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三祭

《青帝》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三祭

    次日清晨,细雨绵绵。

    叶青早早起来,在院中例行修炼,风雨无阻,只知仙道乱世中道业才是根本……完成后回去换衣,换成了专门礼服。

    让芊芊帮忙擦于头发,才出去,周风已在客厅侯着,见了叶青就躬身禀着:“公子,昨晚有人刺探庄内情况,杀了一个,捉了三个,都是所谓的江湖高手。”

    “有扰到后院么?”叶青皱眉,大易武经可所谓武道之极,有防备的情形,对所谓江湖高手的战力都是嗤之以鼻,但行刺、挟持却是这些人的长处。

    “没有,诸院无事。”周风应着:“有三道防线呢”

    芊芊知叶青心意,整束发冠,微笑补充着:“子楠和铃铃都安排在西厢,早上我去看过了。”

    叶青就放下心来,展开臂袖任她摆弄。

    “好了”芊芊整理完衣冠,退后两步,这时既没有穿官服,也没有穿爵服,穿的是榜眼公的服饰。

    进士帽和乌纱帽形制相近,可两侧簪着碧叶绒花,花枝下缀着“天人”小金牌,配深蓝衣袍,黑色襟口和腰带,端是英气端容,看得她心里满满都是喜悦:“公子很威风,可以出去了”

    周风跟随上去,都觉得这的确很有官威。

    院子里葱茏宁静,过去模样。

    “新府装修,这里还是一样。”

    “我让他们不要动,等公子回来再作打算”芊芊打着伞:“要不要,扩展的地点,再种几株梅花?”

    对少女来说,许多故旧并非单纯留恋,可改变更好,只要和叶青一起参与就可以,这是她的习惯

    叶青笑着应许:“好,就多种几颗红梅”

    吕尚静这时已在院门口等着,把伞一收,鞠躬执礼:“主公,时间差不多了,要去拜祭进士牌坊了”

    “你我无需拘礼。”叶青伸手去扶,吕尚静坚持着行礼:“主公是进士,又是八品翰林编修,带着这样多新人,臣必要为了主公,立起些规矩”

    这世对规则已深入人心,而这种规矩对吕尚静来说也是有利,因为这就是承认着吕尚静的资历,叶青也就不再勉强。

    前世的经验,知道地位越高,这种主臣相得越严格化,他不期望谁都和芊芊一样始终不改。

    就重生者的心态来说,有一个宁静的港湾已足够了。

    路上各院都热闹起来,不时有成年的男性族人出来,都穿正式祭服,对着叶青行礼,又跟在后面

    到庄门口是叶子凡和诸多叔伯,看着叶青一身进士官服,眉目深远,这些人都眼睛一亮,暗赞风流如画,又相视一眼,紧着迎上来。

    叶青点点头,暗忖怕是祖父透露了风声,都知道是要传位了。

    到庄门口半里,白石砌成的高大牌坊,上刻“进士及第”四字,这字是叶青向总督讨要的手笔,提前送过来刻好,字迹刚劲,这风雨中很有一种铮铮铁骨。

    叶孟秋已在等着,按礼仪要先祭进士牌坊,这时不许撑伞,叶青精神抖擞,徐徐说着:“宣旨祭坊”

    说罢拾级而上立定,取出进士及第的旨意,这是前三名才有的荣耀,两甲就只有吏部告身了。

    这旨意一出,满满的人都跪了下去。

    叶青就宣读:“敕曰:应州南沧郡平寿县叶青,性义行良,文墨尚香,是宜褒彰,故朝廷点为榜眼,赐进士及第”

    这圣旨一宣读,这时望看进士牌坊,只见一丝丝黄色气运自虚空中浮现,穿入了白石牌坊,顿时染上些气运。

    灵犀返照大衍神术,更使目光透过了虚空。

    冥土的上空幽暗,一处淡红色的小小福地,只见丝丝黄气穿过,落到了地上,只听“轰”一声,化成了一座大门,金光照耀里许,整个福地一下子明亮起来。

    心里就有些喜悦,但这时不能多看,收了圣旨,就有人立刻打起伞,免得污了圣旨,叶青又连忙说着:“祖父,您快回到牛车上更衣,快上姜汤”

    这些都早有准备,顿时有人扶了叶孟秋,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长辈,这些老人受不起寒了。

    叶孟秋不言不语,上了牛车,其实不过是几句话时间,淋着不湿,换了外衣就是了,喝了几口姜汤,目光盯着叶青,他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孙儿了。

    叶青感受到目光,却也不以为意,只是微笑,连连发出号令,下一个场所,就是家祠了。

    叶青很清楚自己的原则,争执,甚至不惜决裂是一回事,人情又是一回事。

    一行人抵达不远处的家祠,只有几百米。

    这进去是个大院,一个铁鼎是上香,正殿左右齐整排着厢房,窗纸都换上了新,楹柱上的朱红新漆。

    进了去,只见着阴雨天,气色有些阴霾,只见着中间大殿上,是一身举人官服,坐姿的叶孝仁,他奠定了叶家的根基,可以受得。

    叶哲同穿举人官服,左面却是叶青的父亲叶文相,也穿着举人官服,这却是荫父的规矩。

    下面还有一些空位,叶青见了一笑,按照这世界体制,祖先只能接受子嗣香火,能接受外人香火,实际上就等于册封神位,只是还没有正式封号罢了,这些空位,以后举人就可排列。

    当下也不管,在坐像前先是一躬,说着:“历代祖先,叶青已中榜眼,可进士及第,今立祠为神,望香烟不绝”

