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书开启

《青帝》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书开启

    三月是阴历,按照地球阳历就是四月了,天气渐暖,使人周身精神一爽。

    叶青擦着汗出来,望着高墙,沐浴下午的阳光,直欲仰天大笑,想了想还是忍住,自已吸引了些目光,没有必要让人轰传新科榜眼公发疯的事迹——范进中举发疯,可不好听。

    “窈国大盗的感觉真爽……难怪有话说,手握利刃,杀心自起。”

    “刚才教育子楠要读正版,面对几本几十本,甚至几百本诱惑,我自忖尚能把握住,可面对整个文明浩瀚璀璨,又身具偷天换日手段,是个人都要冲动了,我岂能免俗?”

    “虽说只得了基层和中层,但也足够我时时阅读了。”

    江子楠就问着:“公子,还要继续看不?”

    “帝都景观,八大,十二处,一时哪得完?我们现在就去誉郡王府。”叶青心中感叹,上了马车对周玲说着。

    辚辚启动,叶青闭目不语,心神沉入。

    川林笔记中,这页中书城壮丽,虽里面法阵玉阁都是虚影,这和两位龙女的龙珠不能具化出来,是一样道理。

    叶青自是无视,心忖:“这又有什么关系?得书莫过于得识,得人莫过于得心,我可不是买椟还珠之辈。”

    穿过虚影,凝神阁内三千玉碟,每到一处玉碟,就有浩瀚的信息在心中流转,任何疑惑只要触及,就左右逢源,搜索出大量回应,相互佐证,相互争辩……

    “颇似地球时百度搜索,但相比网络查询死板,这玉碟真正一念之间,就如斯响应,仙道文明其实发展到这程度,高层怕不逊色地球科技了。只是却不能普及,这实是可叹。”

    “现在唯一限制,就是我自己神识,只能算是一根小水管,流得哗哗响,却不及江河滔滔。”

    叶青摆脱这想,就算在观文阁的正版玉碟,也受查询人的神识限制,越修业精深的重臣和道人,就越查询快速,在观文阁中待的时间就越短。

    自己初次使用玉碟,对这程度已很满意了,畅快淋漓下,不由突有奇想:“能不能合并呢?”

    “啪”三千玉碟应声而碎,化成亿万星点,爆炸扩散出去,顿时炸破了书城,整页都是五色光华,川林笔记震动不息,叶青看得顿时心惊肉跳:“快停”

    川林笔记没有半点反应,显这过程一开始就无法中断,只能任其演化。

    车轮滚滚,夕阳西沉,周铃驾驶着马车在街衙巷陌中穿行,路人见是马车,连忙避让,这车子可是六品以上者才可坐着。

    “公子,誉郡王府快要到了”江子楠收起窗帘望去,却见叶青额上冒汗,却完全没有反应。

    外界声音已充耳不闻,叶青见去,这张书页已膨胀扭曲起来,就要炸开,就在这时,突一道紫气浮现,把这一页压制下去。

    五色光气,化作流光聚合,在这页上凝出一个淡紫玉碟。

    其中气息流转,光暗交替,似藏有亿万真实灵魂。

    这一显出,叶青全身一恍惚,就见着这川林笔记,本是深清色,这时带了丝紫意,灵光照彻识海,一片空灵。

    淡紫玉碟下,一行青色字体标注:“大蔡平景十三年三月,叶青入帝都观文阁,阅尽三千书藏,观止而归。”

    “公子?公子醒醒……”江子楠焦急声音传来。

    叶青这才清醒,定了定神,才发觉自己已到了一处门前,江子楠正探过来观看,当下一笑:“没事,原来是到了,我们下车吧。”

    下车而望,换了庄容,见着朱漆铜钉大门已开,悬着一块青匾,上写“誉郡王府”四个大字。

    大门里面却有翠林掩映,一些甲士站岗巡逻,五十步设着一个休憩小亭,一派威仪堂皇的气象。

    叶青望一眼,又望望天际暗云,却叹息:“要下雨了呀。”

    江子楠没有应声,前面已有执事迎了上来:“叶大人,王爷已在前院恭候,请随我来。”

    长石县

    这月照观就在城外三里,主持是一个叫易玄。

    易玄道士十五岁出家,潜心精研道经,虽在体制上,还只是道吏,但道心却很不错,学了一身医术,平时传布道理,收纳徒众。

    上至县令,下到平民,都知道易玄道士是懂命相,会医术,行善济贫的有道之士,很得了些赞誉

    此时,钟磬叮咚,十几人都诵经礼拜,易玄道士吩咐:“时辰不早了,你们各自回去静坐,我和你们的师伯还有话说”

