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797章 围困

《青帝》 第1797章 围困

    黑水里,“锵”剑光交击,一个白衣道人闷哼坠下,口中吐着血。

    “小徒儿,你和为师交手还嫩了点。”

    祥云打击白云道人,顾不上多留,飞遁去同时觑紧缀的火凤凰和一点青星,冷笑:“青珠,连你都来了,看来红云我徒吸引力真不错。”

    青珠也只大笑,他其实度比红云和白云都更快,但就是狡猾让耿直的白云先上消磨祥云,这时才快拉近距离:“祥云道友不也是和黄帝、赤帝勾搭上,怎不求他们庇护?”

    “哼!”

    这会就轮到祥云逃逸,至于青珠口中看似不错建议纯粹是消减心气而已,等于是将性命寄托于黄帝赤帝,真是变成守户犬了,指不定哪一天没用就给杀掉,而五莲大6,五莲会断然落井下石,这么多年对手下来,谁不知道谁。

    不过所幸,还有一个沉寂的对手九窍!

    嗖

    黑水裂开一线银白星弧,祥云一惊,难道是五莲下来暗面争夺干涉?

    随即有人影在前面喊着:“可是祥云阁下!”

    “正是!”

    那道人只是个地仙,但周身环绕着某种星光加持,度极快在前引路:“掌教命我前来接引阁下过九窍大阵,请随我来!”

    “善!”祥云大喜跟上。

    两人前后遁向九窍圣山在下方暗面的投影,期间迅交流了共识,祥云之前猜测都成事实,五莲闻讯五脉集团内乱,趁此机会跑去解决九窍,而自己过去九窍要做的只是雪中送炭,或者说抱团取暖,顺手将新五脉追兵引向九窍山

    “哎,祥云阁下真是给我们九窍门找了好大麻烦”接应的道人叹了口气,是地仙眼光有限,看不到更多。 要 ?

    祥云淡淡一笑,圣人之行,无需辩解,反正对方也清楚两面已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蚱蜢,预定一场波及世界范围暴风雨,九窍山就是中心的暴风眼,即将尸山血海!

    “是要麻烦你们,不过我这也是给你们带来了一线生机,混乱中就有唯一希望,怎么九窍道友不来接我?”

    “五莲、太真、上真三人大举压境轮战,掌教无暇分身,就连天仙师叔也都陨落了两个,战况很紧张了,说不准五莲和新五脉还有什么串通联手,我也是等着看见阁下过来了,确定是红云、青珠等人在追杀,不是新五脉陷阱,才敢出来接应”

    两面交换了战场情报,九窍山虽然风雨飘摇危机但还没到攻破时候,祥云稍有不确定的心情也终缓和下来,事情转机基本没问题,接下来就看时运了。

    唯一可惜的是抛弃了圣山和门人弟子,不过这也是迫不得已,九窍是不会接受另一座圣山出现自己地盘破坏固有平衡。

    如果可以,祥云也真的不想走这步,因过去就只能是屈居人下,之后高层混战中谁也说不准自己运气会怎么样,还是原鼓动底层仙人混乱更有利,可惜作关键节点的红云不听话,绑架她的女儿琼阳又失手了,最后一拍两散,那就别无选择如果撑过这一战,看他怎么收拾那对母女,乃至敢趟这浑水的帝妃青鸾,还有该死的叶青!

    还有那个敢坏事的小卒子叶裕,只有自己了解变故前后,才觉出一丝行举异常,倒要看看背后是哪只黑手

    “祥云阁下祥云阁下?”接引者催促声音。

    “哦。”

    祥云醒,看向前方暗穹,星罗棋布的纵横清光交错在连绵广浩的范围,一眼望不到尽头,这是一方大教气象在暗面投影,不过九窍道躯陨落而蛰伏,现在有了自己加入,就顿时互补成难啃的硬骨头。 要看 ?

    “我这就开启九窍大阵的暗阵,请跟紧我,别踏错”道人举起一枚星盘令符,催开大阵的暗面防御部分,忽的眉头微皱:“咦,大阵青光和白光怎么特别亮”

    下个瞬间,唰的青色流风在虚空吹过,钢刀刮骨将道人浑身粉碎,卷起星盘令符就走,黑水上只留下他最后惨叫:“阁下快走,是埋伏”

    “好胆!敢当我面杀人截获!”

    祥云大怒拦堵住对方,交手间击碎了那青色流风,夺了星盘令符,一线银白剑光陡降落与他交击一手,嘭的各自身形抛飞开去,星盘令符在交手间粉碎,剑光嗡鸣着带着非比寻常的白源极致气息,似警钟敲响在祥云心头,他蒙头冲进九窍大阵,直接神识贯穿阴阳:“道友开门!”

