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批文

《青帝》 第一百九十一章 批文

    一声闷响,江晨和岑二分开,岑二胸腹口中了一刀,几乎切开,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江晨,又看了看叶青,慢慢跪倒下来,轰的一声跌在了地上,全身抽搐,大股鲜血流淌而出。

    叶青来到岑二尸体前,凝看一眼,见着这人气运迅速消散,叹着“一念生死,你为什么不明白呢

    他的话意味深长,钟倾梁呆呆看着战场,接触到叶青的目光,就是一凛,脸上肌肉一抽,眼神有点阴沉。

    这时杀声渐渐停,不过叶家军的人,战斗结束,都是坐倒在地,脑中一片空白,看着眼前尸横遍地的战场,不少人呕吐起来。

    下面自是控制山寨,并且清点战场,此战杀匪徒一百五十一人,己方只阵亡十一人,伤五十人。

    并且俘虏二百男子,妇女小孩老人超过五百之数。

    周风飞跑过去,喊着:“公子,快看”

    叶青听了进去,抵达到一个屋中,只见有着几个箱子,一打开,周围的人都惊呆了,里面都是金条,银元宝,个个金黄或雪亮

    叶青绕了过去,摸了摸,阴冷一笑,说着:“难怪不降,有这样多金子银子,怕是不下十万银子吧,不知道有多少大户暗里和他勾结,又劫了多少人家,说不定还有北魏给的赏银。”

    顿了一顿,又说着:“清点下,这就是我们的银子了。”

    钟倾梁吓了一跳:“大人,这不是儿戏吧?这些银子还是充公为上”

    但他的话立刻卡住了,却被叶青逼视,叶青一点也不想磨嘴,冷笑一声,理都不理,对着周风说着说着:“阵亡的公差,是客兵,虽有衙门抚恤,但是我还是每户送三百两银子,愿意的话,送一个子侄过来,我以后为他们谋个出身”

    “是”周风眼睛一亮,大声应着。

    “我们军中也一样,阵亡的,我抚恤五十两银子,再赐每户五亩地,你记下名单,回去后交给我

    “是”江晨也眼睛一亮,大声应着。

    清点着这些金子银子,各人都喜笑颜开,有这些,付出些代价也值。

    不过片刻之后,又有人报告:“公子,请看”

    众人一怔,难不成还有财宝,过去一看,就见着是仓库,里面满满是粮食,隔壁大家一进入,却是满满的武器和盔甲。

    叶青脸色凝重,仔细打量,却是军用武器,寻思片刻,叶青吩咐公门的人:“这些由你们清点入册,全部运到县衙内,交给朝廷处置。”

    听了这话,钟倾梁眼神一暗,沉默看着叶青。

    叶青微微一笑,什么可以拿,什么不可以拿,这自己很是清楚,这银子拿了,人拿了,甚至山寨拿了,都不要紧,这军器就必须避嫌交公。

    得胜了,叶青回家,立时论功行赏。

    出征的战兵人人都有二十两银子赏赐,阵亡者都运回来埋葬,每户抚恤银子五十两,加五亩之地

    而发觉的军械,全部细细登记,一件不取,转交给朝廷。

    这些写毕,递给吕尚静:“这个,你觉得怎么样?”

    吕尚静略过一眼,突大笑说着:“主公英明”

    “你觉得妥当就可,哪处山寨不错,我看过,已开发了上千亩,要是再细心开垦,弄出三千亩山田绰绰有余。”

    “只是我杀了不少人,这山寨里怕是不好安抚。”

    “主公,这就是襄田厅的事了,自有章程可以处理的于于净净,臣主持大局,纪才竹是秀才,也要锻炼一下,就由他具体主持这事,不消三个月,必给主公一个于于净净的答复。”

    “好,有先生在,我无忧了。”叶青哈哈一笑,放下心来,说来也是,这本就是吕尚静的价值。

    第二日,叶青的公文就递到总督府。

    这晚恰是范善当值,见是叶青的文件,就立刻取了看了。

    一看,围剿掉旗本山的山匪是一件功劳,这还罢了,但新发觉的上千件军用武器,被鉴定都是北魏所给,这就是大事了。

    顿时立刻命当值官员速向总督报告,自己整理下,就随后就去。

    总督看了文书,放在了案上,脸色就有点铁青:“旗本山所谓的八虎将我都有所听闻,但平寿县和南沧郡一直报说飘高只有一百人,行踪不定,故没有组织大肆围剿,不想却集了上千人,还外通北魏”

    “这平时罢了,要是关键时响应,只怕坏了大事。”

