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04章 共鸣

《青帝》 第1804章 共鸣

    五莲大陆九窍故地

    世界沉眠,仙天去了支持,一般沉降在大地,此时红云天彤宫主殿里一片云霞掩映,明光射射,冲击着大殿禁制。

    整个殿内,黑气布满空间,隐隐成一条黑龙,接着上面下降出红云,隐隐成一只赤凤,只一个刹那,两气相感,随着一声,雷光炸开,相互奔流,越演越烈,难以形容。

    虽只是红黑之气,但隐隐有着开天辟地之相。

    虚空而立,阴阳升降,隐隐混沌雷光净化着彼此,而仔细看,其实无论是黑气还是红气里,都隐隐带着紫意。

    蓦间,雷光消失,红黑之气渐渐受,余波散在大殿。

    这却是叶青用五德转化黑德与红云共鸣。

    半响才消弭,殿内一片清澈,红裙的女仙抽手退开两步,低首整理稍许凌乱的衣裳,压着身体里灵池与心情,状似平静对身后同伴:“你的力量又变强了。”

    “而且,只看反应,还真认为你是水德。”

    “嗯,真格天仙。”叶青顿了顿,看了眼她窈窕的曲线,收目光:“你也强了不少,之前几次伤势都恢复了,我也抵达目前极限,以后我们就不用”

    红云突说:“你和芊芊也是龙凤共鸣?”

    “是,怎么了?”叶青有点莫名奇妙。

    “没事,就问问。”

    红云抿了抿嘴,心底忆着。

    而她这样一打断,同伴就忘了刚刚想说以后不用再共鸣的事情,不过总会想起来重提,她知道现在分出一半红利气运,反迫切需要这样优化萃取提升自己,就意有所指:“共鸣过了,也神识共鸣过了,你确定我立场吧?”

    叶青看了看她,若有所思点首,这也是每次应有之义。

    红云见他不再提起,就知道这个深度交流获得对方认同,毕竟接下来做的事情很大,需要全方位密切互信,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火凤凰这样想着,但转首时还是脸颊微红,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窘迫既体会出与叶青真格天仙共鸣时对她的增益好处,就没有放手道理,不过换成别人,她也是不愿意,但和叶青反正已很多次了,再多也是没有区别,习惯就是这样深入骨髓、春雨般润物无声。

    气氛变得有点奇怪,叶青想着对方大概在暗示什么,由她说的共鸣、立场联想到她应该会最关心什么,就恍然:“我头就送琼阳来,之前让芊芊伪装青鸾救了她,单纯是对外面演戏,帝君和我都没有拿她做质子的意思,多次战役下来这点互信还是有,你们母女这次团聚,没有人能再威胁到你们,祥云这种事不会在五脉斗而不破格局下发生。”

    红云“哦”一声,沉默下来,似乎放下心来,完全相信许诺。

    “还有事么?”叶青在这样气氛中感觉有点坐不住了。

    红云起身相送,寻思着:“有件事,赤帝威胁我,说要弹劾你和我之前去暗面引发祥云冲突的贸然行动,说他们早就发现祥云的气息伪装,预防好了,是我们小题大做了你没有告知他们事情真相?”

    “事情真相?”

    叶青明白她指的是祥云门的反组织性起家渊源危害,如果说出来是能抵消掉弹劾罪由,却摆摆手:“没有什么真相,越是聪明人越是自信,不会听我们分说,且祥云的危害行径已得到阻止,人皇那样不幸事件还没有实际发生在五脉事情就算过去了,我说多了反把你们母女也牵扯进嫌疑,这不好。”

    红云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心底有点复杂在她这层是不会轻易触动,但并非不知好歹,对自己将来翻身做主人后是否要真要报复,感到迟疑起来,现在想想除了之前的恩怨纠葛,往后其实与叶青也没有了道路利益冲突。

    然后她听到对方继续说:“顺带着瓜藤蔓连出我,反是亏了,红云道友坦诚相待是好事,但也要注意自我保护,以后多加熟悉新五脉内部博弈规则红云道友?”

    <楸>“嗯哦!”

    红云醒过来,在这年轻道人目光中,她手指掠了掠鬓角,语气自然:“我听你吩咐安排就是。”

    “那就对了,我总不会害你们,这点你也应有信心。”

    “嗯,我相信。”

    红云点首,这是出于新五脉盟主渐固的力量自信,但想到这位置是如何得来,心情就又有点微妙复杂,作天外来客的虚空灵族,凤凰雌伏可不是为了永远雌伏,对方也有凤凰道侣,难道真不明白?

