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帝都

《青帝》 第一百三十三章 帝都

    一月十八清晨,抵达京畿。

    长河水道在大津口一分为二,北面是长河主脉自神禾高原千里俯冲至此,西面是大运河自西樊川导出,流经太陵、上陵、少陵三大平原后汇此。

    此津水面阔十里,帆云蔽日,集天下客、货、漕、渡,共同承担着京畿生命线……舟楫的舵橹击水声,操各地方言口味的官话呼喊,一阵阵喧嚣声如浪涌,直到商艇越过大津口后才平息。

    又继续向西沿大运河而上,在一片帆林中缓缓溯行,还不时听到下舱有客人惊呼,赞叹果有京师气象。

    上舱叶青独包,只有江子楠和周铃,还看得目不暇接,不时拉着叶青对岸上指指点点。

    迎着清晨凉风,两女凭舷而立,脸色兴奋着微红。

    叶青见此笑笑,盯着不语。

    沿途实不见大城,不过是些三万不到的小县镇,但很有特色专事某项手工,规模还算不错,叶青自己第一次见时也很吃惊。

    每每遇上一片城镇,自船上放眼望去,堤岸上到处可看忙碌身影,凭前世印象和地球时见识,逐一回答给两女听

    有些是连成片的钢铁作坊,大型水力锻锤在水流与阵法驱动下轰然运作着,隔着数里都是锵锵作响,声如雷鸣,新制成耕具、锅釜、利刃甚至剪刀针头,都运上码头,迎着熹微的晨阳而映射清光。

    船行数里,一片良田又是一片城镇,数以千记的大小牛车停在连绵机坊、织坊、绣坊、成衣坊前,来搬运女工制出的供应市场的精美布匹、衣裳……

    叶青想着地球时,不由打趣:“你们身上穿的新衣,多半是这一带量产,到了街上说不定会撞衫,别跑太远,我会认不出来。”

    “公子”这不负责任的笑话引得两女不满嗔视,江子楠更摸着身上衣裙,犹豫是否要修改一下形饰。

    她们听不懂钢铁生产意义,对大型成衣场廉价量产印象一般,更喜欢叶青口中所说各种早市的开启。

    一包包粮米被役夫抗着,在船和码头之间上上下下,健步如飞的菜农挑着担自田头里上来,新鲜蔬菜上还闪着露珠晶莹,炊饼豆羹食铺店散出浓浓诱人香气,飘在河道上空……

    叶青记忆里,在这大劫前夕,是仙道版农业社会的巅峰,道法飞讯的聚合效应下,帝都直隶辐射下的周围州郡,不止是农业发达,工商业已自然演化出庞大网络。

    在地球的眼光看来,这就是一个以长河水道与大小运河为经脉,点面结合的庞大工商业网络,所谓面是铺店林立、普及到各城中心地带的商业区——叶青他们过年泊留的小镇就是一例,物资都不缺少——节点是遍布各州大小城镇,并且深入坊巷的各种工坊商肆。

    尤以这京畿地面为甚,一座座小镇都是这样专门手工,沿大小河道而建以借助水利之便,作一个个规模化大型节点,为京城提供服务同时也对别的州郡交流资货,自而支撑起京都百万人的生活基础。

    承载行业交流,主水道繁忙,商艇必须排着队行驶,短短五十里水路,行行停停,直到次日深夜才到帝都南湖。

    帝都南湖是个深水大湖,不规则椭圆三十里堤岸几乎改造成了码头和船坞。

    叶青见到有大型吊机运作,有几座甚至不输于地球规模,不由热情指点给江子楠她们看:“这可是制造万料远洋巨舟所用,基本上都是大型法阵驱动控制,真正的国之重器”

    却只落得两女“哦”一声惊叹,泛泛称赞。

    叶青不由无语,知道她们不懂,这称赞多半给自己面子,心中腹诽:“男人的钢铁浪漫,果不是她们可以体会。

    这时天已近二更,湖畔丰乐楼下还有大船停泊靠岸,而丰乐楼只是三十泊点一个,真正到夏汛时还会开启南面水更深的金明湖,专门容纳溯流而上的海外巨舟,都是价值百万。

    付了最后一部分船费,终下船踏上帝都的土地,

    靠近着码头,就见着不远处挂着两盏灯,照得通明,不远处茶馆还开着门,六七个人正坐在里面喝茶抽烟嗑瓜子聊天,再远处,就见得连绵街巷通衢,各式青楼酒肆夜场通明。

    在丰乐楼下,不时有贵公子经过,见叶青穿着举人官服,也点头微笑致意,径自挟着姬妾登上十层高的丰乐楼,就见着宴饮狂欢,丝管喧沸,甚至有数个士人,凭栏纵声,隔着街巷遥遥对歌。

