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00章 媾和(上)

《青帝》 第1800章 媾和(上)

    时间稍推前

    两道光柱在阴阳两面贯连,灵气震动着整个世界,洪荒猛兽尸体倒下时犹威严震慑,宵小豺狗爬虫只能远远躲避在阴暗角落。

    目睹这一幕的两个道人,暗帝和影龙都脸色阴沉,似乎错过了什么,都没有没参与到这场盛宴。

    尤其影龙最是愤怒,刚刚尝试靠近战场,都给五脉与新五脉的天仙排斥出来,威胁靠近就以敌人论处。

    圣人所谓的万劫难磨,是指拥有世界本源股分,虽对世界可能不大,但对个人来说非常大,只要有时间,重生恢复不难。

    二大世界合并,道君和圣人都跌落位格,但还在世界本源层有些影响甚至印记,这是重登圣位的最大凭依。

    这时陨落,这印记散去,世界自是一轻松。

    除这层,圣人在外权限和能源也不少,这可以瓜分。

    影龙丝毫没能瓜分到祥云掉落黑源,也没有机会上去阳面搜刮九窍遗产,就有些迁怒临时队友:“祥云跑不掉,九窍最后怎不跑?暗帝你不是信誓旦旦说服了,能引到方舟里再收割?现在怎都便宜了别人?”

    暗帝一阵无言,也没有什么战友自觉,而且这时别有心情,因此只冷淡以对:“我怎么知道。”

    方舟的这两只鹰犬隔岸观火,倒是都规避祥云最后的自爆,也避开九窍山这时两派阵营瓜分和对峙漩涡,但五莲统一大6,五脉占据九州,越是稳定力量越是谨慎,秩序隐即将归这方世界,再没有上下挑拨内耗从而将整个世界进献给方舟王师的可能,很不利开局。

    只是在祥云陨落时,暗帝突一恍惚,一时间淋漓畅快。

    暗帝不知道怎么样形容,就是就似是原本身心上下,都涂满了厚厚的泥浆,透不过气来,这时却似乎有雨水噼啪而下,将泥浆洗去大半,一时间神清气爽,连身心里杂质都被带了出来。 要看

    心中某种块垒也一阵热泉浇灌,饮烈酒醇甘一样释消。

    暗帝突有明悟这是人皇意志的一些残留,乐见曾经罪魁祸的消亡,复仇成功了一半,但还有五莲这仇敌怎么对付?

    对整个仙道的复仇怎么完成?

    残存人皇意志也试图一番,但这已不是它的时代了,几乎和初代龙神的精神一样,有着面对百万年时光落差、无法适应新世界剧变宿命,这些现实困境面前,仅仅灭杀祥云是无法释然太多无法释然。

    沉浸心情良久,暗帝抬起眼:“你们烛龙教别这样表情,你肯定与族龙藕断丝连,他们都在红云麾下,这次大胜,红云新五脉盟主位置更稳固,她心情想来不错,又都是与伶仙子合作的队友,影龙道友不妨为我牵线一下。”

    影龙皱眉问:“你又想做什么?她与伶仙子可是有单线联系,不会听你诈唬。”

    “放心,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某些旧事”

    黑水中,伶仙子隐在暗处,静静注视两个不靠谱手下之间交流。

    这新世界里气象沉浮,有人生,有人灭,有人在求生路上,有人在作死路上纷纷扰扰,自行其运。

    她没有试图干涉,也还没有这个力量干涉,区区一个新进亚圣,她根基不稳,观战结束她就默默到遗忘之地洞天里,静候叶青的佳音。

    这是一处带着浓郁风情的园林,此时四周无人,夜雨冲得清新,午后阳光映着,宛是入图。

    伶仙子缓缓行着,屐声清清,人在沉思。

    将星核送归方舟的任务前置条件应当成熟,几乎可以感觉到,道天公民的权限和力量就在眼前,等着她伸手轻轻握住,攀登三界力量巅峰,成下层时空无可匹敌的命运主导者,然后去做一些事。

    苏醒的舰灵少女,也有她的新生梦想。

    九窍山脉

    “轰隆隆”主峰崩塌与方圆数千里的混沌,暴风雨覆盖山原,大阵毁灭余波也牵连到了周围,包括善守的土属坎辰教,不善守的离火宫和苍窍门,分割小阵告破,再也支撑不下去。

    或战死,或投降五莲,投效了红云的烛龙教天仙更是作带路党,将新五脉、五脉的力量引入了这片战场,加入这场大教崩灭之后的势力遗产瓜分,一时间成为了焦点所在。

    “我苍窍门投效五莲!”苍窍道人执着与自己曾与青帝、青珠等人杀身之仇,做出理所当然的选择,战虽败,剑不折。

    “我离火宫投效五莲!”离火道人没有信心与新五脉盟主红云争夺资源,不甘愿屈居她的裙下为鹰犬,而要翻身做主,又争不过赤帝,终是现如今九州火属势力太强,没有了空余位置。

    “我坎辰教投效五莲!”坎辰道人习惯保守无法放弃自己在五莲大6的不动产,如果他留下来,就势必成九窍大阵这座堡垒的继承者,防御新五脉返乡团渗透的桥头堡,而去九州就是净身出户前途未卜。

    三座直径千里的仙天旭阳光耀,号召四方羽翼,尤其在海边苍窍道人更是顶着损失冲破了五脉的狙击封锁,而与接应他的五莲、太真、上真等汇合。

    轰!

