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九十八章解元

《青帝》 第一卷 第九十八章解元

    八月,连着几场雨,秋风渐浓。

    话说州试试后还有七日阅卷,应试的上千秀才在这时都不温书,各个聚了一大群人聊天说话喝酒,消费比开考前强了许多。

    凌晨时,各个秀才都起身,由于要有“未来举子器量。”因此个个故作镇定,不赶早去看榜单,而是都在店里等候,等着心急,自是叫来酒菜。

    各个店主都喜笑颜开,指挥着伙计来来往往,将一盘盘菜肴和酒端了上去,配着龙眼和葡萄。

    众人都喝酒品尝,不时议论着。

    三层雅间,项铎、何茂、道士、叶青四人都在喝酒。

    “这第三题,叶道友真是这样写着?真是精炼呐!”道士阅着一张考卷,叹的说着。

    这七天以来,叶青寸步不出客栈,而这二甲士与一道人轮流保护,叶青就平和相处,闲暇时参与聊天。

    甚至考生问起了作文,叶青就坦然默写出来,是引起考生关注——考场亲眼目睹叶青早出的就有上百,这些秀才又都消息灵通的很,早就将叶青几辈子根脚都翻出来。

    龙君亲许“同进士。”本来只是局限南沧郡,但经传播,眼下却全州都知道了,要是不中举人,或变成笑柄,中了就名副其实,必会声传全州。

    叶青听了道人的问题,不由一笑:“这是我一点体会,可有不对之处?”

    说是如此说,自信却不遮掩,这时看出肌理莹白,是大成无秽之体,放在正牌举人中也是优秀。

    道人就说着:“这篇都是字字金玉,叶道友真天生我辈中人,何必为朝廷营营苟苟所拘役……”

    顿使项铎不满,怒视:“你这贼道,岂能乱语,我辈读圣贤书,就是为了报效朝廷……”

    何茂听了失笑,又心中羡慕。

    以前认识时,叶青不过是童生,转眼之间,就可能是举人了。

    这仙门抢着招揽的待遇,只有举人才有,叶青却提前享受,就算这次中不了举人,已有条不错的后路。

    “都是相处多日,何必伤了和气?”叶青笑着打断争执,起身对周围秀才作了揖:“早上就开榜,诸位还不起程?

    “等着和同进士一起,也叫我们沾染些贵气。”秀才都哈哈笑着,却自围观状态散开来,毕竟临榜在即,更关心自身前途命远。

    “我却是不去,叫兄台失望了。”叶青不会当真,笑说几句就与这些人告别,自己回到楼上。

    见着秀才终于忍不住,蜂拥而去,道士笑着:“果是真命举人不急,不是举子却急着狠了。”

    说罢哈哈大笑。

    叶青自楼上看了看下面涌出的人,开玩笑的说:“你相过面?”

    道士听了,就转脸笑着:“举人以后,就有望气之术可学,虽不是人人都能学会,但却十中有一。”

    “但并不是学了此,就能参透天下事了,气和相是相互参照,互为影响!”

    叶青就扑哧一笑,说:“既是这样,那请看刚才桌上三人之相!”

    道士本要显出神通来折服叶青,听了这话,略一沉吟,说:“方才的项铎,有些福气,可不但此榜不中,以后也没有中的机会,只落得一个富家翁,还可落了个寿字。”

    道士又说着:“何茂有些祖德,但时远不至,本届怕是不中了,不过下二届之内,必可中得举人。”

    叶青见道士侃侃而言,心里暗笑,这倒不是说道士说的不准,而是大劫来临,一切算术都失去灵应,这是天机,当然不能说,只是又问着:“那我呢?”

    道士向前踱着,仔细端详,口中说着:“我实话实说,公子之相离迷,初见有刻bo之相,细看内在又有王侯遗迹。

    “这主的是公子出生时,有王侯之气,但出生后中道截断,大远抽去,因此日渐贫困,显出此相。”

    “但现在公子气远隆hou,黄青之气隐隐,又弥补亏欠,怕是能复得原位,只是又有灰黑之气妨碍,怕是有些劫数,这里面变数甚多,小道实不能看破。”

    叶青本是有着哂意,不想自己变化却被一语道破,少许一惊,片刻后叹一声:“这都是命数……”

    道士就是一揖,说:“我所言是据命理而推,验与不验,日后都可证之,不过这只是仙门小道,唯有长生久视才是大道之径。”

    对这话,叶青就不应了,笑了笑,这时太阳出来,金色阳光下,河畔垂柳翠绿,街巷纵横深深,并没有异状。

    自视气远,原本几丝灰黑之气已散了十之**,而外面冲来的灰黑气很是平静,似可以按惯例看榜。

    但本能就知道不对,叶青拉下细竹窗帘,冷冷一笑。

    气远不是万能,数十万年探索下来,只要有心,隐瞒遮掩的方法就不少。

    当也有一种可能,就是俞家这时自觉放弃。

    可叶青自忖几世为人算不得成功,但还算有个优点,这就是面对现实时,从不自侥幸角度考虑。

    “就算猜错,没大不了,能上榜的都有官府通知,不过是知道的早迟一点。”

