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796章 你变了(下)

《青帝》 第1796章 你变了(下)

    “仙道自我净化需求应运而出了九窍道人,这又是一个惊才绝艳的不世天才,确定了财法地侣准则,集合所有心思尚属纯净远古散仙,推行复古道路,重视对有限物质资源高效整合和挖掘利用,相互扶助而走通翼辅法阵成道之路,一举成为第三派。”

    “此人堪称拨乱反正一时天命之子,却受到两大派联手打压,无法趁势统合,随着九窍对我们两家妥协,仙道自我净化运动也宣告无疾而终。”

    “不过虽放弃了仙道的自我净化使命,但九窍是那般起家,翼辅阵法对于世界的依赖性也最强,有些道路特征秉性还是余留下来,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暗帝去劝说没成功?”

    “我没有告诉暗帝这九窍底子,就是想让他试试能不能动摇人心,不过我在九窍门的内线禀报,九窍立刻就清退会场,不让任何人听见暗帝建议”

    “原来如此。”

    太真和上真相视一眼,不奇怪五莲作个圣人的渗透棋子如此多,但对于九窍真的是十分意外:“那对比九州历史,九窍就相当一个缺乏凡间基础、仅走仙道的偏科版青帝?”

    五莲倒没他们这样视角习惯对比,想了想又摇:“区别还是有,九窍自身也是比较理想化一个人,但自认为是仙人不,是圣人心性,其对于古仙人都是以翼辅阵法的合作互利现实手段,门徒之间并非思想上一致,当年妥协也很大程度是因队伍面临外界压力太大濒临瓦解,没有青帝所创立青脉那样逆风百万年还不放弃初衷不过和青帝比较本来就没有意义,我经历过许多世界都没见过青帝这种始终坚持自己是凡人,在下层时空来说,他应是偶然随机的罕见孤例。”

    “但能在五莲道友和祥云夹缝中崛起,这九窍想必也颇为了得”

    二真重新正视起下方的九窍山,越来越感觉是个死硬不化乌龟壳,但这时迫于形势,不能不硬上,而且要为五莲统一大6的最后一战贡献力量作曾经九州统治者,想想也是心酸。

    “运转雷池罢!”攻破大阵,有余暇的话,不但攻击强,且能借天地力量还是雷电第一。

    “轰隆隆隆!”

    此时天地,看不到日月,入目只有一层层铺满天穹的雷云,千万条电蛇在其中翻滚,接着一道雷电自天而降,直直的击中大阵,肆虐的电光银蛇一样扩散,刹那间地动山摇。

    五莲大阵运转灵气,耗费巨亿终攻破了苍窍山辐射白源区域的某一座仙天节点,正是欺负对方善攻不善守、上司苍窍又虚弱无力保护,一下蜂拥而入,而仙天主人也高喝一声,剑光如白虹贯日刺向五莲:“老贼!新仇旧怨今朝一并了,某与你同归于尽”

    “杀了他。”

    五莲垂垂手,不染纤尘,但就有大批天仙涌出包围那敌仙,很快剑光消折,只是非常性烈自爆出一团炽白光球,倒伤到了些人,却丝毫阻挡不了整个五莲集团。

    “螳臂当车在新世界的形势下,阵法翼辅道路过于保守,在失去道躯,又不肯投靠方舟的话,接下来的出局还是没有悬念,即便执掌天地大权的圣人也有着力所不能及的事,当世界变化,自身失位而不能与世而移,也有着陨落一天。”

    五莲如此淡淡说着,转运天心,按着既定战略稳步前进,斩杀阻挡大6统一任何阻碍,连着将来自身生死成败未知在这战场一刻都已抛开,目光里没有任何的兔死狐悲。

    下面众仙斩获鼓舞振奋,摘取这个仙天的果实,继续沿着脉络顺藤摸瓜地继续扫荡下去,战火连绵席卷九窍群山的每个角落。

    突有一道讯息传至,这似乎是来自场外军情插入战场,五莲道人目光才有些凝重起来:“扩散东面海域布网弟子,失联十几个,最后一个临死传讯,他说看到了五脉天仙集群白莲你度快,过去看看。”

    “是,老师!”