    吱呀

    叶青推开殿门,就要走出禁制,红云突在后面叫住他:“喂。”

    “什么事?”

    “没事。”

    红云停住脚步,表示她就送到这里了,叶青感觉到她的一些纠结,火凤凰还是太高洁了,都这时了还准备说大实话,幸最后她还是理智打住,但作客人视角想想还是不由失笑难不成真打定主意栖息自己这良木上?

    这些也就是心里想想,实际也是没可能,人家也是要登顶,总要比一比谁更快,大家各有立场,竞争一番无可厚非,没有相让道理。

    一出门,叶青就立刻开启演技,脸色恰似前日里青珠觐见青帝时出来愠怒,不受待见,徒劳无功,落在外面等候觐见的有心人眼里,都自有一番理解人们总是习惯用自己眼光去解释这个世界,拼凑出所谓真相。

    对这些地仙门人之中的某些异心者,他们是否误会什么,叶青自是不负责任,然后没走几步,绕过殿角时看见了红云天有一个人在徘徊等候

    “暗帝?他来做什么”

    叶青目光一闪,想了想此人现在是方舟的带路党,正是自己接下来要对付目标,就不大愿意在红云地盘上撞面,出殿后寻个没人角落,轻车熟路转到后花园里,又自后殿到红云里。

    主殿内,红云身子斜靠在椅子上,手捻着垂落耳侧的青丝,眸子里正有些懊恼自己刚一时冲动,好好利用对方就是,坦诚什么呢?

    她失去暗火蛰伏后性情自然与过去不同了,还需要重新摸索习惯一些遗忘了东西,对别人交流时还能克制着不发生变化,只是与刚刚神魂共鸣过同伴就无法平常心面对,心底隐约那点羞耻就是过去光明圣女不会有的,而高洁的火凤凰却会有,自身情况所致,倒不全是叶青力量大增对她的影响。

    但见叶青去而复返,还是在后殿转出来,红云见了有些讶异,不由支起身子,若无其事问:“怎么来了?”

    “嘘。”

    叶青目光越过女仙曼妙饱满的身姿,在殿内扫视,准备找个地方躲躲,看见那座青龙出水屏风已经修复完好了,就是眼睛一亮,和上次祥云密会时一样溜了进去:“我听听你和下一位客人的谈话,没意见吧?”

    红云:“”

    这时果听到外面暗帝打着方舟特使旗号在外求见,红云听得无言,她和伶仙子一起待过半年,自是清楚这人绝不是方舟特使,有些好笑暗帝这家伙忽悠到自己头上来!

    原本赶出去就是,不过叶青这家伙又躲起来想听听,她也装作不知道,按下门人的接见,先见见这暗帝。

    大陆中央的五莲山会场,几乎同一时间,幽云道人抬首顾周围众人,禀报:“得到内应消息,叶青登门拜访红云,怏怏而出。”

    上首的五莲道人“哦”一声,神情若有所思。

    周围仙人面面相觑,都暗自咋舌,这样迅速且隐秘一手消息,也不知道是哪个地仙传出来。

    幽云道人一时成为了全场目光焦点,神情从容的很,红云门内部团结,不过作新五脉盟主有各脉地仙,就难免鱼龙混杂,其中就有新黑脉地仙,也就是黑莲手下,包括曾经幽云门瓦解的门人投降,在旧主幽云复活自是有着联系,这样情报链接和有可能重新启用的伏笔,也是他在五莲山上的立身之资。

    可惜这次的消息没有之前几次的理想,他只能说:“红云闭殿,两人对话内容没有传出,但交流时间不长,或是叶青试图与红云修复关系,还是失败了。”

    太真扫了眼他,开口:“叶青此人素善借势,性伪诈,不可小视。”

    “是要提防,不过现状也很实在,叶青现在两面不讨好的尴尬,青帝和红云都在利用他,却都支付不起登顶的报酬,再善借势挖坑,没人配合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众论,倒没有人真的小看叶青,只是不断设计使得其处境形势更恶化,最后一步逼降。

    正这时,新的消息传来,幽云神情变得古怪起来:“暗帝也去拜访红云,打的是方舟特使旗号,红云宣入接见。”

    “这人走到哪里乱到哪里,红云也肯见?”

    众人又是一番议论,但在没有更具体情报佐证前,单纯就惯性分析来说,暗帝可能又是一番劝降归顺王师说辞,铁了心当方舟的走狗,而真正有家有业,在新世界里有着利益前途,可没有人会听他忽悠,倒可以看一番笑话。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