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道路选定

《青帝》 第一百六十二章 道路选定

    舷侧踏板收起来,大船满载升锚,扬帆启程,出南湖顺流而下。

    片刻,白帆消失在大运河上。

    誉郡王久久而望,见着实在没有影子了,才回到马车上,叹息:“朝廷对北魏用兵在即,应州正是东线首当要冲,此子这时偏偏赶回去,总觉会在州郡搅起风云啊……”

    姜南这时不敢多说,只小心评价:“年少英杰总有报国情志,这很正常,真要有所作为,在朝廷清贵衙门积功,哪比得上出任州郡?而州郡积民事之功,三年考核一次,又哪比得上军功?”

    “进士多志在长生,对官场能简则简,能速则速,却怕是没有耐心浸淫宦海,有着取用军功封爵荫族,人之常情”

    “这话说的不错,不过还是看小了此人,此子深不可测呐”誉郡王淡淡一笑,眼神有些阴郁,刚才的话虽还没有完全理解,可是自身龙气沸腾,却应了预兆。

    这当然不可说,沉默了良久,才说着:“去云楼赴同进士请宴罢,这一月既过,总要专意结交了

    姜南应声,正要将命令传下,誉郡王却抬手:“等等,让我想想……”

    姜南怔一下,有些明白:“这不过寻常交游,往届哪个皇子不这样?”

    “但叶青所言有道理,这几年不同,我站在水岸之间,自忖看得清楚些,还觉得迷雾深深。”誉郡王喃喃自语,皱眉凝思片刻,随口问着:“现在有消息传来了,宴上都是谁?”

    “同进士榜首俞帆,第十七名罗寒辰,第二十二名孙智……”

    “榜首会看上我?我这冷门王爷这样受欢迎?”誉郡王冷笑着。

    其实还有十几个,姜南见着就不再往下报,想了想:“这俞帆与榜眼公同郡,似关系不睦,听闻势同水火。”

    真实信息被总督铁腕压下,还是泄露了星点出来。

    誉郡王本就心怀疑虑,这时细细想了:“罢了,这种人不接触也罢……我现在岂是出风头的时候?结交叶青已引了眼球,现在又结交同进士榜首,这算怎么回事?与大哥、六哥打擂台么”

    姜南暗暗一叹,知殿下有了退意,以他本心是想更进一层以恢复家声,但这时却不敢多说。

    誉郡王挥了挥手,往软榻上一躺:“回家罢,她们要等急了,再说有这精神,还不如去工部办我的差事”

    命令下去,车队随转回王府。

    春光明媚,山河秀丽。

    楼船沿拥挤运河航道而下,两日穿过繁忙大津口,进入长河水道,水面就是一下开阔。

    叶青在下面几层舱室逛个遍,慰问了两天,到这时发现自己没事可做,于脆搬了一张躺椅,放在楼顶菜地上。

    这正是春汛,长河上下都涨起水位,河面上舟楫遍布,显得盛世气象,迎着旭日,藏身菜地中,闻着泥土芳香,看着滔滔水面,往来白帆,别有一种享受当然也很昂贵。

    这种顶上开田种菜的大楼船,在内河长途运输中很舒服,造价不菲,叶青是特殊需要才不得不这样。

    江子楠这丫头掌着出行财计,咬牙支付了千两银子,好几夜都睡不着觉。

    她这时不动声色上来,搬一只小锦凳,坐在叶青躺椅侧,拿着一本录册作着日常报告:“二十个宫造织女,大多在二十岁内,考虑到公子说过这时的船夫水运帮派性质,前两日有些骚扰,为防止意外,特意重新分到上舱……”

    叶青懒洋洋躺着,瞩目菜地一角,临着凉爽的晨风,周铃正在练剑,寒光凛凛,柔美和杀机一体,很是赏心悦目。

    “公子你在听吗?”江子楠不免抱怨着。

    “恩,听到有个小财迷刚睡一觉,又变成小醋坛,看来晚上还要失眠。”

    江子楠气恼把录册一合:“公子你是自在了,带了这样多女人回去,我可没脸去见芊芊姐姐……

    “哦,又在用芊芊名义了,狡猾”叶青自不是惧内,又笑:“我一直奇怪,你比芊芊还年长九个月,叫起姐姐来怎么就这么顺口?”

    江子楠深吸一口气:“消遣我这小丫鬟,就很开心么”

    “很开心”叶青笑着,见她要爆发样子,上前亲了她一口:“其实你这醋坛,还挺可爱表情

    江子楠一呆,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羞着一啐:“公子,光天化日……那面船上都看得见的。”

    说到后来已低不可闻,叶青遥望右舷,果有船交错而过,有些旅人对着这面指指点点,迎着河风还有些“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暴发户”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青摇首失笑:“不过都是些人生过客罢了,时光白驹过隙,百年瞬息即逝,我们管好自己就可

    “我……们?”江子楠摸着脸颊,声音很轻很低。

    “恩,我们。”叶青肯定说着,盖在她小手上,摸摸她光滑的脸:“这是我给你们的承诺……还害怕回乡么?”

