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一百十六章 以武入道

《青帝》 第一卷 第一百十六章 以武入道

    凌晨,叶青踱至檐下仰首望天,大雨直泻而下,不过这时却没有多少雷霆闪电了,是深秋了。

    正看着,就见着有人挑着食盒进来,赔笑说着:“解元公,人都来了大厅,您用了再去。”

    说着,打开食盒,里面早点就是米粥、油饼、馒头、咸菜,还有木耳炒蛋,香气四溢。

    叶青笑着取过一碗粥,又见着上了些水,却不是茶,很香。

    见着叶青诧异,就有人说着:“这是油茶,能济精力,比一些药方子都强——解元公请用”

    用完了这些,叶青去得大厅。

    大厅这时坐着二十个人,大多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看得是按照叶青昨夜要求初步筛选过了。

    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叶青这时长身立在案前,向堂下扫了一眼。

    说实话,江晨虽是敌将,但主要对手是俞帆,叶青那时不过是一只虾米,连见面都没有见过几次。

    本打算让江子楠按名调查,先作些工作,昨夜她敞开情怀,两人间就有了种默契,叶青不希望破坏这温馨感觉,也就算了。

    “诸位都是江氏的子弟,都读过书,明过理,想必都清楚我和你们族长的协议”叶青目光一扫,就站起身踱着,他的声音在风雨声中显得很是清晰:“这不仅是过继,也是我明确的招揽,是要离乡随我去平寿县”

    说到这里,叶青一笑:“这里面是有着主仆名分,我不想欺瞒大家,不愿者,现在可以退出,我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考虑。”

    说完,点了点头,后面就伸过来一双玉手,将一支香当场点起放在案上,半个身子贴在背后,不用看也知道是江子楠。

    在叶青眼角余光里,她又素手取下一个文书,交予江家的婢女传下去。

    这话对这些年轻人来说,有些过于**,众人传看着文书,虽此前交代过,但还是面面相觑,议论了起来。

    有的皱眉凝思,有的下意识看向门口。

    不过这时,门口就站着族长江瑞松,只见族长面无表情,双眼却扫了过来,顿使有些人一惊,本想出去的人迟疑起来。

    透着袅袅青烟,叶青带着微笑,扫看着众人,目光却盯着角落中。

    在角落中,有个青年神情沉思,在天眼望去,就见一团灰白气挣扎着,里面隐隐有着一点青光。

    可是一万五千两股约,解元的位业,全族的期望,这些化成了滚滚的沉郁的压力,形成气运漩涡,镇压着挣扎。

    这灰白气几次挣扎,表现出来就是这青年脸色胀红,眼中闪着受到侮辱的光,情绪愤懑,几要怫然离去,但又受着周围同伴议论,气运、以及门口守着的族长的深深于扰。

    香渐渐烧尽,这青年几次欲离开,又止住了,最强一次身子都动了,但被族长狠狠目光逼视了回去。

    对族长来说,这些子弟并不算是族内精华,不过是中人之姿,拿一个中人之资的子弟换取这利益,合算的很。

    叶青心砰砰跳,却不动声色,端坐着,目似点漆,自有一种让人心折的气度。

    片刻香尽,无人离场,叶青落下了心中大石,这就基本上成了,下面只是走个形式罢了。

    一颌首,江子楠就自身后出来,捧着一叠纸分发下去。

    众人交头接耳一阵,发现所有人纸上都是同样题目,仅有一道题目:“北魏大军南下,其有二千人由北邙暗路而进,你引五百兵守在西坪山口,正当兵锋,当如何应对?”

    不多时,各种答案送上来,大半都是很是死板,小部有着条理,甚至有几篇还使叶青略一亮。

    翻到了一张,眼中盯着江晨这个名字,怔了下,才翻看下面。

    “察西坪地理,设障北隘,纵其过,使山石隔断归路,选机自阵后掩杀,两军决死于谷中。”

    ……相比后来,自是粗糙,甚至有些想当然,但笔笔遒劲,字字铁血,透出一种信念,这才是顶尖战将的先决条件。

    无视面前隐隐带着敌意的青年,叶青看着策纸,过了片刻,才取出了三张,请着一一上来。

    见此,没有被选中的人发出一声吁声,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欢喜。

    前面二人都是很有条理,叶青一一赞过,取出最后一张,问着:“敢问阁下的姓名?”

