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深似海

《青帝》 第一百七十七章 深似海

    时将入夏,平寿县的天气渐湿热,人们都开始换上薄衫。

    曹白静推开窗看了看天色,乌云低沉,柳叶飘摇,湖面鱼儿吐水,初夏说变就变,又要下雨了。

    她回到房里,继续制绣,寻常细麻布,针线娴熟穿梭,却显出了丝丝灵光,三色花纹古朴,只是还不太完整。

    书桌上叠了一叠成衣,灵光莹莹,这是价值不菲的道衣,是术师的必备功课,而制衣刺绣是男术师极少愿意于着,女术师又相对很少,因此显得弥足珍贵。

    “明天就能完成,这一批可以拿去换,自己用,族里用……”这其实也是一种修炼,叫灵针五色绣法。

    女子只要专心刺绣,就可渐渐增长道力,这是最安全最正宗的方法,也最适宜族里的小姐,但这进展也是极慢。

    她这样想着,目光落在墙上一幅字,念了出来:“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讨厌”曹白静捏了捏酸胀的手指,好笑之余又无奈:“说是补上欠的诗,分明嘲笑我了,进士就了不起么……”

    这时就显出少女情态,比起族里买来的南方柔婉丫鬟,她才是真正典型的北地姑娘,身量高长,一身青裙,得体又大方,和画里仕女一样。

    虽知道是打趣,这诗这字都是罕见佳品,很是养眼,甚至隐隐一丝玄意,她就挂在闺房里面,休息时看看,看过一笑又继续作活。

    自己有着术师的资格,很小就是术师一级,却从没有真正想走这条路,但自叶青中了童生,又中了举人,她就突有了明悟。

    自己要靠近着他,就必须修炼术师。

    修炼术师不难,县里就有道观传授基本法决,她沉下心去,二年时间不断借这灵针五色绣法来修炼,不但渐渐绣出了三色灵衣,而且也成功进晋到了二级术师。

    “哐——”

    “阿姐,出大事了”胞弟曹明亮急急跑来,这十三岁半大小子,神秘兮兮凑在面前,一副我有秘密你快来求我样子。

    这又是个讨厌的小子……曹白静绣至一半,无奈停下来:“又怎么啦?”

    “我听叶秀秀说,她们家族长……哦,现在是族老,在托着媒人打探着郡里适龄千金,平水林家,金阳李家……”曹明亮扳着手指,不怀好意看着胞姐,见她神情不动,不由气沮:“却没有咱家,阿姐你还坐得住?”

    曹白静敲了下他额头:“我们又不是郡望世家。”

    “话不是这么说…”曹明亮叫嚷,见她仪态安闲,忽觉醒过来:“哎阿姐你这反应不对啊,这时不该很难过么?”

    “哦,你就是来看我难过的?”曹白静看向弟弟,手上亮起了莹莹红光。

    “没有我是来关心阿姐。”曹明亮叫着屈,眼珠骨碌碌转,忍不住问:“阿姐以前不是很喜欢他,老往他那里跑,缠缠绵绵,就差夜宿……呃,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曹白静瞪了一眼:“小孩子不懂,就别跟着人瞎说,我去是请教修炼,你哪只眼睛看见缠缠绵绵

    “这不明摆着,有他在时,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亲弟不如表弟。”曹明亮嘀咕着,看她果没有伤心表情,不由大是失望:“果女人都是水性杨花?”

    “呼”风平地而起,卷着一个黑影出门。

    随着,室外传来重物落地“哎呦”痛叫,还有大声嚷嚷:“你这个暴力女当心永远嫁不出去……我迟早有一天会来报仇”

    “等你打得过我再说。”曹白静哼了一声,手上红光散去,却听着父亲在怒斥:“你是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这样没有大小?”

    “呃,爹……”曹明亮垂泪,不甘不愿道了个歉,灰溜溜跑掉了。

    曹户扇进来,见着少女正怔怔望着窗,一双美目带着迷离,似透过帘,眺望着远处,听见了声音,她慢慢转过身,就有一种宁静怡人娥眉淡扫的感觉。

    肌肤胜雪,白皙娇嫩,眸子就是夜空中的星辰,这时盈盈一福,很是动人,曹户扇心里一叹,二年来无夜无日的刺绣,是增益了道行,人也随之更是美丽,但这付出的代价,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只作不知刚才情况,轻咳一声:“女儿不必多礼。”

    说着给她一叠名卷:“这是投名贴的一些才杰,有些还有着童生的功名,有些人品都很佳,前段时间为父给你压下了,现在可以多看看……你过年就二十,老大不小了。”

    曹白静默默接过,一声不吭。

    曹户扇就有些头疼,怕她已深陷情网不能自拔,又不敢过于刺激她,站着只是出神,沉吟良久,终于说着:“女儿,你的心思我明白,可叶家以前就罢了,或叶青上京考不中回来,爹爹还可拼着老脸去说亲,现在中了这两榜进士,一届榜眼公,我们实在高攀不起了,别说我家,就算是郡望都有些配不上,或只有总督家小姐,公卿家小姐,才合适。”

