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二百十三章 请叫我土著

《青帝》 第二百十三章 请叫我土著

    夜市,几度随机散步,环境已是安全下来。

    一身素衫常服的男人在馄饨摊前停下,扫一眼周围,入目都是各种灯谜的花灯,五颜六色,将整个街市照的宛如白昼,辉映人们幸福的面孔。

    “很是怀念啊”男人并不讨厌这种面孔,甚至有着一丝丝嫉妒。

    道法显世世界,也有不同的道路,相对于自己世界各个仙门宗派相互为了灵丹和气运厮杀,旦夕不保,任何凡人文明都被摧毁,甚至连王国都难以存在,只有附庸于门派的一个个小城。

    有多少时间,没有看见这凡人的幸福了?

    别说是凡人,随着修道者的扩散,蝗虫一样扫过大地,天地日益衰退,所有修道者都不得不变的凶残,争取一点点可怜的资源,朝不保夕的挣扎。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条路的尽头,是死亡的荒芜,但谁都不肯放弃追求最后一点超脱出去的机会。

    “掌教大人,发现这个新晋世界,这就是整个世界的生机。”

    “吞并这个世界的元气,学习这个世界的天道,这想必就是高高在上的圣人的想法,但是对我们来说,只想挣扎着更上一步。”男人这样想着,却对着老板说着:“来碗馄饨”

    啪——

    一只手在肩上重重一拍,男人身子一颤,就要发动天赋神通反击。

    “兄台几天不见,到了这里了,来来来,我引你见见……”亲切熟稔的招呼,这只手热情勾着他的肩,就往里面带。

    男人迟疑了下,这是旧识?

    没有印象,这身体原主早被吞噬的记忆残破。

    心中有些不安,目中闪过寒光,没有动作,这说话间,就已进了不远处的小巷

    “客官慢走,再次再来——”馄饨摊老板松了口气,刚才这人隐隐使他不安,想了想或是贵家子弟,自己惹不起,赶紧收拾了摊子转到了别处。

    跟随花车游行的人群涌过,没有人多看,附近就是启阳书院,正放假时,书生一个个都带着聚会的气息,你来我往,交游相识……所有人都已习惯。

    小巷里,叶青引着这男人拐进人群视野死角,口中说着:“你们这些家伙,没有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你是公门的人,还是道士?胆子很大”男人嘿嘿冷笑,毫不抗拒,跟着进了这暗巷,嗜血的红光在眼眸中升起,同时黑莲一催……

    没有动静?糟糕,三次用完了,不过没关系,这人力量不强

    喧闹的锣鼓经过,叶青站在巷子正中,隐隐挡住了出口,敛去伪装,锵的一声,自袍下抽出长剑,正容微微一笑:“请叫我土著。”

    “去你娘……”

    长剑电闪,兔起鹘落迅捷交锋,叶青手上亮起了一丝电光。

    “真人?进士?”男人惊惧说着,脸上浮出一丝金色,一吸气,身形化作不片不可察的黑影,在各个角落方寸间挪腾,瞬间就化作不见。

    “又是这招?”叶青持剑当胸,手中电光并不发出去,闭目凝神感应,陡横步,一剑刺在身前虚空,一个人影显了出来,这男人难以置信的惨叫一声,可这惨叫隐没在嘈杂声响中。

    “噗”长剑又刺在身体一处,这男人遭到雷击一样,踉跄退开一步,伤口长着肉芽,迅速愈合。

    “你是谁?怎么……”

    “怎么知道你的底细?”叶青一笑,剑光一闪,两只手斩了下去:“你们有种种异能,实际上非常脆弱。”

    “你们在这世界无法按照合法程序吸取力量,道法也施展不出,所用的法力,全部是你们附体的生命力。”

    “只要连刺,肉体就本能修复,法力就施展不出了。”叶青冷笑着,又是剑光一闪,砍了他双脚,踢开两只蠕动不息的长腿,冷笑着一脚踩在他脸上:“我既敢抢此物,你会觉得我不知道它是用在里世界?”

