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白该七十一章 只有道法

《青帝》 第一白该七十一章 只有道法

    归来内院,主屋里亮着柔和灯光,在这样冰凉的雨夜中,无形中就有一种温暖的期待。

    叶青突发现自己有点踟蹰,手停在了门上:“原来这就是近家情怯的感觉?”

    纸窗上投落了熟悉的纤柔身影,油火哔剥声,影子飘摇了两下,似在剪着灯芯,又坐回去,隐隐持一卷,原来是在看书。

    “弄个琉璃灯才可,用油灯对眼睛不好……”黑暗中静静站一会,体会这感觉,这样想着,推开门。

    芊芊在灯下回首望来,充满了喜悦:“回来啦?”

    “回来了。”叶青除去外袍,随手交在她手里,说:“族长留着有事,又和许多人说话。”

    “没有留着用酒宴么?”芊芊问,没闻到酒气。

    “天晚了,都知道我想你,谁敢不识趣请宴?”叶青恬不知耻说着。

    “瞎说”芊芊笑嗔着,脸上菲红一片,连忙转了话题:“虽有车棚,但衣服都潮了,去沐浴吧,我已经吩咐放了热水。”

    叶青就进了去,内间里热气蒸腾,有种熟悉的药香,原是备好的药汤。

    芊芊往浴桶里面又倒了些滚水,伸手试了试水温,脸上似笑非笑:“铃铃和我说是这种方子,你自己也趁热试试。”

    她将“自己”两字咬得清晰,显周铃已老实报告了公子拿她实验药浴的实情。

    叶青厚着脸皮,装没有听出来,跳进浴桶里,见她要去拿新衣,叫住:“别走,陪陪我。”

    芊芊就留下来,自然帮着洗着头发,无垢之体只不积累脏污,却阻止不了头发沾上尘秽,这时男女都蓄有长发,叶青在前世都是省力剃短寸,现在常常为这个洗头而烦恼。

    芊芊听他抱怨过几次,不解又好笑,都帮忙洗着,洗完了发,叶青并没有起身,药汤自是要趁热泡着,再说外面还有人在烧水。

    芊芊搬着小凳子坐在身侧,帮着擦背,就聊着些事。

    叶青问起,芊芊说一说自己,可院子里生活很是简单,看书,晚间或写点心得,再就是修炼。

    说到了修炼,叶青就注意到了芊芊,此时带着灵犀返照大衍神术的眼光,却一眼看见了她身体内流动的真元。

    这是微弱而纯粹的真元,就算以现在的目光,也显的非常纯正。

    当下不经意的问着:“芊芊每天都修炼吗?”

    “你说是吐纳?芊芊每天都修炼,修炼后就很少作恶梦了。”芊芊回答的说着。

    叶青若有所思,又说了些刚才见族长的事,不由冷笑:“有时真觉得,这世界有些荒谬,为族里作了这样多的事,还不满足。”

    “宁知是非分的要求,但一旦不答应,就是心性凉薄,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伪君子横行了。”

    “那怎么办呢?”芊芊有些惊慌。

    “别怕,族长妥协了,真的有什么万一,我族里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带着芊芊走,我就一点也不留恋。”

    听了这话,芊芊脑袋就有些“嗡嗡”响,想要压制,却忍不住满是喜悦,下面大半的话,都是叶青在说,她在听,偶尔问问,更多只是望着叶青,帮着擦着背,一点点笑靥就在脸上盛开了。

    水温降下来,蒸汽减少时,叶青终发现了异样:“你在听么?”

    “啊……”芊芊醒过来,努力回想着:“应该说到……”

    叶青无语,说着:“我通过向家里写过不少信,有六封给你,都寄到了?”

    “有”芊芊起身跑了出去,搬了只小红木箱子回来,打开锁,珍宝一样取出六封信:“都收到了,最后一封还是前几天才收到,最可气的是第四封,明明很早就发了,却在第五封收到后才到,问他们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真是气人……”

    想到这里,她还是难掩心里愤愤,当时可心焦等了两个月

    叶青失笑,望一眼薄薄信纸,望一眼小红木箱,没有几件珠宝,都是自己买来送给她的小物件。

    最旧的是一只草编小手环,见她带过一段时间,后来不见了,不想是让她藏起来,可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青摸着它,眼神有些恍惚,芊芊似感觉到些,默默把信藏回去,小心问:“是不是有事?”

    叶青想了想,正要摇首,芊芊就握住他的手,静静望着他,小手柔软,眼神认真,叶青这才想起,面前这少女顽强的守着这个家的固执,从来比她外表和名字更是坚强。

    “是有件事——婚事”叶青注视着她的双眼。

    芊芊呆了呆,低着首,灯光下看不清神色,只是喃喃说着:“是婚事啊……是哪个王府的郡主,还是宰相家的女儿么?”

