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卷 第一百十八章 暴疾

《青帝》 第一卷 第一百十八章 暴疾

    屋内嗡嗡声响着,渐渐显出一个女人的影像,这女人四十岁左右,由保养的不错,细心看去,却还有着风韵。

    青丝垂着,清丽脸上没有脂粉,微颦黛眉,两个浅浅酒涡,穿着青丝绸缎——这一显出,这人面孔就有二种表情,一种是冷笑,一种是挣扎扭曲。

    “果不其然,人身内还有叶胜的本命识海在内,这夺舍不完全。”这人冷笑的说着,手一指,只见空中的影像,突褪掉了外衣裙,只留下了肚兜。

    而这一露出,面孔上的挣扎又多了几分。

    冷笑部分不为所动,下一刻,整个肚兜消失,消失的瞬间,面孔突满是挣扎,高喊着:“不”

    但下一刻,又全部变成冷笑,发出了欢庆的声音:“找到了”

    空中影象消失,一声闷闷的咀嚼,自房内传来。

    下一刻,“叶胜”完全醒来,双脚踩在地上,慢慢踱着步绕着兜了一圈,说来也奇怪,本来带着邪崇之气,就渐渐消失,踱完了步,舒展一下身子,推门出去就到了院中。

    几点雪花落在身上,钻进脖里,晶莹的雪花融化,良久,这叶胜深深吐了一口气,喃喃说着:“终于活过来了。

    正在沉思,却见一个丫鬟进来,见着叶胜,就是一礼:“奉夫人之命,给您送锦衣来了。”

    叶胜若有所思,突一笑:“那我就向母亲谢恩去。”

    丫鬟觉得正常,应了一声,就去带路。

    月全食后,第一场大雪终于下了。

    雪非常大,才一会,就已在大地上盖了薄薄一层,叶子凡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远远看见自己仆人高福在门口挑灯守望,正要说话,高福迎上来行了礼,就笑的说着:“老爷,雪下了,是不是赏雪?”

    叶子凡见着,一天烦累就消失了几分,笑着:“你这马屁精,就知道迎我的兴致,好吧,今夜就赏个雪。”

    高福看了看,叶子凡脸色很高兴,就赔笑说着:“老爷累了一年,冬天赏赏雪也是雅兴,我怎么会忘记……”

    叶子凡摆了摆手,打断这话,说着:“你去罢——对了,雪大了,给胜儿送过去些衣衫,别冻着了”

    “是”高福立刻正容说着:“老爷放心,夫人已经想到了,派了六丫去送着锦衣了。”

    高福这一说,叶子凡就觉得满意,移步里走,来到一处阁前,就见着里面有着火锅,还有各式菜肴。

    叶子凡看着,有些怔怔,良久叹一声:“今天不知怎么,心里很乱很惶,所以是月食,史称凡有月食,必应祸端,不知应在何处呢”

    正想着,就听一个人沙沙赶了过来,见着来人,叶子凡突打了一个寒颤,一种大祸临首的预感油然而生。

    见着来人是家里的家生子,叫高寿,到了阁内,不胜其寒抖着,恐怖得脸都有点变形,“啪”的一声跪了,说不出话来。

    叶子凡咬着牙,盯着高寿,厉声说着:“就是天塌了,也要禀告,让我知道出了什么事——快说”

    高寿连连磕头,才自齿缝里迸出话来:“老爷,不好了,夫人……去了”

    叶子凡顿时晕眩,却呵斥着:“胡说,夫人上午我还见过,身体很好,怎么就去了”

    “下人不敢多说,还请老爷亲自去看。”高寿叩着头,连连说着。

    “这就去”叶子凡“刷”站起身,奔了出去。

    夜里静极了,外面只有落雪的沙沙声,叶子凡踏得雪吱吱作响,穿过藤墙,就抵达了一处院子。

    “发生了什么事?”叶子凡厉声说着。

    高寿几次张口欲言,又嗫嚅住了口,只说着:“老爷,现在里面只有我和暗香知道,老爷对我恩重如山,我第一心思就守着门——现在谁也不知道。”

    说着,就无声淌下两行泪来

    叶子凡全身一颤,定了定神,就进了去。

    才一进去,叶子凡顿时一阵晕眩,心在一瞬间,似要冲胸而出,憋得气也透不过来。

    过了片刻,才定了定神,移步过去。

    只见着妻子已死,全身**,下体一片狼藉,**还咬掉一块,神色非常复杂,似是欢快,似是痛苦,似是不信

    叶子凡神色茫茫:“我不信,不信……这必是梦……”

    喃喃梦中呓语,踉踉跄跄退了出去。

    只见着高寿高福两人待在外面,不远处还有一个吓晕了过去丫鬟,高福看了看叶子凡神色,连忙给了椅子坐了。

    叶子凡茫然坐着,沉默许久,终醒了过来,用嘶哑的声音问着:“高寿,除了你们兄弟,没有人知道?”

