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阴影

《青帝》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阴影

    帝都·大蔡平景十二年深冬

    帝都东郊少陵原,夕阳寂寂,两骑官道上奔驰,领首的四十岁,长方脸,看去很是精练,正是佟大学士府丞袁世温,这时一身衣袍尽染尘土都顾不上,只是遥遥望着南面。

    更远南面,大运河接连帆影在视野里出现。

    一艘艘满载各种货物、粮食的船只,来自长河上下,甚至是海海洋转运,驶入了帝都南湖——

    这是国家输血,将安邑之枣,江陵之橘,陈夏之漆,齐鲁之麻,姜桂藁谷,丝帛布缕,鲐鳖鲰鲍,酿盐醯豉,米麦杂粮——都自水道输给帝都,这种鲜活的喧闹声浪,隔着十里还能听闻。

    而陆路官道越往前,越有着不断的分路交汇而来,一路向西,主道在不断拓宽,宽有百步,可路上还是拥挤,牛马车辆,行人役夫,商队巨贾,官宦权贵……天下人流聚散于此,实在是太多了。

    人流车流滚滚,蚂蚁一样黑压压,致使整个官道都笼罩在烟尘中,袁世温骑在马上,呛的连连咳嗽,忍了忍没骂出来。

    地下法阵能防雨能耐压,保证路基不毁就不错了,哪管得行人吃不吃灰。

    突一阵北风呼啸而过,冰凉扑面吹得人清醒,将漫天烟尘席卷一空,遥遥看着地平线上出现的玉带,心里就不知道何种滋味。

    城郭绵延百里,墙体高达五丈,里坊三千,户五十万,人口一百七十万。

    上接九宵之地,天下中央,龙脉之首,帝朝心脏,白玉京,龙庭……太多溢美之词名传九州,辉煌光环吸引着无数人。

    而在这里待了几年,现在一别半年重回,越靠近就越让他觉得压抑,不复乡野书生时对此地的向往。

    京城里流传笑话,随便扔块砖,都能砸到或三品大员,或开国王候,这话当然是夸张,但上千机要部门汇聚于此,这里官阶的确最不值钱,尤其中下品的京官实在是太多。

    就算如此,他以秀才之身爬了半辈子只是个八品府丞。

    这是投入佟府熬了十年,前几年随着家主升位大学士,官拜二品执政后,得到的推荐,虽说是八品,实是大学士家臣,不是正经朝廷命官。

    袁世温忆起这次经历,目光有些沉郁。

    “这次奉佟大学士之命办事,却逢岚崇文得授八品县丞,同学读书和自己是一样文才,但这就是正牌举人待遇,还有着继续向上空间,只叹命数……”

    “照例拜会总督,直接回避不管这事也就罢了,三品封疆大员要避这嫌,可这叶青,却也敢视我无物,才透出一点意思,就直接打脸回绝。”

    每想起当时此人气焰,袁世温就一阵厌憎:“我虽当年走错了路,限制了格局,但还是八品府丞,堂堂大学士的心腹——不寻着些机会报应这人,我辛苦爬这半辈子难道只是笑话不成”

    “无知乡野之人,真当堂堂二品大学士,堂堂六皇子招揽,是这样好拒绝么?非得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要不是发来指令,叫我趁着下去时,查看一下产业,我早就回到帝都,让人显个灵验了。”

    袁世温心中冷笑,面上不露异样,问着后面的人确认着:“六殿下,还没有消息传来么?”

    这人立刻摸出了怀中讯盘,这是简易版,距离不但短,还只能单向接收,就京都附近才有效:“有了,叫袁大人您去北庄见他。”

    “城北外庄……又是去见那女人?”袁世温皱眉想着,驭马越过络绎行人商队,出了这滚滚烟尘,须臾折转入一条相对僻静的支路。

    “袁大人等等。”后面的人呼叫着,连忙挥鞭加速,努力跟上他的好马,跟着绕郭往北而去。

    夜幕渐渐降临,群星明亮起来,寂寂横亘天穹。

    路上行人越来越少,到此时已经没有了,穿过一片树林时,起了雾气,带着隐隐红光,遮蔽星光,带着前面一骑身影也是模糊,蹄声一下拉开距离。

    “啊”的一声惨叫划破夜林,这人大惊:“袁大人”

    片刻追上,见是雾中摔了一跤,正跌坐在地上发怔,连忙下马扶起:“袁大人您没事吧?要不要去看大夫?”