    一道白色剑光消失在云端,注意到的人很多,消息迅传开来,全场一片哗然:“什么?”

    “敢客场干涉我们大6内战,这是要全面开战?”

    “这混战局面失控,对青帝也没好处吧?”太真和上真对青帝算是知根知底,疑惑不已。

    也有人难以置信:“五帝就不管暗面?祥云不可能这一下就陨落,他又不是少阴那样特殊”

    “不大清楚,看暗面讯”五莲神情都没有了胜券在握,意外这刻五脉还能抽手过来,只是并没有调整自己方略,直到这时眉一皱:“等等,祥云在暗面也往这里来了。”

    “糟糕,这两人一旦合流”众仙都面面相觑,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祥云山隐已成为暴风眼,难道真的要一团乱战?

    太真和上真相视间不动声色,心中亮堂起来,机会!

    五莲目光淡淡扫了一眼,将所有人的表现收在眼底,不动声色,只是和最忠心白莲多加了一道吩咐:“代为师去觐见青帝”

    九窍山

    暗帝听得祥云平静的自述,也明白了之前影龙说客失败的原因,脸色失望,最后尝试挽:“何必如此,都已新世界了,天命沉睡而不记得你,虚空外生的事世界也看不见,大不了将来伺机反攻,再集体搬来就”

    “哈哈,贫道喜欢有话直说,暗帝你还是有些太天真,要改道哪有这样容易天心可欺,人心难欺,人心一乱,队伍就散了。 ”

    九窍笑着拍了拍暗帝的肩膀,远远看去,就一个中年人教诲年轻人:“不过我也和你这般年轻气盛,曾自以为是天地主角最后冲击五莲、祥云二教失败,我也妥协了,并非认死理的洁癖,真到生死临头不得已,那就是世界容不得我们一条活路,我们远避天外也情有可原,队伍就不会散,还能继续带下去,那时就要暗帝多多照顾了而现在你让我跑,只会一个都走不掉,你信不信?”

    暗帝皱眉,张开还要说。

    九窍一笑:“不信?那我问你,你过来劝降我小动作,就没想过五莲怎么不拦住你?怎么你前脚一过来劝降,他后脚就跟进攻山,如果刚刚我没打弟子,你的话说出来,一时人心混乱,还怎么防御?”

    “他利用我?”

    暗帝脸色微变,现自己还是小觑这些老家伙,最主要还是作新人信息缺乏、滞后、封锁

    也不知道同后起的叶青,都怎么混得风生水起,想来多半是之前依靠青脉?不过最近得罪青帝,也是倒霉,看来非大气运和海量资源甚至老人支持,新人要独自崛起登顶还是没有可能

    这样想着,他心中熊熊燃烧的革命火焰不减反增,对方舟之行更坚定起来。

    至于对祥云、九窍的两次劝降都只是顺手尝试,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暗帝原本也并不指望一言成功,留个楔子以待后来。

    九窍和祥云撑过这劫,那自己与这两人系就能派上用场,增加资本,现在只能暂且告退:“我之前说的话,都不变,方舟始终欢迎道友加入。”

    “真是年轻啊”

    九窍在山顶目送这黑衣道人离去,最后叹了口气,以为自己没看出来,这暗帝根本没有权限,完全是私下空头许诺?

    而刚刚自己给面子没有揭破对方,不索要伶仙子凭证,就顺着对方话敷衍着。

    真正意图不过是鼓动这暗帝和他背后方舟针对五脉五莲进行动作,以减轻圣山防守压力,但实际自己不准备跑,也跑不掉。

    不比暗帝这样孑然一身,自己道躯已陨落在大劫中,反圣山道基与一众羽翼的完整防线是刻意无损,甚至还有一支独立五莲的舰队尚存三四千艘,但即便有舰队可以突围,剩下重装力量包括最核心仙天道基在内是没法离开,一旦就是放弃阵地战,会让五莲更容易得手,死得更快。

    “圣人之所以贵,除了大教,不就是依靠世界拔根而起脱离世界?哪有这么容易,天心可欺,人心难欺,那一刻整个世界都会成阻碍,这暗帝是没当过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纯粹想当然不过此人列席参与五莲集会,提供有关祥云道友在暗面失利的消息,很及时,这是一线机会。”

    九窍立刻唤了人来,派遣降到暗面去联系祥云,以取得此役乃至接下来的合作共识,要想杀出一条生路,唯一指望就是两人合流,依靠阵地防守,作一枚钉子死死扎在这场暴风雨的漩涡中心,引大冲突才可!

