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入座

《青帝》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入座

    二月十八,凌晨

    才半夜过点,江子楠就醒来,不敢惊醒自家公子,只穿了肚兜就钻出被窝,抱了衣裳到外厅,不想冷风自门缝中吹来,一下打个喷嚏,赶紧捂住嘴,羞红脸穿上了衣服,作着准备。

    叶青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想笑却没笑出来,静静望着幽幽纱帐,心里一丝紧张渐渐散去,恢复澄净。

    过了片刻,贡湖周围人声鼎沸,各院举子不管这夜有没有睡的香,都赶紧醒来用凉水洗脸,打叠起精神。

    脚步过来,掀起内屋门帘,就闻到了粥菜香气。

    周铃过来服侍自家公子穿衣,江子楠在桌上布菜,声音尽量不显得异样:“公子睡的可好?”

    “还不错”叶青不揭破她的小小忐忑,实际上也没必要使她担心,无秽之体睡眠一向深沉,时间二至四个时辰就能充足精气神。

    叶青说自己不紧张是假,这是决定命运走向之时,但只要还在可控范围内,就是正常。

    无秽之体,就这一月交流来看,几千举子内,能有者不过两手之数。

    说穿了,这是体制不同。

    和平时代,由性入命,战争时代,由命入性。

    和平时代,先文后武,战争时代,先武后文。

    这大道却是一样,叶青一向认为,如果所谓的大道,连和世俗世界的共性都提炼不出,那这“大道”,“大”的就有限。

    读书明性只是道心方面的储备,或可归纳到“性”的范畴,道法的实践却是“命”的范畴。

    万千举子走的都是由性入命道路,有人或会奇怪,叶青却越发觉得天庭的统治真正是洗练,几乎一字不易

    “性”是心田,不涉及力量,请问成千上万的读书人容易管理,还是个个武装到牙齿的“武人”容易管理?

    任何有点脑子的统治者,都不会推广“先命后性”,弄出一大群身有伟力,再读书明性的豪杰来。

    找死也不是这样。

    当然,就算要先命后性,也没有长久的可能,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贫文富武,连修行武功都要大量资产,何况是修仙?

    灵气、灵丹、福地、供奉,都缺一不可,弄下去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

    叶青就不由想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世界,门派割据,以力唯尊,不事生产,国家名存实亡,凡人几是蝼蚁,根本产生不了文明,只有“轰杀”之道盛行。

    这样搞下去,自是灵脉枯竭,民生凋零,步入毁灭的深渊。

    而在本世界,千万举子,要是没有天庭点拨,能由性入命实是艰难,七千举子中就只有不到十数的考生有此本钱

    更加不要说,这珍惜天地灵力储备,敬畏力量,确定名分,合乎大道,才能天长地久。

    这世界本质几已达到了个人超脱文明的颠峰,思之实可怖可畏。

    叶青知道自己气运还不算厚重,但自己本质是“战争时代”的人,故勤修奠基,这点就是远超别人的优势。

    思量着,就上了餐桌,叶青见着琳琅满目,就笑着着:“不必这样,其实朝廷的免费早餐也不错……”

    “那怎么行”江子楠蹙眉:“贡店还免费呢,能住?”

    说到这里抱怨:“平时就罢,昨夜不知多少人辗转反侧,楼上楼下室前室后,我敢说住七层楼上的举子悔都悔死了。”

    叶青失笑,用完了,出到院子门口,才对她们说了些道别话,就听傅承善的声音:“叶兄,我们同去。”

    看去,见牛车垂帷掀开,几个好友都在等候。

    笑着入了帷,牛车辚辚驱去,顺着应试的滚滚车流,一路穿过大街小巷,不久就到了皇城。

    车停在皇城广场,感觉温暖不少,显已进入了核心范围

    叶青仰天而望,见这时还是满天星斗,真是个晴朗得再不能晴朗的夜,整个天穹淡墨青色,隐隐透着白。

    “咚,咚,咚”夔牛法鼓沉重敲响,声震十里,带着难以描述的肃穆,广场上黑压压的人,一下子肃然无声。

    “皇城重地,朝廷中枢,各举子沿天街而行,不得散乱,不得过线”三声鼓后,城门口一声高呼,朱漆铜钉大门洞开,举人这时都鸦雀无声,鱼贯而入。

    俞帆排在长长队伍中,这时紧跟着人流往前。

    队伍有两道,前进半程,似因故停滞一下。

    “出了什么事?”

    前后小声议论,就有一人幸灾乐祸的笑着:“还能有什么事,隐藏法器可什么法器能瞒过皇城?”

