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出殿

《青帝》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出殿

    “国之竖篱,制之以气,治权从中出焉。”

    叶青这理论角度根本无视阶级,或者说站在最高处俯视,认为治权是国家政治处于第三位。

    竖篱就是笼栅,制之以气就是赋税系统,而行政在最后。

    “或之于家,曰礼。”

    “或之于国,曰法。”

    “展之于世,其或曰道乎”

    笼栅在于家,是伦理宗礼,而在国家就是法网,在世界,就是大道。

    “束而不屈,贼乱愈出,宽而高远,是云明德。”

    这意思是,笼子很紧,举手投足都有法禁,这就使人反抗,叶青不由想起了地球奴隶对奴隶主的诅咒:“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而变成栅栏,就可使万民归心。

    每个社会,都是根据时势放宽栅栏,奴隶制至封建制,封建制至共和制,共和制到民主制,都是这原理。

    “大国之道,其管笼栅乎?

    笼栅之设,当有值矣

    大者栅之,小者笼之,谓有道者。”

    这是说,治国本质就和管理笼栅一样,笼栅都有着成本,笼子装不下,就用栅栏,栅栏过高过大,制气(赋税)就不方便,那就缩小到笼子,这就是有道。

    “天设生死为笼栅,日高月远曰草场,万物刍狗,故人道自主,或曰民主。”

    这意思是说,天地以生死为笼栅,万物都在牧场内,新陈代谢,不能超脱,正因为不能超脱,所以人道反而得了自主,人道之众在于民,这或可称民主。

    在叶青看来,这不但是本世界的道君之道,而且也同是民主制度的原理——栅栏坚固,放养的牛羊才不怕逃亡或者被猎食,正因为这个不怕,所以牛羊就在草原上奔走。

    三千举子忙碌写着,沉浸于道域氛围,得以发挥最佳实力,叶青此时思如泉涌,笔若神助,完成后,全篇通读下来,神气清爽,大有酣畅淋漓之感,心中暗想:“这二卷算是完成了。”

    “虽说是上下二卷,一说的是道,二说的是世,但道理贯穿,一气呵成,或可和道德经一样,分上下篇。”

    “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却再仔细润色再可。”

    叶青默想片刻,一字一句检查,对句整齐,结构平衡,词语增删,改到最后,几一字不易,道理纯净,文气贯通

    改到最后,叶青自己都一下恍惚,内心涌出了一种明悟——除非自己再积蓄资粮深深,否则难以写出这篇。

    下面的事,就很简单了,把这些都再正式誊写到正稿上,这不消半个小时就写完了,配合着书法,真是满卷琳琅,龙起云涌。

    一声叹息,卷子搁在了案上,余光中,卷面有一丝紫意,定神看去却又没有,似只是错觉。

    叶青抬首,却撞上两道目光,却是佟善和道人,转眼又收回去。

    “奇怪”皱眉想了下,不得要领,也不理会,把卷子一一整理,端坐着闭目养神,写时尚不觉,现在心神一松,就身心疲倦潮水一样涌上,打过一场大战一样。

    周围没人注意到叶青,只俞帆坐在大殿一侧,无意间转过眼来,见此就是眸子一缩,笔一抖在纸上落了个刺目墨点,俞帆顾不上多想,赶紧撤下污卷,重写一张……

    叶青有所觉,侧身看去,却都人人平常,这漏壶已重置了几次,考试的时间过去了大半,周围举子或紧张,或从容,大多还在写着,少数已写完,在一遍遍修缮。

    “想来也是,这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这是上呈天听之时,人人都是一时之选。”叶青这样想着,略有遗憾:“半日考时本当精益求精,可惜我水平还不够,再修缮也难以进益,就无法利用这余下的时间了。”

    “还有半个时辰收卷,各举子注意时间。”有副考官在上面提醒着,最后一次重置漏壶。

    过了一会儿,主考官佟善下来巡视。

    慢慢转了一圈,路过中侧一片,佟善不经意瞥向一张卷子,又看看叶青罢笔闭目养神,佟善本能想提醒一句,但立刻清醒过来,记得了自己此时的身份,不留痕迹举步离开。

    佟善回到台上,对道人一点头,又去一侧偏殿巡视,一切正常。

    道人坐在后面,眸子一闪,无声笑了。

    “时间己到,举子肃静停笔”

    早在一刻前,举子就陆续搁笔,这时相互听不见声音,只有神情或疲倦,或遗憾,或自傲……看起来都没有考崩

    叶青静静打量这考后众生相,直到所有人卷子收上去,又有一声:“请举子离席出场。”