    “没事……”袁世温回过神来,却莫名其妙的生出怒火来:“这是六皇子召见,还敢延误?寻死也不是这个做法

    随从一个机灵,怔怔看他上马而去,远远望见雾气散去些,打个了寒战,连忙又跟了上去。

    林子一过,眼前豁然开朗,就见一个大湖,平滑如镜水面映着星空,湖心有着小小的岛屿,上面阁楼连绵,灯火通明。

    远远望去,只见几道回廊通到中间,汉白玉栏石桥曲曲折折,隐隐传来的笙萧琴瑟之声。

    有一个执事上来,见着两人风尘仆仆,又看了下袁世温带着印信:“是佟府的袁先生?殿下已等你很久了,快随我来。”

    袁世温靠得近,才见这是一个大庄园,一半在岛上,一半在水上,布置精美,纵横深远,袁世温才自外州回来,这时见了就觉奢侈……而这只是偏庄。

    有幸进见过六皇子正封王府,正殿七间,后殿五间,寝宫两重各五间,歇山转角、重檐重拱、绘画藻井、朱门红窗,厢房不计其数。

    这是皇子封王的规格,只限于各自的势力财力,投入多少不同罢了……

    承平三百年,资财、英杰、丽色都向帝都凝聚,这样风云际会之地,积蓄的底子绝不是说笑。

    一路上廊栏玉白,水波脚下荡漾,竹林庐亭,假山奇石中,清丽的侍女时有隐现,而且因感觉不到冬夜冰寒北风,都和夏夜一样,穿着清凉,薄裙薄纱,隐隐见得春色。

    袁世温暗想,这必是大阵笼罩,却不敢多说。

    临近大殿时,就见着十步一岗,甲士笔直站着,禁卫森严,几人都是肃穆,这时就有值卫上来验过,随从就被带到下人院子里休息,再不能进入一步。

    主殿侧门大开,灯光照了出来,一班十五六岁的宫装少女就涌了出来,轻纱薄透,纤腰裙细,流水一样,自他们身侧而过。

    临在灯光下近看,俱是丽色,姿态迥异,有的娇色舞服,有的淡妆持扇,有的琴剑配随,更有几个大胆的少女,秋波流转,丽色研态,诱惑入骨,让几个男人看的都呆了,才在领头女官呵斥下笑着跑开……

    幽香阵阵飘远,袁世温发怔凝望,执事怅怅望着背影,收回了目光,拉了一把,说着:“别看了,等闲丫鬟就罢了,有功可得殿下赏赐,注目也就无妨”

    “这些刚下宴堂的,都是皇家培养,重金调教,为首香菱和云袖更是正封的才人,名义上还是我的主母,别的就算不是殿下自用,也是送给贵宾,无论哪一个都是你我要不起。”

    袁世温正听得入神,一盆冷水泼下,心里火热冰凉下去,有些苦笑应着:“我这样的人,哪敢奢望这种丽色……

    “明白本分就好。”执事点点头,却不进殿,转到侧殿对值守甲士出示令牌,绕去后面通报。

    这侧殿的门开了一隙,坐了不少等候谒见的人,虽没有着主殿待遇,也有着小小宴席,坐得满满当当。

    “坐满了?”执事看了眼,不是很奇怪,想了想歉声说着:“真是抱歉,袁先生请在外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

    “好好……”袁世温笑着还没说完,执事就点点头,不是很在意进去,这门又紧闭上去。

    苍茫夜色下,袁世温独自站在偏殿外,望望面前紧闭朱门和甲士,听着门后和雅弦声、觥筹交错,不由回望远去丽人,心中突一阵憋闷难言:“本分……”

    等了一个时辰,袁世温闻着门后琼酒醇香,饥肠辘辘时,主殿宴会才散去。

    执事送了一个客人出来,同时告知着袁世温:“殿下稍后就会召见你,先随我进去等候。”

    袁世温连抱怨心思都兴不起来了,闻着酒肉香气赶紧跟进去,望见精致的藻井形天花板,下面的厅堂是五六席残宴。

    袁世温在唯一空位上落座,望望周围的人,都带着官气,顿知六皇子不会立时召见自己,摇摇头顾不上多想,大半天没吃一点东西,实在饿坏了,赶紧吃点残羹冷饭填填肚子。

    顾不上异样眼光,吃喝一通,留意到众人视线关注方向,只见是个小厅,左右是二个侍卫,一脸庄重严肃。

    还有四个侍卫供卫着一座木架,供着一面龙旗,上有着一个斗大的“令”字,袁世温见过,知道这叫“王命旗牌

    是皇帝特授给王爵,便宜行事先斩后奏的凭证,专征专杀,五品之下就可就地正法,自是带着凛凛杀气。

    袁世温不敢多看,只见着金色雕花木门不时打开,每隔一会就出来一两个,神情或喜或沮,显接见结果不同,不过无论好坏,都尽量收敛神色,和擦身而过的新人相互点点头,径直出去。

    周围这样气氛下,袁世温突紧张起来——虽六皇子有着贤王之称,可真说起来,自己差事可是办砸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