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贡店

《青帝》 第一百三十五章 贡店

    阴天,可能外面在外面是雪,但在帝都,落下的是雨,并不寒冷,街巷通衢中,还有一盏盏灯笼沿阶。

    随着客人进进出出,形制各异的伞在雨中不时收拢绽放,听着招呼、谈论、寻常市民的欢笑。

    叶青带着两位少女,傅承善出行算是简朴,也带着四个女仆和护卫,一行人沿阶慢慢过去,欣赏夜市风情。

    “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云楼。”

    “下雨,茶馆里艺人生意淡上许多,可酒肆里人就多了,就算帝都,这时节还是喝酒用餐,胜于喝茶。”

    傅承善神态恬静,目光中带了几分忧郁,怔怔望着,显是触景生情,忆起了此间往事了。

    沉默良久,傅承善突醒悟过来,才说着:“云楼是城里首屈一指的销金窟,酒、色、艺、文俱全,叶兄年少风流,可以过去看看……”

    这酒是真的美酒,色是真的美丽,艺是真的绝顶,文是真的文雅,都是帝都第一流的水平。

    叶青知他在感怀过去,笑笑说着:“天京春露,别处没有,还是要买几瓶回去,还有就罢了。”

    天京春露是帝都西山玉泉所酿,部级和大内设筵,都用这种。

    傅承善笑着:“天京春露虽好,有独到之处,也未必是天下第一,这色艺文三绝,就别处未必有了。”

    叶青笑笑,没有多说,就听着饮酒谈笑的喧声扑面而来,青楼上更阵阵丝竹管弦,时闻清澈柔婉的浅唱,随风荡漾在街中。

    感觉臂侧靠过来丰盈,熟悉的暗香幽浮,不用看也知是江子楠,心中有些好笑又有些暖暖,不由想起芊芊暗里吩咐周铃——路侧野花不于净,不要让公子采。

    就听得满脑的黑线。

    “这次月食,天下隐隐震动,不少想等几年再入京考试举子都出动了,往昔三千举子,这次怕有七千。”叶青沉吟片刻,凝视着远处:“我的资粮还不厚,这次青榜又激烈一倍,哪还敢分心。”

    半真半假随口说着,安慰一抚背后青丝。

    大庭广众下被半搂,江子楠红了脸,不敢看周铃,深深低垂了螓首。

    傅承善见着会意一笑,不再谈风月,听了这话,也绷紧了唇,许久才说着:“是啊,这次天下英雄集于此届,怕是……”

    两人都是冷场,不过很快抵达一处临湖贡店。

    临湖贡店时,雨小了,门面檐下吊着六盏大灯笼,往上仰望,七层楼高,雨在灯光映照下似云似雾,汉白玉台阶,雕花玉栏,隐隐有着灵气。

    叶青前世来不觉,这时见识精深,就知是连通地下灵脉,却是吉地。

    台下设亭为岗,有四个殿前横班把守,两人出示了龙纹玉牌,就带着各自家眷仆婢进去。

    城里的几处贡楼实都是皇产,掌柜不可能使用朝廷文官,却不用商人,名义上都是有品级女官担任,一般情况并不出面,只有执事一层负责日常,属于不入流的职事官。

    这时就有一个中年执事笑着迎上来,要领着两人上楼看房,应说服务态度还是很到位,但傅承善经过两届,哪还不知奥妙,就一挥手:“这些鸽笼子就别拿出来现眼了,我们这都是带着人,还有空院没有?”

    “有有有,您二位来得不晚,还有十几个院子……”中年执事笑眯了眼,绝口再不提免费房间:“整座贡湖都是皇产,风水极佳,大人您要租临湖哪一面?”

    傅承善不理会,笑着对叶青解释:“贡楼是开朝初年时建,考虑到天下疲惫,举子穷困,特设免费房间,只有一室。”

    “现在要是一个人罢了,我们人多,又要长住,还是租院子清静得宜……并且方便聚会……叶兄你已知道了?”

    江子楠和周铃相视一眼,想起了叶青说:“你们见了,就知道”

    一齐望着,却见叶青笑笑不解释:“就听傅兄的安排。”

    “好。”傅承善不多想,随口吩咐:“这些院子带我们过去看看。”

    执事已举起了灯笼:“您二位请,小心雨大路滑……”

    逛过一遍,基本都是不错,综合意见,最后选定湖西邻居的两个小院,装饰素雅,纤尘不染,还有着书房。

    一月三百两银子,包基本膳食,想用宴就必须再出钱了。

    叶青爽快付了六百两,租了二个月。

    刚刚整顿行礼,雨已停下,就让周铃和江子楠沐浴——用的就是温泉引到各院的浴池。

    此时大雨歇住,雾一样的气息满院。

    见叶青背着手,仰脸看天,江子楠站住了,笑着:“公子,这京城住宿实在是太贵,在郡里只要二十两,就能租到这种小院。”

