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二百十四章 南廉子

《青帝》 第二百十四章 南廉子

    “轰”闪电闪过,暴雨噼啪落了下来,把最后一些还在街上的人群驱散,但这吵不醒安睡的两人,少女缩了下身,找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又稳定下来。

    迷雾中,隐隐闪着电光,似在下雨。

    叶青恍惚间,来到一处,回首一看,周铃捧着一堆剪纸。

    “铃铃怎么进来了?”

    她只一笑,懵懵懂懂跟着。

    叶青拉住她的手,逛了一圈,这又是一个长梦。

    这处小城人口不多,但似是自己管辖,有种亲切的气机,外面浓密森林,一条大江自附近流过,城上看去,两个大将在军营里操练士兵,几个士人在县衙里忙碌。

    不知不觉到了自己院子里,有些熟悉感觉,叶青怔一下,就回想起——这不就是梅院么?

    小轩窗下,几个婢女在做着家事,闲聊:“糜夫人和甘夫人都上香去了,还未回来么?”

    “刚才看见了……”

    又恍惚中,大雨中透帘而入,将窗纸吹得时鼓时凹。

    曹公既破绍,自南击先主,先主遣麋竺、孙乾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

    这段文章在心里流过,叶青稳几而坐,淡淡感慨目光盯着眼前一个官员:“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怀其过去,吾之不建,在于安喜县县尉,是时,若不是吾鞭打中山国督邮,弃官出奔,何至蹉跎岁月?”

    张飞鞭打中山国督邮,这是笑话,实际上是刘备那时桀骜,亲自鞭打中山国督邮,不得不出奔。

    文官对主君自责的话不语,心里却是同意。

    刘备平定起义有功,出任冀州中山国安喜县县尉,这本是屯兵建制之时,可是因一时意气,失了这机会,以后就再难有安心屯兵建制的时间,虽转任青州平原国高唐县县尉,不久升任高唐县县令,但都没有根本。

    高唐县被黄巾攻破,刘备投奔中郎将公孙瓒,或是青州平原国平原县令,后升任平原相,都受人掣肘极深。

    可以说,都没有建立完全属于自己的体制,所以才漂泊流浪,屡次抓不住机会,特别是徐州。

    要是主公在安喜县县尉时“安喜改编”,以后必一路青云,入主徐州更可牢固掌握,进而与曹争锋。

    而不是现在,不得不冒着刘表疑心的风险,训练士兵,招揽豪杰,扩大名声——这本在安喜县就可完成。

    叶青眼中波光闪烁:“有些事要避嫌,有些事哪怕冒着刀斧之害的危险也要作,这就是建制。”

    “你只管去作,有事我担着。”叶青望着外面漆黑的雨夜,淡淡的说着。

    又恍惚之间,在一条船上,只见江面苍暗,袅袅如烟,莫名凄楚涌上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叶青心中一动,想进去,但整个梦境一晃动,这景象破碎,当下就心中有些了然,拉着周铃的手,漫步离开。

    突又有幽暗迷雾升起,有人唤着:“道友请留步。”

    “这话有点耳熟,怎听起这样不吉利呢?”叶青皱眉,不止是塌缩黑暗,更有一种直觉在心中。

    就拉着周铃的手,毫不留步,穿过这一片迷雾屏障,瞬间醒来,这时就睡不着,静静躺着,回忆着梦境。

    这梦境并不陌生,但有点却很是疑惑,以前自己在梦里,尚是恍惚,这次却有着一些清明先知,这是何故?

    窗外下着雨,帐中寂寂无声,香气中,少女温热气息在颈侧吹着,青螺雨器微微明亮,却短促,不是传雨图,多半是恨云闲着无趣,找他聊天。

    叶青顾不上看讯息,摸到床侧布包,又取出这块封土。

    沁凉泥土传来大地气息,气机牵引下,果觉出里面丝丝渗到了自己,又内部有些了变异,握在手中,无声笑起来。

    看来,的确是可行

    又一道闪电划破窗外夜空。

    “公子?”周铃睁开眼看他,模模糊糊嘀咕:“我又梦见你了。”

    “没事。”叶青说着:“睡吧,明天就回家。”

    “好”她安下心来,又渐渐睡去。

    这处安睡,术师团深夜满城搜索,却突下起雨来,没有多少成果,这封土虽不是宝物,但是朝廷大礼象征,关系着朝廷颜面,一出问题总督都要头疼。

    但实在没搜索到,生生丢了两块,跑掉的男人不算,最可恨的是第一批跑出来的男人,知道已逃不掉,于脆把封土往金水河里一扔,十几个水性好的士兵,甚至还有术师,都下去搜寻,硬是没找回来。

