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受法

《青帝》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受法

    夜风刮过窗棂,雨水击打屋顶,静谧的屋里,湿湿的空气进来,潮汐一样,少女有些不适应,睡梦中辗转,叶青只闭目低语:“久违了。”

    前世月食后,灵气渐渐增益,不过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至少得有三年。

    可在这原本福泽灵地的贡湖,却已若隐若现了。

    一夜风雨,早晨叶青起来,天蒙蒙亮,雨停了,屋檐还在滴滴嗒嗒滴着水,空气湿润,带着雨后特有清爽。

    隐隐传来剑势破空声,叶青循声过去,就见周铃在湖畔演武。

    叶青瞧得一笑,想来是昨晚随口说灵湖利于修炼,她就有心记下了。

    此女原本只学了师门的一些武功,但叶青不敢传道法,这大易武经却并无忌讳,倾囊传授,她性格单纯又坚毅,跟着自己半年,就精进神速,武功一日千里。

    武经中的剑法有些特殊,周铃不敢中断,练完收剑后才招呼:“公子早。”

    她汗水湿了衣裳,发间带着热气,苏合香气味更是清晰,双眸黑白分明望过来,满是期待的表情

    “还不错……”叶青点点头,话风就转:“稍微发育了些。”

    周铃呆一下:“发……育了些?”

    这可是她没有想到的评价,一时转不过弯来。

    叶青笑着扫一眼她胸口,隐晦提醒:“春寒别受凉,回去换一身厚衣,快吃早饭了。”

    周铃低头看看,脸刷的通红,一下跑远。

    叶青失笑,见着天色曦白,隔着厚厚云层都能感觉到,叶青闭目立于湖畔,照旧吸纳紫气。

    片刻消化又转运黑帝天一经,吞吐充盈的灵气。

    “李兄”这时傅承善就上门,看了看天色,说着:“时辰快到了,快去道院了,这可是传法,不能懈怠”

    叶青笑着:“时间还早,不过罢了,就过去罢——连你这样的奇男子,都会心焦么?”

    傅承善听了不言声,恍恍望着远处,半晌才说着:“……长生久视,这好长的一梦,许多人醒来,人去楼也空,你还年轻,没体会这种感觉,我是抓到了尾巴,心里又是庆幸,又是惆怅。”

    叶青默一声,作了揖:“一起去罢”

    就喊了牛车,一起去了道院,不过不是直接过去,是先去了一处码头,再租了小舟而去。

    道院建在帝都城外北郊,是道门首院,规模上稍逊于皇家避暑用的百里北苑,是琼湖对面。

    上了岸,就见高塔,此时有些云层,就显得丛林幽深,远远便听里面传来一阵悠远深沉的晨钟声

    张眼望时,就见着塔下有道童迎接出来。

    众人按礼而入,长廊曲槛回旋,幽静安宁,道童见众人注幕,就说着:“这高塔是三千仙门的道法典藏。”

    三千是虚指,就有进士忍不住问着:“是所有仙门,无论大小?所有道法,无论高低?”

    “是所有仙门,除核心道藏,只要它在天庭有籍录,都会收录”道童肯定的点头,又补充着说着:“大小仙门被收录数量差异很大,有些仙宗收录道法成千上万,有些仙门只存百部”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暗惊:“这不就是民间流传的藏经阁么?这样多功法在里面……不知有没有机会进去看看。”

    叶青不由叹着,想起了前世地球的图书馆。

    前世地球的大道是科学,按照这世界的说法,大量大道之书都公开出版,并且颁布天下,图书馆和网络,谁都能学。

    这世界也接近这些态度了。

    临着一间大殿,道童自白玉台阶而上,片刻又返回,说着:“请诸进士上殿”

    进士都拾阶而上,踏入正殿,见得一个道士端坐玉台,戴着玉冠,顶上饰着一只如意,鹤发白眉,正讲解道法。

    台下各个道人安坐,种种不一,聆听道法。

    三十三个进士进入,一起对着道士稽首,这道士面无表情,略点头还礼:“既是进士,自当把道法赐下,长宵子”

    一个道人闻言,一挽拂尘,稽首:“谨遵法旨。”

    言罢袖子一挥,道童云起,个个捧着金盘,呈给每一位进士:“少真紫府天敕,上真紫府天敕,太真紫府天敕,黑帝的天一经、白帝的七杀经,赤帝的应火经,黄帝的载物经,青帝的长生经。”

    “这都是三经五典的真法入门,诸位想必听闻过”长宵子扫一眼下面众人,目光深幽:“只许选一门,请选择。”

