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三十章 华表树

《青帝》 第一百三十章 华表树

    黑夜有规律的晃动,和母亲摇篮一样温暖,一样舒服……摇篮有点硬?

    江子楠一惊,顿时自迷糊中苏醒,入目黑黑一片,已能感觉出是在船舱里,耳侧是熟悉的吐息,冲在耳廊上有些热热,身子有些软。(本站文学网.yunlaige.net)

    船舱有点闷,不过有一种气息,松林一样清新,带着点婴儿的柔和,芊芊说过,这是无秽之体的味道……

    神智一清,小心一点一点移开,缓慢起身……被子滑落,身子一凉。

    她一惊,僵硬维持半卧半起,侧耳倾听,还是睡着的呼吸,这才无声吐了口气,俯身小心摸索着。

    黑暗里荸荸,终穿上了裙衣,想了想,又披上狐裘。

    打开门才出去,差点撞着人,定睛一看,做个噤声:“嘘——”

    周铃一身黑衣,手离开了剑柄,认真说着:“公子醒了?”

    江子楠看了看,黎明前的黑暗,下面河水黑幽幽,却是在商艇上,这商艇是双层大船,代表着奢侈,有专门的厨子、佣工,还有“姑娘”

    上层有五个房间,还有茶室。

    下层十个房间,甲板上还有着半圆的大拱廊,可供着旅客在甲板上用餐,欣赏着风景。

    叶青还没有公子派头,并没有全包,只包了上层。

    见着阴暗的天色,江子楠拉起她的手:“昨晚他有心事,唔,睡得晚……”

    “进来。”清澈声音自舱里传出来。

    江子楠松开了手:“我去看看厨子作了早饭没有。”

    望着她逃一样的背影,周铃疑惑摇摇首,进了舱里,点起油灯:“公子……”

    光线洒开,照亮正穿衣服的少年,身体匀称而暗藏力量。

    “呃……”

    “铃铃有事?”叶青回过来,疑惑看着她。

    周铃偏开视线,紧盯面前蜡烛,说着:“虽天亮了,但船长说要有大风雨,难以继续逆行,叫我知会您一声。”

    叶青没有立时答应,麻利穿好衣服,出了舱门。

    天一片铅灰色,河面压抑平静,是水河要道,但一里水面上已鲜见帆影,在茫茫远处,几个黑点正靠向岸。

    “的确有点风雨要来感觉啊……”

    周铃默默跟了出来,听到这句,不由顺着看去,没有见到任何城镇,只有一重一重的山影,本来数里宽的河面,映衬下却成了一条窄窄玉带。

    “公子,这一段就已是天峡水路了。”船长带着一人过来,在周玲淡然目光下,就自觉隔着三尺停步,他们都见过这个女子练武,望而生畏。

    叶青皱眉问:“准备靠岸么?”

    跟着船长的是副手,看着面前少年,小心解释:“这一带峡口多明暗礁,就算找到靠岸地点,风雨一大,河水暴涨湍急,万一脱锚就危险了。”

    说着望一眼远处河面上几个黑点,又补充说:“前面几艘都不是要靠岸,绕过前面这山,有条支流交汇的峡口,支流进去就有个云池,建有双流镇,有专供泊船地方,镇上也可以休息,您看……”

    “双流…”叶青回忆前世信息,这支流实是人工运河,在长河入天峡位置分出一支往北,夺占一山间大溪。

    又以坝台逐层上抬,至此云池,又自一处河流而下,专门绕过天峡中最险急一部分,重新南下汇入主水道。

    “我记得这双流运河构造特殊,局限巫山顶上云池水量,只有雨沛时才能启动的起来,现在深冬水枯,雨也没落下来,还能用?”

    “公子知道真多。”副手拍了拍马屁,见叶青面无表情看过来,赶紧补充着:“但前些天下了大雪,有冰水补充,听说云池水量重蓄近半,这就足堪一用,就算到不了双流镇,下面找处河段避雨可以。”

    叶青点点头:“好,就往这里暂避吧。”

    船长当即应命下去调度帆浆,这船就开始转向,不多时就到峡口,主水道西向,但北面支流大溪就是瀑布一样落下。

    两山间立着一高塔,高塔有一道半里宽,三丈高的闸口,在法阵支持下沉稳运转着,此升彼落,水瀑激溅,轰鸣如雷,震人心魄。

    江子楠正捧着一碗热粥过来,一惊下失手掉了碗。

    叶青眼疾手快,稳稳捞住,喝了口:“加了鱼汤熬着,没有腥味,不错不错……”

    转头见周铃呆看,不由想起自己前世初见时,比这表情还要夸张,笑着:“本来这支流冲下来是有河面落差,因年年在这一段主河道里,经常有着船毁人亡,朝廷特设了水闸口,算人控瀑布,其实不怎么智能化,呃……”

    自觉住口,船已驶入了一侧闸道,没有引来两女疑惑,出了这闸道,继续沿着支流而上。

    江子楠回望这瀑布,忍不住问:“长河万里蜿蜒,为防暴雨涨汛都要这样?有许多这样道术机关?怎么控制?怎么修缮?”