    范善听总督不满,咽了一口唾沫,笑着:“总督大人说的是,只是您也知道,这种悍匪身有武功,各县巡检司围剿不了,要是闹大了,无论县令还是知府,都有个不当的考语,自就变成了这样”

    总督想了想,无可奈何一笑:“你说的是”

    接着又有别的途径递来的相关情报,一份份检看,见到一份说到了曾家的事,言着叶青不经司法,就杀灭满门,或是过于桀骜。

    总督略一沉吟,提笔批着:“既已查出曾家窝藏北魏骑兵,又私藏兵甲,按律要诛连九族,榜眼公杀之不过一户,何有桀骜?反使得余族得免矣,然死罪可逃,活罪难逃,立命三代之内,尽数抄家,流放军中为奴。”

    写完了,放在一块,又翻看一份,总督细细想着,批着:“汝所言山寨之银,我知道了,只是叶青上交军械,是斯有功,大节无亏,不能使之寒心,山寨钱粮人口,任其尽取就是了。”

    写完仰身叹息一声,把这二份交给了范善,见着范善在看,总督觉得灯光太暗,自己足够,但范善怕是看不清,叫人又在桌上点了两支蜡烛。

    总督起身,徐徐踱步,又叹着:“进士和同进士,果是有着差距,同进士虽可修法,却艰难了许多,而且没有真传法决,那能和进士一样,一日千里?”

    “这叶青原本不过是小族之子,一旦两榜进士,就立刻青云直上,你看,第一战时破曾家,未动用道术,死了二十三人,而攻打八虎将使用道术,只阵亡十一人,这区别何其大也”

    范善这时看完了批文,先就说着:“大人所批甚是,下官并无异意。”

    接着又笑的说着:“总督大人,这就是两榜进士之贵了,特别是前三甲,有天庭所赐元丹,已成半仙之体,更是与众不同。”

    说着又自袖子里抽出一份文件,展开来平铺在案上:“总督大人,叶青还有上文,想奔袭草原,对这几个草原小族实行灭族,您看应是不应?”

    总督看着,皱眉:“这有几百里了吧,叶青是什么心思?”

    “这心思很容易猜,第一就是练兵,加强叶族的力量,第二就是威慑,您想想,杀灭部落,围剿八虎将,顿时声震郡县,叶族立刻水涨船高,无人敢于轻视了,对竹叶青的倾销也有好处,这是叶青的私心。”

    “但对朝廷来说,切断了北魏的内应,消灭些北魏先锋,也算薄有功绩。”范善冷静的说着:“您看,这附近几个部落,都是近年迁移而来,其用心不言而喻。”

    总督皱眉沉思良久,一时没有说话,范善就又说着:“其实叶青所作所为不难猜,叶族有田七千亩,叶青新购万亩,都是恶地,虽听闻有所好转,但实地考察,现在还只种着山薯,这万亩怕是只能折算五千亩。”

    “一万三千亩之地,对别的还罢了,对进士及第却是少了些,听闻五德之道,在于运力,有些着急也是正常。”

    “依下官看,叶青再要的二百巡骑营,可给他,巡骑营也多年没有战斗,却要见见血了,正好趁这次热热身”

    “这次功绩,可以不赏官,不过曾家主脉有田二千亩,可按照平价,卖给叶青就是了,您以为如何?”

    “哼,你太偏宠你的学生了,五德之道需要运力,我也是知道,可这只要担任朝廷命官就是了。

    “凭他是榜眼公,十几年来只怕就要到我这个位置,既能为国效力,又能抵达青紫之位,还怕没有运力?”

    范善素知总督秉性严肃深沉,觉得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得了朝廷官身和俸禄,总得作事,所以心里始终有些不满,这就无话可说,只得赔笑不语。

    总督发了些火,用毛巾擦了擦,这才说着:“其实二千亩不算大事,这二百巡骑营也不算大事,都可以给他,但是他会不会得寸进尺?”

    范善也不辨解,只是笑说:“这次进上来的军械,按照市价,怕是要值二十万两银子……”

    话还没有落,总督就悟了,摆摆手:“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此子既能把这军械毫不迟疑上交,自是有分寸。”

    “罢了,曾家的主田二千亩,就卖给他,作价五十两一亩,要他一次性付清,还有,再拨二百巡骑营到他手中。”

    至于有人报说叶青授旗之事,二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

    这在郡望大族,有一二百私兵却很是正常,这世界和地球不一样,有着道法和天命在,从没有过有了几百私兵,就乱了朝纲的事,就宽容了许多。

    最后,总督起身,幽幽望着远处,眸中闪着光,想说些又咽了回去,只是摆了摆手叹着:“看他所作所为罢”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