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青帝》 第一百八十一章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夏日天气说变就变,早上是晴天,下午下起了大雨,日月无光。(本站文学网.yunlaige.net)

    雨幕中,两骑在官道上疾速南下,高大迅烈的黑龙马在雨中畅快奔驰,愉快嘶鸣,它们带着龙族血统,最不怕下雨。

    雨势渐弱,黄昏光亮在西天亮起一会,又暗下去……入夜了。

    马蹄声带着一阵风,穿过一座高大白石牌坊,前面出现一个巨大庄园,高墙上灯火点点,更有高楼,璀璨火炬一样,直指青穹。

    黑龙马停在门前,周铃戴着斗笠,一身漆黑蓑衣,回望一眼同样笼罩在蓑衣中的男人,她自怀里取出一枚红印,对着门楼上面高举起来,配合独有的黑龙马,不必多说,厚重的大门就此打开。

    “拜加家主”一队士兵轰然跪下,甲叶铮然有声。

    披了蓑衣骑士微微欠身,灯笼和火把在道路两侧的檐下亮着,照出了斗笠下年轻而沉稳的面容:“免礼,都起来罢。”

    策马在庄园主道上缓行,马蹄踏过积水和泥泞,溅起一片片水花,叶青见此微微皱眉:“排水有些不畅,主道尚且这样,别的地方更难说……要扩大下水道了。”

    周铃在后面听着,默记了一遍。

    很快到了楼上楼下,候着已久马师过来牵马,这时深夜禁止一般人出入庄园,无法送回南廉山福地将养,就在府内专用马厩里休息一晚。

    叶青直接进了楼,这却是叶孟秋住了二个月,见待遇丝毫不减,并且叶青这二个月来的表现让他非常满意,故退出了楼上楼,把这权力中枢象征交给叶青。

    叶孟秋原本有些还担心叶青才当上家主,年轻气盛,随意调整结构和利益,和原本既得利益者起了冲突。

    可叶青宗旨却是原本位置和利益基本不动,在原本旧体系外建立新的体制,工、商、田、兵都一一组建,有条不紊,一切都非常沉稳,短短几个月,叶家的影响就进一步扩大,隐隐有平寿县第一家族气相。

    至于婚姻,叶孟秋稍有些不满意,叶青专门拜见,却有相当合理解释——叶族原本只是县内大户,是乡绅级,要是和郡望联亲,怕反过来被妻族插手影响控制。

    现在叶族自乡绅晋升郡望的关键时,却要高筑墙,广积粮,叶曹二家联手,才可扎稳根基,再说曹白静还是术师。

    这却真正说服了叶孟秋,叶青治族日益得心应手。

    叶青深深吸了口气,感受到丝丝气运还是自虚空中过来,形成吞吐,却比二个月前多了五成左右

    “气运果是可以通过法度和内政来增长,并且基本上有二倍左右增幅空间。”叶青想着,脱下蓑衣。

    江子楠望一眼跟上来的周铃,没有多问,笑靥如花迎上来:“公子回来了。”

    “有事么?”

    她点点头,接过蓑衣收好,举一盏灯笼上楼:“吕先生让我代交三份报告上来,我做了归纳,有一封是乡巡清扫外围敌人探子的报告,还有琉璃灯样品做出来了五个,公子可以看看……”

    每一层墙上都亮着几盏灯,一些重要房间铁门严密锁着,有着族卫守候,见着叶青都是行礼:“家主”

    叶青颌首回应,这些族卫不是团练体系,祖父辈就是一直亲近自己这一房的家生子,有些家里老人还在世,以前就算父亲去世了,也是每年过年上门拜访,虽人老了,没法给当时的自己多少支持,但合起来的功劳和话语权,使得主脉忌惮,不敢对自己欺压太甚……

    叶青上位后,自立刻提拔这些嫡系。

    “要是自己没有觉醒,随着老人纷纷去世,这些底子不出十年就会散光,前世晚了几年,都散了大半”

    “但现在自己十七岁中进士,又提早成为家主,立刻就是风起云聚,所有旧故都教训丨子弟,凝聚在自己麾下,立刻就是崭新的主脉……”

    “不但是这些人,自己丝丝气运凝聚,无形就形成了威望,有着名分和才器,只要不自己作死,每年全族忠诚,这是基本的福利。”

    “想起地球上,有个集体企业的老总突然之间去世,下面副总很是精明,却轮不到他,而是提拔了自己一个中层于部的亲戚。”

    “本来预计这个亲戚是过度人物,过几年就让老总儿子接位,但给他上位了,开始几年还有些想念,原本副总还有些抵抗,可过了几年,却再无声音了。”

    “这亲戚才能并不凸出,无非是每年威望和忠诚积累下来,这就是资历,几年后谁也动不了,集体转私时就把这企业纳入自己名下。”

    “世上都一样,无非是名分积累而成,三代积累,不逊色于主君魅力过人,由此可想千年郡望的底子。”

