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黑流

《青帝》 第一百二十一章 黑流

    夜色朦朦胧胧,叶青飞身上马,望西门而走,门吏问之,叶青不答,加鞭而出,门吏当之不住

    行了数里,前有条大溪,拦住去路,这溪阔数丈,水通襄江,其波甚紧,叶青到溪前,见不可渡,就要再回,遥望城西尘土大起,追兵将至。(本站文学网.yunlaige.net)

    叶青曰:“今番死矣”

    回马到溪,看时,追兵已近,叶青着慌,纵马下溪,行不数步,马前蹄忽陷,浸湿衣袍,叶青加鞭大呼曰:“的卢,的卢今日妨吾”

    言毕,马自水中涌身而起,一跃三丈,飞上西岸,叶青顾望东岸,见着一将已引军赶到溪前,大叫:“使君何故逃席而去?”

    叶青曰:“吾与汝无仇,何故欲相害?”

    这将曰:“吾并无此心。使君休听人言。”

    叶青见这将拈弓取箭,可急望西南而奔,却叶青却是心想:“此阔涧一跃而过,岂非天意”

    再奔驰数丈,眼前一黑,密密麻麻黑影云集而来,缠绕不休,但见身体放出三尺清光,一本青书浮现,放光万丈,黑影稍退,又有一道黑旗破空而至,就听着一声喊着:“休伤吾主”

    军气澎湃潮涌,成千上万甲兵出现,呐喊杀向黑影。

    叶青骤着梦醒,起身拔剑,寒光映照四壁。

    “夫君?”曹白静锦被半掩,在剑光下抽了一口凉气,蹙眉问着:“您可是梦魇了?”

    “静儿”叶青怔怔望着,四顾之下,回过神来,原来只是一场梦,这时晨风徐徐透窗而入,曹白静正担心地盯着自己,回思梦境,宛然在目。

    “没事,就是梦魇了……”叶青一笑,原是一梦南柯,见她一脸惊讶,叹了一声,掩了掩被子:“你多睡一会儿,我要起身去族祠了”

    曹白静默默望他出去,回想起刚才静儿称呼,惊讶后,有点怅然若失。

    叶青心情忡怔,散步出去,沿途接受诸人问好,只寒暄了几句,问了问饮食,又嘉勉几句,即继续前行。

    过了几道门才到了一处洞门,却见纪才竹经过,见着叶青,一怔就站住了,连忙说着:“纪才竹给主公见礼”

    “不必多礼,你几时回来的?”叶青微笑的说着,和平日一样从容,用扇柄敲了敲纪才竹,说。

    “昨天回来了,就想见过主公,禀告下山寨的事”纪才竹起身说着,二个月不常见,主持一寨千人,却隐隐有着一些气度。

    当下细细说了,叶青也不急,就听着,原来是开出了六千亩山薯田,叶青很是诧异,纪才竹就一笑:“其实办法很简单,主公发令抢收,说是有大雨要来,我听了回去就吩咐点上山火。”

    “大火连绵而起,连烧了三个山,等着下雨了,火熄灭了,再派人平整,种下山薯苗,坡田就开发出来了。”

    叶青不由倒抽一口凉气,问着:“你不怕我说错了,惹下大祸?”

    “要是大火不止,臣是惹下大祸,自是自杀以谢主公。”纪才竹平淡的说着,却使叶青心里一凛

    这人平时在心里就是个才子,不想有此胆识,原本评价怕是小看了此人。

    当下沉吟片刻,说着:“纪才竹,你见识不小,作事也有章法,原本代字去掉,你现在就是这旗本寨的执事。”

    “我再给你二百亩田,到我家不能无田”

    纪才竹心里一喜,知道这时才算入了主公的眼,欢喜叩拜:“谢主公。”

    叶青看了上去,最初纪才竹是白气饱满,有一点红,却是因秀才位格,并无别的产业,担任一段时间代理执事,已有丝丝红气,这时一肯定,就立刻转成半红半白,这就是叶家体制内的位格加身了

    说了几句,让纪才竹辞下,再仔细看叶家溪流,才发觉是多了些,但由于家大业大,这就并不明显,想了想,就吩咐一人:“你把吕先生请到族祠来”

    说罢,就到了族祠前,就见着两个族兵守着,这是内祠,不供外人参拜,见叶青来都是跪下叩拜:“拜见族长”