    高寿高福面面相觑,用目光交换着神色,高寿就回答:“是,实际上是暗香丫鬟奉了夫人的命,给公子送锦衣,结果回来就看见了这样子,我见这事不好,立刻就封了院子,现在只有我们知道。”

    “胜儿呢?”

    “胜公子在外面,还没有看见,我就借故假传命令,说夫人有点不适,叫胜公子以后再来请安——胜公子不知道

    叶子凡脸色发白,呆滞点了点头,惨笑着:“好,你们办的不错,要是给胜儿见了,怎么面对呢?”

    又说着:“这事流传出去,让我又怎么作人呢?你们是我的大恩人啊”

    说着,泪水飞溅,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但却硬是要压住,只听着这哽咽声,自这个男人口中,压抑的喷出来

    良久,哭声渐停,叶子凡目光痴痴,有些茫然望着远处,喃喃说:“我现在心神迷乱,没了章程,你们有什么主意?”

    高寿也是脸色苍白,这是叶族不是王侯之家,倒也不必担心灭口,主家反要安抚一二,免得罅漏。

    但这种丑闻要是传出去,族长必拿自己开刀问斩,这时是在一根线上蚱蜢,高寿就连忙说着:“夫人有痰症,已十几年了。”

    叶子凡一怔,望着他们,就见着高福明白过来,立刻应着:“是,前些日子就转严重些,本想让医师看看,却被夫人拒绝了,说这没有大碍。”

    “今天下雪,却受了寒,就一病不起了。”

    “对对,上次去道观问寿,还说夫人有八十四岁寿,我当时心里高兴,现在看来,是将寿分了昼夜,多说了一倍

    “对,现在夫人暴疾而去,虽说是意外,实是有根据。”

    “夫人临去前,还挂念着胜公子,派了暗香去送衣,不想还没有等到回报,就已去了。”说到这里,高福高寿二人就抹着眼泪。

    这几句话一说,这夫人过世虽快速,却也不意外了,这一个丑闻就掩盖了过去,叶子凡定了定神,说着:“嗯,就是这样”

    神色茫茫,惨笑着:“就按照这样,通报族里吧——还有,叫暗香快快给夫人淋浴更衣,等会就有人来祭拜”

    “是”高寿远远看了一眼,冷笑:“这丫鬟在装死,刚才顾不得,现在还容她这样?我这就去传话。”

    天一片漆黑,浓云遮得星月,一片片雪花落下。

    叶青自月食后,就沉着脸,踱着步,这时外面突有着人声,片刻后江子楠就脸色苍白进来了,行礼:“公子,不好了,三老爷的夫人去了。”

    “嗯?”叶青都不由脸色一白,盯了江子楠一眼。

    “听说是原本有着痰症,这次月食稀罕,就去赏了,结果撞了邪,又受了风寒,一下子就去了。”说到这里,江子楠就有些奇怪,微颦黛眉:“三老爷的夫人,我昨天还见过,是有些痰症,但气色还好,怎么一下子就去了呢?”

    叶青听了,拧着眉思索,一时没说话,就在台阶上慢慢踱步。

    江子楠盯着叶青,公子平时果断,从不迟疑,今日听了这消息,却徘徊仿徨,这实在太可疑了,正思量着,叶青已站定,下达了命令。

    “快去族库里取来孝衣孝帽,别人我不管,我的院子必须全穿,还有,你们和我都穿着,才可以去拜见,这一点都不能含糊。”

    叶青说完,又思考着:“还有,取五十两黄金,送去给三叔父。”

    “我这就去”江子楠立刻应着,这孝衣孝帽,在族内仓库是有准备的,是按照全族人戴的一倍半制作。

    一旦用了,这孝衣孝帽就不收回,但族内立刻会组织丫鬟媳妇再制。

    因此哪怕有突然之间的丧事,都能迅速反应过来。

    这并不视为霉气,就和平常家,老人预先准备棺材,以及皇帝一登位就建陵墓一样,都是正事。

    见着江子楠远去,叶青这才冰冷一笑。

    前世月食之后,就产生了多次大案,就有夫妻暴死,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后来才偶然发觉和大劫有联系。

    这次三叔父的婶母突暴去,就使他产生了联想。

    但这事关重大,叶青自不能随意说,正寻思着片刻,江子楠就带着人来了,却是一群丫鬟媳妇,她们已经戴了孝衣孝帽,手里各捧着一套。

    叶青毫不迟疑,拉过一套就穿在身上,说着:“芊芊,子楠,快穿,我们这就过去——不能迟去失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