    九窍地界东部海底

    许多星辰闪亮,绕着中央五颗大星旋,一道雪亮剑光滑落,白色莲袍道人目光锐利,英气勃喊话,代老师五莲来求见青帝。

    周围的仙天一座座包围过来,目光盯着他,带着恶意,但两军相争不斩来使,这时青帝没有话,就没有人动手,只是议论:“难道真要去客场作战?是去跟五莲争抢九窍山还是帮助九窍防守,消耗五莲实力?”

    “难说,不过五莲也不蠢,万一撕破脸了开战,都很麻烦。”

    “都是祥云惹的祸,下面地仙、真仙到现在还有些厌战,人心恢复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稍后青鸾天里传出青符,在众目睽睽下,尤其一侧白帝很有兴趣目光,白莲道人也不敢亲身入险地,化一道投影进入青帝的金桐殿觐见。

    很快又出来,也不知道这道人在里面和青帝说了些什么,此时神情似乎放松许多,剑光消失在海岭间。

    轰!

    青鸾天陡一下沉降入海底热泉井口,相继除不在场的青乾天和青谨天,九座青脉仙天也跟着一座座消失在阴阳隔膜间。

    各脉都还没反应过来,对此一怔,震惊:“青脉直降去暗面了!”

    “青帝都没对我们解释知会一声,真是罕见事件白莲蛊惑了什么?”

    “白莲没走远,追上去杀了他!”

    “不行,莫要贸然脱离阵列,问问帝君。”

    各脉天仙都是向自家帝君询问,而大多数都还没等讯,紧接白帝一脉的众多仙天也都在白帝带领下相继沉降入暗面,黄帝和赤帝喊都喊不住,脸色阴沉,对自己脉属天仙都严令不许跟进,又沉着脸联系黑帝:“黑帝,莫忘前约,不能再任她胡来了!”

    “那是自然。”黑帝沉吟,青帝风格有变化,这是都看在眼里,要是以前,已经为了顾全大局,交出大权由他们摘桃了,现在却有点专断独行。

    心中有点迟疑,因刚刚青帝走时,知会了自己一声“对不起”,可见与自己,还有些不同最近她疏远了叶青,或这次是一个弥合信任的良机?

    所有黑脉天仙都在等候帝君的应,就这关键,黑脉中小半数龙族仙天,也在东海龙王带领下相继沉降暗面。

    “该死,龙族要反?“

    黑帝脸色一下变黑,抬手要下令追截,现在有人族天仙旧部,和幽云门一半降将天仙,数量还是能压制沦为少数的龙族,但这命令终还是没能下达动手,就真的是撕破脸,让龙族决心出走,这样强力香饽饽如今有的是人要,只会便宜黑莲,对统一不利。

    黄脉和赤帝见他不动手,反是急了:“道友快稳住!”

    “晚了别喊了,我们也下去,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黑帝有些冰冷的笑着,脉属内部统一的原则下,只要还想着压倒黑莲重新统一黑源,就不能开内战先河,那只会让黑莲幸灾乐祸得利

    黑脉队伍种族复杂性,黄帝和赤帝那两人也是知道,稳住队伍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至于青帝干涉自己内政,只能事后再问她要说法,这时明白她之前说“对不起”原来就是引走东海龙族!

    现在情况不难猜测,谁能判断新五脉麾下远古龙族正在暗面围攻祥云,并且进一步扩张。

    为了不拉开差距,东海龙族必须同步扩张,而青帝信誉良好,东海龙族相信她,必趋向到暗面去抢食

    往坏了想,烛龙教是在红云手里,红云当前已证明与青帝勾结,龙族内战胜负其实就控制在青帝手里,东海龙王会得罪她?

    这龙族内战浑水简直就是一个大坑,就连黑帝现在明白了,也没有办法。

    只是以前她绝不会干这种挖盟友墙角的事,黑帝有些脸色有些真正阴沉,喃喃:“青帝,你变了。”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