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青帝 > > 第1806章 梦碎(上)

《青帝》 第1806章 梦碎(上)

    暗帝心中生出了难以描述的感觉。

    他心中清楚,这是残余的人皇意志,在这时有了反应,突发觉自己不太想知道真相了,他已输给了那时隐藏幕后的祥云,而胜利者祥云现在也完蛋了,在时光长河面前所有人都是输家,一时苍茫,对这个世界仅有些留恋都荡然无存,内心不会因一次两次战事失败而动摇,却会因身边人的隐瞒和背叛而千疮百孔。

    场景随着焦躁,很快过渡到第二次大祭祀的细节,背叛者变得多起来,甚至腐蚀到了部分不坚定的兄弟战友,曾经在人皇光明磊落习惯所忽视的一些角落,在祥云门不知名女仙的视角,就显出那些人隐藏的一面,不知何时某种传言开始流行说在所有凡人中,只有人皇因曾经机缘而服食了一朵黑水昙花而成仙。

    只要服食仙家丹药,我们也可以成仙。

    暗帝木然的看着,这实际不是丹药,而是虚空漂流落在世界,与天地一起诞生演化的法宝。

    “你情绪波动,感到愤怒了。”声音在身侧响起,一身明丽红裙女仙转首看来,似乎有点好奇这样的人还会有愤怒。

    暗帝没有答她,就算他也是有不能提及的事,转移话题:“这些记录都是你的视角?”

    “是,当时我干得不错。”红云叹了一口气,她也没有什么后悔,现在心态迁移后重新目睹,作历史的见证者,总有些情绪,就一个人长大了看见自己小时干的蠢事一样,那是什么光明圣女?

    分明是一只蚀人心骨的毒蜘蛛。

    “不过流言内容并非出自我手,祥云在幕后亲自斟酌敲定,他才是真正洞察人心仙心的天才实际上,人皇得到黑水昙花和青帝得到先天梧桐树差不多功用,能寄托长生,作第一批脱离荒神城邦控制的早期仙人超越凡人寿限,因寿命优渥才有心情坚定推进自己的理想,这事情也没错,只是给祥云用特定视角和煽动方式说出来,就变味了那时,很多人向你求证吧?”

    “我不是皇。”暗帝说着,顿了顿,还是勉强点首:“那时人皇没有多想,确证了这事情难道还做错了么?”

    红云感觉他现在情绪激动,摇摇首,换个角度:“青帝起家其实和你和人皇有点相似,但是特殊之处在于他是青脉,习惯控制信息,初始团队又走的是人仙合一道路,本能在两面保持均衡而不过分贴近于哪一方,恰就和部下形成了一定的距离,这样做法现在证明才是正确。”

    “成王败寇,胜利就是正确了。”暗帝不以为然,觉得青帝误打误撞,自己的前身当年没这个运气:“不该让人们知道真相,那时都没想到这些,太天真,太愚蠢了。”

    人皇那样的理想者并不隐瞒自身奇遇,就他行走在大地上从不遮掩自己面容,从不隐瞒自己行踪,身具龙气万法难侵,丝毫不怕敌对政见者刺杀,他觉得人民是应知道真相,而忽略听闻这事情的凡人眼里闪过的妒忌与不满对永生妒忌能吞噬一切,生死之前,没有兄弟,没有夫妻,没有同道。

    一个强大的人皇给予他们去和仙道分润利益的祭祀,又始终保持克制,与仙道在大局上相互妥协。

    也许在世界立场上,坚持着凡人寿命极限,有利长久,要不亿万永生的人,只需要几千几万年就能把世界吃的干干净净。

    但凡人不可能因此认可自己死亡你为什么不打败仙道,将长生机会分给我们所有人?

    “人皇才是我们人族的叛贼!”

    “****,只自己享受永生,而剥削我们亿万凡人!”

    “与仙人勾结的背叛者!”