    于是平心静气,安坐下来,吃着酒菜,读起文卷——这是此次考生中优秀贴文,考生交流时就有人作了搜集誊抄,几个同乡多抄了一份,昨夜特意送来交好,自是笑纳了。

    前几日不及细读,现在看下去,发现确有十几篇文章不错——想想也是,全州八百万人中的精英,三年一届的一时之选,总不乏出类拔粹者。

    特别是最前面几篇,或雄文,或华彩,都使人击节称赞,其中就有俞帆之作。

    仔细读完了这俞帆之作,叶青暗暗自忖,以前水平差之一截,现在经过七年洗炼,自己真实水平与之相仿。

    但要是用着记忆里的华篇,经过修正,这时却是有信心压过。

    微风徐徐穿帘而过,只闻纸声沙沙响着。

    不知过去多久,远处街上忽传来喧声,顺着清风传入房间。

    听到这声音,叶青身子一震,本能看去,只见有道金光落下,光在周身一转,就显出浓郁的隐藏黑气,玄色条纹,化成毒蛇形缠绕,张口欲噬。

    这时咝咝作响抬首抵抗,但节节后退,片刻就不得不消失无形。

    “还真是蒙蔽气远之法?可惜你不是龙君,未能迷惑我!”叶青吐出了一口浊气,这时只觉神清气爽,心念俱畅。

    “想必是……”当下就要起身下楼,又按捺住了,取来了卷子再看,只是这时只是哪真的看下去。

    等了片刻,就听着下面喧哗,就有着楼梯声,下一瞬间,几个传令公差披着红衣,敲着锣鼓,捧着衣冠,这时都面带喜色,抵达三楼,看见着叶青,就拜了下去:“恭喜叶请叶公子高中解元,名榜第一!”

    “解元?”略意外,就有一种喜悦冲击而来,使叶青一时恍惚,面前人影晃动,复杂难言滋味似曾相识,仿佛从前经历过……

    “经历过?是的,是经过,不过是二十四名!”叶青终还是回过神来,心下却苦笑:“枉我以前还笑着别人,轮到自己也是这样!”

    当下对周围作了揖,取出了早就准备的银子和铜钱作采头,洒了下去。

    周围的人更是喜悦,连连说着:“公子穿上新衣!”

    叶青也不推辞,脱了外衣,将举人官服穿上,这举人服饰已经完全和官服一模一样,全身大红袍,脚下穿着官靴,只是官服上没有花色和图案,跟真正官员有所区别。

    穿上官袍,束上腰带,配上举人的铜印,顿时英姿逼人,让众人都是喝彩,说着:“好一个官人。”

    道士看了去,只见着穿上衣冠的瞬间,浓郁的黄气笼罩,叶青原本赤红的云气又有变化,隐隐有一物悬着。

    心里暗叹:“本想拉拢此子,但中了解元,至少以后有个同进士,怕是真人想拉人仙门的想法无功了——只是,还是结下了一个善缘。”

    压不住喜悦,叶青脸上笑容满盈,心中滋味难明:“单是科举名次,或许我还能镇静,但这意义不同!此次我清晰知道,不单是自家性命,还有芊芊等亲人的性命,以及叶家危局,甚至更多人希望寄托……”

    想到这里,心里就觉得沉甸甸,直到客人散尽,叶青回房拾掇一下,突若有所觉回首望去。

    视线越过熙攘人流,只见街对面茶馆凉棚角落里,有个面貌平凡的客人起身离去,前些日子所感杀气潮水一样涌上,叶青一皱眉。

    “叶道友?”道人抢上,护着前面。

    二个甲士顿时握着刀柄,就要追查,就听叶青笑着:“这次有意显露形迹,不管有何用意,都改变不了现实,我想以后不用二位辛苦了。”

    “命令未撤,只要叶举人还在州城一刻,我们就要保护到底!”甲士郑重言着,连着道人是一稽首,没有告退意思

    叶青不由苦笑,相比自身,叶青更忧心千里外的安全,不由筹谋:“现在两眼一抹黑,得赶紧弄清楚情况…~我现在是举人,还是解元,所能调动资源大大不同,无论都督府还是这仙门,想拉拢我都要加大筹码,甚至无论成不成都要给个情面。”

    “那传一两次道法飞讯,总不能推三阻四吧?”这样想着,不由回首看了看身后的道人。

    这道人这时陡觉得头皮发紧,不由问着:“叶道友何以这样看?”

    “哦哦?哪有哪有。”叶青嘿嘿笑着,露出一口闪亮白牙:“这位道友,我们来打个商量……”

    “……”道士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