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05章 背叛

《青帝》 第1805章 背叛

    彤殿内,暗帝滔滔说着,打着白条,空口许诺让?云投降方舟,观察红云脸色,口中大义凛然:“凤凰是虚空灵族,应知道高层道天的宏伟力量与灯塔光辉,方舟王师意志不容违抗。”

    “偏鄙小族,不识贵家天威。”红云态度不冷不热,连叶青对她说话都是尊重的很,拿出手都是干货,至少也是可行论证的方案,对比下,就对这暗帝印象不好,觉得失望曾经人皇的后继者,就这么个德性?

    “唉,我现在口说无凭,道友看来是不信,那只能等到方舟降临,灭世歼星炮的力量面前再劝道友三思了。”

    暗帝长长叹息,对于红云的拒绝也没有意外,不过他的登门意图也不在此,这番试探看出对方也不敢得罪自己身后的王师,想来一些小事情还是能满足,于是看似随口提出一个要求:“我听闻贵门收拢了祥云一系封存典籍,尤其是早期历史,可否一观?”

    红云眼睛就眯起来,瞥了眼青龙出水屏风,缓缓点首:“可以,你要看哪个时期?”

    “皇朝崩灭时期。”暗帝说,没有隐瞒什么,却意有所指:“我听说,人皇是在两大阵营对峙关键时遭遇信任之人的背叛,与你们祥云一系的渗透也有些关系当事情都已过去三百万年,现在祥云都陨落了,我也不是想追究,只是希望了解细节,还有那些背叛者最后下落。”

    红云看了他一眼,转身到馆藏里取出十几枚玉碟,面无表情来:“拿去吧,都在这里了。”

    视野开去,风在呼啸,三百万年前天地间灵气还没有这样浓郁,一些练气士在山间长啸,充满着与今不同的先民气息,他们力量还不强,数量也不多,更高阶仙人在比例上来说更很罕见,但仙门雏形已斑斑点点菌落一样降临在人间,聚散如云。

    这似乎是玉碟里记录某个仙人视角,视角下降到某山,暗帝低首看了看自己身体,只是虚影,再看看这座山周围草台班子一样简陋道场,和热烈气氛,心底就蓦一沉,这是祥云门视角。

    道场简陋,但并不可笑,参与进来都是有力量的人,甚至还有仙人坐镇,大概是在开会,有人在台上慷慨激昂演说,有人在相互交流道法,有人在巡逻外围,有人在传递消息,只见忙忙碌碌,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风太大了,讲演者的口音也不同于现在,只有神识网络中交流讯息的精神符号亘古不变。

    但道法显圣的应用水平这时低级粗浅,神识网这种消耗灵气交流方式似乎只在讲演到高潮时用来深入人心地鼓动情绪,真是聪明绝伦的做法

    只言片语的“反抗”、“光明”、“照亮”高频出现词汇,配合讲演者说话逐渐变得能理解。

    暗帝听得片刻冷笑起来,心忖这些可悲家伙,而等稍后几轮讲演结束,在会场的中央几个仙人站起来,手指按在一片盟上,带领下面练气士进行起事前盟誓。

    这刻,无论上方的仙人,还是下方的练气士,都是神情坚定热情,并不完全都是狂热,又有些人眼神里透着计算,因聚散如沙的反组织特性集团战斗不强,遭遇王庭派来正规军配合人皇麾下仙人团碾压,根本就是鸡蛋碰石头,如果聚集起来甚至还会有人皇御驾亲征,直接将仙人打落半级,围剿至死。

    骨干成员许多已失败过很多次,但每一次只是打散组织,逃亡到别的地方又重新串联起来,与众不同思想信念和强大行动让他们能在人群中找到同伴,重新点燃火种,践行着祥云道人塑造出的这个结构,自愿成殉道者。

    真正是殉道,其实每次小损失血看似不起眼,次数多了损失也很大,如果没有土壤支持而强冲组织壁垒,这样一次次撞墙就是自取灭亡,但在大范围混乱思潮下,成员都是反对人仙合流的保守仙人和道法诱惑收买的凡人,新人层出不穷,弥补了旧人的损失。

    暗帝也是革命的行家,自是一眼看明白了这其中猫腻,但在记录影像中的那些已湮没在尘土间的理想者、投机者来说,却坚信天命加身,前仆后继,屡败屡战,丝毫不知道他们正成为一个人登顶道路上的累累白骨踏脚石

    “天才与蠢货的游戏。”

    暗帝冷笑,用理智客观的眼光去看这些,他知道红云也在外面关注,但心里却盘算着祥云虽死,但她作侩子手做过的事,还是有人知道,宣扬出去会怎么样?