    “你是谁?”男人瞪大了眼,临死前一种灵光闪过,不可思议而又带着恐惧:“你不是……”

    “啪”头颅碾碎,红白溅射出来,黄光升起在空气中,水溅入油锅一样,转眼沸腾燃尽。

    叶青熟视无睹,搜着残尸,黑莲收在袖中,拿了这包裹,一种冥冥中的感应,使心神都微微颤抖。

    终于……到手了。

    叶青挑开包裹看了看,一小块青黑泥土,很寻常,连忙施法,并敛去电光

    感应中,一道道强大的灵光在不远处穿过,一群金色法袍,这是在追踪了

    惹了应州术师团,和捅了马蜂窝一样,下场都是不妙。

    “前世应州没有堕落转化,估计是这家伙还是被捉了回去,应州术师团数百年来临着北魏兵锋,各种杀戮和追踪秘法各有偏长,组合起来还是有些实力

    对照川林笔记中信息,确认后,一脚把不成人形残骸踹进垃圾堆里,径直离开这巷子。

    埋葬也没有用,这种受到外域人附体的尸体,已受到了本方世界的厌憎,虽不至于灰灰,却有种种意外。

    估计的不错的话,不需要多少时间,这残骸就会被野狗吃掉,没有也无所谓,叶青特意不用道法,就是不留下痕迹。

    被剑杀死……这城里有着江湖,每天都可能发生火并、仇杀、暗杀,可能性茫茫太多了,无可排检。

    或就算能排检出来,州府已没有这时间了。

    少则十几日,多则几月,就怕有大变,到时一旦成功,生米就煮成了熟饭

    出去时灯火喧嚣,先前馄饨摊已不见,换成了一个挂饰摊,华灯下显得晶亮,一些年轻姑娘围绕着看,她们抵御不了亮晶晶饰物的诱惑,男人却抵御不了她们的诱惑,明里暗里吸引了周围目光。

    叶青不着痕迹绕了过去,没入人群中。

    这片刻杀戮,因对手特殊,身上没有沾染半点血腥,完全不必要多少隐藏

    叶青化作书生在街上漫步,除偶尔在袖中摸着,神情平常,甚至心神有着余裕,路过一处夜市,碰见了一处剪纸摊,似帝都附近小镇见到过的人物、传奇风格,精致而有趣,就给周铃买了一些,记得她喜欢这种……

    回来分院时,已是地球时二十三点了。

    叶青徒步二十里杀人而归,精力充沛,以“日出而作、日落而眠”的农业时代规律而言,这个点实在有些晚了,街上人群终是稀疏了些。

    许多地点,还留着热闹,盛世重声娱,狂欢会延续一整个晚上……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嘭——

    叶青合上小院木门,望着平和宁静的院落,这才长长吐一口气,不理会新得的黑莲法器,迫不及待举起这封土。

    仔细观看,本质真只是普普通通的泥土,或当前只是某个太监宫女随手在地里刨了交上去充数,让皇帝当封土赏下去。

    要说特殊有些,长年祭祀而带了一点点白气灵光,远不及最便宜法器,曹白静给着叶青绣的法袍,说不定就抵得上祭祠里这半吨泥土的全部灵光。

    叶青却视如珍宝看一会,终确信是封土。

    “这封土象征着应州土地的本身,在别的时候,它的确一文不值,毫无力量可言,甚至不能炼成基本的法器。”

    “但在天变之时,却凸出了它代表的象征意义。”

    “最次的角度来说,我得之就与应州龙气有一丝感应,换句话说,就是和应州龙气有缘了”

    “虽这有缘意义并不大,任何在应州的家族都有应州龙气有缘,可也不无小补了”

    “至于更大的意义,必须趁着日食,天道改易的瞬间进行,这才是我的目地”川林笔记得到这物,更飞快推演着,完善着秘法的漏洞。

    “这回终没问题了”

    片刻,推演完成,几确保成功率九成,单以千百倍巨大收益预期来说,这个成功率足使人疯狂。

    叶青脸上浮出一阵潮红,定了定神,把手一握,凝视苍青天际:“来吧

    一丝玄光幽幽闪过,满天星辰寂寂。

    乌云从南面遮蔽过来,外面的热闹就小了一点点……似要下雨了?

    “这真是时运啊”叶青一笑,摸了摸怀中金螺雨器,心中再无一点担心,这暴雨一下,一切线索痕迹都让大自然威力冲没,今夜一过,就算天庭真仙下来追查,都很难得到用信息了

    “都是零风险了,赤裸裸撺掇我去做……完全可以放手去试”叶青微笑着想着,就进了屋。

    房间里一切平静,炭光在墙角微明微暗,苏合香混着一种处子幽香,叶青小心掀开纱帐,躺回了床上,突听耳侧声音:“公子出去了?”

    “呃,铃铃什么时候醒了?”叶青有点意外,暗忖连入眠术都对付不了多久,她的武功越来越精纯了。

    周铃微笑不语,听着远远喧嚣声变小,依偎着身侧:“公子,你不管作什么,平安回来就好。”

    “尽说晦气话”叶青侧转身,捏了捏鼻子。

    夜色幽幽,映着枕上沉静下来的两人,相互贴靠着。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