    “他怎么会考不中?”曹白静扑哧一笑,望着墙上字幅,目光幽幽:“年纪不过十七就才学横溢,又有这样道业,道门不会拒绝这样人才。”

    “你明白就好,你明白就好”曹户扇松了口气,见女儿注视着这幅字,瞧清楚诗的内容,心里突一紧。

    果见她想了想,认真说着:“不过,我也不是妄想,只是……只是我们曾有过一个约定。”

    曹户扇心忖怕是有两情相系的约定,这时多半是不做数了,点点头:“没事,你说罢”

    “去年上京临行前夜,我私下跑去,问着,不奢求正妻,能不能当个妾室,他说这太突然,太意外,得想想……”

    曹白静目光悠悠,想起自己提出来时,叶青目瞪口呆模样,她露出了一丝微笑:“但第二日,他临走时答应了……说妾不妾不要说了,但只要回来,今年就会给我一个交代,您知道,他是重诺之人

    “妾……”曹户扇听得目瞪口呆,脑子里嗡嗡一下转不过弯。

    “女儿和您说过,不要期望过高。”曹白静笑一声:“我不是寻常女儿家,这很小时就明白,特别是检查出术师天赋,就被家里花重金送到云水门,培养术师回来,更不可能有着普通婚姻。”

    “说直白一点,不是仙门,或根基深厚的郡望,寻常家哪里招揽得来术师?又怎肯放着出去?”

    曹白静看看手掌中丝丝红光,笑容淡淡:“不出意外的话,必是招人改姓入赘,而我自己将来在家里少不了一个族老地位,无论谁做族长,都得对我恭恭敬敬,这是我实力而获得的待遇,也是对我婚姻牺牲的弥补。”

    “对家族来说,关键是我不能嫁出去,留在族里,我的婚姻中,夫君是谁反是最不重要的事……特别是我晋升到二级术师后,单是刺绣的道衣,每年就抵得一千亩的收入了罢,族里更不可能放手了

    “我也不是怨望,家里对女儿已很宽厚了,我过得很好,能自由外出,别人家女儿哪有这自由?

    “甚至还有些挑选权利,我已很感激了,更别说我一身道法都是受家中重金栽培而成……这就是术师的宿命。”

    说着这样残酷的话,少女表情沉静,目光温和。

    看见这样的表情,曹户扇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自己游学归来,妻子已相思逝去,女儿因术法天赋,自小被族里寄养在云水门,回来都识不得自己,想起来就心酸愧疚,才任着女儿,这时听得这话更是黯然,却无力改变丝毫。

    曹白静随手翻了翻名卷,嗤笑一声:“果是这些人,屈膝改姓自愿入赘,这样软骨头真是恶心,父亲,他们能带来什么,只能当个米虫,族里还需要花钱养着他们,作出场面来”

    “就算有些本事,怕喧宾夺主,族里也不会给他们机会罢,我是二级术师,以后说不定还能晋升,夫婿入赘就是自己人,再英明了,老太君都怕坐不住了罢”

    听了这话,曹户扇打了个寒噤,轻声说着:“女儿,女儿……有些事不能说破……你别说这话,好么?”

    “好,我不说,只是都是守在家里,这妻妾名分又有多少区别呢?叶家中了进士,也不贪图我这二级术师带来的利润吧”

    “两家不过十几里,有事呼之即到,甚至可装作夫妻不睦,一年十二个月有七八个月都回娘家住——并且族里总能借着些榜眼公的光罢”

    “所以我去当叶青的妾,族里利益不会受损,当然别家就难说了。”

    曹户扇脸涨红了,神情复杂,他不能否认这话,对女儿来说,嫁给好人家当正妻的路已绝了,当个入赘米虫的妻,还真没有多少体面。

    他沉默一会,板起脸:“胡说,嫁就嫁了,什么不睦,你们要敢这样胡闹,我们两家的脸都丢光了。”

    曹白静就知父亲默认了,甜甜一笑:“开玩笑的,过去感情不说,我毕是他的表姐,礼法都摆着,他娶的正妻越要讲规矩,越是要给我明面礼遇,至于私下小动作,我这术师还能叫女人欺负了?”

    曹户扇沉默了片刻,突落下泪来:“女儿,是我对不住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罢”

    说着,就转身而去,身影凄凉。

    曹白静默默看着他出去,暗暗苦笑:“对不起,父亲,其实我还瞒着你许多……仙门深似海,我这样出身的女术师,只要不是惊才绝艳,引得师门栽培,成为内门弟子,最后基本都免不了出卖自己灵肉,这样屈辱岂是我所甘心?”

    “那夜,叶青要是不肯接受,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