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六十四 黑龙旗

《青帝》 第一百六十四 黑龙旗

    叶青这样发话,又是靠着镇区码头,有些可以购买菜肴。(本站文学网.yunlaige)

    不过待得叶青到了船中小厅时,天已黑了,进了去,就见着几张桌子,都摆着菜肴,还微微冒着热气。

    叶青才进去,就见着一批人深揖行礼:“见过榜眼公”

    “大家不必多礼,都入座罢”叶青白衣如雪,面容平和,挂着一丝微笑,伸手恳切的说着。

    只是一见,众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传说中的榜眼公有足够的风度和仪表。

    叶青扫看着众人,只是一眼,眸子一闪,就有丝丝感觉,以前天眼看时,只能看见气色,但是这时却有若有若无的影相闪过,就见得一丝丝气运缓慢又源源不绝的汇聚到这里。

    心里知道这是修成了灵犀返照大衍神术前三层境界才有的力量。

    这“灵犀返照大衍神术”穷尽易学、天机、数算,自有种种神通,前四层号称能知个人祸福,看穿对手气机。

    中四层号称能知道天地大势,看得龙气走向。

    高四层据说能探察天数。

    当然这里面太夸张了些,叶青先不理会,对众人说着:“我闭关修法,却是怠慢各位了,但各位能这样赏我面子,我不胜感激”

    说着亲自引着各人入座,一一询问着各人的长处。

    “榜眼公,我没有您想象的那样好”洪舟躬身说着:“我原本是队正,负了伤又得罪了人,解甲回了乡,别的什么都不会,吃口饭都难,蒙榜眼公赏识,我就愿为榜眼公家奴,别的不会,看家护院却还可以。”

    叶青的预先名单当然不包括这人,却提了几条招揽的原则总结,这人恰是合适其中一条——就是善于练兵,是典型军人

    叶青就笑着:“你愿意投靠我家,我自是欢迎,我也不可能让你看家护院,我有一批家兵,武功还不错,但有些不懂军队规矩,你帮我训练些。”

    洪舟就拍着自己胸说着:“主公,我别的不会,这点却是我老本行,要是半年后不行,你摘我脑袋”

    一席话说得众人都笑,叶青说着:“请坐,我自是信你——你是纪才竹?”

    这是唯一在名单上的人,纪才竹挺身而出,说着:“是”

    叶青听了点头,说:“纪才竹,听闻你是秀才,怎么会愿意当我家的家臣?你给我看看你的文章

    纪才竹早有准备,取了卷子,双手捧给了叶青,说着:“以我的家世考不上去了,我自觉得心血已枯,靠文才夺魁是想都不想,到郡里当吏排不上,到县里或可混个小吏,但也没有多少出息,所以投奔榜眼公了。”

    这话说的直白,叶青一笑,也不多说,细细读着,片刻说着:“你的文章我拜读了,学术不错,字也尚好,只是里面带着刚硬和激烈,少了雍容和气,再说的明白点,就是有些怨望,这就是为什么郡试不取你了”

    纪才竹听着怔怔,许久才深深揖礼,说:“榜眼公的确是慧眼,只是我蹉跎半辈子,怎么能没有怨望呢?”

    叶青笑着点点头,说:“这是人之常情,你愿意来我家的话,我自是欢迎,并且不会亏待于你,只是有些话要说在前面。”

    “我有个先生叫吕尚静,现在是我家襄田厅主事,学问也是极好,但只有童生的位份,你如果愿意辅助他,我不胜欢迎,要是不能,我也无法取用,只能赠你三百两银子,送你回原籍。”

    纪才竹躬身:“我还没有憨愚到这步,自是愿意。”

    叶青就笑着:“那我现在就委你襄田厅副主事。”

    纪才竹立刻下拜,行了主臣之礼,叶青连忙扶起,又下面一一说着,下面的各行业都有,都一一惶恐从了。

    接下来就是用宴,酒不多,各人一壶,还有着才上岸购买的烤猪,烤得焦黄,香喷喷,还有就是七八只菜,满目琳琅香气四溢。

    喝了三杯,叶青辞出,让他们用餐,见着主公离去,又许诺了薪水,一个个都面精神抖擞,开始吆喝起来。

    到了上面,叶青又啜完一碗参茶,才说着:“周铃,你随我上岸去”

