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二百零三章 俞家军

《青帝》 第二百零三章 俞家军

    战场最终清扫完,消灭所有反抗,剩下是老弱妇孺。(本站文学网.yunlaige)

    这时亲卫队监督搜缴营帐,计银子七万两,金银首饰还不算在内,一千人口这时只剩下六百,女人小孩都已集中起来了。

    这时江晨过来报告:“其中有三百魏女,又有一百南沧郡的女子,这一百都是年轻女人,被抢了过来,有些生子,有些还未生……”

    叶青听懂了意思,点点头:“这四百可以完全接纳,生子没有关系,母子或母女一并接纳,北魏女中上一代是南女,这第二代还能说官话,专门注册。”

    “主公仁慈”江晨应了,欢喜而去。

    草原上女人寿命很短,大部分二十几岁容颜就开始衰退,不到四十就劳累死去,于是许多女子都是自南面掳来,遭遇很悲惨,因此对叶青酷烈不但不怒,反而心生喜悦,这才是他理想里的主公

    “繁衍了几代,被北魏同化,这先不说,刚刚掳来,对照自小文化教育和生活待遇,会接受野蛮文化环境,和女奴一样辛苦生活?自是可区别待遇”看着江晨远去的身影,叶青暗想。

    一群披头散发女子在甄别后带出来,有些穿了草原服饰,有些还是上襦下裙。

    “中原正朔只要还有一日挺立着,万民心气摧毁不尽,她们能被同化才怪”这样说着,叶青高兴不起来。

    有些二十几岁就被折磨形容枯槁,见着朝廷官兵,以及将官一样的叶青,甚至在营地痛哭起来,跪拜:“今日终见天官和天兵……只是为何才来……”

    有些叶家兵就侧目看着巡骑营,严格来说这些人才是朝廷代表,但巡骑营见了,都说不出话来……有些还羞愧掩面。

    叶青默默看着,并不于涉,许久才命令:“驾起牛车,伤兵和阵亡尸体也在内,我派一队骑兵护送回去,她们年纪还轻,好生调养还能恢复。”

    “还有,这七千牛羊,还有一千马匹,一路赶回去,谁也不必买帐,要想打这主意,也得等我回来。”

    安排了回去,会有一支族兵在西坪山口接应。

    军队已在重新集结,叶青说着:“余下的北魏人,挑选些质量好,姿态柔顺的少女留在府中,基本适应的可以留下作工,真不顺服的全部卖掉,有得是家族愿意接手调教。”

    有人听了很是惋惜:“何不全部留下,过几年就都顺服了”

    叶青笑着不解释,哪有这时间来消耗……天人际变,只争朝夕

    野外扎营训练过,特别是巡骑营,原本是正规军,自是扎营有条不紊,而且,还有着原本营帐。

    搬离了原本满是尸体的地点,在溪前扎营,片刻,一个个锅灶搭起,炊烟袅袅。

    叶青这时自毫不吝啬,下令每十人杀一只羊,而军官杀一只牛,顿时使军中欢呼声起,大声谈笑

    叶青巡视一下,发觉经几战,大体状态不错,没有呕吐吃不下肉的情况。

    稍过一阵,锅中水沸,里面尽是羊肉,放入一些盐葱,又把一些于菜丢入其中,火长甚至带了几瓶酒,这时倾一些入内,顿时,肉香酒香升腾而起,四溢香气勾得人馋涎欲滴。

    士兵咽着口水,自囊中取出了大饼,这时都凉了,但放到了烤锅上,片刻就滋滋声不绝,香气扑

    “来来来,吃饭”一声号令,全军顿时狼吞虎咽起来,一片欢声笑语,还有的紧张和悲戚一扫而空。

    在中央,此时也是一样,叶青,江晨、张方彪、洪舟等人都是狼吞虎咽,只是里面不是羊肉,是一头小牛。

    就算是这些人,小牛这种货色也不是能享受到,这时都一块块牛肉往口中塞,叶青微笑看着,只说着:“慢些,小心噎着了。”

    众人只是含糊不清应着,继续狼吞虎咽,叶青就不多说,过了片刻,张方彪丢下了一块牛骨,才说着:“刚才打的顺了些,我问了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才自大部族里分离出来的新部族,里面南女多,是因新族本来男多女少,加大了对南面财物女子的掠夺。”

    “哼,这些女人的话惨不忍闻,使人酸鼻,我没有多听就躲了……”

    张方彪原本就是边疆人,每年遇到兵灾,感同身受。

    江晨就是大骂:“这是地方官无能,不能不能护住,还讳盗,不上报,否则的话,这些部落怎会这样猖狂”