    到了楼顶,是个新装修完成的书房,开着舷梯,上去就是天台的重楼木……这已过了一个月,叶青在家族政令上还延续着祖父的原案,楼外楼再怎么说都已是自己地盘,做一些微调也是必然。

    开书房进去,明澈琉璃灯光照着小小的空间,熟悉陌生,恍如隔世。

    “怎么样?芊芊姐姐来看过,都说这灯很好用,不摇焰,不伤眼。”江子楠笑吟吟举起一盏给他看,心中期待,这可是她辛苦研究了几个月,跑去和匠师实验许多次才弄出来,虽创意是公子提供。

    “子楠做的很好”叶青知道她的心思,从不吝惜夸奖,果见她双眸盈盈,窈窕的身子倾过来,叫人心醉。

    “前世自己书房,再是同样配置,却是没有她,没有周铃,没有芊芊……一切都已不一样了。”叶青想着,摸了摸她光润的脸颊,进去书桌,整理着白天积累下的事情。

    成一个家族族长后,直接决定六千人的生计,营生间接影响辐射全郡三十四家,工作量多上了几倍。

    要做事的话,是怎么都做不完,可叶青深深明白,自己的任务,不是办公,是培养体制。

    只抓体制建设,具体办事权限就分到了襄田厅,和族里叔父这一系,只有少数事要请示。

    再有就是家里武装力量正规化,所谓“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叶青还得亲自过目。

    当下静心宁神翻着简报,江子楠已调教很贴心顺手,都是让她预先做一下简评,贴个标签,这是内相的活,让江子楠充满了精神,每天都笑意盈盈,不怕辛苦,而叶青就审看着处理,半小时不到处理完成。

    江子楠将文书归档,叶青起身,打个哈欠,拿起三盏灯,笑着交在周铃手上:“带回院子里,一人一盏。”

    周铃捧着这一堆易碎的灯盏,有些苦恼,江子楠就拿一个绸袋给她:“我来时就这么……”

    叶青已步出书房,经过窗口驻足一下。

    窗外夜幕深沉,雨稀稀落落挂在檐下,地面上院落连绵,深深浅浅灯光,半个叶府都笼罩在一层淡黄的光气中……这就是家族福运了。

    “回去吧,芊芊等得久了……”叶青接过周铃手中装灯绸袋子。

    楼上楼是办公之所,平时叶青还是要回自己宅院,才进去,就见得芊芊迎了上来,又行个小礼,就吩咐上菜。

    这些都已在厨房准备,布置得很快,片刻席面已安置,七八样小菜却满目琳琅香气四溢。

    见叶青坐了,芊芊就拿着调羹匙给叶青舀汤,叶青喝了果是鲜美,又见芊芊挟了一片肉到自己碗中,好不惬意。

    接着,芊芊就把定酒壶,要为着叶青斟酒。

    叶青就笑着:“等会还要写稿,却不能喝酒了”

    用完了晚餐,就去书房,见着书房内灯散发着晕黄色的光,外面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这是五月的雨。

    灯下,芊芊眯起眼,见着换上了长袖宽袍的叶青,神态从容,气质温雅,心里就想着:“公子越来越迷人了。”

    叶青坐了,芊芊就磨墨,远一点的书架上,有着书轴,已有了五十卷。

    叶青随便抽出一卷,展开,每个字都和苍蝇差不多大,这是昨天写的稿子,看着,心里已腹叠着今天的稿子。

    这《三国封神演义》主要框架已出,三清,女娲还是以圣人名号出现,而西方二圣变成了一个,总计五个。

    这让这个世界的人,一看就知道比喻成五德帝君。

    故事情节就是大汉朝的灵帝(修正)祭女娲而提诗亵渎,因此坏了德运,但是黄巾起义却基本上以七十二路烟尘来取代,下面剧情是五位圣人都暗施影响,加以气运,使诸侯各秉龙气崛起。

    现在已写到了第七十三回“玄德进位汉中王云长攻拔襄阳郡”这一章了。

    叶青又展看了前几卷,脑海略一回想,下面几卷就一字不易,清晰可见,这在仙道世界并不稀罕,基本上炼气有成,就基本都有。

    如果是叶青还是童生时,写这本书是可以增些名声,间接多些气运。

    但叶青现在是什么人?

    是天人,是榜眼公,是一族之主,早就过了靠文名的阶段,写这书甚至会被人认为是“体面扫地”,不但没有益处,反而可能有损气运。

    只是叶青写这个,自有用意,这时含着一丝冰霜的冷笑,取了笔,暗暗在想:“时不我待,这篇却要出了。”

    当下就入笔写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却是三国对峙之时,黄巾起义高举此旗,破坏着地上的一切秩序。

    才写完这句,就听着“轰”的一声,一个巨大闪电,透过浓重黑云,把书房照得雪亮,交着爆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吓的芊芊一哆嗦。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