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二百九十章 小龙女

《青帝》 第二百九十章 小龙女

    叶青能猜到些,追问:“是什么?”

    “……要是龙身的话,会是好龙君,有事可以多多请教,我这小龙女,职务有麻烦都可以问你……”恨云咬牙切齿,极不喜欢君父这种把女儿卖掉的感觉,迁怒一样盯了一眼:“这下你得意了吧

    叶青讪讪,不是恨云的羞恼,只想不到自己在便宜准岳父里,有这样高的评价,真心有点意外

    姐姐惊雨察颜观色,微微一笑,解释:“君父有应州权限,调看过叶君……哦,金阳湖龙孙试炼记录,自开始时,连普通行云布雨都不会,到第七年就进入了道境,这种潜力真可谓龙君种子,要是龙身,会当作族里未来之星来载培。”

    龙君特别叮嘱过,这事龙族内部知道就可,明面还避免说是叶青替身,免得给他带来麻烦。

    “自家君父这种特别关注,放在族内新起之秀上就罢了,放在外族人身上,真是前所未有。”惊雨想着,心中有些难以描述的滋味。

    转念压下,凝望着叶青,正色说着:“为了这场雨事,叶君亲自来说,可见是看重的,南沧郡我和妹妹不敢说能做主,但掌水正使不太管事,雨事都是交给我们在完成,自尽量使雨水北偏……至于州里,我会和君父说明,恳请联合几郡,还是有几分把握。”

    叶青点点头,表示信任。

    惊雨这时凝视叶青,黯然一叹:“其实叶君是知道我们龙女的宿命,可以说……我和妹妹现在能这样逍遥,以天庭正职脱开了龙宫束缚,大半是君父出于对叶青建议的看重……此情此恩,真不知如何还报了。”

    叶青喝一口茶,微笑不语,期待着下文。

    “当然,前约还是有效……”惊雨与妹妹相视一眼,压下心中一点忐忑,鼓起勇气说:“只要叶君还愿意,我们姐妹甘愿托身以侍,伴君终老。”

    额坠金色明珠里,娇小龙影静谧而卧,头颅微抬,眸中金色,这时感觉不到过去威严,反有点祈求味道。

    终于摊牌了,叶青心中一喜,以前的都只能说是半真半假,但这话一出,就是真的许诺了。

    这时叶青自毫不犹豫,都走到这步,会不要?

    自己又不是有病,再说开玩笑时怎么样都无所谓,这时只要稍有迟疑,就会在两只龙女心里刺下心病,连忙说着:“我自是愿意。”

    姐妹都松了口气,避开他的炯炯目光,惊雨更微红着脸:“既是这样,叶君就是我们夫君了,夫君以后有什么要求,其实只管吩咐妾身,不必这样谨慎建议。”

    “原来是这样啊……”

    叶青有些了然,目光柔和,暗忖是自己这次说话过于谨慎——和以前童生时无知无畏还是有很大不同,这虽是现在身份高出一线,有意表现出对她们的尊重,就少一种家人说话的随意。

    虽他表现的不明显,这两只龙女都是明心慧性,体会到了,才会这样担心,善始善终,是谁都喜欢,婚姻不谐,纵是龙女都不好过。

    “还是你们龙女更讲感情一些。”叶青这样暗叹,既找到根结,就不再客气:“你我都非是凡人,这个事一言既定,何必仪式,不必再议了,开饭再说,夫君我可是真饿了”

    “要用些什么?”

    “你们平时用什么,就上吧,既当了龙族女婿,也要体验一下龙族生活啊。”叶青有些无耻的说着:“对了,把周铃叫进来吧,她也不是外人。”

    两女嗔视一眼,没有多说,下去准备。

    一时间没有人,这间炼丹室一样简陋闺房,是龙女生活日常,除每天轮流上值,就是看看书写写字,标准宅女两枚。

    只是看着这雨器,云端下望,大地宛是一面无垠毡毯,人群和蚂蚁一样,或这样的视角就是龙族高傲心态的来源?

    那九宵之上的道君和五帝,又是怎么样的视角,怎么样心态?

    大地棋盘,苍生棋子?

    叶青观看着自己的气运,只见又有一支细细气运汇入了自己气运之溪,这是龙女明确嫁过来后产生。

    只是这样细细分支,非常孱弱,让叶青失笑,这只是龙女自己投资,却和龙宫没有关系,真是龙宫投资,至少倍增吧?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自己是进士,才有这待遇,要想龙宫投资?

    除非自己成为应州之王,而且还不是官,必须是正式封王或称王,统治应州,说不定可以。

    “来了”姐姐惊雨,妹妹恨云,都端着盘子过来,后面周铃还拿着酒,一副不自在的样子。

    虽道法显圣的世界,她通过公门知道有水府存在,可真正进来还是第一次。

    “上菜,上酒”叶青一看七八只菜,酒倾到杯里金黄色,就毫不迟疑饮了一杯,只听“咕”的

    小小丹室,丹香隐隐,聊着天,几杯酒下去,半年未见的陌生渐渐消除,气氛就融融起来。

    闲话只管置评,被称赞,被笑着吹牛皮,叶青都随意的很,可这几天里涉着她们的工作,做的好坏,叶青都只是建议。

    绝非姐姐惊雨所言“只管吩咐”,这是相处基本原则。

    “别看她们相识以来,不摆架子,但这只是态度,本质上能凝聚出龙珠,初化蛟龙之身,岂会是凡辈?”