    叶青跟着起身,顺着寂静人流出去。

    一出殿门,体内川林笔记又鲜活起来,明亮的正午阳光,风吹过长廊,沙沙脚步中就带着议论声……又能感到气运,能调动道法,下意识回身看去,能看到殿内烛光,能听得里面声音,唯天眼中一片漆黑,显是道域的隔绝。

    筵宴是早预备了,就在一处广场,举子过去,就见着一桌桌,这是人数太多,没有殿可容纳,不得不在这里。

    桌上并没有多少珍馐佳肴,放着就是五盘,还有一小壶酒。

    举人都叩拜谢恩,虽大家都饿了,但都屏气息声拿捏着进膳,只闻杯盘或有作响,却一声笑语议论都没有。

    叶青不理会,倒了酒,“晡”一口饮了满满一杯,虽不至于狼吞虎咽,却也不动声色的吃了饱。

    半个时辰后,谢恩离席,又听着有人高喊:“各举子肃静,随我出去,沿天街而行,不得散乱,不得过线。”

    又是同样流程,直至七千举人重返皇城广场,朱漆铜钉大门在背后再关上,大家都松了口气。

    叶青回望金碧辉煌的三重门楼,心中清楚,很多举子都再没机会进入此门了。

    七千举子中,有大半都考过两三届,年纪已达到了临界点,等待他们的是不得不加入郡县,以九品开始进入官场

    十几年青春、几十年寿命就此一耗而过。

    人群就议论了出来:“何时出榜?”

    “这会试却很快,只要三天时间,二十一就可能出榜了。”

    “往届不过三千人,三天出榜,但今届考生七千,三天哪够了?”

    “哧……天庭择取,仙人阅卷速度岂是你能想象?说不定还是三天就绰绰有余了”

    “今届考生七千,秘闻朝廷要将同进士名额扩大两倍,不知是真是假”

    “是可能略多些,但不可能是两倍……”

    听着这些议论,叶青一笑,寻着一个牛车,说了店名,吩咐:“就去”

    平寿县·南廉山

    这是主渠堤岸,就见不少人过来了,满满连绵的牛车,怕有上百辆之多,一部分是叶家自己的牛车,一部分是各家来运原材料的牛车。

    这些人这时就观看着水渠和水车,这时移栽成排柳树基本都已成活,现抽出了嫩芽,嫩嫩黄黄,在春风中垂拂着,让他们不由议论。

    “水渠水车,叶家图谋不小啊,你看这水渠只要放水,几天时间就变成水田,说不定能种水稻。”

    “听说不种水稻,还得继续种山薯,但就是这山薯也值了,收价虽低,可亩产斤数不少啊”

    “是啊,别说是股份,就是山薯卖出,也赚了不少银子了。”

    “嘿,三十万两银子买下,不赚的话,怎么回本?”

    山薯大起藤时,除了作坊的人,就是别乡闻名跑来看稀奇的也不少,都是议论纷纷,而族人都是欢喜。

    修建的晒谷场上,一排排重秤林立,划了路线,分成十排,每排都有着称重员,书记员,还派了人监督。

    再远些,一排排牛车都排在了道路一侧,等着一旦称完就搬到牛车上去,在广场转个弯就出去。

    “吕先生,按照你的吩咐,都准备完了,是不是可以起藤了?”过会,就有着襄田厅的人报告。

    吕尚静见着,的确完成了,就一声下令:“开始”

    随着下达命令,就听着连绵的沉厚鼓响,上千人一起欢呼,就一起起藤,而妇女孩子帮忙推着小车运输山薯。

    没有多少时间,就山薯就堆积在广场上。

    芊芊和叶子凡都满脸是笑,看着,吕尚静见了就吩咐:“还要继续种,挑出好藤枝切了,种回去,别的就当成猪羊鸡鸭的饲料,也不能浪费了。”

    “山薯称重要仔细,这样每户才好发钱”

    “还有,称重记录的山薯,可以运了”

    正说着,突见有人一路小跑过来,就问:“有什么事?”

    这人跑得有点接不上气来,微喘说:“知……知县陆大人来了”

    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监督的芊芊,这时蹙眉:“终于来了。”

    “能不来?万亩山薯收割,于情于理都得过来看看,这就罢,只怕还有别的心思啊”叶子凡冷冷的说着。

    吕尚静想了想,神情却很是平淡:“不急,有地契,就算不要官府脸面,这是他亲手卖出的地,没半年就反悔,不怕郡里给写个考评?”

    “当然,最关键还在主公,现在殿试尚没有出来,谁敢赌主公考不中,现在谁敢撕约?”

    “不过知县既来,我和三爷还是出去迎接一下。”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