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榜眼

《青帝》 第一百四十七章 榜眼

    开门,就见两个穿着九品官服的人举着一张青色紫纹报帖,由四个公差簇拥着自大门口进来。

    “恭叩叶官人讳青高中殿试一甲第二名进士及第。”

    才看见的瞬间,气运就连接上了,叶青只觉得一恍惚,丝丝青气就涌了过来,不过这时定了神,问:“两位是礼部来的大人,敢问前三元是谁?”

    两个九品礼官忙行礼,说:“您就是新进士了?给您请安,状元是徐文召,探花是曹武韶。”

    这都是前世的三元,叶青回了一揖,笑着:“徐文召和曹武韶是久闻大名了,既是同榜,少不得亲近——来人,给赏”

    说着,抽出二张百两银票给了九品礼官,又抽了一张,吩咐着闻声而来的店里执事:“跟来公差每人赏十两银子,余下请一桌用宴”

    执事接了银票,连声答应着。

    这个世界道法显圣,贪污腐败虽也免不了,阳世也少管,但大部分官员因畏惧死亡后的惩罚,还是有所克制。

    这不是道德或者宗教,只是对司法的敬畏——只是阴间司法罢了。

    不过这世界官俸相对丰厚,正一品万两,正二品八千两,正三品六千两,正四品四千两,正五品二千两,这阶段都是以千两递减。

    而正六品一千四百两,正七品一千两,正八品六百两,正九品四百两,以二百两递减。

    眼前这二个九品官不贪污的话,就二百两年薪,还有些赏赐(奖金),这一百两就是半年薪水。

    叶青不是不可以多给,但这里有个规矩在,在帝都显富可不是聪明之举。

    “二位大人,下面还有什么指点的?”叶青见着二人收了银票,笑着问。

    “您是一榜进士,今天没有多少事,就是去礼部报到下,名录官籍,进士及第,是有着照例恩赏,除此之外并无事情,明天城北琼湖道院设晚宴,请准时赴宴就是,圣上会驾临。”

    叶青见二人这样说,不禁一笑,又说了几句,二人就辞出来,叶青送出门,看着他们而去,回来就换了举子服。

    江子楠连忙侍候,帮着他换了上去,笑着:“公子,您真是福相,一榜榜眼,我们南沧郡都多少年没有了”

    叶青“嗯”了一声,笑着:“现在就去礼部了。”

    说罢出来,雇了牛车,赶往礼部。

    本来礼部早就关门了,但今日自是不一样,抵达了皇城,就见寒星满天,初月如钩,沿途都是一盏盏宫灯。

    沿路过了金桥,见着侍卫腰悬佩刀,笔直站着。

    微微带着寒意的风扑面而来,叶青这时才有时间感受这九重天阙下的威严和肃杀,一面寻思着,一面抵达到礼部

    礼部院子里已有着上百个人,有些议论。

    “进士是进这个门”有官员引导的说着,叶青见着通向一处走廊,就一笑过去了,进了侧殿,见着里面几个进士,虽不熟,却都认识,都作了揖,默不作声听着主座一个官员问话。

    “你们都是进士,名录天籍,不过同样是大蔡的进士,有着官籍,中了进士,并不意味着不问世事,有不少前辈都是照样为国效力,并且名彪青史。”精于清癯的礼部官员说着。

    叶青细细看着,见是一位五品官,五十多岁年纪,头发半苍,也不语言,过了会轮到了叶青。

    见着叶青,这人一怔,正容开口:“姓名,户籍”

    叶青也是一怔,他修行的道法,敏锐觉察此人有点不快,因咳一声,正容说:“应州南沧郡平寿县叶青。”

    说着递了考牌,这官接了,却不立刻看,用目光扫了一眼,说:“记得了,是榜眼,年才十七,本朝三百年还是首位这样年轻的榜眼,可惜不是状元,要不就真的是一段佳话了。”

    这话说的,让叶青惊讶盯了此官一眼,不明白自己何处得罪了此官,而且自己是一榜进士,这人都快退休了,不过是五品官,怎么会敢得罪自己?这里面原由不知,暂计较不得,就也不语。

    说来也怪,叶青不语,顿时场面上就有一种冷峻,周围几个进士就听得发怔了,不禁互望一眼。

    这官也感受到这压力,不由嘿嘿一笑,取出了文书填写,说着:“进士及第可庇一先人,一生人,你想庇谁?”

    既他公事公办,叶青就回答:“先人自是先父”

    把名讳和户籍说了,虽叶青父亲只是童生,但父以子贵也名正言顺,庇一生人时,说着芊芊,这官就一怔:“是你正妻?”

