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02章 天平(上)

《青帝》 第1802章 天平(上)

    ct;五莲山

    风雨已过去了,山麓层林浸染在一片祥和中,众仙归位,气象呈现,灵光照耀这片山原,辉映着西天的绯红晚霞,接下来的日子里必是晴朗。[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山道上,几个道人前后散步,走到了山腰的亭子坐下来,说了些话,这时一道流光在空气里穿出,五莲伸手接过,周围人都看向他,就听他淡淡:“叶青拒绝了,义正言辞。”

    “此人对青帝称得上忠诚了。”黄莲道人笑了笑,目光似有似无扫了一眼下首坐着的便宜师弟幽云。

    幽云道人装作没有看到,心思积极转动着,开口:“方舟威胁下,两片大陆趋近斗而不破,就是天平的两端,这时谁更能拉拢人心,就很关键,老师拉拢叶青是英明决断,成与不成就有好处。”

    简而言之就是老师英明,这样直白拍马,不过说得倒也不错,黄莲道人也就没话可说。

    太真道人沉吟:“我对五脉还是有些了解,青帝一人不足以压制老牌黄脉、赤脉还有近来膨胀黑脉,红云单独压制不住膨胀新黑脉,青帝和红云在原则上来说都必须倚仗叶青的仙朝,就此形成均衡。”

    就有人问:“太真道友是觉得三方会重新合流?”

    太真道人转首目光与上真道人交换了眼色,就不做预判,毕竟作外来者最好低调些……没看到幽云这地头蛇嫡系因做过卧底都受到黄莲等人排挤么,更何况他们这些强龙。

    新投效的苍窍、坎辰、离火三人更眼观鼻、鼻观心,缄默全程,只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私下里是否沟通着。

    不知不觉,其实五莲内部也分了三方不同出身分支,情况复杂化起来,幸炮灰真仙都清洗掉,剩下只是地仙也都乖觉,不会贸然参合高层博弈,斗而不破情形似乎可以继续维持到各方差异弥合时……只是需要一定时间。

    五莲似没有看到下面潜流涌动,手指在划动一枚符讯:“破镜重圆可不容易,青帝对叶青这强臣嫌隙已生,红云对叶青又有背叛自立仇怨,?比较脆弱的平衡……关键是五脉立九州、新五脉入侵我们这里,对面资源已给不出叶青位置了,青汉仙朝原则上必须屈居天庭下,为天庭服务。”

    “而天庭十帝的新旧两方单凭青帝一人,其实未必能压得住红云,这看上去是摇摇摆摆的一架天平,全靠叶青的仙朝作中间缓冲的支点,既要压制叶青,又要利用叶青。”

    “实是很为难。”

    这话在众人耳中,就不免想到,如果……抽取这支点,效果会怎么样呢?

    一时就有人笑起来:“呵呵……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哪有这好事。”

    “或叶青很忠诚,不过忠诚是有价格,越义正言辞,越让人觉得可挖。”

    “对于叶青来说,青珠挖了五脉墙角自建新五脉,叶青既在暗面失势,在阳面又与青帝隔阂矛盾,只落得一个即将消耗殆尽的舰队主帅之位,这次立了大功没有殊赏……虽实际来说已赏无可赏,但人心就是不知足,心中难免不忿。”

    “青源无法承载三个巅峰力量,叶青虽据有青汉龙气而在对外战争时而居于险要,与仙道相辅相成而一时无忧,但在长期来说终有和平一日,那时手里缺乏仙道羽翼就会暴露,青帝和青珠博弈,都不可能分出手里资源给叶青了,唯投效五莲派系能完全垄断青源,还有机会登上巅峰……这命运被主导还是主导命运的区别,叶青不会不清楚。”

    “此人明知在九州孤立无前途,却不肯另投高枝,不过是拿捏身价罢了,等到两片大陆合拢接壤时,也就是青帝对其嫌隙猜疑最大的时候,倒要看看叶青还有什么身价。”

    对下面的这些议论,五莲也是颔首:“或是贪心,或是现实,都无所谓,既对方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好处不起身,那随他漫天要价,我们……就地还钱。”

    这话在此时核心会议专门说来,自是有些意味,周围道人都直了直身子,洗耳恭听神色。

    五莲目光移到上真身上,这道人暗道晦气,也是乖觉表态:“道友有何吩咐?”

    五莲对这态度满意,垂手给他一枚玉碟:“这一份逆五行法门,道友可以参研,或有裨益……嗯,你先看看。”

    上真道人压着心底不安的感觉,阅览了里面内容,在最后看到转化伪青属诀窍,就脸色微变:“这是青珠的路子,你要我更换道基?”

