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观文阁

《青帝》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观文阁

    三月,乍暖还寒,琼湖灵气浓郁,气温还影响很大。(本站文学网.yunlaige)

    晨起时,琼湖上就笼着水雾,湖畔处一袭黑影,剑风如岚,周铃得授武经后越发投入,偶尔已能在剑端显一丝剑芒。

    收了剑,脸颊红扑扑,黑白分明眸子期待的望来:“公子?”

    “不错了,这是剑气初始,以后徐徐稳固。”叶青点评着说着,留意到她换了厚衣裙,可十六岁,身子柳树抽条一样发育,汗湿了还能看出些:“以后练完武,都洗个澡,换一身吧”

    “我这就去换……”望她匆匆背影暗笑,按行程,叶青打算逛一逛玉京城,再赴誉郡王府的晚宴

    江子楠去叫了马车,按制进士还是得乘牛车,和县令平齐,这时沾了道院的光,道人专注修炼,对事能简则简,能快则快,马场里全是俊马。

    话说叶青一点也不羡慕,有着进士身份,敞开了对道法的权限,只要勤奋,资质,悟性合格,就没有多少瓶颈,一路青云。

    而道院和仙门直接收的道士,就是地球上的吏员,再怎么勤奋,都事倍功半,想修到高处只能说“目标很大,道路曲折”

    马车辚辚驶行,经过马场,江子楠兴奋指着里面:“朱红色那匹,高一丈,日行千里,瞧着很稀罕呐,听说不是福地都养不活,不过公子以后肯定能坐上”

    叶青有些笑,放逐之地中,自己身为龙孙,七年出行都乘这些龙马,还能有什么期待感呢?

    “不过有二匹配种的话,养在南廉山,几年时间就可繁衍,武将的战马就有了……”叶青说到这里,住了口,跳过话题:“黑骑营不是嚷嚷着没有好马么,或可问问誉郡王有没有。”

    知他又在说些奇怪的话,江子楠想了想,小心提醒:“这很贵,听说一匹就要万两,还有价无市呢”

    “好盟友,不差钱”叶青就是一笑,露出雪亮白牙:“堂堂王府,铁业巨头,论起合作,大家都很有诚意,这点小事,只是九牛一毛”

    江子楠想了想,突一笑:“对,九牛一毛,不拔白不拔……要不,我们再多拔几根?”

    “小财迷。”叶青敲了敲她额,沉吟片刻:“算了,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合适资源再拔才是……”

    周铃听得发呆,对这对主仆无语。

    叶青此时,并没有发疯,的确,对进士来说,这一个月是丰收季节

    这些天道院内,福地灵气,琼浆玉露,精粹食品,上品功法,确实全都是顶级资源供应。

    进士中,有些人知道这是大机缘,于是闭门一心静修。

    有些还有些交际,话说新科进士正炙手可热,这经营似不可免,因此白天出去,晚上回来修炼和休息。

    道门对此并不拘束,修炼是非常私人的事,内部自有优胜劣汰的制度,给了条件,还不能上去,谁也不会惜才。

    叶青自乐在其中,配给琼浆玉露,除有一些分给江子楠和周铃修炼武功,又有一些保存下来准备留给芊芊,余下全数吞下服食,来者不拒。

    有着六阳图解,这些灵药都可转化成道基,道业进展迟缓些不要紧,根基扎实才是王道。

    除日常修炼,叶青还带着两女游玩帝都,偶尔写写诗词,这时无所谓出名——朝廷不会因诗而赏,至于一点点文名,增的点滴气运,对叶青现在已经算是杯水车薪,只作自家人娱乐。

    说实话,这场大考牵涉甚多,花费心血甚多,现在一箭中的,这弦也要适度松一松了。

    誉郡王府的姜南几次跟着,见了青诗就是大赞,不过主要目的还是请教,自做出活塞风箱,看到实际效果,誉郡王府上下都大是振奋,督促工匠改进。

    姜南上次甚至带了一只成品请叶青指点,同时送来是誉郡王的宴贴。

    叶青笑着答应,今天就是游玩,并且晚上去参宴。

    这时在车中,心里却沉思五篇五德道法。

    这五卷都各有玄妙,元、神、真,阐述精妙,内容晦涩,但是入门却出奇的一致,都是感德而兴,气运越大,修行越快。”

    “虽一致,却有相生相克,比喻说,汉继秦制,清继明制,但秦、汉、明、清龙气却不兼容,甚彼此不死不休。”

    “前世从没有听说有人能兼修五德,就是二股德运一旦相遇,就要相互拼杀,分个高下,哪怕并不相克两个德运。”