    说罢点了香,跪拜后起身,双手插进炉里,后退一步,礼成。

    一插之下,这丝丝气运就凝聚在三个神像上,金光一闪化入不见,顿时见着冥土之上,轰轰不绝,一座宫殿徐徐升起,这却是神祠所化。

    叶青上香完了,就侧过了身,叶孟秋又亲自上香,后面有上百人,一个个都排列着,默不作声上香,这些都是族里有头有脸的人。

    别的族人,包括家生子,都将香点燃了,插到了外面铁鼎中,渐渐就插成了一大丛,一时间,祠前冒出阵阵香烟,化成了一大团烟雾,到了后面,甚至整个鼎里都冒着火焰,烧的发烫,香一丢进去就很快烧的于净。

    就算这样,现在加起来三千余人上香,只怕二三个小时都未必能完成。

    这时,整个家祠就被清香的烟雾填的满满当当,丝丝香烟似是渗透着这块地,又有一些透过了虚空,落在了冥土的宫殿中。

    叶青目光幽亮,却是明白,这就是“圣地”的概念。

    当一祠一庙一殿常受香火,这块地就被熏陶,渐渐形成了神灵的道场,而那些透过了虚空,落在了冥土的宫殿中,就是祖先的资粮了。

    不仅仅这样,而且随着这些,本来小小的福地渐渐扩大,丝丝红色在福地运转,又返汇到了阳世,顿时叶族的气运有了丝丝变化。

    叶孟秋是举人,又是族长,在这道法显世的世界,顿时有些感觉,这时身子一震看来,声音有些紧张:“这是……”

    “进士及第已融汇到族内气运之中,红色气运已透出了丝丝金色,这怕是家格要正式提升了……”叶青回答,脸上也有些喜悦和怅然,前生乱世到这步花了多少心血,结果完成不久就被灰灰了。

    众人闻言,都是动容:“红宅提升,就是金宅了”

    “已可以庇护阳世一些福运……”

    “我们子弟也能享受许多。”

    “你少算了,对外开祭,女人小孩乡邻都能祭祀……这比郡里几个郡望还要厉害,他们可没有及第,还不能对外接受祭祀”

    这样议论有违祠堂肃穆,叶孟秋这时怔怔着,想起许多往事,恍惚间不知悲喜,脸上就是老泪纵横:“家里有了这一天……你们看到了吗?”

    几代艰难挣扎,最后只化祠堂里这一叹。

    叶青心中一动,感觉冥土中的家族福地,就有三道目光投过来,两双目光赞许,一双温和亲切,带着肯定。

    “父亲……”这样喃喃着说着,穿越时无视,可两世人生重叠,实不能摆脱这些因缘了。

    不过在这场合,叶孟秋很快收摄心情,只觉心愿俱了,望着这个孙辈,看着就又顺眼许多:“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事情我也管不了那许多……”

    心中这样叹,叶孟秋就感觉到一种重担在身上卸下,对着众人一拍手:“去内族祠,把圣旨贡到里面去,还有,到时我有件事会宣布。”

    这时人流就分开了,上百人直接去了内族祠,在内族祠中,规矩还是原来,女人小孩不许祭,外人不许祭。

    和以前一样,这里格外肃穆。

    祠堂大殿,叶孟秋领着中坚家族成员进去,这时早有着人立了祭桌,点了长明灯,叶青看了一眼,这祠堂还是五重,按照“民三士五爵七王九”的规矩建立,简单的说,就是普通百姓祭祀三代,士族可祭祀五代,爵爷祭祀七代,帝王祭祀九代。

    可惜的是,自己这个男爵不是世袭罔替,有着封地的真爵,只是终身爵,并无封地,因此不能把祠堂变成七重。

    当然,不是世袭罔替,也可变成七重,必须是抵达侯位,这难度就很大了。

    不再多想,见着第一个高台上,放着三个牌位,一个明显是新制,显是自己父亲的灵位了。

    当下不再多想,先将圣旨贡到了桌子上,放到了专门木盒中。

    放完,退了几步,三炷香点燃,诚心三拜,又让族长再进香,只有上百人,人还不是太多,当下一个个拜下。

    这时看上去,分外清晰,只见顶层上,三个牌位赤色灵光缭绕,格外浓郁,又有着丝丝金色,而在下面四层上千牌位丝丝白色灵光并不变。

    这时赤金色灵光下降,使得下面四层上千牌位丝丝白色灵光又浓了些,连成一片,总体化成了一团红色的云气,并且有着丝丝金色

    的确在提升位格了,族人都满是肃穆,进完香,自觉的排列着,目光看向了叶孟秋和叶青。

    下面,就是传位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