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面面相觑

《青帝》 第一百六十二章 面面相觑

    上水县的上水湖,南沧郡最大湖泊,诸水灵脉所聚,是郡水府安家处。

    上水河最大汇流,湖就叫安水湖,取名或出于平平安安的意思,实际上是郡内水府所在地,镇压郡内灵脉,亦是通往更大水脉的交接口,当现在叶青只到这里就可以了。

    水脉就是水族高速公路,龙马就是正配豪华跑车,在水脉中才是它们傲视天下诸马的主场,不过半日时间,就穿河过县,抵达安水湖。

    时值正午,晴日当空。

    三十里湖面,平平如镜,鲜有波纹,水底都能清楚看到折射蓝天白云,岸侧的树木、屋舍、行人都由于光线的折射,普遍向着天心缩聚,似围绕着正午的炎日……

    一点都看不出大风雨将至的样子。

    龙马在水底疾奔,天生辟水之能,闪电一下划入水府领域,占地十里方圆,亭台楼阁,霞光重重,这是道法大阵的灵光。

    南沧郡水府虽郡级,算是天庭下辖灵府中最基本单位,规模自远不能和州级名列前茅的太平湖龙宫,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水府有功能一样不少。

    道法大阵前,金黄重楼大牌坊,“南沧郡水府”五个大字闪着灵光,一些水族兵将守卫着,数量二十几个,这看上去不多,一个个形神圆满,放在人间都是奠基的水准,这才是天庭的直属武力。

    这时水障封门,就有一水将拦阻:“来者何……”

    乍然住口,看见了彩衣的水族少女,这可是顶头上司贴身侍女

    又认出黑龙马来,看叶青气度如渊,连忙撤开水障,恭恭敬敬让了几人过去,才招过了一个亲兵:“去禀报一下梁正使……呃,还在睡觉?不是吧,有贵客……”

    叶青才不理会这些,放缓些马速以示礼貌,就入内驰至一高台前,抬首一看,就是一呆。

    只见一座金色阁楼座落在高台上,非常熟悉:“这不是龙宫那座么?”

    “是我家小姐的闺宫啊,哦,这是可移动的宝具,要是作嫁妆算的话,二百万两都买不到呢,有价无市”水族丫鬟,时刻不忘给自家小姐说好话。

    水宫里就没有水了,很是清净,湖水虽深,有些凉意,但还能有丝丝阳光透着照下来,少女俏丽,裙带袖炔飘舞,叶青看了一眼。

    有些可惜这丽质了,水族就是水族,这样诱惑真是赤裸裸,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叶青这样腹诽,但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是被说的心动了。

    “我去禀报……”

    “不用,我自己进去。”叶青挥着手,考虑到有些秘事脱离凡世层次,让周铃留在外面,自己独身进入。

    周铃这时才还过神来,自马上下来,和乡下人进城一样,四处张望——这就是水宫?

    这世界虽道法显世,神灵和世俗关系密切,但都很少公开显露,饶是她读过类似情报,却还是第一次看见。

    叶青却不理会,他还没忘记,自己是有这二百万两的股份……呸呸,是权限。

    进门,金黄莹光在身上拂过,柔和暗藏杀机,果和想的一样,并没有触发。

    这次叶青是独自进来,又修有了灵犀返照大衍神术,就有这灵光接触上来,信息流入心中,是各层各房的用途和布局,都向着男主人展示。

    还是这间熟悉的宽敞客厅,内弧度设计,白玉铺地,书画俱全,雅致,还有山川杂志的收集,水墨篇篇都是韵味十足,悬挂在白玉墙壁上……

    这是整个楼阁的根基,都用昂贵资源堆成。

    “二百万两啊,真要实价折算,南廉山福地灵气巅峰时,就是这价位了。”叶青想着还是暗自咋舌。

    金色阁楼按福地规模来说是很小——规模直接决定了灵气的总量,往往也间接影响质量——能算是人造福地中的佳品,贵在是一件方便宝具,可以随身转带,只要能扎根灵脉中,就立刻展出恢复原形,攻防两便。