    洪舟说着:“朝廷这次动兵,希望能打出威风,和太祖早年一样,使北魏退出百里外,不敢入一兵一甲。”

    众人都是点头,叶青闭目无语,让周铃展开军事地图,沉声说:“这一次,要于就干大,不十倍百倍报复回去怎么行”

    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就见叶青手指越过原来的第二个目标,直接指在地图西面一处标识,这却特别标注:双姓部族。

    “两个紧密联姻的部族,这是草原特色。”

    川林笔记里白玉书城的紫碟显示,魏姓入主大漠前,还有些互为王族,当全都被魏世宗扫荡了,这魏世宗是大魏皇帝,临危受命,虽无力回天,却引剩余的大魏力量入主草原,别开生面。

    雄才大略不说,更是北魏列谱中天庭认可的最后帝格,给继承者留下巨大的实力和名份。

    “这个双姓部族人口五千,有上千骑,是小部落中的佼佼者,几次三番打击我家竹叶青酒在草原的运输销售。”

    叶青扫一眼,众将都是斗致昂扬,凝神望来。

    叶青就不再鼓动,手指在这部落上碾了碾:“难得来草原一趟,岂能容他,只要灭了这部落,我就有胆气上书朝廷请功”

    众将都是应声,胜利给了他们极大信心。

    只有江晨眼中暗忧,他熟读兵书,知道骑兵数量上千,就形成了质变,却不好表示出来。

    叶青也不说,知道这部落不好打,有意为此,就是要让这支军队有着打硬仗锋芒,现在天时助力,加上道符使用,军力连胜的士气,将战力最大化,已是军势最难得的巅峰状态。

    这都不能打,以后面对潮水一样的敌人,天时不利时,还是龟缩么?

    还要不要主动权了?

    这双姓部落距离稍远,第三日入夜赶至外围,只休整两个时辰,又是一波大风雨袭至。

    悄然掩近这部族营帐三里

    马蹄声响,就有着斥候浴血过来:“报——南面撞见别军斥候,我们小队杀掉三个,死了两个

    “被设计埋伏了?”众将面面相觑,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难以置信:“查明了对方是谁?”

    “带来了一个尸体”

    “谁家敢明助草原,不怕被抄家问斩么”

    “南面……是自霍山方向越岭过来的?”叶青定了定神,笑着:“这是标准的暗袭手段,说是埋伏也可,但我们是临时改的目标,时间完全对不上……再探准备接敌”

    几分钟时间,却比几年还漫长。

    又一队斥候过来:“距此十里,敌军方位南偏西,行向正北,这时突停下,我还看见这旗”

    “西南十里的正北面?”叶青怔一下,看向西面黑暗云层下一小点的部族,陡醒悟过来——这支军队也是要袭击这部落,只是还没有就位

    斥候画出了旗,众将看去,都是一惊:“不会吧……这是俞家军的旗,这族不是俞家盟友么?”

    “朝廷已决定对北魏动手,自要摆正位置,一旦形势有变,对昔日盟友说翻脸就翻脸。”叶青冷笑,意味深长说:“你们瞧瞧,这才是郡望世家啊”

    皮糙肉厚,嗜血不忌……这些所谓郡望世家,哪一个不是这样的大鲨鱼?

    叶青对此印象非常深刻,不知多少郡望世家、中等部落,就在此后这几年相互用兵中成长起来,倒霉的都是县域大户、小部落——这也是自己竭力将家族推上郡望的原因。

    在月食到日食之间的缓冲期,高了不行,被朝廷和北魏直接压着,低了不行,只能沦为炮灰,真正意义上只有这中间层才有最大发挥余地,应对第一次大劫。

    至于第二波就必须和前世俞帆一样,成为应州的王侯……至于第三波,已不是凡间势力能左右。

    一步步来,步步占先……这一局,我能赶上

    这样想着,叶青一笑:“别管他们,一旦俞家军攻击,我们一起进攻”

    “要不要和俞家军打个招呼?”巡骑营的一将质疑着。

    “怕什么”叶青眯起眼,知道心中疑虑,只冷笑:“弯弓没有回头箭,一旦俞家出击,就没有回头路。”

    “我大军进攻,是配合的友情,难不成他还敢冒着二路作战的危险和我们开战?”

    “敢这样,我就算不能斩此子于马下,也能带你们突围,介时……呵呵,公开与草原勾结对付朝廷军队,俞家死期就到了”

    众人相视一眼,都不说话了,作为朝廷的军队,对内镇压都是极自信。

    “周铃,挥旗”叶青断然下令。

    这两日来大胜积累起来的战场威信,正式军令一下,没有人敢质疑,整支军队列起了队。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