    鲤鱼,金背鲤鱼,青须金背鲤鱼。

    蛟龙,两角蛟龙,雷雨扶摇真龙。

    朝廷“紫金鱼袋”服色制度,三品以上青紫袍,佩金鱼袋,内阁执政在腰右配的鲤鱼袋,内盛有鲤鱼金符,只是青须金背鲤鱼——当然这虽是鲤鱼,却比叶青大了许多倍。

    不过只要一天不能自成党羽,就化不了蛟龙。

    “人道标准更看气运资源,和龙族并不等同,用修业的标准更能契合……只论道境修业的话,这两只龙女就相当于筑基巅峰,半步踏入真境,高于同进士水准,却低于进士。”

    可龙族天生高贵,蛟龙之身圆满就有三千寿,而进士、仙宗门主只要未成真仙,都还没有这十分之一,人身不同龙身,除非打破生死界限,否则就不能比。

    “寿命就罢了,她们今年刚满二十岁,两年前相识时就已聚出龙珠,当时只有十八岁……这放在人类中都是极年轻,以龙族寿命而言更相当于幼童蒙学就有这水平,直接把我这穿越者的进速都比了下去。”

    “龙性本傲,这样的龙族天才,蛟龙心性,就算是女身而局限于宿命,自有一番独立的见识,有着自己尊严。”

    “我当初寒微时就一直被她们寄以厚望,引为道侣一样尊重,这是对我的尊重,也是对这段感情的经营…说实话是挺好的滋味,现在我至进士,地位对调过来,岂能不投桃报李?”

    叶青心里就样想着,就算前世破灭,入乡随俗,心里始终坚持一些理念,或这些就是穿越者仅存的坚持了。

    叶青反过来举觞劝酒,笑着:“龙宫富贵,一点不假,来,你们也多饮几杯,用的才痛快”

    说罢四人举杯同饮,不一时便酒酣耳热。

    两只龙女渐渐感觉到叶青的尊重态度,心中虽有些讶异,却暗暗欢喜……没有人不喜欢被尊重的感觉。

    “按照习俗,我虽是龙女,却也要侍奉,本有心理准备,不想却受到这样尊重,以后的生活就快意许多了。”

    “和这个男人一生之约,就算他不能成真仙,一榜天人受了本命无辰丹,逆天改命至先天道体,已是半仙之体,只要在这基础上纯化圆满,能活到三百岁。”惊雨揉着手心,有点小纠结,当初想好可是百年。

    “虽许多一榜进士未能圆满,还达不到这寿数,又或中途夭折……不管怎么说,我和妹妹在童生时就认识,看着他一步步上来,总希望他能活得久些,这寿命在人类身体是极限,对我们龙族来说,也是不短的时光了。”

    相当凡女人生十年,足使这男人在她们生命中留下难以磨灭印记,已不容她们不去正视。

    “成就真仙,呃,岂不是一辈子都……”恨云突发现这个问题,不由呆一下,情绪复杂起来。

    “应不会,一榜进士每朝几百,少数二榜进士,极少数三榜同进士,活上三百岁的都有千个,但有几人能成真仙?每朝不过十指之数我可不认为我们姐妹运气这样佳,选个童生都是未来仙人……

    小龙女暗暗摇首,看看面前这少年,面相实和她们自己一样嫩,这是人类中不世出的天才。

    她突对自己结论有些不自信,心情复杂了,不知道是希望他成就真仙,还是希望他平庸,只是细想:“要是成就真仙,我们姐妹怎么办呢?”

    “我还想着了结这段缘分,带着姐姐周游四海,看看广阔天地,岂甘心沦为禁脔之流?呸呸,童言无忌……”

    “我脸上有花么?”叶青摸摸脸颊:“还是说你今天才发现自己夫君很帅,很很帅,无敌帅?”

    这打趣本是引起龙女妹妹反击,但恨云只是恶狠狠白了他一眼,没有和往常一样反驳,红着脸扭过首去。

    “呃……这也生气。”

    “要你管”

    “不管就不管嘛,你可别后悔”叶青跳逗着她。

    惊雨噗嗤一笑:“小妹就是这脾气,叶…夫君别老和她斗气啊。”

    “我听姐姐的。”叶青笑了,作出不和妹妹计较的样子,转移了话题,说起最近写的《封神三国演义》。

    “……我还没写完,不过知道两位姐姐喜欢看书,就带来给你们看看。”

    惊雨眼睛一亮,只是微笑接过,恨云顾不得置气,心急抢过来翻看,“咦”一声,抬起头来:“亲笔手稿,你可有心了,这算是孤本吧?”