    这种效果,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良器。

    熟门熟路,穿过外环客厅,进入中间圆形小小花园,到楼梯口,上面是圆形天井,望见上面二层红玉主体,三层黄玉主体,顶上青色透明穹顶,这楼房间都是东西相对,合着环形走廊,隐隐呈现太极阴阳鱼,灵光信息中显示,基底其实还有暗层,纯黑。

    “合起来就是黑白红黄青,五行相生格局,隐隐还有三清转化,只是做的不全……这意味着还有升级余地。”

    叶青一笑摇首,摒除这些利益考量,凝神感应,灵犀返照大衍神术瞬间展开,心如渊镜,许多灵光在水面上升起,自动凝聚着图像、声音,配合着阁楼内警戒防护阵法的权限,悄无声息地开启各房感应。

    叶青感觉到两道熟悉的气息,没有受到半点惊动,心中就暗笑:“我这果是家贼难防啊。”

    到了这里,反不急了,家中事情都安排妥当,所要做的已脱离凡世斗争的层次,叶青沿玉阶漫步而上,仔细感应着。

    当灵犀返照的感应落在惊雨的闺房里,眼前视野顿清晰起来,只见房间里面,黄玉铺地,中间立着一只青色丹炉,四壁垂垂清澈如水幕,炼丹房一样,不似少女的闺房。

    两位少女都聚在丹炉前,看护着炼丹火候,似有点心不在焉,恨云忽转头看了看门口,疑惑皱了皱眉,又回过身去:“也不知道书生收到没有……”

    叶青轻手轻脚走到门口,正要推门进去,给她们一个大大人惊喜,忽感觉到里面阵法一动。

    姐姐惊雨在中间丹炉上轻轻一按,空气里就有火光一闪,金焰烧了起来,门口再传不出声音。

    可在灵犀返照大衍神术配合着法阵权限的渗透下,叶青清楚看到她们精致秀丽的容颜,呼吸与心跳声音,只见惊雨缓缓开口:“这私传庭讯,不大不小算个忌讳,我们做是做得,还是不要说为妙……也不能给他添麻烦。”

    “那是。”恨云点点头,忽定定看着胞姐,噗嗤一笑:“还说没想他,阿姐就是口是心非。”

    “没有……好吧,是有一点。”惊雨红了脸,不甘不愿承认,又推搡着妹妹,转移话题:“说正事呢”

    “好好好,这不就是正事么?”恨云嘻嘻哈哈,偏不叫她如意。

    实际上,本来就是刚满二十岁,正是活泼与收敛间过渡的年纪,就算家教严格,但修炼的明心见性,反不会压抑本性。

    有着法阵隔绝无忧,这时相互嬉闹起来,小声揭短,各种女儿家的私房话都说,叶青在门外都不好意思再听下去,但这时进去又明显更不妥。

    收了灵犀返照,再不闻半点声音,不见半分影像,独自在门外坐了片刻,还不见出来,只有丹香隐约渗透出来,这是要起炉的征兆。

    想着该是说完消停,趁这时机就推门进去,学着地球小说里的书生喊着:“两位姐姐,小生这厢有礼了……”

    三人都呆一下,却两女嬉闹过度,鬓发有些散乱,鹅黄外裳散落在地,内里粉红亵衣不整,春光乍泄不说,还姿势不雅地抱作一团。

    “你们……”叶青呆一下,面色有点古怪,总感觉这姐妹俩太过亲密了些,难道是双胞胎的缘故

    恨云骤然清醒过来,看看被压在身下的姐姐,顾不得考虑这男人为何出现这里,本能解释:“我们只是在……”

    “没事……你们继续,当我没来过。”叶青将脸皮加厚一层,迅捷关门。

    “你回来……”恨云下意识叫着,接着说不下去了。

    原来叶青只是口上说说,根本没有缩走,直接走到丹炉另一侧,先是开启丹炉的出丹口,轻车熟路收好丹药。

    颗颗晶莹,丹香暗蕴,还都是品质不错的道行丹,这是难得可以量产的一种修炼丹药,虽只是中品,相比许多要去边荒甚至天庭取材上品丹药而言,胜在一般福地都可栽培药材,实现自产。

    “看来她们脱离原来龙宫打工职位,位列一方水府司权神职后,还是摆脱了经济上的窘境,土豪了起来。”叶青这样暗笑,丹药找了个玉葫芦装上,又找到茶具,自斟自饮,一点也不见外。