    “不是”

    “既不是正妻,这不是儿戏么,把国家恩典当成市恩。”

    “我看大人是喝多了,已在胡言乱语了。”叶青一笑,突脸一沉:“进士及第,庇护先人和生人,是天庭和朝廷联合定下的恩典。”

    “历代进士选择,从没有听说过有强迫,都是由本心选择,想必这位大人,对天庭和朝廷御旨有意见?”

    “那大人可罢文不写,上书天庭和朝廷就是。”叶青冷冷的说着,见着这官目瞪口呆,心里快意。

    “榜眼公,张大人只是随口说说,并无此意。”一个进士连忙说着。

    这五品官再不多语,连忙填写了文单,叶青接了过,作了揖,转身就离去,甚至不想弄明白为什么,这种莫名其妙的人,世界上多的是。

    叶青拂袖而出,刚才说话的进士就跟出来,双手一揖说:“叶榜眼,你犯不着为这人生气,不过是嫉妒”

    叶青见了,记得此人叫葛柱石,在贡湖时论过几次文,此人三十岁左右,衣服齐整,风度翩翩,还没有等叶青说话,又低声说着:“这人我知道,京都肃国公杨家的人,就算有着祖荫,一辈子只中了举人。”

    “三十六岁后入仕,由于位份低,打熬了二十年,靠着肃国公祖荫,才当到了五品官,这还是他要致仕(退休)而加的官,没半年就要退了,因此特别见不得别人中进士,上了点岁数还罢了,见你年才十七,就忍不住心火了。”

    叶青淡淡一笑说着:“原来是这样。”

    就不多说这个,葛柱石又羡慕的说着:“我是进士,你是进士及第,这及第可大有文章,也怪不得他心里冒火,我都羡慕。”

    “首先就是家祠规格可按照正神祠建,可开放受香火,这一条就了不得。”

    按照规矩,家祠只有家族的人能上香,外人是不许上香,或有些擦边球,让家里奴仆上香,但不能光明正大。

    允许外人上香,的确是不得了,叶青就听着他继续说:“还可以建个进士牌坊,就算是县令上门,也要行礼,最后才是庇护生人先人。”

    正说着,见几个进士又进来,葛柱石就不再多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点,今晚你要收拾情怀,明晚要琼湖宴,后晚我们一批同住在贡湖的进士设宴,彻夜饮酒长谈——别跟这人计较”

    说着作揖,叶青也作揖,出去后叫了一辆牛车,坐了,说道:“到贡湖去”

    车夫一声吆喝,牛车动了,这时官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只听蹄踏在路上的声音,到了这时,叶青才醒悟过来,不认识一样端详着新得的告身文书。

    有着它,就是正经的官身,恩泽家族,又细细查看着气运,见着丝丝青气下降,自己赤红本运,本来就丝丝见黄,现在更有着明黄一片的蔓延。

    许多人有着误解,就是有着青气就是青色命格了,其实这是谬错,一个人就算是受到皇帝赏识,垂下的是青紫之气,其本人命数也有个转化过程。

    一般来说,低二档是可以很快抵达,没有多少难度,低一档还要时间和资历,同档就更需要各方面的配合了。

    一州总督是纯青气,他的赏识最多是淡青气,有着垂青,抵达红色的县级官员不难,抵达郡级金黄就有些难度,还是需要本人有本事有资历,要抵达淡青,在州里任职,就难上加难了。

    进士是青气,同进士是淡青,有这出身,只能说任职县令基本上没有困难,郡太守只要熬些年都可以抵达,州官层次就不能保证了。

    “大劫来临还有三年,正是我稳固位业的时候,中了榜眼,我第一步的计划全部达到,下面就是著书了。”

    这著书自不是传世之作,相反,是小说。

    叶青自不是自贬身价,只是却有不得已的原因,只见他寻思着:“我用哪一部,才有最大优势?又符合大劫的规律?”

    “封神演义?这三位圣人,怕是被这世界的人暗指三位道君,实在有着影视的嫌疑,不妥。”

    “而且我对商朝政治版图也不熟悉,别坑了自己。”

    “三国演义?这又没有神魔背景,不符合利益最大化的规律。”

    “或可把它结合起来,世俗背景用三国演义,道法层次用封神演义,只是三位教主实在有些明显还罢了,这鸿钧怕是种祸不浅——世人觉得三位教主暗喻三道君的话,硬在它们顶上弄个鸿钧是什么意思?”

    “有了,或可把鸿钧定成道君级,下面五位正好是五帝君?”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