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本命元辰丹

《青帝》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本命元辰丹

    第二天上午,阳光透过窗照在叶青面上,让他自睡眠深处惊醒了过来。

    随后,钟声传遍了帝都,所有人听闻这个钟声,都知道三年一次的夸官进行了,临近着中午,更是达到了颠峰。

    叶青和傅承善这时在三楼喝茶,听到了马蹄声,铜锣声,都不说话,只是去了窗向下看去。

    只见下面鼓乐大作,随着乐起,前面有二对大象引路,后面有礼仪官前八人引路,各持扇、幢、牌、旗。

    后面才跟着二百四十三名个同进士,各个都穿着官服,领首的正是俞帆,后面跟着一排侍卫。

    由于同进士里有着孔智、褚彦、汤中臣,叶青和傅承善都是深沉人,几乎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

    两百多人的队伍,御街夸官,杏林探春,接下来就是中午在金殿饮宴了,正寻思着,听见傅承善叹着:“真是十年寒窗,此时意气奋发……”

    叶青就笑着:“同进士都是留作自用,有此待遇不足为奇,你要是愿意公开加入其中,领首就是你了。”

    傅承善听了只是无语一笑,不再多说。

    同进士两府、皇帝都给足了脸面,不吝应有的气运加持,相较下,对进士就摆一幅后娘脸,官照作,功照赏,级照升,但御街夸官想都不要想,这荣耀待遇是同进士才有。

    往届虽风光,有一点不爽——大伙百人无论排位高低,青榜上总有三十三个名字压在头顶,十分碍眼。

    现在这届就没有,等贴出来时大家都已散榜了,这就使得他们更是得意。

    傅承善看了片刻,退回到桌上,说着:“他们中午得意,晚上我们得意,琼湖宴听说圣上会来,皇子会来,大臣会来,你有什么想法?”

    “没什么想法。”叶青喝了口茶水,精神一振,明白傅承善的意思,说着:“我十五岁中童生,十六岁中秀才举人,十七岁中榜眼,进的太快了,根基不稳,而且支出太多。”

    “不准备留在帝都,也不准备在地方任职,想回乡族里修养三年。”

    “所以这琼湖宴上,就不准备多事,喝过就罢。”

    傅承善听了这话,原来想说的词,就说不出了,怔怔了片刻,才叹着:“说心里话,你真是让我时时吃惊,比起来,这心胸,这见识,我们远远不如了——只怕不能如你的意。”

    “我还年轻,表明了态度,大家都会理解。”叶青眸光一闪,笑着:“这不多说,用饭吧,下午还要去礼部排练些礼仪,排完了,就差不多要琼湖宴了,点菜罢,吃过了就去。”

    说着,就喊着:“伙计,上菜”

    琼湖

    夜幕降临,灰暗天穹繁星点点,湖面连绵而出,宽阔堤岸栽满了树木和花卉,淡淡的雾气弥漫……这样的夜色中,叶青和傅承善赶来了。

    人都差不多到齐了,此时都聚在湖畔亭台上交谈和喝茶,进士还没分出名次,都只按关系和喜好随意而坐。

    琉璃明灯如昼,照亮着一湖春水,灵气盎然,景色很不错,但听说往届的宴席都不怎么丰盛

    正寻思着,突见一个个侍卫涌入,笔直站着。

    进士见了都是一凛,顿时紧张起来,带着肃穆停了话,礼部官员更是示意——这都是今天下午在礼部反复交待过事,当下一句话不用说,进士一言不发按照名次排完了队。

    大家屏息等着,片刻就有着静鞭三声,接着鼓乐声细细而起,一个太监高声进入:“圣上驾临”

    “万岁”进士都肃然跪了,整个场地静得一声咳痰不闻,只听着脚步声过来,皇帝停了一下步,扫看一眼新进士,就安详说着:“朕昨夜仔细看了你们的履历,心里很有感慨,国家取士,三年一比,就是简拔你们,都是一代英杰啊朕也不多话,好生体念朝廷恩典就是了。”

    说了这句,皇帝就不多说,就有礼部官员高声:“状元率诸进士上表谢恩”

    “万岁”

    徐文召率三十个进士呼了一声,恭谨上表,说了几句,又叩拜恭送皇帝离座,刹那间,乐声而起,皇帝远去了,这过程很无聊,但又必不可少,见着皇帝远去,大家都是松了口气。

    这时佟善才出面,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给上座,就站在水榭中说着:“国家取士,是协理政务、抚绥地方、治理民事,你们由童生而秀才,由秀才而举人,由举人而进士,国家付出不少。”