    但更先一步,在九窍大阵暗面投影区域空气一阵波动,显出一座座埋伏好的青色仙天、白色仙天,刚刚遁飞的青风和剑光各自到一座仙天,轰然间在上方的九窍大阵开启门户,一股巨力投注下来,带着中年道人怒意声音:“堵门截我来客,你们新五脉真是四处竖敌”

    “这黑锅我可不背。”红云的嗤笑声在黑水里传来,火凤凰皎洁羽翼升起空中,化明亮的裙摆在她光洁的脚踝下随风飘荡,而风来源是那片青色的星群,随即出现的青珠脸色沉凝看着那面气象。

    轰!轰!轰!轰!

    连绵星光在更前方的某处空域坠落下来,数量成百上千,色彩缤纷,竟是连绵的仙天、仙境、仙园,与在后面追杀新五脉天仙集群遥相辉映,这一下,九窍和祥云顿时都变了脸色,明白过来这堵门截杀的不是新五脉,而是五脉!

    “青帝!你擅自脱离队伍,干涉脉属内政,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黑帝下来后就向青帝质问,责怪她为了道侣青鸾私情就置大局于不顾,然后看见祥云冲阵的身影,黑帝声音就一下顿住,像是只被掐住了脖子的呆鹅,说不出话来。

    后面跟上来的赤帝和黄帝原想着挟制青帝,不许干涉暗面战局导致新五脉做大,甚至不惜弹劾青帝刚刚接见特使白莲道人沟通五莲派的不端,这时也皱眉还要什么解释?不用解释了。

    “祥云与九窍竟试图合流!”

    “好大胆子!”

    “这是要引起我们和五莲的全面冲突,居心叵测啊”

    “好悬,幸青帝道友现得早,提前过来设伏堵门。”

    其余之前还不大清楚暗面情况的天仙也都恍然,明白过来了青帝为何不顾一切地下降,而且事已至此也干脆顺势,因确定这场伏击战里祥云必输,所以到了五脉摘果子时了,不能让后面新五脉得了好处。

    这样五脉天仙高层迅统一共识,就是联手五气丝丝串联,星群直接上升覆盖了九窍大阵的暗穹一面。

    祥云一冲没能冲破,而这稍阻滞,黑莲和白云、红云、黄云、青珠新五脉的追兵也包围上来,分明是要重现对付太真、上真时的双五脉轮击碾压,要以优势的法力强碾击杀。

    这机敏的道人自知失算五脉内部对青帝的制约,给青帝这一下图穷匕现的伏杀劫杀围杀,也是感觉到身临万丈冰渊的死亡气息,大急催促:“九窍道友下降圣山,到暗面接我!”

    “不行,五莲与太真、上真合力出手拖住我圣山主峰了,这一动就是崩阵”九窍同样着急也是没办法抽身,假格天仙道躯只在圣山加持下具备一战之力,要下降只能整座圣山下降,但那一来就抽走了九窍翼辅大阵的灵源核心,就要输在五莲手里了!

    相比之下,九窍自是不肯放弃自家阵地,只催动九窍大阵释放一股接引,反过来催促祥云不惜代价冲上去。

    轰隆隆的星光连绵爆,五脉与新五脉天仙集群这次抛下嫌隙,联手抵住九窍大阵,隔绝接引,要封锁阴阳渠道,实质上阴阳的能级上升和沉降难易程度不同,上升比下降更难。

    但祥云相比九窍更弱势,且围攻的陨落危机在即,明知道这是要自己付出更多成本,这道人为了活命,也只能咬牙冲上突围:“谁敢挡我我就自爆!”

    “哈,你若是和九窍一起自爆,我们还怕你,你以为还是之前对太真和上真的突围?”

    “放弃吧,祥云道友。”

    “你就算自爆,也杀不了谁。”

    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新五脉与五脉的大部分天仙抵消祥云大阵的接应,所有高层的十位顶级天仙联手,其中更有青帝、黑莲、青珠三人,虽单个来说都有折损远不如祥云,但十帝结阵至少有五倍祥云的力量,困不住他,但能强攻!

    这刻拦截战的关键时,就是以攻对攻,是重装骑士与轻骑兵长矛对冲决死,基本可以宣告成功在即,但这时反许多人都有了留一手的小心思,祥云圣人之躯十倍于寻常天仙,这时消耗到还剩下七八成,一下自爆虽杀不了谁,但重伤谁还是可能,尤其是当其冲的人。

    “谁做矛?”

    黄帝看赤帝,赤帝看白帝,白帝看黑帝,黑帝看青帝,而新五脉那边是黑莲看青珠,青珠看黄云,黄云看白云,白云看红云似是狼群望着头狼一样,目光焦点都落在青帝和红云两位领袖身上。

    主者自是要抗更多责任,沉默大多数人都逼着她们去抗起,不论她们性别力量,没有性别。

    “你们”

    红云一咬牙,也现了自己新五脉的队友不可靠,环顾周围,反下意识寻找一个身影,醒叶君给自己留在了后面救援女儿,此刻明显来不及带着琼阳赶到战场,无法共鸣,她只能靠自己了。

    这时放走了祥云,对她和琼阳母女来说就大大的后患!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