    “起来。”叶青说一声,径自入内。

    话说襄田厅,吕尚静这时已起身阅读文书,听到叶青传话,不再说话,一路赶来,沿途经过了几处庭院,连绵房舍——这就是大族气相了。

    族祠是供奉叶家祖宗神位,虽有命,到了阶前不敢上前,直到叶青招手,吕尚静才微步进了里面

    立刻就觉得里面又暗又凉,偌大族祠空旷幽暗,淡淡香味弥漫,上千牌位阵列,三个神位带着肃杀之气。

    中心香案上,有一面黑旗,这面旗吕尚静见过,这次见了似又黑了些,并且看时,还一恍惚,隐隐万军嘶喊,杀戮,金戈铁马,鼓角齐鸣

    再一看,却又正常,就见着叶青站定了,向着灵牌三躬,吕尚静就叩拜成礼,叶青就正容上香,说着:“国之大事,在戎在祀今十一代家主,南廉男叶青祝祷于斯当举兵出征,展我之威,望列祖列宗庇护……”

    朗朗声音在祠堂里传出,吕尚静还看不见,叶青就见着一波波灵光潮水一样奔涌,丝丝注入黑旗中,军气在剧烈变化,带着兴奋和战意

    “唰”的一道黑光破殿而出,直落军营,叶青回首而望,军气和族里气运,都在沸腾,当下不由一笑。

    叶青上香完,默默看了下,就离开了,吕尚静随他过来,就听着他叹着:“幼时跟着父亲读书,还宛然在目,今天却是恍惚如梦。”

    吕尚静就是一笑,朗声说着:“主公追怀祖先,自是感慨,不过主公年才十八,已是榜眼公,进士及第,现在又增田到二百顷,臣说句冒昧的话,主公历代先祖,都不及您十八岁的文武功业”

    “而且日后春秋绵长,以臣之见,就算主公使得一半精神,只怕郡望二个字,都不能局限主公。

    叶青听了就笑了:“你说的对,这点我当仁不让”

    说着换了正容,带着丝丝杀气:“我这次出兵草原,利益只是次之,就要杀人,杀一儆百,杀百儆万,使我叶家之名实,不敢有人妄想,故威震全郡”

    “我出兵后,你就主持族内政事,我把余下五十人的兵权都给你”

    “是,主公”

    叶青不再说话,出门而去,这时黑龙马就长嘶一声停在身前,周铃跳下马来:“公子”

    “啊,铃铃啊……跟上我吧。”

    几人策马出府缓缓北行,不时有人上来禀报又退下,内院、楼外楼、襄田厅、酒坊……叶青只随意回首。

    周铃沉默伴随,顺着视线望去。

    天上星汉灿烂,璀璨银河横跨于天际,已大半西沉,大火星行转于南方天空,火红色辉闪。

    七月流火,时已入秋,收的粮食都已收好,被雨打坏的都烂在田里,此时此刻,无论几家欢乐几家愁,守护还是掠夺,都开始用凶狠恶意目光打量周围。

    征伐开启

    到了军营前,群星寥落,东天笼罩着雾霭,一道令旗提前传入营内,整个军营片刻沸腾起来。

    叶青来到这里,就见黎明前最浓黑暗中,一杆幽深的军旗下,一支整齐的军队牵马肃立,江晨、张方彪、洪舟一于将领,都过来拜见:“主公,全军整备待发,就等主公下令了”

    叶青点点头,问了个不相于的问题:“早餐都吃得什么?”

    “照主公的吩咐,今天早点饱餐牛肉”

    “带的什么?”

    “肉于,千层饼,竹罐粗茶,盐,以及甲等标准军囊。”

    叶青目光扫过巡骑营三百,团练二百,所触者无不昂首,目光灼灼,甚至有几个吃得太饱,不小心打了个嗝

    丢脸丢大了……几个将领暗暗想着,记住这几个人。

    “好”叶青仰天大笑:“实与气相合,人和在手”

    “出发”

    道路在大队马蹄声中震颤,铃铛如潮,草木枝叶动摇,露珠自树梢纷纷打落,浸不透防水防箭的外袍。

    当天际透出一丝鱼肚白,有人在队伍里唱起来:“岂曰无衣,王于兴师……无衣,修我甲兵,与子同袍……无衣……”

    一式三叠,以二短字结韵,最最古老的耕战歌声,穿越亿万兆时空,合于这时,依震荡人心,黑德军旗迎风“啪啪”炸响,凝成一气

    一曲歌罢,江晨凑上来,嘿嘿笑小声:“公子真有办法,弄来这些良马,说明这一点福利权属归我家,大部分巡骑营军士都是对招揽心动……七月金帐初现南漠,报纸哄传二百州,谁都知道天下是战时了啊……”

    叶青点点头,眯着眼看向遥远北方,嗤笑:“这都是钱砸出来,酒业开道,在强大资本驱动下,草原鼠目寸光的小人,要钱不要命,可是不怕将绞死自己的绞索都卖出来……”

    “有这绞索,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锵然有声,杀机盎然,江晨闻着一震,半晌恍然。

    旭日在东天升起,金光照耀着这黑色的洪流不断着北进。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