    暗帝此时,能清醒看见,就是这些隐藏在所有凡人心里的愤怒,瓦解了龙气和大祭的成功。

    人民要的是亿万永生,这样想着,却忽视人皇在可能情况下,已尽可能为他们谋取福利,已付出了许多。

    早期神道在人心中还有着许多陈留,将一个凡人神话,就会希?他是过去的神灵一样,能成所有人的奴隶或奶牛。

    不吃草还能免费用奶哺育所有人,但资源并非无限,这样奶牛就连真神都无法办到万一,难道人皇就能做到?

    无论人皇怎么样向人解释,说仙人长生原理,是对外征伐掠夺别的世界或漂流陨石所得,但凡人不理解,或者说不愿意理解。

    “无论你说什么,你不肯分享永生,就是我们的敌人!”

    升米恩,斗米仇。

    暗帝继续阅读着,似笑非笑。

    其实对高高在上的仙人,人民没有去索取,因为他们本能知道,仙人可不会讲道理,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有死路一条!

    而人皇励精图治,以民意为天意,兢兢颤颤如履薄冰,三年不入家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样的强大首领耐心引领着给予着,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和山岳一样,这种震撼人心的奉献,使凡人就越觉得不满你不是崇高和伟大么,为什么不愿意牺牲自己?

    “不敢向仙人抱怨一句,却想宰杀人皇成全自己,这就是凡人之心么?”

    “难怪青帝选择了两不相靠,却支配之。”

    “而叶青曾说过,青制从不是贿赂人民,而是使人民无路可走。”

    在世长生,每一刻都提醒民众与其的鸿沟,让他们人生显得春生秋死,草芥一样卑微,怨恨因此而生。

    “难怪那片大陆,采取的是人皇几十年更新,仙人隐藏在幕后。”

    “也难怪仙朝从不持久。”

    “更难怪叶青就算不得不建立仙朝,也不吝诛杀,几次引蛇出洞,杀的百姓,百万伏尸。”

    怨恨集中到一人,甚至因嫉妒而试图找到缺点,就算再崇高的人格也无法抵抗这种滚滚潮流。

    暗帝还是阅读着,似笑非笑,一直保持着,宛是面具,又似无话可说。

    这样整个过程,站在仙、凡、王、民的立场,谁都没错,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的东西,但无数人、无数思想的撞击,各不相让,都不委婉,就汇聚成一场巨大悲剧。

    背叛并不只发生在妃子、兄弟、战友身上,而是发生在作皇朝基石的大部分凡人身上,整个人道混乱,因妒忌失望而背叛,当人皇不许诺长生,而祥云的仙门,高喊着人人如龙,许诺长生后,那自然而然,就都抛弃了人皇。

    只是因妃子、兄弟、战友贴近,而让背叛显得醒目,人皇的那些道侣并非凤凰,只是普通的女子,只是自己漫长生命中一段时光里的女人,对于这些女人来说,虽美丽却要忍受逐渐凋零老去,随着祥云用一炉移命金丹诱惑,就都背叛了不,或对于她们来说,只是选择出卖夫家一部分资源,获取能夫君一起的长生不老。

    但背叛者道路踏上就无法首,由小事通风报信开始,让仙门轻松躲过人皇大军镇压而发展壮大,然后有了把柄,她们做的事就会是更多,更多,更多。

    她们甚至不知道,幕后主使者那时根本没有能力炼制移命金丹,实际祥云用的还是空手套白狼,最后在五莲降下天罚毁灭皇朝都城,寻找到人皇尸体刨开来,取黑水昙花炼制了这炉丹

    祥云这时,没有毁约,把这丹给了反叛的大臣和妃子,成全了祥云的信誉,而她们别无选择,只有加入祥云门,继续为祥云奋战。

    看到这幕,暗帝终于无法保持似笑非笑的表情,嘴唇抖动,脸色苍白,突发现了些:“少了一个人”

    “你是说皇后,结发妻子?我没见过她,你的亲卫军仙人趁五莲用掉了力量,护着她还有年幼太子突围出去,很可笑吧?”

    红云说着,看了情绪激动的暗帝一眼,火上浇油:“那些仙人反没有抛弃你关于人仙合治的理想,还想要延续皇朝”

    “不过也不奇怪,我在叶青那里听说过一句话只有只有背叛阶级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相信人仙可以共处的仙人还不少,不过,在祥云的罗网下,最后都死了。”

    “以仙道叛徒不名誉记录而死去!”

