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龙女消息

《青帝》 第一百六十一章 龙女消息

    平寿县·六月二十

    这时夏天中阳光灿烂,照得人一阵炎热,而忙碌的农民擦着汗,却露出了舒心的神色。

    八千亩左右冬小麦基本上成熟,到了开镰时,各种事就变繁忙起来。

    山薯一年可种两季,南廉山万亩第二批山薯还没有到收割时,不过肯定赶得上收割后种下冬小麦

    虽少了万亩山薯田,但山寨附近四千坡田新种的山薯幼苗,都已不用照顾。

    这些都有襄田厅管理,一年来已基本成形,这时把一切工作都完成,时间一到就可丰收。

    叶府内外都知家主专心写作,无暇会客,没有人来打扰,或说是有,都被婉拒,不得不说随进士牌坊一立,叶家的门槛就高了起来。

    静室中,炎热的气攻了进来,一旦到了里面,只见丝丝水气弥漫,空气都变的湿润而清凉,顿时就减了暑气。

    夏天很热,为了消夏,叶青就建了这空调。

    这就是水循环系统,本来古代最难弄的就是密封和管道,但是这世界有道法存在,根本不需要陶管塑料管,也不需要考虑密封,一级术师的木德之术,就可使才砍下的竹管衔接后成长并且愈合,毫无丝毫缝隙。

    竹管用上三年没有任何问题,接下来就是建水塔,用水车汲水入塔,由于古代建筑都不高,故通过水压管道,伸到宅院中,形成自来水系统,又或是喷泉。

    此时,这一卷图纸就托在了叶青手中,在叶青眼里,这图纸丝丝循环着黄色的气运,只是有点虚幻。

    “江子楠,你把这卷图纸寄给誉王爷,说给它府上建个空调。”

    “通过王府关系,向工部申请专科。”

    专科就是这世界的专利,可惜时间短了点,短者三年长者十年,不过叶青并不在意,这世界虽有道法,各种各样降温的手段多的是,可就算是王府,这世界都只得忍得,原因很简单——使点道术都要算计半天,谁会把这道力浪费在这方面?

    或只有天子才有专门术师,使自己冬暖夏凉。

    现在这空调技术,除了管道衔接时要用得术师,并且耗费的力量也微乎其微,那谁会拒绝呢,不消几年,怕是所有富豪权贵家都有空调,并且低级术师也获得一个丰厚的工作。

    “最后,把这卷图纸拍卖,价高者得。”可惜大劫来临,这前景就和梦幻泡影一样易碎了,只得拍卖而出,换取银子。

    江子楠有些不舍:“公子,这卖了是不是可惜了。”

    “卖吧,我算计还有错么?”叶青笑的说着。

    “是”江子楠只得应着,带着卷轴图纸出去,显是吩咐了去。

    叶青敲打着扇子骨,露出一个笑容,这话一落,就见着叶家的气运之溪又添了一个分支注入,只是显的有点透明。

    这很正常,这是应得还没有得到的气运,就是这样。

    “说实话,要不是大劫来临,凭我层出不穷的创意,获利只是随手的事,最后弄个青史留名的工匠榜眼也说不定。”叶青暗暗想着,这却出于真心,作一个成熟穿越者,如果以为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技术无所不能,这肯定是脑残,但如果认为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技术一无所处,更是弱智。

    无论穿到什么世界,只要不是濒临饿死,配合魔法也好,道法也好,弄出一批这种两个世界结合的东西不难。

    正想着,芊芊奉来了金瓜,这种金瓜类似地球西瓜,滋味更佳,叶青就是大嚼,心里得意,相比应酬,还是家里妻妾相伴,红袖添香来得舒服自在。

    再凝看着家族气运,一条小溪,赤黄之气,一条青色龙须金背鲤鱼在里面游动,可以看出,鲤鱼身体内有着一丝丝红色文字,组成着一条条律令,每次吞吐,都对着七千人编织法网。

    叶青知道,这就是体制。

    国家有体制,家族有体制,这建立厅房,开垦农田,检查仓库,这一系列动作,本质就是建立体制。

    或者叫笼栅也可以,掌握体制是上主,掌握政治只能是中平了,至于靠权谋无论怎么样都在庸君之列,哪怕权谋无人能敌,因权谋不能进食。

    这实际上很好理解,权略就是内部折腾,一分一毫的蛋糕都不会变大,既是这样,难道不是天下无敌,也是庸主?

