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起灰灰

《青帝》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起灰灰

    夜深了,待到曾家园百步,就用了一个时辰,叶青就问:“情况怎么样?”

    “都已部署到位。$本站文学网.yunlaige$”周风立刻应着。

    “发讯号”

    “是”立刻就有红焰发射,红色流星一样射到天空,又很快湮没在雨中。

    没有约定的回讯,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叶青脸一沉,令着:“破城队,杀上去”

    “是”

    一支由高手抽调而出,带着陶器,这是土制的火药包,但就在这时,周风突兴奋大叫:“内应响应了,起火了”

    叶青看了上去,就听着曾家园一声闷响,闷雷一样,暗红火焰一冲丈余,大门就垮了下去。

    曾家园顿时炸醒,就有着几面铜锣敲响,叶青冷冷一笑:“巡骑营,出击”

    顿时,火炬点了起来,巡骑营的骑兵,直接扑了上去,才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呜——”的一声,沉闷的号角声在雨幕里扩散开来。

    “果是军法”

    铜锣敲响是民间防贼之声,这号角却必是军号,曾家果是勾结着北魏,只见巡骑营冲入,见人就砍,顿时杀声一片。

    几乎同时,一些屋子内涌出了一批人,虽匆忙之间,还衣着相对整齐,翻身就要上马。

    江晨已率团练出击,锐利眼神一扫,见并无铁甲,心下微松:“吕先生说的对,草原上部族岂会把精锐力量派出来……这些骑兵虽相对精锐,却必是草原仆从兵,或是马贼”

    目视敌人接近二十步,就断然挥手:“放箭”

    防雨的弓囊早就打开来,只听一声令下,“噗噗”一声,一片箭雨射下,顿时这片涌出的人惨叫连连,跌下去七八个。

    雨水对弓箭极不利,很快会弦浸软,只能射三五箭,不过对手也一样。

    “再射”

    又是一批箭雨,三射后,江晨令着:“还弓入囊,拔刀”

    这时,对方的骑兵已上了马,有一人高喊一声,顿时二十几骑吆喝一声,都是随之冲锋。

    “长枪队,刺”几乎同时,江晨发出了命令。

    双方的惨叫声同时响起,冲上来的三五骑,顿时被长枪刺穿,几乎同时,沉重的马匹冲入枪阵内,将整个阵列打散。

    冲锋时,提速的马匹冲击力超过几吨,真的不畏死的骑兵冲锋,任何枪阵都一冲而跨,所谓的长枪阵无敌都是梦呓。

    江晨脸色微变,长刀一闪:“第二排,刺”

    第二排的枪兵上前几步,五米长枪猛的刺去,只听噗噗声,后面冲杀上来的三五骑又被刺杀。

    转眼之间,死了一小半,这些马贼个个身形高壮,虽只皮甲长刀,极凶悍,却不后退,呐喊着,冲入了阵营,挥刀砍杀,趁着马力,顿时长枪兵一片惨叫。

    “刀盾兵,上”

    这毕竟距离短,冲速不大,盾牌一拦,马刀就杀不了,江晨高喝着:“刺”

    有些慌乱的枪兵,只有一半人响应,持着长枪自盾牌缝隙里刺了进去,只听连连惨叫,又有三五个骑兵应声而落。

    至此,马贼阵亡超过了一半,终于有些慌乱起来,后面的策马就要绕行,这时江晨策马前行,直接几枪搠上,红樱激着雨点,炸开几朵炫目花朵,虚实间就破了对方防御,捅出个血窟窿来。

    直接杀灭勇士,摧毁对方战斗意志,长枪所向无一合之敌,顿时整个队伍都士气大震,呐喊一声,跟着上去。

    周风见了,暗想:“想不到这厮平时木讷和气,战场上竟这样凶悍。”

    族里兵营,实就是一个专用的院子,江晨带着族兵天天在里面演武习练,院门口看稀奇的有不少,任谁只觉有意思,没看出虚实来,这时才见了本色。

    “本想着吕尚静就很了得,想不到还有这勇将,这和我们公门不同,却是冲锋陷阵之将”

    叶青却暗暗颌首,基本上满意。

    就算再怎么样训练,甚至有大易武经的功法,都是没有经过血战的新兵,有这表现已经不错了,眼见着突有人跃起,和狸猫一样,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高手了,对周风说着:“这些就交给你们了。”

    “是”人心如铁,官法如炉,有武林高手,自有公门强人,要不这世界早就颠覆了,周风等公门强人,最喜欢的就是捕拿和拷打这些高手,当下高声应了一声,二三十人就扑了上去。

    一时间,杀声震天,战斗一开始,就非常残酷,一个高手落了下去,他技艺出众,长刀水滴不进,连长枪都近不了他的身前。

    只听一声响,一枪兵长枪刺空,此人身法一闪,抢上一步,长刀一闪,锋利刀刃砍入骨骼,这兵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扑跪在地。