    白光炸开万顷,双剑飞出去,战场第一线狙击的白帝和白云收剑退避,没有硬撼这样的巅峰,即便两人身后有双五脉力量后盾支撑,但是刚极易折,作剑锋也容易在敌人铁板上撞得缺口,没必要这样。

    “别管他们三个,逼降收纳下面各个山头的仙人。”青帝命令,红云同样转令下去,整个五脉集团保持了克制。

    除了苍窍、离火、坎辰这三方脑,余人的选择余地是很有限,尤其在五脉集团加入瓜分,一个个山头在集火威胁时,各个山头的天仙、地仙、真仙就只有“自由”选择去死,或者“自由”选择投降五脉实际上还是没得选,完全看五脉与五莲瓜分一条战线分割在哪里,两大阵营博弈替他们做出了选择。

    即便如此,因最强的苍窍、离火、坎辰投效,他们所掌本源的汇入,宏伟的力量洪流,渐渐在虚空中合流。

    虽因世界泛意识沉睡,还无法调用,但也顿时与大6各地城邦人气、地气相合,稳固了整片大6的人心。

    眼见紫气形成,五莲大笑声在风雨中响起:“贫道自不负诸位爱戴,即掌大6,与九州争锋,为众谋利!”

    “愿从圣人!重至尊!”无数刚投效五莲的新人跟着旧人高喊响应,齐齐向着五脉反扑。

    但这时,五脉也分割了小块战场区域,叶青代表着青帝号令:“五脉天命大运已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九窍道友复仇!”

    “迎接五脉王师上岸!为圣人复仇!”也有大批投效仙人响应。

    听到这话,因各家掌教号召而投降了五莲的大部仙人顿时有人痛骂:“你们这些域奸!”

    而对面投靠了五脉的仙人自也是不服,冷笑:“五莲何人?杀害九窍圣人的仇人,你们不思复仇,还投降仇人!”

    “跟随圣人统一大6,驱逐外敌”

    “五脉大势必胜,当统一世界”

    这些九窍门的仙人,在大教崩灭时,多数不但没有为九窍殉难,反为了选择哪一方投降而冲突起来,场面滑稽,但在血与火,生与死,浩瀚数万里战场铺展下只有冰冷的残酷,所有人各禀自己的正义,而相互厮杀作为投名状。

    一时间,到处都是“杀域奸”、“杀叛徒”的喊声,反是五莲和五脉原势力,在瓜分完成后都克制着收缩力量,坐视新人交投名状,上表忠诚。

    叶青望着这一幕,对势力巨头行为特征有了些体会,醒过来,见许多遁光都去帝君那侧,俨都是表忠心的样子,微微一笑也随大流跟过去。

    金桐殿

    大门吱呀一声推开,青珠道人出来,目光扫视了一眼,脸色有点阴沉,盟主红云交予他对五帝的说服又没有达成

    干这活简直吃力不讨好,他更愿意去和伶多说说话,这时看见叶青迎面过来,看见丧家野犬一样,冷笑:“你来干什么?这里没你说话的余地。”

    叶青平日里叫红云消遣这家伙次数太多,今天懒得理,自大踏步进了去,在内一处站定,他陡出现,一些人都不言声。

    叶青看了看帝君,现在场人还不少,神识网中吵吵嚷嚷,几乎是个菜市场。

    除了少数相熟天仙目光转过来致意,会场上没有几人在意叶青完全不知五脉背后潜水大鳄,已进了会场。

    外面还在战争,这似乎是个临时起的战时会议,说的却不是作战细节,而是媾和。

    黄脉、赤脉的天仙正在提案“收兵罢战”、“休养生息”、“安插新五脉与五莲局部战争”云云,获得各脉天仙赞成样子,难怪刚刚青珠出去时脸色沉黑,那等是拿新五脉去和五莲对耗,无论谁赢谁输,在黄帝眼里,这一柄刚刚磨锋利之剑都会摧折,无法再威胁旧人,就是稳赢不输。

    而青帝始终沉默,偶尔抬看一眼黑帝,黑帝却看着东海龙王,目光忌惮,又似在等着什么

    他在等一个飙机会,之前祥云与九窍合流的变故情有可原,但现在大局抵定,就算青帝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干涉黑脉内政。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