    叶青的这体制当然微不足道,但有了这体制,他本质上就是人主,没有这体制,就算一国宰相也是臣格。

    正想着,门吱一响,本出去再拿瓜的芊芊推门而入,神情异样,附在叶青耳侧小声说几句:“……她是连夜赶来,说要亲手……”

    只言片语,旁侧看书的曹白静怔一下,就意识到什么,以书遮面,竖起耳朵听。

    叶青心中一惊,想起前世一事:“快请她进来。”

    门口衣衫轻拂,就有一个少女被引进来,这是一个丫鬟,湖黄裙衫,细细腰束,挽了两对双环,额上神秘秀致的红印。

    她很的秀丽,见了叶青却急急而拜:“奴婢叩见姑爷。”

    这一句就如石激水,在房里激起波澜,所有女人都注目过来,叶青硬着头皮,装作不觉,认出水族少女是上回救治渔家小女孩,就颔首:“请起,两位夫人又有何话要你带来?”

    既是她自称姑爷,穿越者自是厚脸色笑纳。

    “皆在此信中。”少女呈上来一封淡金信封,隐隐带着法力波纹,要不是叶青接到,私拆时就会自焚。

    叶青接过信,抽出来是碧纹素笺,龙宫特有信纸,上面果是恨云笔迹:“见字如晤……”

    开头寒暄,就恭喜书生进位榜眼,婚娶佳人,人生两大喜,又说起履信约出任南沧郡掌水副使。

    小龙女的语气很平淡自然,越是如此,越显反常,叶青就读出一种隐晦暗示:“榜眼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哪里敢忘?”叶青苦笑,回忆起太平湖碧波底下,周身幽水温柔无声,少女檀口龙珠的滋味:“哪里能忘……”

    翻至下一页却换成姐姐惊云笔迹,字句严谨不失亲切,就说到正事:“六月十九日酉时,东海龙君传讯诸州郡水府,新一波灵力潮汐在黑水洋上兴起,规模倍于去年,预计五六日间抵达南沧,妾身急作此书,请君做好防范,后续信息以后数日或将有蔡朝公告下达州郡一级……”

    叶青根本没留意她称呼转变,这气象大变来得是这样突然,足足提前一个月,若非龙女关切传信,几就要措手不及,等朝廷通知下到县里,黄花菜都凉了

    快速扫一眼,看到信末约好的暗记,确认是她们亲笔,心中就急速思量应对。

    天庭下辖水府,实际上兼职气象台,也有预警期,能做到这程度已是极限,没有多少怨天尤人的空间。

    那些临着一两日才被通知到,或者接到通知已风暴到,才真叫悲惨

    有些人理解不了这事,只能说在农业社会,一旦抢收不了,损失非常巨大。

    丢信在桌上,霍站起来:“白静,你召吕先生等人过来不,还是我直接去襄田厅”

    这就匆匆跑了出去,周铃连忙追上随伴,剩下两女在房中面面相觑,从没见过自家夫君如此失态过,这样想着,目光都落在信上……或许,可以看看?

    ……襄田厅门口,周铃牵了黑龙马过来,叶青匆匆上马,取出印信盖在一封命令上,对着吕尚静纪才竹最后叮嘱一遍:“四日,四日内必须抢收完毕,熟了九分,就算可惜一点也不能再等”

    “臣谨遵主公之命”所有人都肃然而应,吕尚静镇定接过命令:“这抢收情势再险峻不过,但主公这几月来持重而行,另立机枢,家主威严渗入府内府外,传达下去不会有任何阻碍。”

    “你办事,我放心”叶青点点头,又转身命令:“周风,派人速去通报曹家,自暗信渠道传讯山竹江家,平水林家,平河郡何家……还有知会一声陆县令。”

    “得令”周风叉手应声,心中了然,这部分有大有小,都是真正贴近自家,深度合作甚至投靠,不这样差别待遇,怎见贴近的好处

    “周铃,告诉两位夫人,我这几天有事外出暂不能回,让她们不要挂念……我会尽快回来。”

    “是”周铃望他一眼,匆匆跑回后院。

    “水族丫鬟过来引路,我们这就出发……”有深得人心家主,已初具形态的体制,人才济济归心,又只处理小小一族事物,七千族人在开拓新领域中形成新风,上勤下效,朝气蓬勃,只半个时辰,整个叶家,连带逐渐靠拢曹家,都立刻响应沸腾起来……

    提前开镰了

    而这时,就有两匹黑骑冲出大开庄门,直至南淤河畔:“水脉是这里?”

    对这片看似寻常碧色清波,水族少女点头,手捏一诀,“哗”一声水波两分。

    阳光朗朗,龙马欢悦嘶鸣着,躜蹄没入水道,水波一合,三人两骑就此消失无踪,唯余河心碧波荡漾。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