    江子楠醒悟过来,久久说不出话,最后微不可闻一叹:“难怪芊芊这样骨子里倔强,一说到公子变得傻瓜一样……”

    江子楠过一会,收拾了情怀,才又翻开录册:“三十个匠师和家眷,都住在中舱,连着水手,合有三百人,要不是租的是大船,还真住不下呢”

    叶青静静听一会,不时认可,望一眼擦着汗过来周铃:“铃铃进境不错,继续保持精进——还晕船么?”

    “好多了。”周铃应一声,露着笑容,俏跪在叶青背后,揉着颈肩。

    叶青闭上眼睛:“那我们就不停,过着半个月,估计有个地方,我要停一下……”

    这样的行程安排,江子楠立刻在册上作着速录。

    说了一会,苏合香气味更清晰起来,叶青睁开眼,见周铃额上现出了汗水,失笑吩咐着:“上热水洗澡罢”

    “温水可以用。”周铃说着。

    “药浴不热,还有什么效果。”

    “药浴?”

    “我有个炼体方子,自几种药中萃取精华,以苏合香作基础,特意让子楠配了药,你这些天沐浴,算是做一次小白鼠。”

    周铃眨眨眼睛,不解:“小白鼠?”

    “就是专用的试验对象意思。”叶青随口解释,无声一笑:“要是觉得哪种好用,就说一声,我会调整一下剂量,在家兵中普及开来……观文阁回来,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迫感,看来要加快准备了。”

    “专用么……”周铃只听懂这句,红着脸垂首:“好。”

    叶青淡淡一笑,起身走了几步,指着远处说着:“至于誉郡王的事,你们不必多想了,我这一出京,这帝都龙气之争,就和我无关了。”

    “有些事,就是天子都不能随意,人臣有想用不可用,想进不可进,想善终却不得不诛杀,这就是天数。”

    “我此次已经大圆满,剩下的就是我自己了。”

    挥手让着两女下去,叶青沉思着,若有所悟:“虽得万千道经,实不过是成长、明知、杀伐、防护、遁法、阵列六种根本秒用。”

    “我以五德为根基,这是已确定了,这先不说。”

    “明知就是洞察万物,参悟玄机,最理想的就是我我尽知。”

    “我我尽知的意思是,有人说到自己,或相关的事,都立刻感知,这种道法我却有之,叫灵犀返照大衍神术。”

    一转念之间,沉入到意识深处,只见川林笔记上,一页翻开,一卷道经沉浮不定,散发着青光,这就是灵犀返照大衍神术。

    说实际,博览众经,在这个世界并不必要,每一门都能上达到道境,多用几条道路,实是歧途。

    去北京假如有五条道,任一条都可去,同时跑几条,可能么?

    只是道基却不一样,只有属于自己,才能达到真正成就大道。

    有着灵犀返照大衍神术,自是不需要选别着术法了,最多只是了解下,只是阅了后,叶青不禁微微皱眉,暗叹:“这灵犀返照大衍神术,还只有下中篇啊”

    “罢了,这也没有办法的事,以后再说了,就选它了。”

    “杀伐之道,我修了五德之道,最适宜的还是五德龙拳,以及雷法。”

    一念之间,又有五页翻开,还有一卷雷法。

    “这防护,还是颠倒五行大混沌法最是不错,我又修得五德,或可把它转化成颠倒五德大混沌法,能卸去万力”

    “这遁法多的是,有剑遁、雷遁、鬼遁、影遁,但合我路子就是朴素的大五行遁法,虽不是太过显赫,却最是适宜。”

    “这阵列,是指因地制宜,化出阵法,本意就是借得万物,这里各有玄妙,但最合我的路子,还是五行混沌元胎大阵。”

    “此阵一展,上现日月星辰风云雷电,下现出山川湖海万物动植之形,一一倒立,就能化成混沌

    叶青思略已定,顿时全身气息一变,一股玄之又玄、难以描述的韵味出现,但转眼之间就消失了

    叶青微微摇首,有些皱眉,他知道,这是自己选定了道路的异相,却不在意,思考着:“除五德核心道基,有着下中篇足够了,真有上篇我还不敢修呢”

    “别的灵犀返照大衍神术、五德龙拳、雷法、颠倒五行大混沌法、大五行遁法、还是五行混沌元胎大阵,都必须寻得上篇才算圆满。”

    “罢了,现在还不是思考这些的时间,以后总有机会。”叶青说到这里,就不再迟疑,先取出“灵犀返照大衍神术”,细细翻阅,开始修行。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