    众人已经有所猜测,听到果真如此还是震惊,更换道基,就好像否定一个人的过去所有努力。

    不但上真变脸色,就连太真也目光凝沉起来。

    幸五莲很快解释说:“没那么严重,只是教上真以空白无属性特长模拟伪青属,临时辅助五气羽翼完美,非是抛弃道路,伪青属本质,就是模拟……上真道友最近更换大陆后的命河迁移,落差不适,正是力量低谷不适合局势。”

    众人同情看上真,这家伙的无属性道路也真是倒霉,之前给五帝看中了突袭围剿试图瓜分,出奔过来这里也不安生,还得动荡一番。

    上真沉默着权衡一会儿,终没奈何地答应了,心底发苦,这种等于是再造第二个青珠圣人,未来能否稳固且不说,道基转换需要时间,而目前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时间。

    而这时五莲又讯,手指一点紫光消失在西方的晚霞里,淡淡:“此事,我也告知叶青,想来他该明白了。”

    叶青明明不明白,在场的人不知道,但他们已明白了这是怎么事,方舟将至情形下谁都没有时间,让上真道友改移只能是作筹码提醒叶青,这面也是有牌,要投靠请速度,不要再纠缠下去,免得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一举,必能加速两片大陆力量天平的倾斜。

    …………

    两界树青乾宫

    战后已过了数日,窗外是几支粉白的桃花,更远处是沉黑森林,间或山上的一两座宫殿亮着深深浅浅的光,浮动夜色中,似美人心思的倾诉环绕,恍如一片翡翠的梦境。

    夜风在小世界的天外吹入,群星在天极旋转如盘,最中央一颗苍白星辰斗大,那是新世界晋升的方向,透着寒意。

    飞蛾扑着灯罩,啪啪响,掉落下了些粉尘笼罩,明晃晃波光投射在纱帐上荡,满殿尽辉。

    唯有灯座下的光影,在辉煌外一片幽暗宁静,冕服少女隐于信风迷雾中,身形飘渺得恍似要随风归去,她白昼时接见了些属下近臣,到得晚上才有些自己的时间,还要继续工作。

    过了会,有天女趋步进来,轻声细语:“帝君,青谨殿下求见。”

    “哦,请他进来。”

    天女出殿时对门口等着的青衣道人轻轻屈膝,就退开去,叶青板着脸进去后,神情就放松,不需要再在人前掩饰紧张了,陈述了新五脉战一些情况,说:“红云向我请求,她想接女儿琼阳。”

    “答应她。”

    对答进行了一会,基本都是叶青在具体说,帝君简单应,其实新五脉很多事情都直接放权给叶青处理,叶青谨慎来报一遍,帝君答自也是顺着,片刻,话题逐渐转到了五脉内部。

    叶青又问:“最近几天赤帝流言说红云与伶仙子搭上线,新五脉有可能要进行一场远征大冒险,似乎是一种试探,帝君可曾听闻。”

    “是有这事,诸帝对是否参加这场远征计划,争议不定。”青帝声音平静,内容却不平静。

    叶青闻言并不意外,元老统一九州后,越表现保守一面,这与红云等新人的动机完全不同,倒帝君始终是假托红云来掩护自己,信任没改,就顺着具说五莲对自己的招降事宜,警示:“五莲以上真打造第二个青珠,或就是看中了上真与我们有灭门之仇,绝无可能再和青珠一样脱离,这是个威胁。”

    “嗯。”

    “五莲招降的事宜,我就继续绝……”

    “答应他。”

    “呃……”叶青有点意外,这可不是答应红云,而是答应五莲!

    “节奏你自己把握,可以循序渐进答应,不要留有把柄,总之敷衍着……掩护你随新五脉去远征秘密,等抵达方舟,再曝光也就不影响了。”

    难得帝君说出这番忽悠人的话,却见得确实是对叶青的安全关切,叶青心中触动,又隐体会到些帝君最近应是有些举步维艰,而将希望交托在信任的自己手里……不知为何,总有点微妙,仔细想了想,又没有异常reads;。

    灯火荜拨在安静的气氛中响着,有秋夜的飞蛾扑着琉璃灯罩,发出啪啪啪声音,就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交谈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帝君又习惯性陷入沉思,本来往常这时,叶青就应告退了,但战后安定下来的情绪稍不同,几次抬首看着几案后的模糊信风人影,欲言又止。

    信风中冕服少女突醒过来,意识到冷落了叶青,手指在卷上按住一页:“想说什么,就说罢!”手机用户请访问m.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