    芊芊读书渐多,就知道的更多些,那些两榜进士的传说,哪个不是高攀而上去?

    “不是,她们太高了。”

    “那就是公卿,州部家的女儿?”

    “也不是”

    “那就是郡里大官的女儿?”

    “也不是”叶青带着微笑,反握着了她的手:“都不是,我是寻常人,配不起这样高门。”

    “公子又胡说了,你是进士,怎么会配不上?”芊芊嗔着,正要分说,突明白了一点,怔怔看着他。

    “预定会是曹家,我的表姐曹白静”

    上一世蝼蚁一样挣扎,对母族印象已不清,可是曹白静适避在叶府而托庇得生,至少延续到叶家山庄毁灭时。

    曹白静和叶青不无感情,更重要的是,曹白静是一种真有智慧的聪明,心性也相对宽旷,也许只有她,才能适宜这个位置。

    芊芊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可是在他的眼光中,却兴不起抗拒心思,柔肠百结,化成一叹:“公子你真的……不必要这样。”

    叶青笑笑不答,却问:“你不吃醋?”

    芊芊皱眉:“要说没有吃醋是假的,我也是女人啊……甚至原先时,我其实吃醋吃的很厉害。”

    “我自少……恩,大概三四岁,就做了公子的丫鬟,跟的太久了,都习惯了,就想一直这样下去。”芊芊怔怔的说着。

    “但人总是要长大,公子中童生了,中秀才了,中举人了,中进士了……越来越招女人喜欢不说,族里人都高兴的和过年一样,对我也越来越客气,可我总有点惆怅……”

    “子楠、白静……或对于两家的女人来说,公子就是参天大树……可芊芊还记得当年公子寒微时,家里屋子破了,下雨漏着水,族里忙着春耕抽不出人手,还是我们自己爬上去补着。”

    叶青笑了:“当时你说自己比我大,是姐姐,要先来于活,我就在下面扶着梯子,看你在上面紧张都要哭出来,弄得我也很紧张。”

    这是有意的打趣,芊芊却眼神恍惚,怔怔盯着灯火不语,似是回到了过去。

    叶青心中一动,生出了些明悟,或对这少女而言,过去贫寒日子已随时光褪去了艰难和苦涩,成为记忆中最醇最美的美酒了。

    “公子你还记得啊”芊芊回过神,有点害羞,又有些幸福的笑笑:“虽有点恐高,但还是弄好了啊,不漏雨了”

    “我知道,芊芊很能于,很勇敢。”叶青说着,父亲过世后,百亩田被族人以“代管”的名义收去,总算还有些粮米,可是生活中许多许多事,不是几袋米能打发过去。

    想起当年,还是幼孩范畴的芊芊,是怎么撑起这个家呢?

    芊芊摇摇首:“芊芊并不能于,还胆小的很,但我最喜欢公子一句话——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家而努力。”

    叶青有些恍惚,但对这话并不意外。

    前世今生遇人无数,总有些人,平平凡凡,又这样默默努力,他们自己不觉得,但这实是一种非常珍贵的人生财富……

    许多人富贵了,就忘记了当初,其实就是忘记了过去。

    芊芊并不自觉,说出了心里话:“公子不要把芊芊想得多好……芊芊当时这样努力也是为了自己,我也没有哪里能去”

    “是真的么?”

    “是真的”芊芊低着螓首。

    叶青久久不语,心里想着:“可是我当时也没有地方去啊”

    “我是说真的”芊芊又猛的抬首,声音大了起来:“而且我心里还梦想着,公子会有惊叹我的一天”

    叶青生活两世,从来没听见芊芊还有这心愿:“惊叹你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芊芊红着脸:“公子就和参天大树一样,芊芊就和小草一样,怎么长都追不上,大树又需要小草做什么呢?”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可我总觉得有这一天,公子都会为我惊叹——每次作了这个梦,我都会开心得在梦里笑出来。”

    叶青沉默许久,没有说一句话,房间内宁静一会,只听得柔和呼吸相应,良久,突说着:“水都凉了”

    芊芊这才惊了一声,连忙起身:“我去帮你拿衣服”

    “慢着”叶青说着,芊芊诧异的回过身来,却看见他满是凝重,说着:“明天我教你道法。”

    “好。”

    听着她不假思考的回答,叶青只是淡淡一笑,就看她答应的快,就知道她还不理解里面的本质。

    婚姻也罢,宠爱也罢,就算是曹白静,到了这个位置,怕也有不少的可能,照样难容得她,唯一能真正保护她的,只有道法。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