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二十二章 龙宫

《青帝》 第二十二章 龙宫

    十一月,时值冬季,水凝冰雪,百川径流大减,长河进入枯水期,虽还有着一里宽水面,波光粼粼,但不复春夏时浩浩荡荡的汛流。

    一路航道上,船只不减,不见夏汛时外海逆流而上的巨舟,但变窄近半的水面却更显拥堵,各色风帆紧挨着连成了一片,让人眼晕……

    叶青所乘客船因此越发颠簸,使他庆幸没有带芊芊她们过来。

    中午时黑云自东南面涌来,带来倾盆大雨,这冬日罕见暴雨延误了行程,直到黄昏时,客船才抵至太平县。

    叶青撑着一顶油伞下来,见太平湖上笼在风雨中,波涛拍打着湖岸,青灰色的雨幕间,码头与避靠的大小船只若隐若现,街巷中灯火点点,行人奔走躲雨。

    “这雨可越下越大了。”叶青不由叹息,这样大风雨,本会迟些,看来月食提前背后,已在引动灵力潮汐,短短几日就有影响溯河而上,太平湖龙君已无法完全控制局面。

    “幸亏秋收已过,要不影响更坏……”

    摇摇头甩下这些,摸了摸怀中一物,迎着冰凉风雨,向码头一侧行去,问了些本地船夫,果没有人敢在这时出船,八百里湖有时几与海无异。

    往年有着龙君调节,但总有些浪急滔天时日,再好行船老手,一味逞强的话,所谓“常在河边,哪能不湿鞋”,到终总会折在水中,这逢雨不出也就潜移默化成规矩。

    不少船夫都好意相劝:“公子,不过一两日功夫,何必急于这时。”

    这是好意,叶青含笑听了,却还往上加价,这些船夫看出意思坚决,都失笑摇头:“公子开再多钱,岂有命重要

    十两,十五两……这场面渐渐聚得许多船夫,虽下着大雨,还是攘攘议论,都是看戏一样观望,但当价钱不断往上攀升,使人群渐渐平息下来。

    开至五十两时,众人已是面面相觑……对于水上艰难讨生活的人来说,差不多够得上买命钱了。

    叶青站在一艘旧船蓬下,见此知道火候到了,不想耽搁下去,直接喊了一声:“七十两银子,有勇夫否?”

    周围陡变得沉寂,看过来的目光中,有怀疑,有犹豫,有挣扎……叶青不再迟疑,撑起伞就要走,立刻就有一声:“我去”

    回首一看原来就是这艘旧船,船首描着一尾金鲤,这其实是累世老渔家才准有的标示,看着船身老旧,却隐带光泽,这是良木数十年浸水形成的保护色。

    叶青其实就有意选择这个,这时看一眼周围船夫,见着遗憾或不忿,都知无望转身就走,其实就看出此船不一样,就上了这船。

    船主是一家三口,一对中年夫妇带个面有病容的小女孩,这时丈夫作主,硬是咬了牙答应下来,说着:“公子稍等,我把女儿寄到岸上再开船。”

    说着,就上岸叮嘱了下,才载着叶青入湖,伴随昏暗天光,没入了一片雨水与浪涛中。

    船舱里光线很暗,只有一盏固定在桌上的油灯,发出了幽幽的光,叶青在里面徐徐踱步,看不清神色。

    这次来太平县,自不是随意来,首先就是龙女每月都有一封信,以前也许不配,但现在是解元公了,可以说是基本合格了。

    其次就是月食的事,别人可以不说,却还要通知下龙君,多少还些恩情,日后也结个善缘。

    正想着,船舱有脚步声,一个女人下来。

    油灯照亮了女子,看起来年三十,实际上二十五六都有可能,虽日晒雨淋,还是有些姿色韵味,身段更是苗条…

    这样渔娘叶青见过不少,为了生活,多半在结婚生子后兼妓女角色,为的就是多点补贴,辛苦支持着家庭生计,这连夫家都是默认甚至支持。

    “公子是否还需要伺候”这渔娘看着面前英俊的少年,与隐含威严的眸子一对上,突发现怎么都说不下去了

    叶青看了眼她拘谨紧张的神色,想来是没接待过自己这样客人,不欲为难她一个弱女子,再喝了一口茶,就微笑婉拒着:“谢谢,你烹的茶水很不错,不用再换了。”

    说着对她眨了眨眼睛,就塞了一块二三两的银子在她略微粗糙的手里,让她能有个交代。

    渔娘握着银子呆了呆,不敢多看,心里又羞窘又感激,纵是泥泞卑微,谁不喜欢被尊重呢?