    “江晨。”声音有些狐疑,还算镇定:“解元有何指教。”

    “哦,江晨。”叶青颌首,神情认真:“你这策很不错”

    “是吗?”江晨有些意外,但能得到一州解元认同,脸色还好看些。

    叶青又一笑,露出一口雪亮的白牙:“不过兵家不可不查实地理,我来时特意去看过,西坪地理是这样子……”

    说着,随手划了几下,众人都立刻有了直感,只听着叶青问:“这种陡峭地形,人都难渡,又怎么运山石而上,而隔断归路?”

    “陡峭狭窄,并无隐藏之处,请问又怎么使敌军不见,而自阵后掩杀?”

    “弃地形不顾,决战于谷中,这弃长就短又是何故?”

    三句话一问,江晨的脸色顿时就涨的通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见此,江子楠抿了抿嘴唇,笑了,本想这个就会淘汰,这时叶青却端容说着:“但是谋略才气可锻炼,血性却很难锻炼——你可愿意继入叔父这房烟火?”

    这话一转,大家都怔了,族长江瑞松一看,就知道这是远房侄子,家里还有三个儿子呢,心里就大定。

    又寻思,为什么选这个人,想了想,又恍然,想必是愚鲁些好使唤,当下就笑着说:“解元公好眼光,我这侄子虽读不了多少书,但还有些武功,正好能作个差事”

    见着江晨还怔怔着,族长江瑞松就有些不快,声音顿时变低沉:“怎么,你不愿意?”

    江晨脸色一白,又涨的通红,握紧了拳,不过转眼之间,就想起了早上母亲的叮嘱:“儿啊,要是选中,别犟着,这又不是过继给外人,是你叔父,还是自家人,而且族长说了,谁家选中,多给二十亩地。”

    想起自家三兄弟,由母亲一人抚养,全靠六亩多薄田,多么辛苦,本来喷出的愤懑就冷了下来。

    又见着族长狠狠盯着的目光,想起了一万五千两的传闻,心里又是一冷,怔了片刻,终还是伏身行礼:“臣拜见主公”

    随着这一拜,江晨顶上的灰白气就是一震,丝丝白气灌输而下,直到隐隐淡红才止,又有一丝青意在里面显出。

    江瑞松见了大喜:“既拜主公,接下来就举行入继仪式吧”

    江晨晕头转向,不知身在何处,待得完全清醒时,已在一辆牛车上,他四顾下,见着窗外道路山峦缓缓后退,顿时一惊:“我这是……”

    “哥哥醒了?”江子楠一笑,放下窗帘,有些好奇打量他,凭着小时印象,再看现在模样,她心里总觉得这个新的兄长不太符合公子称赞……

    面上却无异样,解释:“过继仪式后,公子就出发了,您现在已是我的哥哥了。”

    江晨听得怔怔,再看面前少女,衣饰分明是家中嫡女,这时有些醒悟过来:“你是……”

    “小妹名子楠,记得哥哥上学相对晚,小时我们还在一起受蒙读书。”江子楠笑的说着。

    江晨就讪讪:“子楠妹妹好,好久不见……”

    叶青留意着,闻见车中这对话,他隔着窗帘就感觉出江子楠的怨念了,不由也是苦笑。

    自视气运,果不见有气运助益,反少了些,不过叶青所得气运甚多,现在虽修行黑帝道经,命格大开,吸取了大半,但也承受得了。

    刚才对话交锋,实不单是道理,还是气运上进行了压制,招揽成功又有投资,而江晨明显还未诚服,并未归心,自就无有归运,一时来说还亏损了些,当然,就算有回运,目前江晨只是一块玉石,还没有雕琢成器,哪来的气运?

    “怎感觉不是我坑了这家伙,而让这家伙给坑了……”叶青黑着脸无语半天,又沉下心神去看着川林笔记。

    翻到鲤鱼的一页,只见鲤鱼周围的水气又多了一些,这才心里大喜——并没有亏本

    不论这江晨心里什么想法,这主臣名份一定,就无形中有着制约影响,长期来说还是有益。

    “江晨外面是顽石,实里面是块宝玉,前世历史上是参军,后来得了总督赏识,传了几篇大易武经,顿时就露出了锋芒,一日千里。”

    “大易武经是一朝所修,虽说的武经,实是以武入道之法,我只要少许修改,就可传了下去。”

    “一旦修成,再获得最后几篇以武入道之法,就可连接上道法修炼,并且同样一日千里。”

    “回去就把小武经授给芊芊,江晨等人。”

    “五帝心法都有此特性,势力越大,修行越快,有此助力,只怕再有三月,就可除得龙君宴的气运,别的都可吸取入内,真正变成我的气运了。”

    “一旦都变成我的气运,才可真正修成天一经第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