    这是不错的把柄。

    在暗帝沉浸玉碟空间时,青龙出水屏风虚拟空间里河岸观众中,不起眼蓑衣道人微微侧首,神识传音问:“他在找什么?”

    “说是背叛。”红云皱着秀眉,她哪里会不知道暗帝的映射,却刚刚是当着叶青的面,简直和上一次祥云过来时如出一辙。

    叶青失笑:“红云道友真是会招人窥伺,不过幸经历过了,第一次是威胁,第二次就是笑话,这暗帝有些来晚了。”

    红云默默听着,她已下定决心待会要说些,没有人能用同样的方法坑骗天仙两次,于是问:“我去赶走他?”

    “随你。”叶青表示信任。

    玉碟空间的场景不停转换,视野里并没有低首自视,主人似乎是行举端正,姿仪高洁之人,但也可以看到她素手纤白,红袖明润,还常有凡人甚至仙人投过来的倾慕目光,视角主人应是个女仙。

    暗帝忽觉可能就是红云自己的,但她从不照镜子,也不以任何方式露面,甚至连在交谈时对面人的双眸倒影上都看不清她的容颜,倒也不能就确定,但至少也是祥云门那时比较核心高层的女仙了。

    这女仙可以参与到许多隐秘的会议,更甚至某个场景片段,与一个幽暗的投影进行交流汇报,一闪而过在暗帝眼里就辨认出来,分明是业已陨落的祥云圣人!

    不,彼时还只是个真仙,与别人实力差距不大的样子,看不出能翻手云雨开创出这样奇迹一样的反转。

    “不过,再如何你也是死了”

    暗帝冷笑,然后目光一凝,落在了某一幕密谈上,某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大约也是练气士圆满的阳神,接过女仙手里给她一册道法卷,有些卑怯说她自己没有仙根,无法修行到更高层的长生境界,有没有什么可以改易根骨。

    这所谓仙根是早期仙道一种粗陋的系统认识,曾一度流行,实质不过是仙道的力量还没有覆盖烙印到天地间每个角落,道法显圣规则尚未完全取代神道规则,于是存在适用性不同,那些没有仙根的人一度都是人皇作嫡系力量培养,这蒙面女子伸手时袖子里隐宫纱丝纹,就让暗帝心底震荡起来她是,一个妃子。

    女仙似乎也知道发展到对方作下线很不容易,十分重视她的诉求,就笑着宽慰:“有移命金丹可改移根骨,我们只要成功让仙门成合法组织,就可广收人气,开禁炼制这移命金丹”

    “我们其实并不就是反贼,只是要实现我们仙门的理想,寻求阳光下土地人皇一时不能接受,但以后终会退让,你能为我引荐一些人么?”

    妃子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样要求,让她私下背叛人皇压力减轻不少,她也不是真的要背叛,只是无法接受夫君能长生,而自己却只能沉沦骸骨,希望能永远相伴,对于她来说夫君理想太过飘渺不实际,越来越引起仙长的震怒,劳心劳力而又不见得百姓认可,换成抛弃这些俗世,都是神仙道侣般让她觉得欢喜,点首:“我有些姐妹也遗憾不能永远陪伴君上,以后有机会再说哎,你们答应我,不能真的对君上不利。”

    “她说谎!”

    暗帝冲着那位妃子大喊,现在更成熟理论里已经明白,时代大运变迁涉及到权限交替,失败一方总是沉伦而不得救赎。

    她们人身、思想、精神全定型习惯旧有规则,对于世界来说,换新人,比改变旧人更容易,因要想特别改易这所谓仙根,其实就是加入仙道体系,并且进行额外资源转移,而资源哪里来?

    而那妃子就不懂,还笑盈盈带着仙人的礼物离开了,她并非愚蠢到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传统凡人对于仙人的钦慕,让她私下里做了最自私自利事情,她想要长生不老,青春永驻,能一直陪伴夫君身侧。

    这时早期仙道对外不择手段掠夺扩张,就似每个自居先进文明世界对待落后四方蛮夷,忙得都顾不上同化。

    世界内部凡人管理,更因仙人无暇多顾而直接交给凡人自己,还有着神道遗留,充满了贵族和绅士的典雅,死的都是贱民,贵族就算战败也照样可以自我赎买,保持不差的地位,于是在她的见识看来,这里面也没有多少区别。

    她不知道时代已经变了。

    暗帝停下了喊叫,心情变得冰冷,源自人皇遗留的印象里妃子并不多,都是有着感情的女人,人皇也并非奢靡享受的人,作风朴素,工作繁忙,许多时更愿意和志同道合的战友在一起在外奔波,而非耽于后宫,甚至巡游三年而不入家门也有,但家后定是一番如胶似漆恩爱,现在发现背叛者是枕边人这算是同床异梦?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真了解她们么?”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