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一百零三章 大权转移

《青帝》 第一卷 第一百零三章 大权转移

    一夜欢宴,到结束时已是亥时。

    叶青本来酒量不大,已醉醺醺,这时出了厅门,见着夜色苍暗,袅袅如烟,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

    想起地球的生涯,想起第一次转世在这世界的踌躇满志,想起了前世失了机会而身死族灭,又想起第二次转世的孤单,接着就是中童生,中秀才,被袭杀,又中得举人。

    一时或是悲伤,一时又是壮志,真是百感交集,这时凉风扑怀,顿觉头晕,不过这时,芊芊已寻过来了:“公子,您醉了酒,快回去休息罢”

    叶青此刻就想着休息:“那就回去歇息,待会你和吕先生说一声,就说明天上午,我去看他,商议些事。”

    芊芊点了点头,就扶着叶青回去……这时厅内在收拾碗筷,在场的仆人看见叶青,这些人顿时不约而同,立刻低首屈身。

    瞬间,叶青心中涌上一阵难以描述的滋味。

    才继续行了两步,有一个人匆忙过来,禀着:“老爷子有话,您醒了些,就去宗祠。”

    “宗祠?”

    叶青不禁一怔,叶孟秋从不在这个地点见人,今天就破例了。

    芊芊这时却赶紧找了条毛巾,湿了递过来,叶青仔细洗了手脸,擦去污秽,整了整衣冠,不再说话,前去宗祠。

    宗祠是个大殿,叶青急趋几步到了门口:“祖父,叶青来了”

    “进来吧。”殿中传来叶孟秋的声音。

    “是”叶青进了殿,这不是第一次来了,只觉得殿内幽暗,透出一股森凉,叶青连忙对着祖先牌位叩拜。

    叶孟秋见着行了礼,才说着:“过来瞻仰一下遗相”

    “是”

    叶青起身到了叶孟秋身侧,见着遗相只有三个。

    第一位是第一代中举的叶孝仁,他奠定了叶家的根基。

    第二位是叶弘运,第三位是叶哲,都是举人。

    叶孟秋站定了,向着这像三躬,拈过香,叶青只得再拜下,一切礼成,叶孟秋才站定了,自言自语叹的说:“弹指间,家族就建了二百余年了,想起我幼时读书,临窗启蒙,就和昨天一样。”

    叶孟秋说到这里一笑,说:“我近日心绪不宁,自觉精神体力已大不如前,怕是年命不永了。”

    见着叶青要说话,叶孟秋摆了摆手,起身上了木架,将一个神龛取下,又将着叶弘运的遗相取了,卷成了一团。

    见着叶青诧异,叶孟秋带着些哽咽说着:“这位祖宗去了……”

    叶青已经听说过了被袭击的事,此刻离叶孟秋极近,见得他满面悲哀,心里就是一酸,叶孟秋沉默片刻,恢复了心情,又说:“你有没有要荐的人?”

    叶青注视摘下的神龛,实际上这不是第一次见,前世平寿县地脉变异,致冥土发生大变,族神因此陨落。

    但这时自可设法避免,想着,叶青欠身说:“祖父今日教诲,叶青永铭在心至于这推荐的人。”

    叶青顿了一下,说:“我必可中得进士,这可得朝廷一次册封,荫及生人和祖先各一。”

    叶孟秋动容,起身走几步。

    年轻时,叶孟秋参与过三次殿试,亲身体会,知道这难比登天。

    可自己亲眼看着叶青自籍籍无名小童,几乎没有家族支持和名师教导,一路上升得中一州解元,这样奇迹每每都使人跌破眼球,还能再说“不可能”?

    这可是进士,二榜内就有长生之望,庇护子嗣以阳德。就算是同进士,也可成就金黄神位,使得家族气运绵长。

    心中思忖,口中却温馨勉励:“你的文才被龙君喻成同进士,就算有些水分也差不了多少,道业……此次你一举得杀得三十个甲士,说是取巧,但可见道业和天赋,这些我不担心。”

    “最可忧的是气运三甲同进士或有增减,在百人左右,而天下举子进京却每届都有三千以上,这何其难矣

    “二甲三十所需资粮倍增,一甲更是天上人才有,我当年所见个个都是龙凤之资……”叶孟秋说到有些感慨,恍惚良久,才回醒过来:“人老了,就容易走神,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见你中得进士。”

    眼看再往下就要说“家祭无忘告乃翁”,叶青自不会让老人家陷入伤感,就连忙欠声说着:“怎么不能?我想办法给您寻个医师,专事按摩与膳食,好好保养再活二十年都不成问题。”

    叶孟秋摇头失笑:“哪有机会请得?这种医师都是国手,你有钱也请不来。”

    叶青微微一笑:“钱是难请,但说不准哪一天人家就缺什么,就有了机会呢”

    “呵呵,不能指望这个,不能指望这个。”叶孟秋虽不信,但心情好很多,当下沉吟,就指着第五层上面一个空龛说着:“这个位置是我的,你中了举,明天也会有一个空龛在上面,给你留着位置。”

    “还有,你要是真中了进士,就可册封一位先人……唔,你听我说完,你要册封哪个?”