    叶青知道她的喜好,笑着点头:“可以这么算。”

    又说些闲话,继讲了上回还没讲完的故事,这可不是《封神三国演义》了,而是《新版神雕演义

    说到神雕大侠杨过持先天重剑在域外风云,杀敌无数,立下威名,终于归来九州赴十六载之约,又有宿敌金轮法王龙象神狱功大成,前来阻挠,配合魔军围堵,几乎陷入死地,但杨过这十六年相思入骨,创下独门新功“黯然销魂掌”,一下拍死这宿敌,破阵而出。

    又入得幽冥绝地“绝情谷”,却不见心爱小龙女姑姑身影,顿面如死灰,对着九幽之渊:“我早知她是有意哄我。”

    说完仰天长啸一声,其声悲烈,震于十里,赶来的几女追之不及,眼睁睁看着他跳下渊崖,却有着郭襄跟着跳了下去。

    两只龙女听到这里,心中都是暗嗔:“这哪里是杨大侠,分明是自比”

    啐一口,这时紧张这一对宿世情人结局,急着追问:“怎么样了?不会就这样都死了罢?”

    “当然……不会死,过儿与姑姑都不会,死不就是虐主了?”叶青笑了笑:“今天连载结束,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恨云在叶青似笑非笑的目光下红了脸,忍不住羞恼:“又来这一套我很傻么,还有一直就想说了,女主角非得叫小龙女么?”

    “冤枉啊,这故事本来就这样,我也是听人说……”

    “听人说?听谁说的,我看遍小说藏书都没有见过。”恨云斜睨着他,冷笑:“还是说哪家新出的评书,你说了,我立刻赶过去查——你接着哄,编的不圆,要你好看”

    张牙舞爪,一点没有威力,叶青心中暗笑,老实交代:“小时家门口路过的一位叫金庸的大侠,呃……”

    却是被她扑在了地上。

    “去死我还会信你么叫小龙女就罢,还非得叫姑姑,你都存的什么心思,我很老么?还是说你这个大色狼,还想找第三第四个龙女?”

    恨云骑在叶青腰间,小手掐着脖子,龙女也在意年龄,作出恶狠狠样子:“今天你又不赶时间,非得把结局给我讲完不可”

    “你放手,我要没气了我说完,我说完……”叶青苦笑:“这小龙女只要不化蛟龙之身,力气上还真比不过自己了……但还推不得,一变龙就压不住。”

    整顿起来,说完这段十六年绝恋终成眷属的故事,两龙女才是心满意足,只是对结局有着微词。

    “郭襄还是很可怜,为什么不一起呢?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就算是结果?”说着,就扫看了下周铃,在龙女眼中,这周铃是原型了。

    “这是金庸大侠说的评书,改不得。”叶青说着,只在温适黄玉地板上一躺:“其实上次来,我就想这样做了,只是怕被两位姐姐暴打……”

    “哼,你现在就不怕了?”恨云挥挥小拳头。

    叶青坏笑着建议:“或还是怕的,要不姐姐试试看?”

    “试什么……”恨云醒悟过来,瞪了他一眼:“信你才有鬼,你要是怕,上次还会抢我龙珠……

    说到这里又说不下去,恨云下意识回望胞姐一眼,撞见她望来目光,触电一样收回,姐妹都是俏脸绯红。

    叶青嘿嘿一笑,暗自得意,这对双胞胎龙女,姐姐那次收的龙珠是意外,妹妹那次就是蓄谋欺凌,当时还是举子就敢这样,算是天下独一了。

    也不揭破她们的小心思,正得意时,突周铃移了过来,她刚才开始就苦着脸,犹豫了许久,突靠上来眼巴巴问着:“郭襄真的被杨过赶走了?”

    叶青一怔,突展开笑颜:“金大侠也许让杨过赶走了郭襄,我可不会”

    周铃顿时松了口气,露出一丝笑容。

    闹了一会,叶青收敛了笑意,说着:“你们也知道我修炼了黑德之道了吧?”

    惊雨见叶青说着正事,也认真回答:“知道了,水德和我们龙族有源流,我们龙族也有不少修炼水德,夫君的情况,我们一看就知道,这是纯粹的五德气运修法吧?”

    “恩,是,五德之道,原本就是天地之间的大气运,故最正宗的办法就是不用道法,不用神通,纯以气运修之。”叶青平静的说着。

    恨云这时也不打叉,沉吟了下说:“可是五德单靠气运成道,已被五帝占了,再也没有位置了,就算你成为一朝太祖,离气运成道还差了不少。”

    就算再嬉笑,她们都是龙女,叶青淡淡一笑:“我只要在下卷时以气运奠基圆满就可。”

    这并不是真话,却更符合实际,龙女都松了口气,惊雨就说着:“夫君,这要求就不难了,您现在差之不多了,或我请君父助你一臂之力?”

    “不必了,有你们嫁给我,气运就差不多了,这次丰收收割,以及大风雨后,我就会出兵,杀得草原靠近的刺探之族。”

    “只要成功,我就名震应州,再无人敢轻视我和我叶族,黑德第四层气运圆满,就凑足了。”

    “这和你们没有多少关系,只是知会你们一声。”叶青说完这些,不再说话,远远望去。

    一些杀气凝聚,毫不掩饰,惊雨凝看上去,不由有些恍惚。(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