    “我话不多说,诸位进士,无论将来何处,请铭记脚下这片土地”佟善最后说着这话,深深望了进士一眼,意味非常,不过他这话只能说到这里了。

    这时,突听到玄妙的声音,青色的气流下降。

    “终于来了,天庭的使者。”

    只听一声响,叶青只觉得自身精气神,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连识海内的川林笔记都立刻停止波动。

    叶青的天眼,清楚看到丝丝青气下降,却立刻关闭,免得得罪真人。

    只是在青气之下,叶青灵觉感觉到了种种变化。

    不过这异相转眼就消去,一个道人眯着眼背负双手站在高台上,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

    这道人左右,还有二个道童,一人持着金盘,一人持着玉盘。

    金盘上是一叠青文,大家都知道,这是天籍。

    玉盘上,却只有三颗明珠,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只见这明珠月白,却又隐隐带着五色。

    “本命元辰丹,终于来了”到了这步,叶青也都微微变色。

    可以说,这才是一榜进士最大的赏赐,这三颗本命元辰丹,据说就是真正入道之门,能根据受者的体质和气机,给予净化,使受者转化成先天道体。

    有着先天道体,修炼自是事半功倍,如果说进士能修炼长生者不到十分之一,但三榜进士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机会,靠的就是这个本命元辰丹来逆天改命。

    道人不喜多话,只看了一眼,就说着:“新进士上前领天籍青录。”

    持着金盘的道童就一一唱名,诸人就上前一一领取,叶青也领了,这只是一张青页,形只有一片手掌大,只见一行金字,光辉隐隐。

    根据前世传说,这青文就是一个法宝,与主人性命相通,平时不会起作用,一旦主人身死,立刻可化成青虹,带着主人神魂远去。

    这已经算是天庭密宝了,但此时,却没有人注意,都盯着三颗明珠。

    “一榜进士,上前受丹”道人还是一字千金的说着,徐文召和曹武韶顿时就上前,叶青也连忙跟上。

    跪了下去,就见道人亲自取出了明珠,对着徐文召眉心就是一按,说来也奇怪,这明珠顿时镶嵌到了眉心里,下一刻,丝丝香气透出,一轮圆满的光华,自徐文召身上升起。

    “下一个”道人面无表情的说着,见叶青上前,就是一按。

    叶青只觉得眉心一凉,自己识海中,突落下了一轮明月,在识海中照耀。

    识海中幽暗的黑暗,瞬间照亮了大半,这轮明月,就向中天移去,就要占据识海最中央的位置。

    只不过就在明月接近中央时,一卷书突就显出,它在月光下,显出了青幽的颜色,丝丝青光就显出来,瞬间照耀着明月。

    这明月却似没有多少抵抗,只是片刻,书卷就将它转化了过去。

    叶青还没有来得及吃惊,就见着明珠又出现,丝丝药力就散发出来,这些药力,只是小部分抵达身体,别的都弥漫在识海里。

    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袭上了叶青心中,以前不觉得,现在却发觉自己和这个世界,总有一种朦胧的不和谐感,似蒙了灰的玻璃,这下就立刻把灰尘擦于了,所有隔膜全部消去,眼见一片明亮。

    自己的气运并没有提升,却感觉丝丝变化了些,融洽了些。

    一种明悟就袭上心中,叶青暗里庆幸:“本命元辰丹有着改命之效,本是使这世界的人改善性命,成就先天道体

    “但这时却意外使自己穿越的痕迹全部去掉,要不是自己中了榜眼,哪有这样的好事?”

    正寻思着,道人就继续下一个,接着大家还以为他会有所讲话,不想这道人就此转身,下一刻,就在高台上消失了,这种于脆,让大家目瞪口呆。

    官员却见怪不怪,吩咐:“……礼成,上宴罢”

    一声令下,一排排人进来上菜,叶青一看,还真是简单,四菜一汤,这就算是进士宴?

    真是十分低调,非常低调。

    叶青能理解,这就是组织的本质规矩,御街夸官早就不指望了,只是规矩到这个程度,真心出于预料。

    还难得天庭大度不计较,也许是最顶尖士子就和绝色美女一样珍稀,都抢到人了,还不许情敌冒点酸气?

    想到这里,叶青无语入席:“罢了,反正再怎么样,朝廷也会封个八品文职,这是进士的基本待遇,区别就是二榜进士是从八品,一榜是正八品罢了。”

    “我就算当闲职,也可五年一进阶,至少可到正五品,要是肯为朝廷效力,还能进步。”

    “这些眼前的区别,就无视好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