    “是”周铃眼睛一亮,跟着上去。

    这时进入,见着这“将军原”的荒原,没有人,只有些野兽出没生活,在草丛积水中奔跑。

    龙马进入后,有些不安的嘶鸣,安抚下,才平息下来。

    都快四月了,自是万木葱茏,而在这片地上,还是一派阴霾,荒芜的土堆,和坟场一样星罗棋布,绵绵蜒蜒。

    芦苇籁籁颤栗,寒气交汇,带着丝丝大雾,弥弥漫漫,覆盖在上面。

    叶青骑在龙马上,望着这一片,附近河水在幽暗夜色下潺潺流淌着,给人一种神秘不祥的感觉。

    这是月食以来的灵力潮汐影响,叶青想到脚下孕育着大批怪物,也有些凉意,见着周铃警惕,点点头:“你的大易武经修的不错,已有着武道感应,这一个的确是大易的古战场。”

    下了马,让周铃避在一侧,叶青捏着法决,细细寻来,寻的却是一杆大旗。

    这里是平州,平州后世就出了一杆黑龙旗,尚黑德,历史上军用法器很多,其中旗帜因难以保存,相对很是罕见,这里就有一杆。

    这杆军旗原本就是水德之旗,武将精魂吞噬战场杀气,孕出大易铁军一丝军气,千载下都没有毁坏,得了就可凝聚武运,别看这一点,在军事中作用就已经不小。

    这种前朝军气,尤其是大易铁军,本来有些犯朝廷忌讳,但天下不久蜂拥动荡,大蔡朝自顾不暇,哪还管得这一点小事。

    叶青敢担这风险,是深知道这黑龙旗在第一次大劫里的表现,当下就细细寻去。

    虽知道大概位置,但本来寻找也很难,只是此时,见着丝丝黑气流淌,不一会,就寻到了位置,当下就是深掘。

    只听一声响,黑气就涌出,隐隐听怨灵惨叫,在空中隐隐显化出白骨骷髅,冲击在叶青身前,顿时一阵金光就此泯灭。

    叶青定了定神,徐徐展出,就见是一个旗,却没有想象中大,只有旗杆三米,旗面用黑丝而成,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也不知道是什么而成,周围四角却有着黑龙龙纹。

    天眼望去,旗上隐见万军相争之相,并且看见这旗微弱,又源源不绝吸收着黑德之军气。

    叶青双目中晶莹神光闪过,片刻后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一阵悸动。隐隐有了领悟:“果是不凡……厉害”

    “这杆军旗是帅旗,不知道转了几代大帅,单我感觉就有五六个将帅之气在里面,而且还能丝丝吸取军气,只是只能直接吸取黑德之军气,别的军气要有个黑德转化过程,别的黑德之气也要转化成军气。”

    “就算如此,还是宝贝啊,不过我要把这军旗炼化的话,不但要将原本的将帅之气全数炼化,而且还要打上属于我的黑德军气。”

    “这还不算完,要继续配合我的道路的话,还要突破黑德局限,变成五德军旗才是,这就更困难了。”

    “不知道川林笔记,能不能帮我推演出变成五德军旗的方法。”叶青灵光一闪,突意念一动,想到这点。

    “公子,是不是出去了?”周铃似有预感,有些不安的说着。

    “那就出去罢”叶青放下心思,心里暗笑,虽下面孕育着大批怪物,但有着层层封锁,就算失了军旗,一时间也不会破出。

    要破出,还要等着日食之后才行,不过这不必多说,周铃这模样还是很可爱,当下就策马出了去

    才出得了战场范围,突一道霹雳划过天际,下起了雨,在雷雨中,灵力潮汐一下浓郁几倍,后面战场上“嗵”的一声夔鼓。

    隐隐就有着金戈铁马的声音出现,周铃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公子,你看它们……”

    叶青回首看去,就见着战场上生出朵朵幽火,黑气缭绕,隐隐成着许多人形,对着雷雨吞吐,又显得万军厮杀幻境,叶青见了,脸色就大变:“快走”

    龙马冲破雨幕而远,渐渐远去,叶青心中还是一片冰凉:“离日食还有两年多,异变怎么会提前开始?”

    离着河不是太远,奔了一程,就勒缰徐行,直到船前,下了马,牵了进去,这时镇子上一片安详,河中船只渔火星星点点,远一点城隍庙灯火通明,还有着川流不息的人。

    在甲板上,镇上千家灯火,和江风带着水气而来,一片阴沉就此不见,叶青到了船上甲板,就不动,屈指算着。

    片刻后舒了口气,知道还不算闯祸,这将军原是有破局而出的迹象,但终还没有到火候,还来得及,当下吩咐着:“你去磨墨,我要写个亲笔信,盖上我的官印,明天一早就送给县令,就说将军原有异动——就让新进来的纪才竹去”

    “我是榜眼公,又是新任的八品翰林编修,送信的纪才竹是秀才,除非这县令是猪脑子,不然就会重视了。”

    又吩咐:“船虽大,现在这样多人还拥挤着,你立刻再去租条大船,明天事情办完了,一起出发

    见着是正事,周铃当下响亮的应了一声。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