    这高手露出一丝得意,但才杀得这人,就听到一声号令:“杀”

    其实再快的高手也无法抵御众人,这声号令下,三根长枪自各个角度刺入,锐利的枪尖瞬间破开他身上的皮甲,至于所谓的内家真气更是和纸一样薄,深深刺入他的体内。

    这人惨叫一声,他苦修的武功在瞬间发挥了作用,身体不断涌出鲜血,却硬顶着枪扑向一人,长刀一斩,一颗人头飞了出去,这才惨笑跌在地上。

    叶青脸沉如水,还是经验不足,武功经过统计,在受到致命伤时,普通人立刻气血倾泻,失去战斗力,但有武功的人,往往可以维持三十秒到一分钟的最后疯狂,这本是常识,这些士兵却不懂。

    不过这终是昙花一现,片刻,杀声渐渐平息,叶青起身,向着一处而去。

    十几个公门的人围着,个个身上负伤,甚至也有一二具捕快的尸体,中间围着两个尸体,一个是中年人,一个是胡七,都是死状狰狞。

    “听说这胡七是八虎将之一,这样就拿下了?”叶青有点诧异。

    “公子,武功这东西,不懂会觉得很神奇,懂得的人就很容易解决,早年朝廷曾经以死囚实验,却总结了不少。”周风说到这个,语气虽还谦虚,但就有一种自信自得在内。

    “武功最大的作用就是快速性,一个懂得轻功,能快速转移的人,对朝廷来说最是可怕,能格杀上百个普通士兵或公差,才毙命,这实验就是用了江湖著名的一阵风来实验。”

    “但一旦狭小的环境,披甲的甲士扑出,只战死二十人不到,这用的是和一阵风同级别的镜湖大侠。”

    “要是配合弩弓、道法、再披甲出阵,就可埋葬任何江湖高手,并且本身损失微乎其微。”

    “有了这些大侠的实验和牺牲,公门中早已有专门对付这些所谓高手的办法,并且我们本身都修行武艺,不必太高,只要江湖上俗称三流的,披甲,配合道法,弩弓,就无敌于江湖。”

    “您是知道,顶尖高手看心性和天赋,一流高手看天赋,二流看勤奋,三流就可普及了。”

    叶青听了颌首,这才合理。

    一个世界上出现了武功,世俗朝廷不去研究,不去逮捕大批大侠进行武功人体测试实验,这才是莫名其妙。

    再联想到道法,原理也是一样,世界上出现了道法,请问朝廷怎么会不研究?

    仙人不能研究,练气小辈总能进行人体实验吧?

    练气小辈不能研究,那孤零零的散修总能进行人体实验吧?

    只要任何脑子正常的朝廷,不消百年,基础的道法都凑全了吧?

    朝廷什么都缺,就是人不缺,搞几万道兵不成问题吧?

    就算不这样引人注意,选择天赋高的人,暗里修行道法,并且进行研究,几代几十代,研究不出更高的道法?

    因此天庭才有法禁之力,没有经过天庭允许,修什么道法都只能停留在养气益体的程度——这程度还不如修炼武功呢?

    想到这里,不得不佩服天庭的统治严密和决心,当然,再严密的道网,也有罅漏之处,有不少办法可以、绕过这个门槛。

    这世界也有天劫,针对的却是非法修炼超过奠基者,无论是功德成仁,还是血祭奠基,一概不问是非,格杀勿论。

    早期大蔡朝统一天下时,有个葛春观,是白身出身,没有经过科举,跟随太祖统一天下,是大清官,贵为一郡太守,平时只吃米饭豆腐青菜,治理一郡活人无数,按照他的官位、气运、善德,实际上可以向朝廷(实际上是天庭)申请这个权限,这本是很容易的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可不知此人怎么样想,却没有走这程序,用了什么法子,一下子靠善德奠基,身有善光。

    结果第二天就太守府上就雷云密布,公开就要行刑,当时郡内就有一万人跪在太守府前护着,恳求网开一面,甚至有几百人还涌入太守府,对天说:“你要打死太守,就连我们一起打死吧”

    结果毫不留情,天雷下降,这葛春观形神都灭,几百护者一起灰灰。

    别说百人,就是千人万人,怕也毫不迟疑,这就是天道的威严。

    只是大劫后,天道破碎,时灵时不灵,日后才开了口子。

    想着这些,叶青一笑,又听着汇报,听到战死二十三人时,不由神色黯然,良久,长叹一声:“这事是没有办法,打仗哪有不死人,只有多抚恤就是了。”

    说到这里木着脸,问着:“曾家主家,还没有杀尽吗?”

    周风迟疑了下,说着:“还没。”

    “那我再传一次令,将这园里的男人全部杀了,一个不留。”叶青双眉一宁,冷冷的说着:“你亲自去动手”

    周风身子一直,应声说着:“是”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