    “原来他所谓没来过,就是这个意思”

    两龙女相视一眼,心中又羞又气,不过都是身有力量,心态平复的很快,躲在丹炉后面,荸荸收拾好,过来重新相见。

    还是微有脸红,姐姐惊雨就找着话:“你来了。”

    说着素手接过茶具,为他上茶,就像一个久候夫君归来的小妻子一样。

    上茶时,姿态安闲,纤手如玉,一举一动暗含韵律,就有着难言的美丽风华,远甚于凡间贵女。

    不得不说,龙族千万年沉淀,积累起来的素养,只要肯学都是一笔巨大财富。

    有别于大多数在蜜糖罐里混吃等死的龙孙,许多龙女由不甘命运安排,都很努力学习,精通好多技艺,这就是为什么这世界仙缘小说主角都是龙女的原因。

    至于狐狸精?

    有是有,不过没有经过礼、德、书、容、母、家、货等等教育的狐狸精,都是粗鄙的乡下少女,有格调的谁会要,就算要也只能当丫鬟了。

    礼就是礼仪,别小看这点,没有十年左右贵族少女教育,就无法把礼仪融合到一举一动之中,据说高标准是“一颦一笑,尽合礼数”,这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当然很难就是。

    这德就是女德,侍奉父母公婆,顺从丈夫,治家教子,有经云:正洁于内,志于四德。

    书包括知识,技能,认知。

    容就是专门打扮自己的技能,面部妆饰,除粉黛外还有额黄、花钿、斜红、妆靥及点唇名目,发髻的样式也日趋复杂,堕马髻、双髻、同心髻、高髻、宝髻等等,至于首饰,裙衣式样搭配,相信我,男人看了会目瞪口呆,这学问少女要花几年时间才能出师。

    母就是怀孕和养育孩子的知识,有些甚至包括防护术,这是在贵族家庭防护加害的种种知识,特别是饮食中对药物的认识,免得不明不白就流产。

    家就是治家的能力,这不多说。

    货就是治财政,本世界是直接:“教女子识字,使之知书义,盖识字书义则见礼明透,知伦常日用之事,可理家政,治货财,代夫君之劳。”

    简单的说,就是这世界的女人都必须任劳任怨,治理家政,让夫君潇洒快活,不过因此正妻掌握很大权利,相对于地球古代家族大权全掌在男人手里,也不知道是幸是苦。

    而那些“文、词、曲、琴、棋、书、画、舞”方面的才艺,有点偏离正妻“佐夫君以智,代夫君之劳”的原则,很多都是妾,甚至丫鬟要学的,她们的使命是娱乐主上,不需要学习管理艺术。

    说实际,曹白静的女性教育都只能算小学级,不是正规贵族少女教育,这就是家族内涵的体现了

    惊雨恨云姐妹这些都是精通,又能成凝出龙珠,更是佼佼者,号称八百里太平湖双珠,不是无由

    “我早上一接到两位姐姐来信,安排好家中相关事情,就急切赶来……”叶青笑着接过茶杯,态度很是从容。

    又不时欣赏着打量,看得她们又有些不自然,又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美丽情态所谓百看不厌,大概就是这样女人了,以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这种美丽呢?

    叶青想了想又暗自摇首,归结是自己中了进士,这时实力真正对等,地位甚至隐隐高出一线,才有这种放心无忧的欣赏。

    或许是先前意外,两女不太说话,甚至有点不知怎么称呼,气氛似有点异样。

    新的相处,两位高贵龙女也在调节着心态,努力适应着他,生活就是这样,这一切都需要一个过程。

    “家中安排好了?怎么来得这样急?”恨云小心问,猜测他的来意,按照她的估计,本要一周后才来。

    “掌握着体制,一声吩咐,就平稳运转了”放下茶杯,叶青没见外说着感谢的话,接着就是沉吟,看不清神色。

    良久,叶青拿定了主意,带着一丝冷笑,说:“这场大风雨非同小可,我正是为此而来,两位姐姐或还没有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我人间事自有人间应对,可天下诸州郡藩国水府,我敢打赌这雨一过,有不少旧神要降职,不少新神要正位……这是大危机,也是大机会”

    “啊”两只龙女都是面面相觑。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