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二百十章 应有之义

《青帝》 第二百十章 应有之义

    叶青一行人压着夕阳最后一缕阳光,进入了州城启阳。(本站文学网.yunlaige)

    这时街巷华灯初上,商铺连绵,一个个花灯和花车在街上慢慢移动,密集人流中有着各式各样的衣冠,人人都穿出自家最好衣裳。

    夫妇出游,甚至老人小孩,士子结伴,游女如织,官宦携僮……人声沸腾,招呼和杂议声音、吟售货物的曲韵味道,汇聚成这盛世晚唱。

    这样盛大的游街场面,虽不及帝都摩肩接踵,可说人潮涌动,水泄不通,十万户人家,平时再嚣张贵家世族牛车,都只能乖乖屈服。

    “怎么这样热闹?”叶青下了马,马不停蹄赶到这里,稍松些气,有些奇怪:“去年我来这时赶考时才有这场面,铃铃,今天是几日?”

    周铃解下防风貂袍,一身贴合黑裙,她望着这城市,怀念一笑:“公子又忘啦,七月十五,中元节啊。”

    叶青顿时恍然,正月十五上元节,在此世是比新年还热闹的大节。

    七月十五,俗称七月半,是祭祀鬼神节日,演化成盛大庙会游艺,十月十五,这节日和道门过去创立纪念有关,在天庭建立繁盛后,就不再必要,历朝历代倒是渐渐不显。

    这样在人群中牵马缓行,亲卫一直周围警惕保护,周铃被叶青护在身侧,但一路上人群实在太,半个多时辰才到城北,她擦了擦香汗:“刚才要是想到这一节,就从金水门进好了。”

    “那说不定耽搁了进城,我总不能打着紧急军情牌子,这太招摇……我这次来事特殊,越低调越好。”叶青笑着宽慰,不过说得是实话。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先去酒业分部接收消息……”叶青说着一顿,回首而望,这是一片茶馆酒肆区,凝神一听,满街都在传这封神三国演义故事。

    周铃武艺精深,也听见了,她爱屋及乌,就欢喜着:“公子写的书果是很好啊,全应州都喜欢呢。”

    叶青失笑,应州有多大?

    就算放在天下而言不过江山一隅,但着实是方圆千里,人口八百万,多少英杰辈出,自己这榜眼放在南沧郡是大人物,放在这八百万精华之地,却只是名人中最杰出顶尖而已,对于寻常市民来说太遥远,缺乏实感,远没有南沧郡那样三十四家酒业联盟的实利,走街串巷的车夫都自豪“我们郡的文曲星”这样的影响力。

    现在却也和南沧郡里一样“洛阳纸贵”的架势,肯定有更大的影响力参与进来,总督有这影响能力,古板得不待见小说,长公主认真推荐,她影响力更多在于天下范围,落在应州不比叶榜眼高到哪里去,那从自己牵扯进来的关系来看,唯一的答案就是皇帝——多半是皇帝评语被宣传开来了

    叶青这样一想,心中更加急迫要知道答案,一翻身再度上马:“我们先去州里的酒业分部,正好顺路,就看看情况。”

    两刻钟后,叶青自分部里出来,僻静的院落里仰望天空。

    满城灯火辉映得星星隐去,夜风哗啦啦吹着落叶过来,清凉渗体,叶青的神情还有些恍惚,满是中了大奖的惊喜,和难以置信的感觉。

    “反馈各郡信息也果都是冲着皇帝好评来,或者说不纯是如此……”

    和当年长公主出书时,皇帝一言好评,天下轰传,一时纸贵的架势不能比,叶青是自己宣传,就算是榜眼公也是个外臣,没有公主的金贵,没有她未出家时的特殊价值与影响力。

    这一来,就和天下大小权贵官员揣摩帝心,阿谀奉承替公主宣传的效果不是一个档次的差距。

    但单独放在应州,叶青自信,就有自己的名声信誉,才起到相近的效果。

    此外帝都消息传回来,京畿纸业报业发达的影响下,皇帝的评语一传出,不过叶青推手,峡西京畿一带的六州也有些茶馆在传播段子,却是意外之喜了

    叶青从惊喜中回醒一些,神情又有些复杂:“我还是低估了皇帝的影响力五帝百万年影响下,正统性在民间渗透力实在可怖,难怪前……那时朝廷都损而不倒,这点以后不能不考虑到。”

    周铃真牵过马来,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自家公子,她谨慎斟酌言辞:“皇帝当是很厉害很厉害,公子的话真是奇怪……呃,当然公子也是很厉害很厉害

    “小马屁精”叶青揉了揉她的脑袋,心情很愉快——到外州就没这效果,但这已使自己满意,这不是什么前知,纯粹是机缘巧合,大运气啊

    周铃胀红着脸,有些委屈,她可是真心这样想呢。

    “难道说我苦逼两辈子,终于修成了主角模板么,哈哈……”叶青笑着说着自己谁也听不懂的话,片刻冷静下来——封神三国演义在应州能大流行,这就足够自己的计划了

    “他日若是相遇,一定要多谢这位长公主……但这书的流行只是基础一面,还远远不够接下来一步最为关键,但也危险,我来得太急,为了此行不引人注意与怀疑,还是得去拜见总督。”

    叶青飞速转念,根据情况在心中微调计划:“至于由头么?就用李申好了,直接上缴马匹给总督府,以总督的政治嗅觉和手段,敢说这李申,亦或背后张都督,都没有好果子吃,俞帆要是做得不够巧妙,被拽出尾巴,更要倒扣分

    “公子,现在去哪里?”