    一时俱散去,殿内顿时一片静寞,易玄在蒲团上打座,对面却是一个道人,两人都是不语。

    “易玄道友,可有进益?”这道人问着。

    “尚钦道友,此方天道甚强,位格各有法度,我用尽办法,虽有成效,但还不如升一级。”

    易玄苦笑的说着,面色有些忧郁,目光多少带着迷惘,徐徐说着:“这个世界的道门系统是一个完备的体系,可分嫡脉、仙门、道吏三个子系统,彼此协同,互相制约。”

    “嫡脉是三年一考的进士出身,入三道君和五帝君之门,据说就能解得大部分位格限制,可惜这种我们是进不去。”

    “仙门就是各大门派保留地,有着名额限制,但也可层层授篥而获得位格,不过这些都是早幼培养,我们很难进入。”

    “道吏是指各地道观的人员,据说原本还是正途之一,但随着科举制的建立,造成了一种巨大的转变,道吏就贬之于役使之流。”

    “道吏三年一考,有杂道吏、司道吏、令道吏、都道吏四种。”

    “杂道吏是道观打杂之人,司道吏是道观主事,可担任乡级道观的主持,司道吏可担任县级道观主持,令道吏可担任郡级道观主持,都道吏可担任州级道观主持,但都是吏职,并无神品。”

    “整个道门有三十万人,支出的气运,吞吐的灵气,尚不及一个金仙消耗,故气运长久,天道巩固。”

    尚钦听了不语,许久才说着:“这不是道门正道,这样搞,和世俗何异?”

    “可这样,的确不用频繁降下劫难,使众仙遇劫,灵气回归世界。”易玄道士只是叹的说着:“原本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元才有一次大劫,后又改成二千九百六十年必有一次大劫,虽不至于天地混沌,重返鸿蒙,但修炼界十人之中,又有几人能度过劫数?不过十之一二罢了。”

    “到了现在,连二千九百年都不给了,修仙之人每逢四百九十年必遇天劫,修仙修仙,五百寿都没有,难道都是为了形神俱灭,化成灰灰?”

    尚钦道人听了不吱声,良久才说着:“但你我都改变不了,不但改变不了出身,也改变不了天数

    “不过,有着这世界相对完善的天道借鉴,以后怕是必改之,当然前提是我们能占了这方世界。

    易玄道士听了只是无语,的确,再多牢骚都改变不了自己的出身,只能为了入侵这方世界而作准备,想了片刻,问着:“听说道友失了无字天书,这天书却到底有什么根底?”

    尚钦道人沉吟片刻,才说着:“本是不能说的,但天书都已失去,也没有什么太大妨碍。”

    “无字天书原名就是天书,和地书对应,是先天灵宝,自天地中自而生成,本是天地胎膜所化,不过我拿到的只是一半,经过炼制,去掉了烙印,使这方天地无法分辨,才能进入。”

    “天书的子书?”易玄道士目光一闪,问着。

    尚钦深深叹息一声,说:“谈不上子书,就是天书的一半,无字故无名,抵达了这方天地后,最大效果就是记录这世界的万事万物,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点大家都清楚。”

    “依我之见,除了记录这世界地理、人文、道法等等情报,更能暗里记录和推演这方大道,提供给掌教参考,但这,由于我失了天书,就再难以清楚了。”

    “事前未雨绸缪,本想极是周密,可抵达了,才知天外有天,这无字天书却平白消失了”说着这尚钦道人吐了一口气,叹着:“要不,只要三年时间,我就能记录大半地理人情,通过半片天书的感应,把这些传给掌教,就立了大功了。”

    话还没有落,突一声闷雷,一道闪电“啪”一声闪过,整个大殿都震动了一下,就见着这尚钦道人脸色一白,“噗”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道友,怎么了?”易玄道士猛的一惊。

    尚钦道人脸上似悲似喜,满脸不敢相信,良久才叹一声,擦去血迹,才恢复了常态:“这造化之奇,真是不可思议。”

    “我才说到天书记录之能,不想就立刻有了灵应,这天书已记载了本世界三千道纪,开启了传送

    “正因为这三千道纪传输,使掌教获得,所以才引发了这世界的天机。”

    “原本迷茫的天数,一下子清晰起来,三年,不,最多一年半,我方就可大举入侵这方世界了。

    “只是这样一来,这天书就也开启了灵验,这可是我们世界四分之一的天地胎膜,自有大气运,要是给别人得了……”

    “这一得一失,我也不知道是祸是福了。”说到这里,尚钦道人满面沉郁,长长的叹了口气。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