    “福地、温泉、地暖,帝都,哪样不花钱?而且此间不乐,是说陪着我不好?”叶青笑着,心中却笑。

    “哪有,明明知道我不是这意思……”江子楠脸色一红,心意难服,振振有词:“最关键的是,明明说免费,实际要我们这许多钱,朝廷真黑……”

    叶青哑然失笑,说着:“免费单间还是有,免费膳食也简单些,但都管饱,有素有荤,朝廷待遇已很不错了——几千举子呢”

    “至于有钱的人,其实也不赚多少,就弥补了些免费的空缺罢了。”

    “子楠可别想着专门占人便宜。”

    说着,就摸了摸她的脸,手心温润感就渐渐烫了,少女羞恼起来:“公子你却在占我便宜……外面有人呢”

    后半句才是重点吧,叶青就忍不住笑出声,却在这时,听见外面声音:“叶兄,何乐也?”

    “闺房画眉之乐耳。”叶青听出是傅承善,随意笑着开了门,江子楠红着脸退进了屋里。

    进门果是傅承善,一摆手,让出几个举子,年齿各异,都有色仪,使叶青眼睛一亮,不敢用天眼深窥,只一眼都见着金黄气运凝聚。

    “来来,叶兄,这是我在上一届认识的几个故交,孔智、褚彦、汤中臣,闻叶兄才名,要我来引见……”傅承善颇有些无奈,语气却愉悦亲近。

    “引见不敢当,三人行,其必有我师,青正要向诸位前辈请益。”叶青说着深深一揖,心中急速思量着这三个名字。

    殿试青榜每届不过百人,瞬间就想起了,这三人按照历史,都是此届三榜同进士,不由暗喜,思着:“这真正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个傅承善虽未中进士,不会天眼,但眼光很是了得独自求索总比不得共同交流,正使我这两月把文才再磨磨。”

    孔褚汤三人见着少年翩翩,不管怎么样,这仪态实是让人心折,相视一眼,一齐谦逊回礼:“叶兄斯言至善,我们相互请益才是。”

    众人都笑起来,迎进院里,就进了正厅,在一处屏风前的茶座左右坐了闲谈。

    周铃新换着黑裙,奉上酒水又退下,经过叶青时,少女按例屈身为礼,脚步无声,姿态柔顺,甚至能闻得到她湿润长发上的香气。

    傅承善早看出周铃武功不错,结合江子楠灵慧,笑着:“带着这样两匹烈马,叶兄精神真不错。”

    叶青笑笑不语,这世界中,正妻平妻受人尊敬,而姬妾丫鬟随意送人都视之平常的事。

    叶青却没有这心态,以人喻马的比方,闺房里说说情趣也罢,在外面绝不会出口,平白贬低了自己女人尊严。

    却转问:“看来青和傅兄来得最晚,几位兄长又是何时来着?”

    话题就此揭过,初识,并出于文人忌讳,都有意识不上来就论文论诗,先说些旅途中事作趣味。

    举人来自天南地北,见闻都算广博,并且由于同一阶级,都能相互理解,只一会,话题就转到大家最关心的考试,特别是对主考官猜测。

    傅承善考过两届,最有话语权,在众人目光中沉吟片刻,还是摇首:“有资历又没轮序的就这几个,苏、李、章、姜几位大人都有可能,但今年天象剧变,怕是有着紧急调整……”

    几人都是沉默了,实际上来参加考试,都有着月食之变的刺激。

    叶青见着心一动,略过记忆这届礼部尚书苏子容,转三年后下一届,稍作考量,就有了决意,手沾酒水在桌上写出一字。

    “佟?”孔智瞪大了眼,以此人的智计,绝没想到会是这位:“何来的消息,或者判断?”

    叶青正想着,见着傅承善若有所悟,就微笑拱手礼让:“还请傅兄先说。”

    傅承善看了一眼,点头谢了,说到正事,这人就收敛了笑意,斟酌言辞,正容说着:“天下事,兆必显于天地,祸必先起自人事,患莫大于内外兼攻。”

    “虽不知天数,但有着月食,必有应验,可按照情理来说,朝廷只有三百寿,还远不到失德时,今上还算是春秋鼎盛,也没有多大问题啊。”

    “泛泛而论,对朝廷而言,内忧在乱民,外患在北魏,又有诸藩内外之间,可是零星乱民尚不成气候,北魏也未必成问题——众藩,怕也不成祸端罢”

    “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