    “马上去总督那里,不管怎么样,既来了这州城,早迟还是得去总督家里拜会一趟才算合乎礼数”

    堂皇威严的总督府,青色深幽,甲卫森严,叶青一递拜贴进去,马上就有管家迎接出来:“榜眼公请进,老爷在书房等你。”

    穿过重重假山、游廊、曲苑,就到一精致明亮两层阁楼,周铃自被留在下面,叶青凝神听了听楼上,辨出方位,独自上去。

    推门就闻到一股馥郁茶香,见了总督,正在看一份报纸,这面标题上就是——天家好评,榜眼力作,《封神三国演义》第九章”

    总督翻着,虚点叶青,摇首失笑:“你真是,堂堂榜眼,尽于这些哭笑不得事,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总督说到这里,把报纸放下,一摆手又说着:“原本你领了兵,回去几月没有动静,有些人就说闲话,但我就料你必有作为,这次围剿八贼将,破草原先锋部落,却是大大有功。”

    “别的作为我也听说了,内政都有一套,很有出息了,但既有这时间写这野史小说,何不为朝廷多效些力呢?”

    这“皇帝好评”事件一出,总督就得了消息,立刻重视起来,怕叶青又捅了篓子,他这两天也翻过这本《封神三国演义》,就文学而言,顶多是器量壮阔,描写人情风貌生动,再有就是战争场面真实,这些都没有特殊,用这样才华写小说实在是浪费。

    叶青见总督说到这里,一脸诚恳痛心,心知这位总督恨铁不成钢,心里略有些感动,抽出扇子摇着,笑:“只是喜好罢了,适逢长公主推荐,既皇上都说好,青岂敢令此作蒙羞?自不遗余力推广,不使公主与皇上丢脸。”

    “瞎说天家的脸是你这家伙想丢就能丢的么?”总督瞪了叶青一眼,见他一副唯唯诺诺样子,明显是装出来,也得无奈一笑,问着:“就你闲得没事于,那不回家写小说,又跑来于嘛?”

    “啊,这不破袭草原,初步完成任务,问大人讨赏。”说到这里,叶青取出了一张纸,递了上去。

    总督一接过,就微微变色,仔细看了,这一千八百匹战马价值不菲。

    叶青顿了一下,缓缓说着:“其实总计是二千四百匹,我留了三百,献给誉郡王三百,别的尽数交给总督大人,也不枉了总督的栽培”

    总督听了这话,不觉改容相待,蹙眉想了片刻,说着:“这正是及时雨,我会按照平价给你,并且向朝廷请功。”

    总督又说着:“这事你与张都督商量即可。”

    叶青就不语不应,总督稍有诧异,转眼明白了,手下这帮武人,还能做出什么?

    略一黑脸,心里掂掇思量,却不露声色,笑问:“听说你还获得不少牛羊

    叶青听他口气,就欠身说着:“是,有三千左右耕牛,但给江竹县扣下了一千”

    当下把情况一一说了。

    总督就笑了,起身给叶青倒茶,能得他亲手倒茶,全州都没有几个,叶青意外,连忙惶恐接过,就听着他说着:“这江竹县县令算是有心了——这耕牛州里也有需要,我也平价买了。”

    “我家用五百头,别的可以尽数交给总督大人。”

    总督笑了,神情一肃,不再说这话,问起叶青在草原上几次战斗情况。

    这是应有之义,叶青答了,连俞帆军功也半点没隐瞒。

    总督面上看不出异样:“我怎么听说是差点和俞家火并?”

    “叶青岂敢因私废功。”

    “哦,这是你真实想法?”

    “当然。”叶青应着,一躬身:“我和俞帆虽有些不对,但这是内部的事,面对北魏大敌,自是同仇敌忾。”

    总督脸色一正:“你这想法,就有大臣之体”

    “呃……”叶青苦笑,考虑到会面时间不短了,就此告辞,而总督送他到楼下:“你的赏已在路上了,自己回家取去。”

    “那再涨点俸禄?”

    “滚”

    见着叶青远去,总督再没有刚才威怒自如,捏了捏眉心,有些疲倦叹一口气:“这一个个都不省心,来人,查查这怎么回事?”

    “是,老爷,不过夜不早了,先回去休息?”管家在后面劝着。

    “还有份军情要看看,北面战事紧要,我们后勤要支持,过些天说不定战事升级,就是州军也要顶上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