    最后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报到总督里。

    次日凌晨,暴雨下着,这里一带城墙,金水河上汉玉栏桥有着大批甲兵守卫,守阙石狮狰狞。

    此时大门悬着宫灯,灯下暗影里站哨的都是总督亲兵的服色,州府主要官员都站在宗庙殿中,殿里整排的明烛煌煌。

    面对一丈长宽青黑色祭坛,总督眼睛里有些血丝,久久凝视封土的两个缺角,喟然一叹:“罢了,此事是我疏忽,责任自是在我,但这批人绝不会甘冒风险图谋无用之物,这里面必有玄机”

    “立刻给我搜尽州志、书藏记载,三天内,我要彻查清楚”

    “遵命”

    一行官员出去,只剩下几个重要官员,范善就敛了笑容,一欠身说:“还有一事禀告,北魏大军已南移到了准贺川口了。”

    总督皱眉,用手虚按,问着:“木尔部的情况怎么样?”

    木尔部是暗里亲朝廷的大部落。

    “不是很妙,上代木尔汗死了三年,继承的是二子,这个人其实懦弱,只是依靠和朝廷的关系勉强维持局面。”

    “但此人好色,专有术师提炼春药,日夜御女,部里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弄了,据说甚至连亲姐妹都在其内。”

    “部落伦理不及我们,但这样还是使人不满,这人又内里凶狠,连杀了几个劝说的人,人心已散了。”

    总督不禁凛然,有着一阵阵寒意,知道不妙,叹息一声问:“后来呢?”

    “这就要说到北魏了,大军一回,木尔部原本长子就响应,一夜之间杀了这人,夺取了大权,现在木尔部已易主,达什当了木尔汗,情报只到了这里,后来情形我就不知道了。”

    “木尔部不可靠了”总督目光一闪,又敛去了锋芒:“达什这人我清楚,在部内是倾北魏,他领的千户中,谁忠于朝廷就杀谁,这次登了汗位,不消多少时间,就会把异己清理于净”

    “木尔部本是我应州的屏障,现在反是我应州的大敌,北魏主力和朝廷作战,这木尔部怕就是我应州方面的入侵先锋了。”

    众人都是应是,范善看了总督一眼,心里暗叹:“果是一方封疆大吏,只要一点消息,就有这样明清的见地,这就是洞查……”

    想着,又说着:“是啊,所以不得不预先准备。”

    总督刹间又恢复了从容,笑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应州也不是软蛋,对了,叶青献了一千八百匹战马,二千头耕牛,俞帆献了七百匹战马,我就要通过道法上禀给皇上,你说怎么样处置?”

    “一千八百匹战马,二千头耕牛,单是平价就有三十万银子,州里要应付大战,财政很紧张,给个十万两吧,余下可用官爵来补偿,这本来就是一笔大功绩么”

    “叶青晋到正七品翰林检修,俞帆立任班安县县丞,你觉得怎么样?”一直半闭眼养神的总督开目说着。

    “俞帆,下官我并无异意。”

    “但叶青恐怕不是合适。”范善展着浓黑的眉,口里说:“我不是因这点关系而帮他说话,事实是这样。”

    “他是榜眼公,天人,按照朝廷制度,本就是晋升并无障碍,正七品翰林检修本就是三五年就有了,又不是实职,真算不了补偿,还不如俞帆原本正九品,一下跳到正八品来的快呢”

    “相比俞帆,叶青功大,而且这上交数额我们都查过,真正秉有公心,我们不能寒了他的心。”

    “他关键是不入朝廷体制,要是肯入体制,我立刻就授县令,甚至同知也可以破格提拔,但现在实质的升官就免想了——你有什么章程?”

    “晋正七品翰林检修罢,再晋他的爵,南廉子罢”

    “南廉子?”虽只是没有封地,也不能世袭的爵位,还是有点过于丰厚了,总督有些迟疑,转眼一笑起身,说着:“也对,他立的是军功,是野战之功,这南廉子还勉强当得,大战在眼前,就破格罢,算是千金买骨。”

    说完,就摆手说着:“就按照这章程写奏折”

    范善深知朝廷程序,知道总督上奏的这点事,朝廷不会驳回,这事就这样定了,想起叶青昨天连总督都没有见面,就先来拜见自己,口中就说着:“想必这叶青,自会感恩,更秉公作事。”

    总督大笑:“说的是,你去吧,我们明天再议别的事”

    两人都没有说到都督府,都督张存时官居正四品,哪能不知道官场规矩,不用直接敲打,只要见着这朝廷的褒奖,就心里有数,不敢再违抗这意思。

    至于暗里怎么样想,这却无所谓了,官场不就是这样?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