    “一山不容二虎,天无二日,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当也有五德内部控制,谁也不希望培养出不能控制的人。”

    “不过我前世就有过五德齐修的想法,只局限于条件不能实行,今世却大有机会实践之。”

    正寻思着,帝都汉白玉城墙又出现了,优雅大气。

    马车里,叶青凝望欣赏,只有城北人流车流相对少,没有风沙遮蔽,才能清楚体会这壮丽美感。

    江子楠捏着紫金请贴,觉得忧心:“公子把图纸一扔就算,也不多管管?就只是陪我们游玩……

    “别的进士要辛苦经营,我有这个大利益作润滑剂,关系不调自和,哪里用管这么多,只要保持一个笑脸就可以了。”叶青说着,故意作出一个虚假的礼仪微笑:“这样懂了没?”

    江子楠“哧”被逗笑了:“我听得懂只是觉得难以想象,这可是郡王。”

    “郡王又怎么样?”叶青摸了摸她脸,心神飘远,想起一首地球先秦农歌,口中就吟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这农歌意思极简单:日出辛勤劳作,日落回家休息,凿井取水就可以解渴,田里劳作就可以自足,这样的生活多惬意,遥远的皇帝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惊心动魄之言,两女都听得脸色苍白,望着他神采,又有一种安全力量,周铃大着胆子问:“这歌叫什么名字?”

    “啊,让我想想,是叫……击壤歌。”

    叶青笑着,话一转:“我知道你们很尽职,可我不只是陪你们游玩,更多是观察京畿地面生活,平民,权贵,工坊,市场,衙署,仙门……各个层级都要看过去,算是收集信息吧。”

    说到这样行程事务,江子楠不由专注起来:“今天去哪一片呢?”

    叶青见她们脸色恢复,心中有些满意,看来半年带身边调教还是有效果的:“观文阁,陪我去看看书。”

    “我们可以进去?”江子楠很是惊喜,对于她这样的书虫,如果说有比一座藏书库更美妙的东西,定是一座更大的藏书库。

    “我是进士,有带人特权。”叶青淡然说着,又体贴解释:“所谓观文阁,其实就是国家图书馆,占地百亩,满满有三百座书楼,满城百姓无论贵贱,只要能交一贯压金,就可进入阅览。”

    江子楠合计着,有些意外:“一贯,千文钱,不是很贵啊。”

    “现在印刷术普及,里面又不会收藏孤本珍本,都是平装印刷,有几部成本超过一贯?就算有,也按重要分级,我有着进士权限,却可随意尽览。”

    叶青随口说着,心中想到这世界天庭和朝廷把持力量之道,并不忌讳民智开启,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各界人才培养,支撑起京畿工商对外的竞争优势,是应州这样地方之州不能比。

    这也是大劫时,虽各州龙气凝聚,朝廷龙气不灭的原因

    这观文阁号称“古今观止”,意思是看过这里面的书,就不用再去别的地方寻找了,但叶青知道些前世内幕,书籍有力量部分早已删除,秘藏在皇城里,都是普通书籍才对外开放。

    不过删除的不彻底,总留下些蛛丝马迹,零星看不出,但要是天赋异秉,又真的博览群书,说不定能和金庸《射雕英雄传》里黄裳一样,校对《道藏》而悟通武学至理,写成《九阴真经》。

    只是这种事真心是罕见,论时间也不经济,成本太高,有坦途不上路,在里面沙里淘金,这真是无语。

    不过有着川林笔记,却也未必不行,才思着,就听江子楠说着:“好是好,可看不了多久……”

    “能看就不错了,别贪心,有些书还是可以购买带回去”叶青说着,摸了摸怀里的川林笔记,心中一晒:“要是能成,这就是此行最大收获,百万年知识结晶,纵力量之道删除,可庞大基层岂容小觑?”

    这世界和地球古代差不多,对著书非常重视,不是谁都能写书并且流传,但凡能成书,多少有一点灵光。

    百万年间,积书百万,汇集成灵光洪流。

    逆向工程的见识,叶青深深知道这洪流可怕,实践经验达一定规模,没有不能逆推……叶青知道逆推需要精确原理体系,自忖现在没有这实力,可以后一层层进益上去呢?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重生信息总有用尽之时,那怕为了生存,叶青都不得不考虑深入挖掘川林笔记的潜力。

    “没有意外的话,这是最好的机会,十五年后玉京之难,百万年结晶毁于一旦,我又向谁寻?天庭是有备份,岂是我能接触?”

    马车通过检查,直驶北城观文阁。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