    进士都望着自己面前金盘,三道清光,五色明光,交相辉映地照亮,此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时略一沉默后都各选了一篇。

    叶青留意到傅承善选了黄帝的载物经,看来这时有些愤青,不忘报效国家……谁没有年轻热血,曹孟德也为汉室奋斗过,后来却已不同了。

    这时跟着众人动作,叶青取了黑帝的天一经,没有半点犹豫,也没有多少惊喜。

    台上道人见着,暗道果是黑帝一脉钦点。

    “这些道经携带道韵,你们把心神沉入,就能使你们参悟其中奥秘,对你们自有很大裨益”台上的道人缓缓出言说着,话到这里微微一顿:“你们且记住,这些道韵只能维持一月时间,错过了,就得自己参悟”

    “这道院周围都是福地,灵气有深有浅,诸位进士都安排在附近,以后一月就在这里修炼。”

    “饮有琼浆玉露,食有灵种蔬粮,修炼有上品入门功法,道院出入不禁,怎么合理分配是自己事情,道院不会于涉。”

    “从今天开始,一月期满后就有考核,优者十名有赏赐,请诸位用心进益。”说完这句,道人就挥手让众人退下。

    ……出了这高塔道院,进士都再忍不住翻看所选功法,只见这书卷,实是一张金页,金光闪闪,道韵流转。

    “吾辈读书经年,到今日得了此卷,才算真正开启大道之路。”就连状元虽矜持,脸上都显出些兴奋,沉下神进入此中,看到道经都是眉飞色舞……爱书人遇到绝世书卷,就和好色之徒遇到绝世美人一样。

    “这我半年前就获得了。”叶青看着暗笑,选择性遗忘他当时表现——提前获得和预期获得的惊喜,却不是一个档次。

    暗笑一会,忽想起了道人刚才恩赏一样的态度,又是皱眉。

    “我们辛苦达到进士,所凭无非气运、文才、道业,所欲无非是位格、道法。”

    “道业只处于入门,自比不上这些前辈,道法在这藏经阁,或是下马威,就算我的川林笔记,也只能说是取其精华,别说别的进士……”

    “就是说无论我们表现怎样道业,只是蒙蒙学童,在这些人眼中都是凡凡,最多欣赏新意,要说实力就是笑话了。”

    “气运出于蒙荫,可以剥夺,除非来自实力……文才出于天纵,也可耗尽,我这样盗版的诗词更是借用。”

    “川林笔记之前还没有完全解封,这时授得道经,应是完全解封了——这是以我位格而来,说明道法不是基于位格,就是有极大关联。”

    “道法是什么?是灵气应用技术,于涉物质现实,在规则上有操控性,自三君五帝正位,天庭与天地法则正式立约以来,便利扩大道法应用的同时,再没有人能在修炼上越过位格——”

    叶青隐隐觉得——三君五帝入门功法,并不比各仙门功法更难。

    “更深了说,再想想这本命元辰丹,三年三枚,相当于一年只有一个领受,而这天下连着藩国有七亿人,每年怕有几千万出生,几千万新人中只有一人得到这机会,别的几千万都得面对坠入冥土的结局。”

    叶青想到这里,不由叹息和庆幸——天庭对成仙捷径控制的这样窄这样严,自己还能生生挤进来,这是多少幸运的事

    当下心神向道卷一沉,顿时识海中幽暗深邃,一道金光闪过,丝丝渗透了过去。

    随着渗透,一丝丝奥义随之流淌,叶青仔细阅读着,和自己原本修行的进行着比较,若有所悟。

    片刻,叶青就醒了过来,见着众人在舟上还在沉思,就默默想着:“果不其然,后世大劫里所得的黑帝天一经,和我现在所得的黑帝天一经大同小异,并没有作多少手脚,都是正宗。”

    “只是大劫里黑帝天一经,却有些急功近利,并且还有着应对劫气的方法。”

    “我之修炼,应该是以现在所得的黑帝天一经为主,加入应对劫气的方法,并且这时回去就可解封川林笔记,记得前世发布的三君五帝功法,都有中卷,很长时间怕是不用愁了。”

    “大劫当出,我还是回去当我的土鳖,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进士考核名次我要争取,这道院考核名次就罢了。”

    “而且我要成就,必要脱得五德原本窠臼,这却哪能在道廷眼皮底下进行?”

    叶青想到这里,计算已定,只吩咐舟夫:“回贡院旅店去”

    舟夫高声应了一声,就划浆而去。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