    “是啊,国试也敢作弊?立刻革去举人功名,永不录用,这举人完了。”

    “活该,国试都敢作弊,想必这功名也是靠作弊来……”

    俞帆略皱眉,有些不喜这些私议,不多时,前面人群一阵骚动,就有一个面色惨白的举子被带下去,等待他的将是罢黜功名,万里流徙。

    这是对面一排的人,对面这排人人脸上都有不渝,颇感晦气,但都是不语,队伍停顿了片刻才继续前进,就落后了些。

    俞帆不在意扫了眼,眼神一缩。

    近在咫尺惊遇,叶青和俞帆都是微笑示意,手都在袖中攥紧。

    “同乡知交?”孔智和汤中臣两人,向俞帆望过去,顿时眸子一亮:“仪态堂堂一表人才,应州英才甚多,介绍一下……”

    叶青神色忧郁,怅然欲失微笑了一下:“此人俞帆,应州俞家,开国功勋之后,的确是世上英豪,但不瞒你们说,这可是我生死大敌。”

    “那就是冤家路窄了”孔智笑着说着,收回了目光。

    傅承善不语,盯着俞帆,良久才说着:“叶兄说的是,此子的确大有才器。”

    门口已有一吏严肃望过来,示意禁止喧哗,还在私言的人都是收敛,恢复了原本鸦雀无声的状态。

    前面还在一一验过龙纹玉碟,叶青却有些沉思。

    举人已跻身统治阶层,郡县内谋个一官半职,假不想长生久视的话,连“黄金屋、千钟粟、颜如玉”都有了。

    但想跻身青紫,位入卿相,甚至长生久视,还得在这里搏杀,不过,以前检查法器,川林笔记都是查不出,这次呢?

    正想着,这就轮到了自己,交了龙纹玉碟,就有着一种波纹扫过,叶青闭住呼吸,却觉得这一扫,自己顿时有着赤身裸体的感觉。

    但左右官吏都没有异色,顿了顿,说着:“进去”

    叶青松了口气,踏步而入,才进了大门,就觉得全身一暖,就进了天街。

    这世界的天街,是指皇城内的主于道路,只见着天街二侧,十步一岗,都站着侍卫,一个个都穿着甲衣,立着纹丝不动,一股凛然气息就弥漫而出。

    举人只能在中间而行,叶青只见道路平坦,玉带碧水萦绕,汉白玉桥栏,遥遥相对是巍峨大殿,层峦叠嶂,威仪壮丽。

    叶青、傅承善、孔智等人,都一时都没有说话,直到贡院门前才站住脚,脸上都渗出了几丝冷汗。

    贡院门前是一个大牌坊,正中悬有“天开文运”的紫匾,字迹遒劲,举子不由都是瞩目,议论说这是本朝太祖手笔。

    “不许喧哗”就有礼官持鞭,在空中“啪啪”一抽响鞭,说着。

    进了贡院,几人都打散了次序,分流开来,叶青不敢多问,只由着监考官带到一座大殿前。

    叶青留意到二侧还有两座侧殿,不再多语,上了三重台阶,廊柱下,是长长的走廊,一重重都站着侍卫,偶尔有太监宫女来往,都脚步轻盈目不斜视。

    这种气派下,举子都不敢作声,引向殿口,进了金碧辉煌的大门,里面就是光明一片。

    宫穹深邃,地板光可鉴影,过道上空一排排整齐高悬的烛台都已点亮,照的内外光明。

    一排排桌椅林立,每张三尺,上设笔架墨砚,桌角有着编号,这和地球时考试基本上一样,叶青也不奇怪——这本就是大规模组织中成本最小的一种。

    考座间相对疏朗,叶青看去都密密麻麻,数量怕不下三千,形成一个庞大的矩阵。

    “还有事给各位举子说明,现在还可出恭,想出恭就由人领着去,但一旦进殿,直到中午退出,都不许出恭。”

    “这虽有辱斯文,但人之常情,不得不说明。”门口有个副考官最后一次申明,意恩是进去就不许再出来,往年不是没有这事发生,不过以举子身体素质来说,百年也难得一遇。

    这都事先解决过了,没有人应声,就都被引入殿内,在台上抽取编号,当场随机入座。

    殿前高悬一枚玉印,桌上除签箱还摆一只琉璃漏壶,嘀嗒嘀嗒的水声,已经漏下近半。

    后面坐着一个道人,相貌也不出奇,只是叶青抽号时,和他的眸子一对,体内本来还丝丝运作的川林笔记,瞬间蛰伏,叶青本能一激灵,赶紧敛神收起号牌,退到台下,手心已都是冷汗了。

    “这道人怕是不下龙君,这世,还是首次见到人类有这样的道业,真是可怖可羡……”思量着,叶青心神已平稳下来,作为举子,这时无需理会任何别的因素。

    道人眸子一闪,无声笑了。

    无秽之体、黑德之气,这届还真是出了好苗子,只是这样的人,看这奠基扎实,功法纯正,怕早就被黑帝一脉钦点了罢,现在只是过过场。

    不过这样事虽不多,却也不是罕见,这道人只是一念,就平息了下来。

    叶青这时却不理会这些,按照考号,找到了位置,这是中侧靠左的桌椅,当下就寻了坐下。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