    又一阵蹄声烈烈,骏马嘶鸣,大批人呼啸自堤岸上奔驰,垂柳下隐现华衣,甚至有女子兴高采烈跟着纵马追逐。

    “帝都人都这么……放浪形骸?”江子楠有点被吓住,以她所受教育,完全无法想象女子能这样胡闹。

    “闲极无聊一帮人在瞎闹,自诩风流,哪州哪郡都少不了,只是京畿一带聚集更多,还有组织,每逢节庆夜里……”叶青见她们完全听不懂,就是是失笑:“别管这些家伙,我们找我们的客栈。”

    繁华之地名不虚传,问了两家客栈也是举子携眷住满,第三家时就找到了空房,赶紧先住下。

    这间客栈特意挑的偏僻,安静许多,一夜无话。

    ……次日叶青早起叫了牛车,先去城里吏部报到,帝都南湖是郊区,还不是帝都的本领。

    天色不是很好,有些阴暗,还能看见,一条玉带遥遥出现在地平线上,这就是绵延百里的外郭,便于灵力传导,都以汉玉玉所制,这也是“白玉京”这词的来源。

    临近数里,宽阔城濠有三十步,引着活水,墙体高达五丈,有凹凸起伏的形制,波浪般的曲折,一眼望不到尾。

    车夫是个健谈,这时坐在前面介绍:“玉京有三朝一千年了,据说修城时,工部呈上城池施工图,前前朝的太祖,见画的方方直直,就勃然大怒,亲自取朱笔涂改,将城墙划的波浪曲折,并在旁特注——依此修筑。”

    江子楠听得入神,却有些反感这个车夫话里话外隐隐淡淡优越感,不由问着:“这又是为什么?”

    车夫一下支吾:“前朝太祖的道理,我们哪里知晓?你这姑娘忒也多问。”

    叶青眉一皱,淡淡出声:“曲面火力交错,左右掩护,利于城防罢了,其实是多虑了,真要打到帝都,人心早散了,有这城防只怕都无益,你那时会上墙防守?”

    这是实话,车夫有些不服,摄于叶青举人身份,不敢抗辩,听出不喜,讪讪醒悟过来,他不敢接叶青话头,却对江子楠道歉:“夫人问的对,是小人无状了。”

    江子楠抿着嘴,眼波流转过叶青,轻笑起来。

    正门的人货流量极大,牛车排了很长的队伍。

    这时叶青就留意到城下外围设一道丈二青黑色矮墙,车夫望一眼了,就笑说:“公子,这是羊马墙,据说帝都要保持整净,牛马多了就有牛粪税,许多不愿意付钱的,就可寄在这里。”

    “寄养也要花钱吧”江子楠又问着。

    “是要花钱,可总比牛粪税低多了,出城时可取回,要是没有牛马的,出城不方便,还可在这里购买牛马。”

    “那你怎么可以进去?”江子楠问着。

    “我们专门运旅客的牛车,却是不一样,帝都这样大,没有代步怎么行,具体我就不清楚了,得问东家去。”

    “不到帝都,不知富贵啊”叶青虽来过了,还是喃喃了一句,这时遥望许多牛羊马一类的牲畜被牵着寄养高低两墙间的窄巷中,并在城外周边形成繁盛的羊马集市。

    叶青就指点的笑着:“这放置要贩卖的牲畜只是太平时节借用,真正到了战时,就是与主城墙、活水城壕合为完整的立体防御体系,士兵随时可以下到羊马墙后,与城头守兵组成上下双重立体化打击。”

    江子楠和周铃都听得佩服,注视着自家公子,这时却有一人接声:“这位公子也是来帝都的举子?所言精辟,真是让我佩服——学生傅承善”

    叶青一惊,转身看去,却见着侧面一辆牛车拉来窗,叶青顿时眼睛一亮,只见这人三十岁左右,虽只露了上身,衣着有些半旧,但沉静面孔上,黑眸顾盼生辉,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潇洒气质,令人一见忘俗。

    叶青心里暗赞:“好个书生,好个气质”

    仔细一看,更觉得青气隐隐,不敢多看,这种窥探在修了道法的举人身上很是敏锐,但这一眼,就知此人大有根基,当下谦虚说着:“原来是傅兄,学生叶青——刚才不过是闲聊,多有冒失,不敢傅兄称赞。”

    说着,就想着,这名字有些熟悉,连忙搜索记忆。

    “是闲聊,但也见叶兄的才学,能一眼看穿关窍,实是难得。”傅承善说着再仔细打量着叶青,见眼前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宽袍也有些旧了,可穿在叶青身上却正好,一种少年公子翩翩之态,又沉静从容,也是心折,想了想,突眸子一亮:“叶青,莫非就是那十六岁就中得应州解元,龙君应许的同进士?”

    这时叶青也想起来了,这傅承善就是这届的进士,日后就是朝廷的后起之秀,不到十年就当上了大学士,只是一个是中央,一个地方,虽闻名却也未见过面,不想就是此人

    当下也连忙深揖:“您就是出生时就口怀白玉,十二岁就中童生,十五岁就中秀才,太守解带赠金的傅承善傅兄

    两人都说了这话,相视一眼,都不由鼓掌大笑。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