    “自是我父”叶青还没有这样伟大,让给机会给别人,当下毫不迟疑说着,两眼直视叶孟秋:“我父虽英年早逝,但也有功名,在冥土有着灵性,一旦我中得进士,朝廷赐下虽不多,两相结合,也可使亡父受此神龛。”

    叶孟秋沉吟几步,对视一会,看出意思坚决,无奈点头:“也罢,只是我百年以后,家中就托付给你这一支了。

    叶青这才恢复笑容,从容应着:“这自然,祖父无需忧虑。”

    又闲谈几句,看出叶孟秋兴致不高,就说着:“那孙儿告退了”

    回到了自己院子内,只见满院寂静,但窗烛还在,芊芊还在洗澡,不防叶青会突回来。

    当下芊芊就满面红晕,叶青就笑,在灯下观赏说着:“有什么不好意思,给我多看看嘛”

    芊芊连忙披了件薄薄内衣,高耸的隔衣可见,白了一眼,说着:“我给你放水洗澡”

    “不必换新的,加些热水就可。”叶青不再挑逗,在浴桶里躺下。

    这时发现身上又多了层气运,隐隐连着一处熟悉红色境地,前世经验是他一下就认了出来:“这不是冥土中的家族祖地?看来权力与资源平稳交接是没问题了……”

    叹了声,回忆与族长的每一句交谈,就有种明悟:“我这次的顺利,自身气运强盛是关键,解元开榜时所得初始气运与别的举人相差不大,但这些天回来的路上,越来越觉得源源不断,后劲充足。”

    “新的位格充实速度,比预想还要快三分,以至到家时,几有赶超家族趋势,只要这次举人位格稳定下来,甚至可以反养家族。”

    “相比族长,本身举人位格已在衰退,逐渐向着冥土转移,而以家主名义能直接调动的不过是家族三分之一气运,不到我的一半。”

    “三位祖灵都完好,自阴阳联合统治,还能对我形成压力,但现在一位陨落,二位都是负伤未愈,家族祖地失去主持,本能就选择勃勃生机的年轻强者,无形中打压着族长,使我直接就主导了形势。”

    “要不然,按着前世经验,怕还要三年,并且还是叶家已残破许多的情况下才临危接手。”

    现在同样是举人,因提前了三年中得,又广取资源,才提前达到这一步,这意味着完整接受叶家甚至曹家的人物资源,大大扩展了生存空间。

    亲情是一回事,权力又是一回事,叶青经过几世,早就看破了这点,就算是祖父,这大权万万不可让人。

    “我现在是举人解元了,可以说,许多官府层的事就不是问题了。”

    “蒸馏酒就可倾销北魏少数游牧民族,一方面赚取金钱,一方面就是商队练兵,使之三年内,形成些骨于。”

    “周风来了,这治安系统就可培养了,三年后也可大用。”

    “我叶族本身就是读书家族,虽秀才不多,但童生还有些,并且读书人不少,这士官阶层就有了底子。”

    “吕尚静当年有俞家宰相之称,管理内政毫无困难,他是外人,也可吸引外人加入家族。”

    “这个世界终不是地球世界,道法显圣,要是在现在,道法还受到些秩序压制,等大劫来临,这军政警联合起来,都未必是术师团的对手,只要控制最重要的术师团,这大权就没有旁落的道理。”

    所谓的术师,实际上就是没有正式道篥的散修,每个世家都有这编制,而皇室是有公开的受篥道士组成皇家道士团。

    “恩,举人位格快稳定了,只要一旦稳定,我就可打开川林笔记,获得解封后的新道法。”

    “六阳图解奠基现在快完全成熟了,一旦获得新道法,就可选择一门修炼了,只是修炼什么,却真正是一件大问题。”

    “这才是真正的站队选择,真正的气运走向,不是一郡一州的气运,而关系着整个世界的气运”

    在地球上,站队是选择派系、组织、国籍。

    而在这世界,修炼的道法,就是选择派系、组织、国籍,除非秩序完全崩溃,不然这就是真理。

    想想罢,同时加入二个政党,或者有二个国籍,这种骑墙派,谁会要?

    更加不要说敌对阵营了。

    地球某时代日本入侵时,若有人既有日本国籍,又有中国国籍,还能有什么前途可言?

    不被当成汉奸被锄奸队处决就已经算福大运大了。

    叶青平生,最鄙视的就是所谓的魔道同修,其次就是佛道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