    退了出去,片刻又端了些米饭,还有一盆鱼过来,躬了身,就又退了出去。

    叶青这时也饿了,不再迟疑,用了起来。

    入夜行到十五里,水天一色的青黑,完全让人辨不出东南西北,但在半辈子漂浮在这湖上的行船老手眼里,一看湖浪程度就知道方位,这时就才又让渔娘入舱询问:“尊客所言之处到了。”

    湖面上一片空荡,只有自己脚下这艘船,一盏渔灯在湖面上浮浮沉沉,四面八方的夜色,似因雨变得愈发黑暗深邃,这时的太平湖绝不祥和。

    不过叶青前世里,见过大风雨比比皆是,这时视若等闲。

    “过会见到异象,不要慌张。”随口对渔娘嘱咐,已取出怀中一物,却是一只金色的螺壳,巧妙的开着排孔,显得精致而神秘。

    叶青将这金螺一吹,只听就是一片悦耳呜呜声,音色沉静,韵律起伏不大,有似着太平湖潮汐涨落……

    “真有心,想必会留意,就不枉我特来这一趟。”叶青心里淡淡想着,他不相信这金螺礼物里没有做过手脚,前世远远看见过一位真君,实深不可测,不能以凡人的概念衡量。

    在这昏暗的雨夜里,随着悠长好听的螺声传播,渐渐无数水性灵气旋转聚拢而来,雨点在周围席卷成漩涡。

    金螺越吹着,越在这漩涡中亮起金光,虽早已提醒过,渔夫和渔娘还看得呆住了:“这是……”

    叶青恍惚一下,听不见声音,身子一下飘起来,似又重回金色阁楼,紧闭窗帘后两道期待目光,与往昔不同的是……窗帘拉了开来,显出了二双明眸,都是沉静婉约。”呜”,水底深处传来共鸣,结实船身震动,叶青瞬间清醒了过来,就明白是被锁定了位置。

    这时种种异象,连丈夫都顾不上避嫌跑过来看,只见水底极深处隐隐亮起一道光华,神秘瑰丽难以言述,且飞快扩大,呈现出一纤细修长,又美丽威严的身影,两点金碧看上来。

    这丈夫一向自负勇敢,只望一眼,就不由跪下,头靠着船板,颤着说着:“龙,龙……龙王大人……”

    风带着骤雨扑了上来,渔船摇摆着,渔娘苍白着脸就要跪倒,叶青扶了她一把,连她的手和伞柄一齐握住,使油伞在风雨中屹立不倒。

    “下马威?未必,龙行必兴风雨,就算自己鲤鱼位格都能在雨雪天影响水雾,别说蛟龙了”

    心中闪过了这念,无惧无怒,静静俯视这水下这陌生纤影,和这威严金眸对视一眼,金眸熄灭,光华亦不见。

    “哗”一声水声,十米处雨浪分开,一个身着浅黄宫装,披着蝉翼轻纱,清丽入骨的少女升步而出,夜幕下款款踏水而近。

    这时周围风雨水浪又恢复正常,龙身与人身确实不同。

    叶青收起金螺,心中对来人已有了猜测。

    但被双胞胎换角色戏耍过的后遗症,还让叶青一直凝视额坠上的金色明珠,等她走近了些,看清楚里面娇小龙影静谧而卧,头颅微抬,眸中金色威严……必是姐姐无疑了。

    正寻思间,龙女已在船舷前止步,随口问一句:“叶君,在看什么?”

    “看欠债的人。”叶青竖起手指在她面前摇了摇。

    惊雨见他神情认真,蹙眉想了想,有些不解:“你说是我?”

    “有位好心的公主,送了我一金螺,恩,还有一位公主,说好的礼物呢?”叶青笑着打量着面前少女,只觉这羽霓裳裙品质不凡,滴水不染,还在黑夜里放着莹光,透显腰身苗条,胸部鼓胀,面容清丽,气质沉静,不禁又惊又爱,都看得呆了。

    “那你要什么?”惊雨明白过来,神情自然问着,似也不计较这目光调戏,就在这一舷之隔对他伸出一只玉手。

    “自是要你……”叶青握上这柔软小手,笑着刚说了半句,一股巨力传来,还没有等着反应过来,只听“哗”的一下,就被带入水中。

    船上两声惊叫,船娘和船夫面面相觑,都对着湖连忙磕头,太平湖内有龙宫,这是大家都知道,但真正看见者很少,由不得他们不敬畏。

    “当家的,怎么办?”

    “是龙宫招女婿,我们可不能在这里”说着,就想摇船回去,但船只却丝毫不动,试了几下,船夫终是放弃,苦笑着:“看来要等公子回来了。”

    船娘却起了心思,迟疑了下,突说着:“当家的,我们入夜赚这买命钱,不就是为了蕙儿吗?”

    “听说龙宫里珍宝无数,我们不贪心,只求治下蕙儿的病就行了。”

    一阵凉风袭来,船夫打了个冷噤,看着风雨打过来,靠近几尺却弱了,心里更相信了,咬着牙说着:“好,等公子回来,我们一起磕头”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