    暗帝根本不想听这些,也完全忘记自己挑拨红云的设计,源人皇残存的记忆和情绪,让他再忍不住低吼:“我问的是我的妻子呢!”

    “你该说人皇的妻子,你又不是他。”

    红云原样讽刺一句这个道人刚刚的矫情,但清楚对方这时情绪异常,倒也不为已甚,实话:“皇后听说你是形神俱灭,她就抱着孩子沉渊自尽,遗言说是要去黑水找你她知道已形神俱灭,找不到吧。”

    暗帝神情怔怔,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失落悲伤,种种情绪纠缠,半响冷漠:“那些背叛者,都成仙了?”

    “是,祥云说要让她们成人人如龙的榜样,她们也发觉自己是最无法首的人,摧毁你的皇朝时最果决狠辣。”

    红云淡淡,没有流露出太多鄙视,这些她见得太多了:“这些背叛者继承皇朝破毁灭后的大小王国,以城邦来供养自己修行成仙人,人皇一些大臣,甚至出于政治联姻,分娶了他许多妃子”

    “我知道你来想查什么,自祥云和五莲、九窍那里知道了些事情,要杀光这些背叛者完成人皇夙愿?”

    “但实话说,活到现在一个也没有,背叛者在任何体制内都不获得重用,谁也不想培养他们继续前进,这极大阻碍了他们在仙道进步,可以说人皇的诅咒很早就开始应验,这些人有些内战而死,大部战死在对外域征伐,记录下来的只是英烈之名。”

    “英烈?”暗帝冷笑。

    “怎不是英烈?对于仙道来说,就是英烈,为仙道和世界而牺牲的英烈。”红云手指点了点空气,场景空间化流光在她手里重新变成了玉碟,语气有着时光带来的幽宁。

    “说他们都是坏人?很难说,只是做出了他们自己选择,区别人皇这样理想者,他们作现实的统治者,不相信人道,选择了仙道,在那个人心思乱的潮流下似乎无可厚非。”

    暗帝沉默下来,他已得到了自己在意的一些东西,胸中郁郁块垒又消散许多,无论如何还有人没有背叛,那些尽忠到最后的战友,还有芳踪消失在黑水的妻子,应足以慰藉人皇遗志吧?

    而用背叛之事提醒红云她最近进退两难处境,这样意图也达到,响鼓不用重锤,红云知道这意思,在她心中就埋下了一颗种子,以后方舟降临时就有了劝降机会。

    但不知为何,他心情还是沉重,出去时脚步都有些蹒跚,仿佛是怀着梦想而跋涉三百万年旅人,突失去了自己坚信的梦想

    “吱”

    大门合上,青龙出水屏风的画面波纹一阵,叶青出来,随口:“这就走了?”

    红云手指抚了抚发丝,她故意戳破暗帝,就是要赶人,谁叫这人来访就是不怀好意,不过当着叶青的面,她语气和缓:“他不该来寻求这些往事,真情比仇恨更是伤人。”

    “倒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可能皇后也背叛的话,反让他能理所当然坚持现在的一些理念。”

    叶青点首说,又想暗帝前身,人皇的一生,对比帝君在九州成功,以及青制。

    青制号称:“此制胜过以往诸制多矣,不逢大变,几可万世不易”

    就算是普通世界,不配合生产力,国祚也有500700年左右,几乎是普通皇朝二到三倍。

    要是配合生产力,国祚在千年以上。

    这世界也有不少仙道生产力,特别是火灵机械,再加上仙道因素,千年以上不成问题。

    可这青制,只有冷酷到无情,却深入规律的字句,并无多余恩典。

    枪杆子出政权,仙道世界终仙人才是枪杆,而违背这原理的英雄死于小人暗算,最后神情也有点微妙:“刚刚你们有句话说的没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强大就是正义。”

    “不全是吧?”红云微笑,她可不真就认可这话。

    <!-- 代码开始 -->