见一队甲士围着,却并不进去。

    范善就此驻足,静静而看,考房里一个少年也不理会,头也不抬一下,还在自顾自写着。

    笔如龙蛇,纸上字字青气冒出,如烟如柱,抵达三尺,才被金印削去,这虽不被凡眼所见,但到了州试这层次,却有不少人能看见,几个考官相视一眼,都是面面相觑:“这是……”

    就听范善大喝一声:“都围着干什么呢?各就岗位别影响正常考试”

    甲卫散了出来,考生都是秀才,都听出意思,无论怀着何种心思,都是立时坐下,安静地继续考试。

    范善凝神看了看,面上没有表情,又看了看过来的几个考官,点点头,说着:“都回去罢”

    说着,举步回去。

    几个考官只得跟着上去,回到殿前再也忍不住:“大人,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