    叶青一笑有些怀念,前世自己也有这些疑问,后来才明白,道法显世的世界,上层比起科技还夸张,别的不说,龙族系统调整整个天下气候,就不是l世纪科技能达成。

    地球明清时农业产量,一年二熟轮种,麦平均每亩5石,稻8石,一年折合不过是43石,这世界麦每亩。5石,稻45石,折合七石,这就是神道调控气候和土壤的结果。

    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还有方方面面,眼见水坝就是这样。

    没有了科学,l世纪的地球,至少饿死没有了天庭,这个世界也差不多是这个结果。

    当下笑的说着:“就是灵塔上法阵控制,但只作补充,大部分力量还是通过转化上游水力,至于修缮都是百年一修了,你当朝廷有很多这样大工程么?”

    说着又指点着前面:“全程十六处闸口,使朝廷很少有水患之忧,这也是朝廷国祚绵长的原因之一。”

    “但双流运河这样构造也仅有一个,这确保了长河水道运输稳定,不仅是民生经济意义,还是政治军事意义。”

    江子楠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叶青一笑,也不多说,喝完了粥,到了二层茶室。

    立刻就有人上前,冲了茶,茶香很快溢满了茶室。

    叶青端起茶杯吹了一口,尝了一口,心中继续沉思:“可惜,这就是仙道文明的特色,论力量和控制,甚至在中等科技文明之上,只是却不能普及。”

    叶青心里清楚,这是不可逆转的文明发展方向,在地球上,除非科技进化到智能机械人代替人类劳作,除非科技造神的地步,不然的话,最高贵的财阀老板和总统,肉体上和最平常的宅男并无区别。

    要发展科技,就必须把生产和消费普及到民间,不过就算这样,也万万没有老板和总统为百姓服务的道理。

    仙道文明,就算建立强大的天庭,本质还是个人超脱,伟力归于自身,谁会当凡人的奴隶,还是永远的奴隶?

    而且要普及的话,却又不行,灵气供应不足全民修仙——在仙人不死,代代积累的情况下,别说是全民了,就是三年选二十三人候补,都很不错了。

    而道君设立天庭,根本意义不是控制,单控制的话,道君本身力量足够镇压天下了,而是“为人民服务”。

    别看错,就是这词,无论是龙族来调控气候,土地来肥沃土质,阴间来接引阴灵,都使人受益很大,甚至离不开它

    有此恩泽,才能左右人道气数,叶青越研究越觉得百万年统治,是有道理,并非单纯靠蛮力镇压。

    想到这里,叶青自失一笑:“说的也是,能支配百万年,哪会是脑残?我都能想到,它们想不到?”

    “罢了,双流镇快到了,昭王祠还远吗?这是一次大机缘,我要不要取这昭王祠华表王气呢?”叶青皱起了眉,透过风雨,远远望去。

    昭王祠是上古圣王,有一棵华表树,却不知何故,吸取了些王气,成了精怪。

    本来华表树只要留在祠堂范围内,王气自隐,一般人看不出痕迹,就算有看破者也不要紧,谁敢冒犯昭王,在它的祠堂内行凶?

    就算有能看破,又不畏惧昭王的人,那他也用不着砍这树得这一些王气了。

    故这华表树生存到现在,不想这颗华表树自寻死路,它爱慕读书人,就变化了一个书生,以文会友,活了千年,它文思深邃,名声渐渐传出,甚至吸引了俞帆,俞帆开始时待之以友,后不知何故发觉了根基,将它斩杀,获得王气在身。

    但这是有着理由,精怪不经天庭许可,变化人身迷惑民众,杀之无罪。

    现在还没有听闻有这书生出现,那杀之就没有理由了,怕是获罪于昭王。

    正在寻思着,远远一条道路上,雨点噼啪打了下去,一个闪电,天空裂开两半,照见道路上有几骑在奔驰着。

    接着又恢复了昏暗,只有大雨直泻而下。

    “公子,雨下的太大了,是不是休息一下再走”一骑靠近了中央,抹了抹雨水,问着。

    “不,赶去昭王祠。”俞帆也抹了把雨水:“叔父临死前已说破了天机,我请了重金,求得仙师一算,已把握了些线索,事关我日后成败,我不能再迟疑了。”

    说着,又一声车轮子碾过桥洞一样滚雷声而过,众人再不语言,奔驰而去。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